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0章 惊艳一刀

    这世间每一个男人都能成为王,只是很多人缺少一个让你变成王的人!

    吃人花!

    当我靠近那些花朵的时候,我终于确定,这就是我曾经见过的那些吃人花!

    我看了乔一眼。她冲我咧嘴一笑:“吃鱼,睡觉!”

    那次,我们两个一起遇到了吃人花,然后我教给她这两个中文单词。她也是在确认,这就是我们遇到的那些吃人花。

    听我说了这些花会吃人,而且花叶下面,很有可能藏着毒蜘蛛。那些人都不是很相信,不过还真没有人敢上前尝试一下。

    我捡起一截树枝,扔向了花海,被我打中的花颤抖了几下,并无异样。

    那些人看向我的目光更加的怀疑了,我从身上切了一块象肉扔过去,那片肉落在花朵上,令人惊骇的一幕发生了。

    花瓣底下,冒出无数根细小的藤蔓,束缚住那块象肉,花盘中喷出一股粘稠液体,糊在那块肉上,很快,那块肉就成了枝叶,被花朵吸收了。

    特么的,这玩意还挑食!

    这一幕看的大家目瞪口呆,先前对我怀疑的目光,也全都改变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我们的身后,忽然传来了闷雷般的响声,我们转头一看,一大片树木不停的倒下,一个巨大的身影渐渐从模糊到清晰,朝着我们奔跑而来。

    是一头乳齿象!

    这头大象,仿佛疯了一样,噔噔噔跑的飞快,沿途树木摧折,兵荒马乱中,我们急忙朝着一旁逃窜。

    换过了角度,我们才发现,原来这个乳齿象跑的这么快,是后面有一个怪物在追赶它。

    后面的怪物,身材比起乳齿象要低矮一些,不过那也应该有两三米高,黑黄相间斑斓的毛发,不怒而威的面容,这就是一头巨大的老虎,只是……它的牙齿太大了。

    两颗獠牙,从它的嘴里冒了出来,尖锐的垂下来,足足有一尺长。

    “剑齿虎!”琳娜的话经过她们翻译之后,传进了我的耳朵,我记得似乎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,却记不太清了。总之这应该是个已经灭绝的动物是没错的。

    那头乳齿象慌不择路的奔跑,看到面前是吃人花海的时候,已经是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它拼命的想要止住奔跑的身形,可是它的身体实在太庞大,重力加速度可不是那么好控制的,它踉踉跄跄的冲进了花海,外面的花朵被它踩踏,一股奇异的香味,在空气中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几乎就在同时,数不清的蜘蛛,从花海中飞快的钻出来,瞬间遍布了乳齿象的全身,乳齿象甚至都没发出声音,庞大的身躯就跌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它的身躯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在迅速的缩小着,也不知道是毒蜘蛛的吮}吸,还是花朵的腐蚀,很快,就干瘪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这恐怖的一幕,让几个女人惊呼一声,她们的声音,也让那头剑齿虎,注意上了我们。

    刚才就在乳齿象冲进花海的时候,后面追赶的剑齿虎,闪电般的挥出尾巴,缠住了旁边的一棵树木,它前冲的身体就此停顿,半蹲伏着,静静的看着乳齿象陨灭。

    听到惊呼声,它霍然转头,眼睛仿佛放光一样,望定了躲在树丛后面的我们。

    它缠着大树的尾巴,立刻松开,飞跃而起,向着我们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们迅速的取出武器,琳娜最先开枪,子弹钻入了剑齿虎的肩膀,它忽然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虎啸。

    这声音实在太霸气太惊人了,胆子小的女人,甚至握不紧手中的枪,它忽然加速,迅疾的扑到一棵大树上,庞大的身躯竟然无比矫健轻灵,绕着树干一盘旋,闪过了一排子弹,下一秒,已经凌空扑下。

    它扑击的方向,正是曾经开枪打它的琳娜,我肩膀一撞,把琳娜撞到了一旁,双目死死盯着凭空而来的剑齿虎,脑海中不停闪过的,是大师范最后击倒大蛇那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剑。

    我的双脚紧紧抓紧地面,大地仿佛提供给了我无穷无尽的力量,我感觉自己变成了这密林的一部分,附近每一株草木的呼吸,都尽在耳目之中。

    这时候,我忽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,这片密林,似乎在恐惧……在愤怒!

    这种古怪的感觉一闪而逝,下一秒,我心中一片清明,疾风扑面而来,我的身体,迅疾的蹲了下去,同时扬起了手中的砍刀。

    嗷的一声怪吼,热而粘稠的液体洒了我的满身,那头剑齿虎越过我的头顶,重重跌落在地上,一个滚翻,爬起来头也不回的窜入密林之中,身后,洒落了一道长长的血痕。

    我缓缓站了起来,身上那股腥臭的味道,简直让我作呕,我的情绪一波动,再也找不到刚才那种心如晴空万里清明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周围似乎安静的过分了些,我一转头,所有人都在吃惊的看着我,仿佛看着一个怪物那样。

    虽然我帅了一些,但是他们的目光还是让我挺不适应的。不过想想也能明白,那头乳齿象,是何等庞大的一个家伙,却被剑齿虎追的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但是我只是单枪匹马,就把剑齿虎残念了,这超强的战斗力,肯定让他们惊骇无比啊!

    事实上,我刚才只是福至心灵,忽然想起了大师范的那一剑而已。

    而且仔细想一下,假如刚才我的敌人是乳齿象,它那庞大身躯的冲击,我未必敢直面。偏偏这个剑齿虎是凌空扑击而来的,被我找准破绽一击得手,其实也是蛮侥幸的。

    几个女人急忙采来树叶,把我擦拭身上的鲜血,一双双小手在我身上摸来摸去的,我正舒服的不得了,就见到陈立平走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博哥,厉害!”陈立平干笑两声,连称呼都换了。

    实力为尊,他从被我打过之后,就总是对我怀着芥蒂,可是刚才我那惊艳一刀,却让他懂得了什么叫做识时务。

    我也不想和他搞的太僵,莫测高深的笑了两下:“可惜了!”

    “嗯嗯,是可惜了!”陈立平冲我翘起大拇指:“但已经非常牛叉了!博哥,你师出何门啊?少林还是武当?”

    握草!他还知道这个?

    “我的父亲,曾经是少林俗家弟子!”陈立平已经把套近乎写在脸上了。

    我轻咳一声:“我的技艺来自日本,名为……一本道!”

    “果然厉害啊!”陈立平一脸的崇拜,我暗地里已经快把肚子笑破了。

    我们重新回到了宿营的地方,继续休息。

    我躺在原木上,心里不停的回忆着,刚才是如何进入那种心如晴空的状态的,却再也找不到当时的灵感,这让我有点苦恼,要是时时刻刻都这么牛叉就好了。

    而且,让我苦思不解的是,刚才感受到的那种,丛林传递过来的悲伤和愤怒是肿么一回事?那感觉如此的真实而深刻,让我至今想起来,记忆都非常的深刻。

    嘈杂的声音,忽然从不远处响起来了,我赫然发现,浓密的黑烟和隐约的火光,从很远的地方亮起。

    着火了?我差点没把眼睛瞪圆了。

    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好吧!

    这密林里面湿度太大了,我们现在吃肉都只能吃生的,就算找来干树枝,都无法引燃一堆火,这种地方怎么可能会着火?

    但是事实就摆在眼前,而且,那火光越来越大,焦臭的味道弥漫进入我们的鼻子,所有人都清醒了。

    “这密林……怎么会被着火?”

    所有人的脸上都刻着这不科学四个字,但是已经没时间多想了,浓烟在湿气里面弥漫,那种让人窒息的感觉,让我们无法再在这里停留下去了。

    我们转头向着来时路走去,身后的声音越来越嘈杂,各种动物的嘶吼,鸟儿在浓烟中飞过掉落,临死前的悲鸣,还有各种各样奇{}怪的声音,像是末世来临的序曲,让人心里慌乱的不行。

    呃……我所感受到的那来自丛林的浓密的悲伤,是否和这个有关系呢?

    我盯着着火的地方若有所思,然后我无意中发现,芬里尔不见了!

    我正在寻找芬里尔的身影,忽然听到天空传来闷雷的声音,倾盆而下的大雨几乎说来就来,眨眼之间,我们就被淋成了落汤鸡。

    那火光和浓密的黑烟,渐渐消失了,只有那焦臭的味道挥之不去,提示着我们,那里曾经发生过的诡异不可思议之事。

    火灭之后没多久,雨就停了,仿佛这场雨就是为了灭火而来,我们决定,却失火的现场看看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