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4章 海水

    “可能是……我这人不合时宜吧!”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想起在现实生活中一次一次碰壁的事情,若是我肯低头的话,也许会不同。但是我偏偏要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。

    “你是觉得自己怀才不遇?还是自己的性格太直,并不适合尔虞我诈?”苏姗用手指点了点我的额头:“都不是,只是你未曾见到一个,让你不惜一切代价去保护。去奉献的人!那个时候的你,才会发挥自己最大的能力啊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我若有所思的看着苏姗,她的话,似乎有那么点道理。但是……拼爹我拼不过啊!

    “你觉得自己家世不如人?在外面那个一切都已经安排好的世界,你觉得自己付出十分的努力,也不如别人付出一分吗?”苏姗目光灼灼的望着我:“你错了,真正强大的人,即使是被宿命重重包裹,也有破茧而出的能力!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陈丹青在一旁咳嗽几声,把我们的目光吸引了过去,她指了指后面。

    “现在,还不是聊天的时候吧!”

    无数绿油油的眼睛,在我们的身后出现,那些狼群,也追着我们到了这里,不过那条大蛇并没有出现,因为这洞穴的大小,并不足以让它进来。

    我单手按在腰间砍刀的刀柄上,反身大步前行,向着狼群迎去,身后传来苏姗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记住,假如我们出去,我会重新变成那个很物质的我,若是你没有足够的财力,就不要来找我了!因为,你养不起我的!”

    我大踏步的前行,每走一步,气势便强上一分,转眼间我已经到了狼群的前面,哈哈大笑道:“我不敢保证我一定有钱,我只能保证,我一定不会让你离开我!”

    我的声音尚未落地,我已经拔刀而出,两头凌空向我扑击而来的饿狼,喉间血光一闪,重重的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而我的手,依然按在腰间的刀柄上,仿佛从未出刀一样。

    一股不平之气,在我的心里动荡不休,我大步前行,一只又一只的狼倒在地上,刺鼻的血腥味在空间里面久久回荡。

    充沛的体力,支撑着我向前一直斩杀,饿狼在我身边接连倒下,居合术的奥义,随着狼群的磨砺,我领悟的越来越深刻,只是再也斩不出当时对付剑齿虎时候的一剑。

    可能苏姗说的对,当我处于逆境,有着想要保护的人的时候,我才能爆发出强大的力量,现在这种一边倒的掩杀,始终无法让我到达巅峰状态。

    所有的狼都倒在了地上,当一切都安静下来的时候,我才感觉到身体的异样。

    身上被狼血糊了一层,血已经干涸了,黏黏的像是一层铠甲,刺激的皮肤麻麻痒痒的挺难受的。

    转过头,那些人都在用极度惊愕的目光看着我,我身边这遍布的狼尸,足以让人惊骇了。

    “王!”

    陈立平最先鼓起了掌,大声叫着王。其他的人,也立刻随之而行,掌声如雷,他们看向我的目光,再不是怀疑和猜忌,而是发自内心的崇拜。

    以一己之力,斩杀了上百头狼,这绝对不是一个正常人类能够做出来的,所以他们才对我表现的如此尊敬,这是对强者的礼赞。

    是的!即便被宿命重重包裹,我也要破茧而出!

    在他们的目光沐浴之下,我只觉得意气风发,胸中一股气鼓着,这时候就是那条大蛇过来,劳资也要和它斗上一斗!

    当然这只是想想而已了,我还没那么脑残,我指挥大家,把狼剥皮取肉,尽可能的多带一些,因为我们不知道,这个神庙遗址中央的地穴,通向何方。

    我们向前走的很小心,因为我们并没有忘记,我们刚刚进入洞口的时候,又是打雷又是闪电的,声势搞的很大。

    假如这个地方,真的是离开的关键的话,那肯定不简单,否则也不可能这么多年,都没有人逃出去过了。

    空旷的洞穴中,只有我们的脚步声不停的回响,听起来怪渗人的,我和苏姗并肩而行,低声问她,知不知道我们会遇到什么。

    苏姗嫣然一笑:“遇到危险啊!”

    好吧,这话说了和没说差不多,我翻了翻白眼,忽然听到了一种奇}怪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声音非常的细微,好像是……隐隐约约的敲击声。

    我示意大家都停下脚步,然后侧耳倾听,他们没有我这么变}态的听力,什么都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不过我却是听得越发清晰了,那声音空洞而执着,不停的响着。

    我让她们在这里等我,我一个人快速的朝着发出声音的地方跑去。

    随着我越来越接近,那声音也变得嘈杂起来,原来我听到的,只有敲击声,但是距离近了,才能分辨出,似乎还有另外一种声音的存在。

    那种声音……似乎在哪里听到过……

    我努力的回响,到底什么时候听到过那种声音,很快我就想起来了,在我饮下圣泉的那个洞穴中,我曾经听过那种声音。

    记得那时候我被一条乌贼裹着,进入了海底的一个洞穴,在洞穴中,我听到了类似的声音,那似乎是,岩壁之外,海水撞击岩壁的声音……

    但是,这里怎么会有海?我晃晃头,觉得有点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心里思忖着,我已经距离敲击声越来越近了,前面出现了一道三岔,有三个洞口出现在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这三个洞口距离的很近,我也不能分辨,那敲击声是从哪个洞口传出来的,我向前走了几步,打算再仔细听一下,身后忽然传来了尖叫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的心一沉,转身向回急奔,刚才那声音,似乎是……全南秀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最近一段时间,我总觉得,全南秀和秋雅这母女两个,邪门的厉害。

    无论多么艰苦的环境,她们两个似乎都能承受,而且还是甘之如饴的样子。比起其他人的耐受能力,要强大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妈妈……”全南秀大声的叫喊,被大家团团的围住,我冲过去一看,全南秀正在捂着脸哭闹,一问,秋雅不知道什么时候失踪了。

    “当时……她就在我旁边……”李美红挠挠头:“我还和她说,秀秀身体素质真好,和我们走这么久都没事,她当时还嗯了一声,后来……就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我仔细看了看地形,这是一条很直的通道,一眼看去能看到尽头,也不知道秋雅怎么就神奇的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秀秀,你告诉哥哥,你的妈妈怎么不见的?”

    我柔声问着全南秀,她揉揉眼睛,我忽然发现,她的眼里,并没有半滴泪水。

    “我在这里!”不远处传来秋雅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石壁并不平整,难免有一些陷凹,刚才秋雅就在一个石壁上凹进去的地方,所以就好像神奇的消失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妈妈……”全南秀张开双臂,朝着秋雅跑过去,两条小腿在地上蹬踏出杂乱的脚步声,两人紧紧抱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我皱眉看着她们,总觉得两人表演的很假,我凝视着秋雅,她冷冷的回望着我,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。

    哗啦啦的声音,忽然响了起来,这次不止我听到了,所有的人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那似乎是……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有什么东西垮掉了,垮塌的声音和流水的声音混合在一起,我们的脸色全变了。

    “快跑!”

    我大叫一声,大家立刻朝着来时路跑去。

    水声变得汹涌澎湃,我闻到了海水独有的腥咸气味,我也毫不犹豫的转身飞奔起来。

    哗啦啦,轰隆隆,水声在背后越来越响,变成了万马奔腾一样的宏大,我们向前奔跑了没多远,海水就追上了我们。

    我们身不由已的被海水卷起,随波逐流的向前,不时有人被海水推着,撞在了石壁上,惨叫声与惊呼声交织在了一起,恍如世界末日到来了一样。

    就算我可以拔刀斩尽群狼,却无法抽刀断水。在海水的冲击下,我也没有丝毫的办法,被海水卷了起来,向着石壁抛去。

    正好萧宁儿的身体从我的面前飘过,我一把搂住她,然后就被海水推到了石壁前面。

    我一拳捣出,砸在石壁上,定住了自己的身体,眼看着陈丹青也飘过来了,我急忙用自己的身体拦住了她。

    海水永无停歇,一波一波的冲来,我带着两个女人,裹在海水里面,飞快的退去。

    海水的力量,根本就不是人类所能抵挡的,我们在海水中若隐若现,很气书吧的被冲出了洞穴,来到了原本进入的洞口。

    这洞口的周围,仿佛有一个巨大的地漏,海水变成漩涡,深入地下,我们愕然看着这一切,我的脑海里,忽然闪过一丝疑惑的慌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霍然转头,盯着秋雅,一字字的问道:“你刚才故意弄出来的手脚?”

    因为我刚才的注意力,完全被全南秀她们所吸引,并没有到前面仔细探查。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我才明白,那隐隐敲击声……根本上就是有人在敲击岩壁,想要吧海水引过来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