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9章 承诺(五百票加更)

    “不行!真的不行……好丢脸啊……”安琪拼命忍耐着,两条修长的腿紧紧绷了起来,哀求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心情大好,轻笑一声:“快点吧。圣甲虫已经饥渴难耐了!”

    “讨厌……呜呜……”安琪哇的一声哭了出来,我看她的脸都憋紫了,担心她有事,干脆直接把她的裤子一把扯下来。用那种抱着娃娃便便的姿势抱着她,在她的耳朵眼里面,轻轻吹了一口热气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安琪发出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尖叫,噼里啪啦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股难闻的臭气。差点没把我熏得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安琪像个丢失了玩具的小女孩,哇哇大哭,眼泪在脸上纵|横流淌,我看的无比心疼。

    “安琪,你是不是不把陈大哥当成最亲近的人?”

    安琪哭着喊道:“不是不是!陈大哥是坏蛋!最坏最坏!”

    这个……不按套路来啊!我本来以为她要回答是的,然后我就语重心长的告诉她,既然这样,那你还在乎这些干嘛呢……

    算了,既然她不按套路出牌,那我也不走寻常路了!

    等她解决完之后,我把她翻转过来,直接就吻上了她的脸,吮|吸着她咸涩的泪水,安琪楞了一下,然后拼命挣扎,却被我牢牢固定了身体,只能把头左右摇摆。

    “讨厌……我再也不理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实点!”我伸手拍打了她的丰|臀一下,触手粉嫩柔软,啪的一声轻响,安琪如遭雷击,一下子僵直了。

    她的裤子还没提起来,粉溜溜的臀|肉和我的手一接触,就好像通了电一样,我的手没有离开,而是留恋的轻轻揉了几下。

    安琪的哭声像是被堵住了,目瞪口呆的看着我,我温柔的唇在她脸上游荡几下,停留在她的嘴唇前面。

    我的目光真挚而深情,静静的望着她,她羞怯慌乱的垂下了眼帘,呼吸变得凌乱起来。

    下一秒,我的唇印在她的唇上,她唔了一声,反手紧紧抱紧了我,笨拙的回应着我舌头的侵略。

    不知过去了多久,我嘴唇离开的时候,她大口的喘着气,脸红红的看着我,忽然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,顶的我好疼……”

    她很快就明白了自己说的是什么,嘤咛一声,粉拳不停的打在我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大坏蛋……坏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轻轻拥住了她,低头用自己的额头碰上了她的额头,轻声说道:“安琪,喜不喜欢!”

    “不喜欢!”安琪飞快的回答了一句,然后又小声说道:“一点点啦……”

    和她在一起,总是很容易就感受到那种最单纯的轻松,我笑了笑,正要说话,忽然不远处传来了呼唤我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急忙为安琪拉好裤子,抱着她转身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刚才我们在这里解决的时候,他们沿着象道继续前行,不过走的并不是很快,我运足目力看过去,就见到他们都停在转角处,盯着前面不知道在看什么。

    隐隐有杂乱而激烈的声音传来,我跑过去一看,发现在不远处,两只鸟和一头熊正在激烈的战斗着。

    而且,那只熊已经完全处在了下风。

    听起来似乎挺特么搞笑的,但是事实是,这两只鸟,比起姚明都高。

    那头熊身体也非常的巨大,足足三四米高,可是它实在太笨拙了,那两只鸟扑闪着翅膀,虽然并不能飞起来,却有着速度的加成,绕着巨熊左右上下的乱窜,尖利的爪子不时在巨熊的身上留下了伤痕。

    “这是泰坦鸟!”陈丹青一边和琳娜说话,一边翻译给我:“目前已知的世界上最大的肉食鸟类!在梅塞尔页岩时代灭绝!它们不会飞,但是爪子和长喙非常厉害。”

    这个不用她说我也知道,泰坦鸟的爪子,明明是骨质的,却闪着金属般的暗色光泽,在巨熊身上一划,就能够留下深深的血槽,我迅速转移了注意力,问道:“既然这鸟这么厉害,杀死熊也是早晚的事情,你们为什么傻傻的站在这里看着?”

    “琳娜说,这种鸟的生活习性,是潜伏在森林里面偷袭猎物的,所以大家喊你过来,问问你有什么想法!”

    我明白她们的意思了,是怕这种鸟不止一只,既然有两只出现在附近,就怕我们前行的时候,再遇到别的泰坦鸟,被偷袭了。

    想想确实如此,就算是我这样的人,冷不丁的被这种鸟的爪子挠一下,只怕都会受不了的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人叫我来商量,真的是想听听我的看法么?现在我已经很了解这些人了,他们不可能对刚才的事情毫无芥蒂的,我看了他们,只觉得这些人真特么的假。

    “难道怕就不走了吗?”

    面对我的责问,陈立平轻咳一声:“走是要走的,怎么走,才是我们要商量的!”

    刚才那句话只是铺垫,我真正打脸的话这才出来:“我的意见真的重要的话,昨晚你们就不会逼着我们离开了!”

    陈立平脸一沉:“你还要提昨晚的事情吗?好,那我们就好好说说,你动手打了我,这笔账我一直给你记着!”

    我双臂抱在胸前,讥诮的看着他:“我和你不一样,我从来不记仇,因为有仇我当场就报了!”

    “你特么说什么!”那个缅甸人伸手指着我的鼻尖叫嚣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芬里尔开口制止了我们之间的争吵,不满的说道:“你们所争的,其实是谁先探路而已!好,我提议,大家轮换,第一个我先来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带着我们绕过争斗的熊和鸟,继续向前走。

    我和女人们走在最后面,经常可以看到,陈立平有时候会偷偷看我,眼里写满了怨毒。

    其他人对我们也变得并不友善起来,有意无意的把我们隔离开,我们成了这个队伍中,最边缘的人。

    我很清楚,这是必然的,在这里,虽然没有道德和法律的约束,但是有一点,却是至关重要的铁律。

    生存,才要要排在第一位的!

    我昨晚的表态,无疑是打破了他们心中奉行的潜|规则,所以他们都变成了现在这样态度上的转变。

    但是无所谓啦,人性本来就是如此,我也不会苛责她们,但最是信任这轻飘飘的两个字,就在我和他之间抹去了。

    我们从清晨走到了黄昏,早早的开始伐木搭建营地,我搂着安琪,招呼女人们都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芬里尔冲我招招手,我站起来,走到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那个女孩子,我已经如你所愿的救治好了,你还记得自己拆承诺吗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:“当然记得!”

    若他治好了安琪,我欠他一个人情,若是安琪不治,我和他不死不休!

    现在,芬里尔明显是找我提出承诺的兑现,我立刻说道:“我承诺的,自然会做到,地市只是一间,你一定要想好!”

    “当然想好了!”芬里尔淡淡一笑:“我要你答应我,以后不管什么原因,你永远不能离开大家,哪怕……队伍中只剩下了一人!”

    我吃惊的看着芬里尔,怎么都没想到,他居然提出来的,是这种承诺!

    这就有点舍己为人的样子了,这并不符合芬里尔的为人啊!

    我立刻追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芬里尔淡笑无语,转身离开了……

    我们吃过了晚饭,躺在临时搭建的露台上休息,这个时候,忽然一片璀璨的星光,从不远处传来。

    头顶的树叶遮天蔽日,这里自然看不到星星,而且,就算是可以看到,那星星也不会长在地上啊!

    就在前方两三百米的地方,有隐隐的光明偷出来,那些光芒聚合在一起,无比的璀璨,就好像星星一起降落在森林中一样。

    我的心中一动,难道,是我们曾经见到过的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