第189章 绝境

    我心里无端生出一股极度的恐惧,立刻招呼大家快走。

    我们刚刚向前跑了一段,就听到了身后传来全南秀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转头一看,我的头皮都开始发麻。

    我们身后的地面。已经变了颜色,那是无数的圣甲虫,在地面上移动着。

    秋雅抱起全南秀,飞快的奔跑。动作竟然快的不可思议,那些圣甲虫迅速的向前移动着,让人恐惧的一幕发生了。

    它们爬上了地上倒着的那些人,只是眨眼功夫。那些人就变成了森森的白骨,就好像最恐怖的魔术一样。

    我忽然想起来了,我帮乔为族人报仇的时候,杀死了那些KB组织的人,后来发现他们变成了白骨,当时觉得挺不可思议的,现在才知道,很有可能,他们就是被圣甲虫吃掉了!

    原来,它们不仅仅只是吃屎啊!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苏姗忽然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,我来不及问她什么意思了,带着她们飞快的奔跑。

    可是我们没跑几步,就停下了。

    在我们的前方,也出现了圣甲虫,密密麻麻的不知道有多少,一眼都望不到头。

    我们站在原地,背靠着背围成一个圆圈,心里都充满了深深的绝望。

    就算前面是一群老虎,我也会拼死一战,可是这些圣甲虫,却让我失去了战斗的勇气。

    这是对数量的敬畏,虽然我一脚下去,随随便便就可以踩死几十只圣甲虫,可是并无卵用,我终究会被剩下的圣甲虫爬满身体,然后一口口的吃掉。

    蚁多咬死象,这并不是一个假设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……”安琪紧紧抱住了我,小脸刷白。

    “我害怕……”

    是啊,死亡并没有什么可怕,可是被这么恶心的东西,爬满全身活生生的吃掉,才是最让人无法忍受的。

    陈丹青一言不发,忽然伸手,拿过我手里的匕首,毫不犹豫的向着自己的脖子划去。

    她宁可死,也不愿让自己活生生的被吃掉!

    我急忙攥住陈丹青的手腕,却不知道如何劝阻她,只能把匕首夺了回来,深深吸了一口气,惨笑道:“死亡如果不可避免的话,我们之间还有什么想说的话吗?”

    我的目光扫过这些女人,和她们相识相处的一幕一幕,在我眼前不断流转,让我对于这个世界,无比的眷恋。

    “我爱你们!”我张开了双臂:“有想死在我怀里的,尽量快一点,名额有限!”

    萧宁儿,安琪李美红琳娜她们,先后投入我的怀抱,从四面把我抱得紧紧的,苏姗牵着我伸出去的手,摇头轻叹。

    “傻瓜……傻瓜……”

    两面夹击的圣甲虫,越来越近,我仿佛看到了地狱的大门正在缓缓开启。

    “你看!”苏姗忽然用力掐了我一把,指着不远处。

    在我们前面几米外的石壁上,出现了一个黝黑的洞口,而秋雅和全南秀母女的身影,在洞口一闪即逝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什么情况?”我有点蒙圈了,这句话也不知道是在问谁。

    苏姗叹息:“不管怎样,我们也没有别的选择了!”

    我带着女人们,进入了这个突然出现的洞口,向前狂奔起来。刚才进入的全南秀和秋雅,已经不见了踪影,我们向前狂奔了一会,我总感觉脚下有些异样,低头仔细一看,不由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脚下的地面,不是自然形成的岩石地,而明显是经过人类的加工的,因为这些东西,不但大小平均,而且上面似乎还篆刻着花纹!

    但是时间已经来不及容得我细细观察了,我让她们跟着我的脚步,抓紧时间。

    我们慌乱嘈杂的脚步声在石洞里面回响,身后的圣甲虫始终阴魂不散的跟着。

    前面我似乎看到了隐隐约约的有全南秀小小的身形一闪,我急忙加快了步伐。

    这里面的道路还是蛮曲折的。我们兜兜转转的跟了一会,苏姗和全南秀彻底的不见了。

    但是,我看到了光!

    我们进入了这个洞穴以后,就再也没没有见过如此温暖明亮的光芒!

    仔细一看,那是几盏镶嵌在石壁两侧的油灯,在闪着昏黄的光芒。

    从来都没想到,会在荒岛上见到这种东西,恍惚之间,我们感受到了文明的气息。

    但是这些东西,已经来不及让我们欣赏了,我招呼女人们跑过油灯,然后飞快的将所有的油灯都打碎,里面黄褐色的液体流淌的满地都是,熊熊的燃烧着。

    “不错哦!”苏姗赞许了我的当机立断,这些火焰,也许能够拖延一下圣甲虫。

    我们继续向前奔跑,身后传来哔噜哔哩的爆响声,难闻的焦臭味道在迅速的弥漫着,呛得我们咳嗽连连。

    不用看也知道,那些圣甲虫在飞蛾扑火,它们的身躯,反而为火焰添加了燃料,本来预计不会燃烧太久的火焰,因此而持续的燃烧着。

    我们不敢耽搁,继续向前飞奔,沿着平坦的石板路,我们跑了一会,就见到了一扇巨大的石门。

    这扇石门是半掩着的,从侧面来看,石门非常的厚重,秋雅母女不见踪影,应该是跑进这扇门里面去了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后面等待我们的是什么,但是我们也没有更好的选择,我第一个冲进了石门,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宽敞巨大的大厅里面。

    这里再没有了出路,一个巨大的石台子上面,矗立着一尊三四米高的石头雕像。

    这石头雕像刻的非常精细,可以看出那是一个头戴王冠的男人,它的面目竟然颇为英俊,只是怎么看,都感觉这尊雕像的身上,有一种浓得化不开的邪气。

    秋雅母女就倒在这个石台子的前面,一动不动的,也不知道生死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

    我正满心骇异,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终于来了!”

    许久不见的芬里尔,从雕像的暗影中缓步走了出来,脸上挂着神秘的笑意。

    他不是一个人,在他走出来之后,有很多的怪物,从他的身后鱼贯而出,罗列在了他的两边。

    之所以说他们是怪物,因为他们都是人的身体,却顶着一个狼头,看上去非常的可怖。更让我惊讶的是,这些人的体型和衣着,我看着非常的眼熟,似乎是……

    那些在雾气中失踪的人……

    女人们见到这些恐怖的家伙,吓得簌簌发抖,我闪身挡在她们的面前,苏姗挺身而出,和我并肩望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芬里尔,就是芬里尔狼吧!”苏姗目光闪动,对着他说道:“那么,这尊雕像,就是你的父亲,邪神洛基吗?”

    “宾果!”芬里尔打了个响指,欣赏的看着苏姗:“你很聪明!你的脑子一定很美味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们一定满脑子的疑问!”芬里尔微笑着说道:“有什么想问的吗?我也许会满足你们的好奇心!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!”苏姗开口道:“我很想知道,你拖延时间,在等待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哈哈!你还真是聪明啊……”

    芬里尔的笑声尚未落地,我已经拔出匕首,飞快的向他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既然苏姗已经看出,他在拖延时间,不管他在等什么,我都不能让他如愿了!

    我和芬里尔交过手,他并不是我的对手,看到我如急电一样冲了上来,他向后飞退,而他身边的那些狼头人,则前仆后继的向我迎上来。

    我心中充满一往无回的惨烈之气,迎着这些冲上来的狼头人,匕首不停的拔出,挥舞,闪现,鲜血在空中挥洒,这些狼头人只要和我一接触,就会倒在地上,再无声息。

    尽管这些人很可能是雾气中失踪的那批人,但是我现在已经无法再留手了!我毫不留情的杀戮着,短短数息,这些人已经全部被我杀死了。

    我毫不停歇的冲向芬里尔,他咧嘴一笑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我在他身后紧紧追赶,同时急促的叫了一声琳娜。

    琳娜会意,几乎就在同时开了枪。

    就算在洞穴中最凶险的时候,我们都没有动用过枪支,因为在这里子弹实在太宝贵了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,仿佛自己在不知不觉之间,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陷阱!芬里尔不知道在策划着什么阴谋,但是代价,肯定是我们的生命!

    琳娜的枪法极准,奔跑中的芬里尔,忽然闷哼了一声,肩膀上出现了一片血痕。

    他回头怨毒的看了琳娜一眼,却发现我在逼近,只能继续奔跑。

    我越追越近,眼看就要追上他逃窜的身形,芬里尔忽然就地一滚,雕像一侧的石壁上,出现一个巨大的洞口。

    那条大蛇,从洞口缓缓探出了头,冲着我用力一吸气。

    狂风平地而起,我向后一溜翻滚,狼狈的脱离了这股狂风,芬里尔纵身跳上了蛇头,站的四平八稳,笑望着我。

    “这下,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了,你应该不会认为,我现在还在拖延时间吧!”

    我知道,我真的无法对付这条大蛇的,我叹了口气,无奈的说道:“你要谈什么?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