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7章 潮湿的雨林

    我们越往前走,树林就越是茂密,我越能够感觉到大自然的神奇。那些密密麻麻的植物,仿佛在以一种奇异的规律。错落有致的生存着。

    有一株果实挂满枝头的大树,下面还有一颗低矮却叶子宽大的树木,枝头上落下来的果实,会在宽大的叶子上。如同走迷宫一样的滚落,最终到达另外一个比较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琳娜告诉我,植物会用各种各样的传播媒介,如风。水,植物等等,开枝散叶,把自己的种子送往远方。就连植物之间,也存在着适者生存的铁律,我们现在所看到的,都是物竞天择之后留下的,至于远古时代那些蕨类植物,曾经是地球上最多的植被,可是由于不能适应环境的变化,现在已经大部分都灭绝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……是那些吗?”我抬手一指,琳娜并没有我这样的视力,但是当她前进一段时间之后,立刻尖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高大植物,千姿百态的出现的前面,那片林地,就好像一块整体的绿玉,苍翠茂盛的令人发指。高大树木的下面,就是各种蕨类植物,就好像被放大了千百倍的草那样,充斥了前方的视野。

    我现在有点理解,为什么这些部落,都栖息在了这片密林之外,因为这片密林实在太茂密了,之前的热带雨林,和这个比起来都要逊色不少。

    像这么茂密的树林,里面的水资源应该非常的丰沛,否则根本就无法提供植物的用水量,而且,树木自己本身也会蒸发大量的水分,所以雨林之中行走,会给人一种闷热潮湿到窒息的感觉。

    像这种环境,在里面能待上一个月,出来就得满身的毛病,更不要说里面还有各种各样的毒虫了。

    要想进入并且穿越这样的一块密林,确实是相当有难度的。

    我们停留在这密林的边缘,商议了一下,前进是必须的,因为那座神庙,就在这密林的后面。

    以前也有人进入过这里,他们走的,是象道。

    猛犸生活在这里面,它们走动之间,会踩出道路,走这种道路,也有一定的危险性,万一和猛犸群狭路相逢的话,很有可能分分钟就变成肉泥了。

    但是我们也没有更好的办法,简单的分配了一下物资和分工,我和四个人,作为尖刀部队,走到了最前面。

    我承担这个任务,是因为我的部落,除了我之外都是女人,我担任最危险的职务,她们就可以被保护在队伍的中央,而且,作为打开了进化锁的人,我这也是责无旁贷的。

    我们五个人的先头部队,除了我和另外三个,还有一个,就是芬里尔。他是自报奋勇参加的。这样也好,从他加入之后,我就在一直观察着它,现在他主动继续留在我的视线之中,是我最乐于见到的。

    我们很快进入了密林,在未曾找到象道之前,我们必须挥舞砍刀,不停的开路。这是相当耗费体力的工作,我充沛的体力,很快让其他几个人相形见绌。只有芬里尔,始终不疾不徐的和我并肩而行,未见有丝毫的疲态。

    “不错哦!”我侧头看了看他:“体力这么好,难道你也打开了进化锁?”

    “假如我打开进化锁,我早就离开这里了!”芬里尔淡淡一笑:“我只是耐力比较强吧!”

    “说起耐力,我倒是想起来了!”我盯着芬里尔说道:“据我所知,动物里面,狼的耐力可以称冠,你认为呢?”

    我始终忘不了芬里尔嘴巴张大的那一幕,我总觉得,他和那头白色巨狼之间,有什么关联,所以故意试探他。

    芬里尔洒然一笑:“都是为了生存!事实上,我认为耐力最好的是蚂蚁!可以背负比自己身体重几倍的东西,走很远的路。”

    我从他泰然自若的表情中,并未看到异常,正要再次试探,忽然听到前面响起闷雷一样的声音,脚下的地面,都在轻轻颤抖。

    这声音让我们相顾骇然,我爬上一棵大树,视线被浓密的枝叶所阻挡,只能看到似乎前面不断有树木倒下,从高处望过去,就好像把石子投入水中,泛起涟漪一样。

    但是随风而来的巨大嘶吼,提醒了我前面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是猛犸!”我滑下树,脸色凝重的望着众人:“应该是猛犸在和什么战斗!”

    不管是什么,总之能够和猛犸甩开膀子约架的,绝对不是我们能够抗衡的,我们迅速的转移,向着侧面开辟出一条道路,行进了一段,很多人就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这里面湿度实在太大了,而且没有一丝风,就好像在桑拿房里面行走一样,对体力的消耗非常的大,我们停留下来,所有人的身上,都在不停的往下滴着水,就如同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。

    巨响和地面震颤已经消失了,我看了芬里尔一眼,邀请他和我一起去看看。

    他也没有推辞,我们两个迅速的接近了发出声音的那里。

    离那里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,我就闻到了浓烈的血腥气,走了一段,扒开浓密的枝叶,惨烈的一幕出现在我们的面前。

    两头遍体鳞伤的猛犸倒在了地上,还未死透,身体还在微微的颤抖着,但是却已经发不出声音了。

    在两头猛犸的周围,倒着四五头乳齿象,身上已经看不出好地方了,有两头是被猛犸的獠牙开膛破肚的,内脏鲜血什么的把地面染得鲜红,引来数以万计的苍蝇,在上面嗡嗡嗡的铺满了一层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是猛犸和乳齿象在干架,但是这个有点诡异啊!按说它们应该算是近亲啊,怎么好端端的自相残杀起来?

    我不露痕迹的看了芬里尔一眼,他目光闪动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我们回去之后,把现场的情况告诉了众人,他们同样感到不可思议,但是我们也没必要去当什么森林侦探,那是黑猫警长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这件事情,我们也算是受益者,因为我们不但因此找到了象道,而且路过那里的时候,切割了一些猛犸肉和象肉,虽然难吃了一些,但是这里面的环境,并不利于食物的保存,新鲜食物还是比较珍贵的。

    我们沿着象道前行,速度就加快了很多,芬里尔估计,说三四天之内,我们就可以走出去了。

    走了大概三四个小时,密林中渐渐黑暗起来,其实按照正常估算,现在也就是下午三四点钟的样子,只不过这里植被茂密,太阳只要不挂在头顶,就会被树木把光芒遮蔽。

    而且大家也实在太劳累了,其实来荒岛这么久,能够活着到达这里的,体能都已经锻炼出来了,可是这块密林特殊的环境,还是让人实在难以适应。

    我们清理出一块空地,把砍伐的树木纵|横交错的搭建成了一座空心的露台,这就是我们今晚的住处了。在这密林里面,生火都成了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,因为空气中水分子含量太大,无论怎么费劲,火都是转瞬即灭的。

    最后我们放弃了努力,一个巴西人提供了一种很新鲜的吃法。

    他找来两根圆木横架起来,用长藤固定两段,只要快速扯动长藤,圆木就会不停的转动,摩擦而生热,摩擦一阵,就放上一层切得薄薄的象肉,如此反复,做出来的象肉虽然是半生不熟的,至少不那么鲜血淋漓了。

    而且我们之中好多的歪果仁,吃惯了三分熟的牛排,对付这个毫无压力,只是苦了安琪陈丹青她们了。

    我求了这个劝那个,好容易让她们吃了一些,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,我们几个人躺在了一起,黑暗中,听着彼此心跳的声音。

    雨很快就来了,头顶那茂密的枝叶,虽然能够遮蔽日光,却挡不住无孔不入的暴雨,沉闷的响雷经过树木的回荡,带着厚重的回音,听得人惊心动魄,成串的雨点打在人的身上,把衣服和皮肤紧紧贴在一起,让人感觉自己的皮肤像是泡在水里一样,发白泛皱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安琪忽然咳嗽起来,开始还是轻轻的,后来就止不住了,连串的咳嗽密集如雨,我分明见到,她的脸孔,泛起了奇异的嫣红。

    我的心立刻沉了下去,她可能是过于劳累,又淋了雨,生病了。

    这里没有任何的药品,而且我的那种方式,也只能治伤,不能治病,我把她紧紧的拥在怀中,感受着她越来越烫的体温,一颗心急的像是四分五裂了。

    “先生,你也是去迪拜吗?”

    我的眼前,恍惚闪过安琪笑盈盈的问话,那个时候的她,天真纯洁的像是一张白纸。飞机失事的时候,她和我紧紧拥抱着,一如此刻,从在大海中漂流开始,此后所有的快乐与悲伤,我们都一起面对一起一起分享,我已经把她当成了自己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,我不敢想象,如果她就这样死在我的怀中,我能不能承受那厚重的悲伤……

    “安琪!”我轻声呼唤她的名字,她渐渐垂下的眼帘,努力张开了一线:“咳咳……陈……大哥……我……是不是……快……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