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8章 用意难明

    我低下头,堵住了安琪的嘴唇,不让她说出那个不祥的字眼。

    可惜再小心翼翼的呵护,也阻挡不了她病情的恶化。安琪咳嗽的越来越厉害,星星点点的血迹,随着她的咳嗽,喷射到了我的身上。她的气息,越来越微弱,我的心像是掉进了油锅里面,抱着安琪来到了琳娜面前。对她大吼起来。

    “药材!你不是学生物的吗?跟我去找药材啊!”

    琳娜听不懂我的话,却被我凶狠的样子吓坏了,向后缩了缩,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陈丹青。

    陈丹青给她翻译了一下,琳娜摇了摇头,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她说,她主要的研究方向在动物这边,植物的话……她们那里,也没有开设草药的课程!”

    我其实是病急乱投医,事实上中草药这门学科,只有亚洲才有。琳娜她们肯定没学过。

    可是我实在是束手无策啊!看着安琪脸色越来越差,我恨不得和这个世界一起毁灭!

    我像是一头困兽,抱着安琪,在露台上飞快的游走,大声吼着,让他们一起想想办法,救救安琪。

    他们几个人商议了一下,陈立平来到了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陈博,你冷静一下,听我跟你说!”

    我以为他有办法,压抑住心中的狂暴,默默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陈立平指了指安琪:“她的情况,很像是利什曼症,这种病的传染性很强,所以,我们建议立刻火化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尚未说完,整个人就被我一拳打飞了,我双脚一瞪脚下的圆木,纵身追上他的身形,劈手揪住他胸口的衣服,目光喷火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特么说什么?你再说一遍?”

    刚才我那一拳,打在了他的下巴上,他的嘴角不停的往外流着血,他张嘴,没说出话来,先吐出几颗牙齿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!”

    因为黑暗不见五指的缘故,所有人的反应都很迟钝,我揪住陈立平,其他人才反应过来,他的几名手下最先狂吼着向我奔来,其他人也迅速的聚拢,眨眼间把我围在了中间。

    我发红的眼睛,从他们的脸上缓缓扫过,看到的都是愤怒。

    不必他们开口,我已经明白他们的意思了,他们都认为,牺牲安琪是正确的!

    我看了陈丹青她们一眼,压抑住心中蓬勃的怒意,加入冲突起来,我无法照顾所有的女人,而且,我不能再把时间浪费在无谓的争执上面了。

    就算我杀光他们,也抵不上安琪的一根头发!

    “好!”我点点头:“我懂大家的意思,是怕被我们传染对吧!我们走!大家各安天命!”

    “走?”陈立平的手下,那个会说中国话的缅甸人,冷笑一声:“当初大家结盟的时候,似乎说过要一起闯吧!你这是背信弃义!”

    “那你要怎样?”我冷冷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先放开我们老大,咱们再说别的!”缅甸人说着,向前走了两步。

    我没心思再和他们磨蹭下去了,冷哼一声,把陈立平丢向缅甸人,自己抱着安琪,跳过几根横杆,来到了陈丹青她们那里。

    “你们手拉着手,排成一排,跟着我走!”

    女人们刚刚手拉手的站在一起,人群再次聚拢,把我们包围在了中央。

    我的目光环视众人,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:“走都不让吗?”

    “周可绿,但绿打伤了窝,怎么缩!”陈立平牙齿漏风的开口道。

    我斩钉截铁的说道:“前事不论,现在,我要离开,有拦着我的,视同仇人!”

    一股惨厉凛冽的杀气,在我的胸腔里面不停的翻涌沸腾,我一手抱着安琪,一手拔出砍刀,大步向前。

    若是他们再阻拦的话,我真的不惜血溅五步!

    陈立平反手拔出一把军刺,手放在嘴唇边上,吹了一声口哨,那些人全都拔出了武器。

    没人动枪,除了我能夜视之外,他们看东西都是半看半猜的,这种情况下开枪,误伤自己人的几率非常的大,所以他们都用上了冷兵器。

    我毫不犹豫的大步向前,全力绷成了一张一触即发的弓,他们也没有退缩的意思,全都死死的盯着我。

    眼看一场血战已经在所难免,忽然传来一阵笑声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们这是干嘛!”芬里尔仿佛刚刚睡醒似的,站在一边说道:“这人,并不是利什曼症,你们可以放心!而且,我有把握治好她!”

    我浑身一震,不敢置信的看着芬里尔。

    他假如不在旁边煽风点火,我都觉得不正常了,怎么也没想到,他会开口帮助我!

    假如在平时,他说的话,我连标点符号都不信的,可是现在,我宁愿选择相信!

    “你有把握……治好她?”我的声音发颤,眼巴巴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芬里尔点点头:“嗯,你等我一下!”

    “多久?”我急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十分钟吧!”芬里尔说完,迅速的跳下了高台,我忽然浑身一震。

    他也看得到!只有拥有夜视能力的人,才能这样迅疾准确的从高台上跳下去!

    芬里尔离开之后,我不再提离开的事情,那些人也没有再说什么,只是依然围着我,我们相互之间沉默以对,仿佛凝固在了这漆黑的夜中。

    仿佛过了几个世纪那么久,芬里尔的身形出现在我的视野中,我如同久旱逢甘霖一样,眼巴巴的瞪着他,巴不得他会瞬移,一下子出现在我们的面前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,芬里尔站在我的面前,扬起了手中的几棵草:“这个吃下去,可以缓解她的症状,但是并不能完全治好,等到天亮之后,我会寻找对症的药品的!”

    我死死的盯着他,一字字的说道:“你……确定?”

    芬里尔哈哈笑了:“你还有别的选择吗?对了,假如你再犹豫的话,神仙也救不了她了!”

    他说的没错!安琪的呼吸已经微不可闻了,我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!

    “若真的有用,我欠你一份人情!”我揉掉草根上的泥土,盯着芬里尔说道:“若你骗我,我和你不死不休!”

    “哈哈,都说了只是缓解!以后,你有的是求我的时候!”芬里尔耸耸肩:“快点吧!”

    我也实在别无选择,低头想让安琪吃掉这些草,可是安琪连呼吸都微弱无比了,更不要说咀嚼了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有把草放进自己的嘴巴,这草的味道,居然辛辣无比,我一放进去,就好像有一团火在我嘴里点着了,眼泪一下子就用出来了。

    我飞快的把草嚼烂,口对口的喂进安琪的嘴里,从腰里解下水壶,往她嘴里灌了几口。随后就不眨眼睛的盯着他,心里祈祷着奇迹会出现!

    没过一会,安琪的体温,忽然急剧的升高,在这湿度极大的夜里,冒出了淡淡的白色雾气,她的身体越来越烫,让我有一种抱着火炉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感觉要是有温度计测量一下的话,安琪现在的体温,肯定超过了四十度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我瞪着芬里尔,正要翻脸,她诡秘一笑,指了指安琪。

    我刚刚低头,安琪的身体就剧烈的颤抖起来,她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,挣扎着要脱离我的怀抱。

    我用力搂紧了她,正要让她不要乱动,她脸上泛起奇异的红晕,猛地扭头,嘴里哇的一声,喷出一道抛物线。一股恶臭在夜色中弥漫开来,安琪哇哇哇的不停呕吐,体温倒是慢慢降下去了。

    我轻轻拍打着安琪的后背,心里充满了喜悦,虽然她吐得上气不接下气的,但是生命体征,却在明显的好转着。

    天色渐渐亮了的时候,安琪已经趴在我怀里沉沉睡去,我紧紧抱着她,心里充满了失而复得的狂喜。

    我们简单的吃了一点东西,继续上路了,安琪已经恢复了一些,小猫一样蜷缩在我怀里,能够用一些比较简单的短语和我交流了。

    我担心她说话费神,让她不要再说了,安琪乖巧的闭上了嘴巴,小手却不安分起来。

    探入了我的衣服,摸着我的胸肌,脸上露出调皮的笑容。

    我心里蛮开心的,安琪应该是从死神的手里拉回来了。

    我主动接近了芬里尔,低声说道:“谢谢你!”

    “哈哈,不客气!”芬里尔笑了笑:“我还没找到彻底治好她的草药,这需要一个过程,等我把她治好了,我们再详谈吧!”

    芬里尔点点头,继续梭巡周围的草木,我在前面开着道,一行人在跟在我的后面,直到我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芬里尔拿着一棵很细的草,长长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这草……能救命?”我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芬里尔淡笑一声:“没试过,她是第一个!”

    “第一个……”我无语了……

    虽然芬里尔说的并没什么信心似的,但是事实上,这药非常的管用,安琪苦着小脸,把药吃下去,小脸一下子就绿了。

    她捂着肚子,那里正在传来一串一串的轰鸣声,她红着脸,声音细的像是蚊子哼哼:“陈大哥,我想……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抱着她飞窜到了一棵大树的后面,她涨红着脸,让我放开她,但是我怎么能放心留她一个人呢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