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8章 死亡的声音

    在我鲜血的滋润下,安琪和李美红脸色渐渐红润,我转向了苏姗,就这样一个个的挨个喂了下去。最后点了几滴在全南秀的口中,我的身体晃了晃,感觉脑袋晕眩的厉害。

    我盘膝坐在地上,闭上眼睛。胳膊却被人抱住了。

    睁开眼,全南秀哀求的看着我:“叔叔,救救妈妈……”

    是的,我唯一没有喂食鲜血的。就是秋雅。我对这个女人始终怀着忌惮。

    看到我重新垂下眼帘,秋雅急的哇哇直哭,忽然,她离开了我,走到一个昏倒的男人面前,拖住他的脚,吃力的把他往秋雅那边拖。

    她力气很小,用尽全部气力,也只让那个人的身体向前行进了一小段。

    全南秀大口喘着气,停顿了下来,她咬着嘴唇,眼里闪过一丝决绝。

    她在周围的几个男人身边转了转,找到了了一把匕首,提着匕首,走到了距离她妈妈最近的一个男人身边。

    我已经意识到她要做什么了,大声叫道:“不要!”

    全南秀恍如不闻,紧紧咬着嘴唇,举起匕首,向那个男人的手臂刺去。

    匕首尚未碰到那个男人,我已经冲到她的面前,一把攥住她的手腕,皱眉盯着她。

    我还记得,刚刚上岛的时候,全南秀是一个多么可爱的小女孩,可是现在,她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,也许是最近在生与死的边缘行走,亲人一个个远去,或者是母亲耳濡目睹的教导,让一个原本善良的小女孩,心灵扭曲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竟然想,割别人的肉,去救自己的母亲!

    我的手微微用力,全南秀手中的匕首掉落地上,她倔强的瞪着我,眼泪在眼眶里盈盈打转,却因为仰着脸的关系,并不掉落下来。

    我想要对她说这样是不对的,却发现自己并没有这个立场,我没有救秋雅,才会让她如此的!

    “我去救你的妈妈,以后,不要这样了!”我叹息着放开全南秀,走到秋雅的面前,捏开本来快要凝固的伤口,凑在她的嘴边,开始挤血。

    “不可以!”苏姗的大叫从后面传来,我转头一看,她瞪着我,拼命的摇头。

    然后,她的脸色就变了。

    我手腕的伤口上,忽然传来一阵刺痛,我转头看过去,秋雅咬着我的手腕,脸孔狰狞的扭曲着,正在用力的吮|吸我的鲜血。

    我刚才喂食她们,已经耗费了不少的鲜血,此刻秋雅不知道怎么回事,吮|吸的力量竟然大的出奇,我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涌向伤口,眨眼之间,我就虚弱的差点摔倒。

    我用尽残余的力量,狠狠屈膝顶在秋雅的下巴上,她闷哼着向后跌飞,与此同时,我也重重的砸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不知道刚才秋雅吸走了我多少的鲜血,总之我现在浑身不停的冒着冷汗,倒在地上,只觉得胸口发憋,怎么也无力站起来了。

    女人们先后向我扑了过来,惊慌失措的问我怎样,我张张嘴巴,还没说话,苏姗抢先一步开口道:“大家听我说!”

    “琳娜,你负责警戒,任何人有异动,格杀勿论!”苏姗指了指秋雅和那几个男人,他们全都趴在地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也包括她!”苏姗重点指着趴在秋雅身上哭泣的全南秀。

    “然后……”苏姗转向众人:“谁愿意牺牲一下自己!”

    “要给陈大哥喂食鲜血吗?”安琪卷起袖子,低头去找我的匕首。

    “我来吧!”陈丹青先一步捡起匕首,凑近我,蹲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女人们争先恐后的声音,在我的耳中嘈杂无比,我想阻止她们,却发现自己连开口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们要帮他打开进化锁,否则大家只会是死路一条!”

    “打开进化锁?”女人们懵懂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……每次都是……之后,他就会获得新的能力!所以,我们需要有人献身,把自己的第一次,给了陈博!只有他活着,我们所有的人才能活着!”

    这……苏姗出的这是什么主意啊!我哭笑不得,女人们面面相窥的,一个个谁都没有先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大家可能是不好意思,觉得难为情。我可以告诉大家,我的第一次给了陈博,他获得了夜视的能力!其实我现在就可以给他,但是我担心,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!所以,假如我数到三,还是没有人答应的话,那我就把自己给他!就这样,1……”

    “2!”

    “3!”

    没有人开口说话,苏姗伸手一拉,腰间的长藤,带着树叶衣服一起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浑身红果着,低低的说道:“拜托,帮我把所有男人的眼睛都蒙起来!谢谢!”

    说完,她走向了我,可是身后却有一双手臂,把她的腰搂住了。

    “苏珊姐!我其实一直都喜欢陈大哥!我想通了,假如没有陈大哥,我们早已经死了多少次,羞耻算什么!只要能救陈大哥,救我们大家,我愿意!”

    萧宁儿说完,抱着苏姗轻盈转身,自己独自面对着我。

    她痴痴的看着我,学着苏姗的样子,扯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,曲线玲珑的娇躯,缓缓伏在了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我拼命用目光阻止她,可是她嘴角却绽放了一个安然如莲的笑容,低头把娇艳的红唇印在我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她的红唇不停的游弋着,我胸口那里痒痒的,闻着她淡淡的体香,感受着她的柔情,我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萧宁儿的呼痛声,在洞穴中久久的回荡着,她仿佛化身为女骑士,在草原上纵|横驰骋,舒爽的感觉如同温泉,把我全身都浸泡的暖融融的,失血太多带来的副作用,渐渐离我而去,我的精力在飞快的恢复着,我深情的看着满脸汗水和泪水混合的萧宁儿,忽然脑子里传来了异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就是,打开进化锁的新的能力吗?

    女骑手的长途跋涉,终于因为路途遥远而变得疲累,我拍拍还在勉强支持的她,对她笑了笑。

    萧宁儿神志一清,想起刚才自己的癫狂和叫声,羞得低呼一声,把头埋在我的胸口上,再也不敢抬起来了。

    她的身上多了几件衣服,遮盖住了她的娇躯,随即,女人们一起惊呼起来。

    呃!原来她们刚才一直在偷看……

    我也是无语了,刚才明明所有女人都转过了身,怎么她们的背后,也长着眼睛吗?

    “衣服……衣服……自己……会飞……”

    安琪和李美红指着衣服,结巴的快要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解锁后的新能力吗?”苏姗看着我,若有所思的问道:“意念控物?”

    “还不能控制太重的东西!”我点点头:“而且非常的吃力!”

    “听起来似乎很鸡肋啊!”苏姗古怪的笑了笑:“还不如解锁一个再生能力,多长些肉给我们吃!”

    “想吃的话,随时啊!”我嘿嘿笑着,目光往下瞄了瞄,苏姗啐了我一口,脸红红的转过了头。

    虽然很想就这样和她们打情骂俏的,一直到老,可是现在真的不是时候,我虽然喂食了鲜血给她们,可是并不能支持很久,所以我们必须马上赶路!

    地上那些男人,我们就不再理会了,就让他们自生自灭了。至于秋雅母女,秋雅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,依然昏迷着,全南秀伏在她的身上,眼巴巴的看着我们,黑黑的瞳孔里面,写满了担心和恐惧。

    “你愿意跟着我们走吗?”我开口问她。

    全南秀怯怯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是你自己愿意,还是你的妈妈教你这样说的?”苏姗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全南秀眨着眼睛,一脸无辜的看着苏姗,似乎不明白她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苏姗冷笑:“我明白了,妈妈不让你说……秀秀自己就不敢说话对吗!你看,妈妈在对你使眼色……”

    全南秀慌乱的向下瞟了妈妈一眼,我们全都明白了。她毕竟斗不过苏姗,被她短短一句话就试出来了,她的妈妈在装昏迷。

    “哼!”秋雅冷笑一声,睁开了眼睛,缓缓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有没有听到那种声音!”

    “声音?”我侧耳倾听,却什么都没听到,我知道,她一定是在故弄玄虚。因为我的听力,已经远远超过了正常人,没理由她能听到我却听不到的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要再演戏了!”我冷冷的说道:“我们要离开了,你自己自求多福吧!”

    我已经狠下了心,不打算再带着她们了,虽然全南秀很可怜,但是秋雅是个变数,我要对我的女人们负责。

    “走……哈哈哈!”秋雅疯狂的大笑起来:“你们谁也走不了的!这里,就是你们的埋骨之地!”

    “恐怕,要让你失望了!”我冷笑一声,挥手道: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我们向前走了几步,我忽然顿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因为……我真的听到了!

    我听到身后传来一种极其细微的声音,渺不可闻若隐若现的,这声音……我似乎在哪里听到过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