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5章 双头的死神

    地上的那些死者,已经变成了一具一具森森的白骨,骨头上甚至没有半点残留的血迹,看上去就好像标本一样的干净新鲜。

    若不是周围散落着他们的衣服。我甚至以为有人弄走了他们的尸体,留下几具白骨在这里!

    我来到白骨的前面,仔细的看了半天,也没看出什么蛛丝马迹。我也就不再耗费心思了,毕竟这些人死都死了,还能怎么样啊!

    吃过了早点,我带着女人们继续向前。在距离那座浮桥不远的地方,我让女人们隐蔽起来,我自己一个人,径直走到了桥边。

    我站在桥的前面,静静的观望了一会,并没有隐藏自己的身形,没过多久,对面一棵大树的树冠上,出现了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男人,他盯着我看了一阵,对我叫嚷了几句。

    我苦笑着耸肩摊手,指着自己的鼻子:“拆你子!”

    “哦!”那人点了点头,迅速的消失在枝叶浓密处,没过一会,又有一个身材矮小的精悍男人,爬上了树冠,对我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你是中国人?”

    这人虽然说得是普通话,但是口音非常的生硬,仔细分辨,带着云贵地方的腔调。

    “对!”我友好的笑了笑:“老乡,哪里人?”

    他古怪的笑了笑:“缅甸人,祖籍中国!”

    确实,那边基本上把中国话当成了官话来讲,再说国家相邻,长得也都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事情吗?”那人盯着我问道。

    我感觉这人的眼神特别的闪烁,立刻起了戒心,说道:“我有事要渡河,我看这里有座桥,想必是你们建造的吧!能不能行个方便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啊!”这人回答的非常干脆,笑着露出一口白牙:“怎么说我们也是半个老乡嘛!对了,你自己吗?”

    “还有几个同伴!”我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他立刻追问道:“嗯!他们在哪里?”

    这人表现的急切了点,我故意留了个心眼:“刚才我们遭遇了猛犸,失散了,要不我先过河等他们?”

    “猛犸!”这人吃了一惊,失声道:“不可能!它们怎么会渡河……”

    ”真的!“我挺诚恳的点点头,心里不停的转着念头,原来,猛犸原来在河对岸生活啊!琳娜的推断果然没错,猛犸生活的环境并不是这附近。

    “几只?”那人继续盯着我问。

    “三只!”我故意少说了几头。

    “三只!”他点点头,目光向后看去,据我猜测,后面应该有人用手语和他沟通,而且他们之中,听得懂中国话的,不止一个。

    “猛犸很少主动攻击人,应该是你们不小心惹怒它们了吧!”这人冲我挥了挥手:“过来吧!我们这边有清水和食物,欢迎你做客!”

    我深深吸了一口气,大步向着木桥走去,虽然他说的很热情,但是等着我的,未必是热情的款待。不过为了渡河,我还是想探查一下的。

    这桥并不太结实,走上前摇摇晃晃的,我敏锐的察觉,在桥身有一根原木上面,有一些暗褐色的印迹,那应该是已经渗入木材的鲜血。

    我走的心惊肉跳,只要有一丝不对劲,我就会毫不犹豫的跳下河,不过还好,我顺利的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迎接我的,是一共七个人,这些人都穿着布条和树叶组合而成的衣服,站在那里,给我一种很强烈的感觉,这些人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气质,只有经历过生死磨砺,杀过人的人,身上才有的那种气势,这些人身上,全有。

    我心里惊骇,脸上神色不变,冲他们友好的笑笑,这些人笑眯眯的迎上来。

    我立刻感受到了他们的不怀好意,因为他们不是笔直迎上来的,而是瞬息之间就错落出了阵型,把我们前左右三个方向全部包围了。

    这种默契,也不是一朝一夕练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兄弟,不好意思!”那个和我说话的缅甸人笑眯眯的走向我:“我们有个规矩,进入部落的客人,必须先搜身!这不是针对你,而是惯例!”

    我杀了KB分子,把他们所有的枪都收缴了,一共十六把,不过我全都放在女人们那里,现在我身上的武器,是腰里插着的一把砍刀,还有右小腿上绑着的一把匕首。

    我肯定不可能站在这里任他摆布,我后退一步,身后便是宽阔汹涌的大河,我盯着那人,低低问道:“这规矩……刚才我过桥的时候怎么不说?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爽朗的笑声,发自于对面一个中等身材的中年男人,他饶有兴味的看着我,一步步走近:“兄弟,你多心了!我们并无恶意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尚未落地,那个打算搜身的缅甸人,忽然动手了。

    他上步抬手,扬起胳膊奔我的脖子,疾如闪电。

    我立刻断定,这人应该是来自部队的高手,因为部队的技击方式,偏重于一招制敌,无论哪个国家,锁喉都是军队训练中最常用的招式。

    我一动不动,任凭他从背后锁住了我的脖子,那人似乎也没想到,我居然丝毫没有抵抗,他微微一愣,然后用力一勒。

    我并没有如他所想,丧失活动能力,而是猛地向前一弯腰,他整个人像是口袋一样,从我头顶翻了过去,重重的砸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这一下子撞的不轻,他吃痛之下,不由自主的松开了我。

    突然之间的变化,让他的同伙们立刻围了上来,我攥紧双拳,正要迎战,先前那个说话的中年人大吼一声,制止了其他的人。

    他盯着我,目光中露出一丝兴奋,我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,这人,不会是玻璃吧……

    他走近两步,冲我伸出手,摆出握手的姿势:“我,陈立平!”

    “陈博!”我伸手去和他相握,他哈哈大笑起来:“居然还是同宗!幸会幸会!”

    他的笑声中,我们两个的手握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他的手上,传来一股凶猛无比的劲道,仿佛突然变成了老虎钳子,似乎要把我的手,硬生生的捏碎一样。

    假如我没有被泉水改造过身体的话,还真是有可能立马残废了,可是现在,我仅仅只是稍有不适,我随后立刻反击,用力反握住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我们的两个的手,在不停的角力,那些人的脸上,都挂着兴奋而残忍的笑容,似乎对这个人的信心非常的大,但是很快,这人的脸上就渗出了细密的汗珠,握着我手的那条胳膊,也不停的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他很强,可是我的身体,已经比普通人强化太多了,在我全力以赴的紧握下,他的攻势全面溃败,现在只剩了苦苦支撑了。

    “好!”他的五官快要挤在一起了,低声的说道:“不愧是……打开了进化锁的人啊!我认栽,请放开我!”

    我浑身一震,原来,他们早就知道我是什么人了,刚才我们双方,都在飙演技啊!

    我松开了他,他用力甩了甩手,不停的活动着骨关节,苦笑道:“合作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合作?”我不解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陈立平嘿然一声,指了指自己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在我身后森林的尽头,有一座神庙!据说通过了那座神庙,就可以回到原来的世界!而回去,是我做梦都在想的!我家里的十五房姨太太,也不知道送了多少顶绿帽子给我了!”

    麻蛋……我吃惊的瞪大了眼睛,十五房姨太太,这人,不会是穿越者吧!

    很快我就知道了,这人还真不是。

    我们围着篝火,聊了一会,我这才知道这伙人的来历,他们是来自于金三角的毒枭。

    那个地方,是三国交界之处,历来都是强者为尊的混乱之地,周围的国家又非常的贫穷,于是制|毒|贩|毒就成了他们的致富手段。

    陈立平他们几个,是一个团伙,陈立平是老大,他们平时住在缅甸,缅甸这个国家,一夫多妻是完全合法的,只要你养得起。

    他们如何来到这里的,并没有对我细说,只是他们已经到了这里接近一年了。这一年来,他们经历了太多的血雨腥风,见过太多的人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。

    他们凭借着贩|毒时候培养出来的狠辣和默契,总算在这里站住了脚,可是他们无时不刻的,都在想着回家!

    河那头的部落,都是一些新来的部落,只有过了河的部落,才是真正的资深强者,他们之间,除非必要,就很少爆发战争了,毕竟伤敌一千,自损八百,这里没有药品,伤了,就和死差不多。

    一个中国男人和一群女人组成的太阳部落,中间有一个打开了进化锁的人,这个消息,现在已经在河这边传播开了,所以他们一见我,就怀疑我我是他们要找的人,刚才陈立平和我一交手,就更加确信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我心中一动,这些人既然传播我的消息,就必然有这样的渠道,我何不问问他……

    陈立平听我描述完苏姗和古蔺的形貌,吸了一口气,惊讶的看着我:“你还认识……双头的死神?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