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3章 复仇

    一路上,芬里尔张开大嘴的那恐怖一幕,一直在我脑海中盘旋不休,我想起了草原上遇到的那只白色巨狼。当时它的嘴巴。也是能够张开老大的,而且,也是可以发出巨大音波的,难道。他们之间,有什么联系吗?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我鼻青脸肿的回来了,女人们惊呼着迎了上来,问我遇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正好我也需要休息一下。我灌了几大口水,清凉的液体进入肚子,我的精神稍微振作了一些,头痛得到了一些缓解,定定神,我把刚才遇到芬里尔的事情,对大家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然主要听得还是中国女人,乔和琳娜在一边眨着眼睛,懵懂的不行。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那个传说是真的?”明日香吐吐舌头:“大蛇……狼……就缺一个死神,洛基的三个儿女就全了!”

    我浑身一震,一把拉住了她的手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明日香吓了一大跳,拍拍胸口,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我是随口说说啦!”

    “不,你仔细说说你的想法!”我鼓励的看着她:“别害怕!”

    “好吧……”明日香低声说道:“我看漫画里面,邪神洛基的三个儿女,号称带来不幸的三兄妹,就是芬里尔狼,还有耶梦加得大蛇,以及死神海拉!我们之前遇到过那条大蛇,现在这个芬里尔,又有着巨狼的名字,所以我觉得非常巧合啊!”

    我想起来了,明日香曾经说过这件事,好像是北欧神话中,诸神黄昏中的一段。

    我记得很久以前,在文明社会中看过一些文章,有一个观点是,各国的神话,其实很多在远古时候都真实发生过的,其中有一些我觉得非常扯淡的论点。

    这种观点叫做神外论,也就是神话与外星人的理论的意思,比如其中说到了玉皇大帝的天宫,说那其实是外星人的空间站或者星际航母,更匪夷所思的论点,说到了阴曹地府。

    阴曹地府中有十八层地狱,有的挖眼有的拔舌有的腰斩,这其实是外星人在拿着地球人做实验,就好像小白鼠在科学家手里,也是遭到同样对待的。

    而且那个作者还振振有词的说,东方有阴曹地府,西方有地狱,其实都是殊途同归,只是叫法不同而已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脑洞大开的作者,当时我看了两眼就没兴趣了,可是明日香的话,却让我忽然想起了当时的那篇文章。

    假如,那个文章不是满嘴胡邹的话,还真是给了目前的情况一点解释的余地。

    我们人类中有好人也有坏人,有能力很强的也有弱鸡,同理,外星人中也是如此,也许芬里尔和大蛇‘他们’,就是外星人,只不过并未达到一定的高度,所以才在这荒岛上搅风搅雨的。

    不行不行,我可能是被芬里尔搞的脑壳坏掉了,怎么忽然就有这么荒谬的想法了!

    我们讨论来讨论去,也没一个可以让人信服的答案,我忽然无比的想念起苏姗,如果她在的话,也许能够拨开层层迷雾吧!

    苏姗……现在到底在哪里?你可知道,我想你……很想很想……

    鉴于我的身体状况实在太差了,女人们让我休息一会,我也委实有点精疲力尽了,躺下就呼呼大睡起来。

    梦中,我见到了苏姗,她侧着脸对着我,脸上布满了忧伤,我着急的跑过去,却怎么也缩进不了我们之间长长的距离,我着急的大喊起来,苏姗转头,定定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吓了一大跳,苏姗那是怎样一张脸啊……

    以她高挺的鼻梁为界限,一边写满忧伤,一边却在邪恶而狰狞的笑着,两种截然不同的表情,把她的脸勾勒出一种奇异而恐怖的氛围,让我浑身冒出冷汗,一下子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睁开眼睛,正好看到天边的一轮红日,染红天边的云层,已经到了黄昏时分。

    树林的阴影渐渐投射,篝火已经燃起来了,女人们都在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啊!”陈丹青撇撇嘴,不屑的转过了头。

    我这才知道,可能刚才我大叫苏姗的名字,被她们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肉汤散发出诱人的香味,我味同嚼蜡的喝着汤,心里琢磨着,明天去那座桥再看看,假如能够有办法渡桥就好了。

    我索然无味的放下了碗,身后传来弹性的挤压,是乔坐在了我的身后,她胸部的高峰紧紧贴着我的后背,两只手按在我的脑袋上,不轻不重的为我按摩着。

    我感觉挺舒服的,但是心里却非常的惊诧,要说明日香对我这么温柔体贴的,我毫不惊讶,怎么乔忽然也学会这一套了?

    我反手拍了拍她的丰臀,以资鼓励,她把脸贴在我的脸上,轻柔的摩挲着。

    在众人各异的目光中,乔忽然站起来,抱着我的腰,把我抱进了树林。

    她像是一头雌豹,性感而暴烈的把我扑倒在地,迅速的骑在了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近乎饥渴的在我身上索取着,有一种想把我榨干了的节奏,我身上的伤势,在迅速的愈合着,她放肆的喊叫,穿透了夜空,我想到此刻那些女人们听到后的反应,不由老脸一红。

    满身大汗淋漓的乔,跪在我的身边,俯视着我,拉起我的手,掰成手刀的形状,在她的脖子上,横着划了一下。

    然后,又指了指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我一下子明白过来了,原来乔刚才的热情如火,其实是想求我……帮她报仇啊!

    很难想象,乔也会有这样的心机。不过我很快就明白了,乔这样的心机其实实在太明显了,我感觉现实社会中,一个初中女生的心机都要比她深。

    换做苏姗的话,只怕我被她卖了,都不明白是为什么。相较起来乔这已经算是淳朴了。

    也好!那些人活着,终究是个威胁!

    我返回去,把自己的手枪交给了琳娜,让她保护大家。

    然后我和乔趁着夜色,向着那些人的营地摸去。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我的答应很爽快,乔感激无比,一路上笨拙而诚挚的对我示好,又是亲又是摸的,我们亲亲我我腻腻歪歪的行了一路,远远的看到了林间的篝火。

    这些家伙,并没有换营地,不知道是大意还是对我们轻视,我拉着乔伏在树后,认真的观察着。

    他们这群人,具备一定的军事素养,我在寻找他们的哨卡或者埋伏。

    但是没找到哨卡,我却发现了一件可笑的事情。

    那些家伙,还是像昨夜一样,围坐着篝火,至少表面上看是如此。

    但是我的视力,远远超乎正常人的想象,一般人在这种夜里,只能看到影影绰绰。我却可以清晰的看到,这些围着篝火坐着的,都特么是穿着衣服的假人!

    这特么,歪果仁都看三国演义了么,我记得这是三国里面常用的桥段,用假人吸引别人夜里偷营,然后真的军队就在一边埋伏着。

    我敢断定,这些家伙们,就在假人的外围埋伏着,我经过仔细的搜寻,终于发现了一些异常。

    在外围的地面上,有一些地面上覆盖着枝叶,很有可能,他们挖了个洞藏在里面,头上盖了枝叶做伪装。要是有人被假人吸引过去,就会着了他们的道。

    既然看出来了,我也就不再顾忌了,我对乔比划了一个手势,她摇摇头,我声色俱厉的摇摇头,她这才把腰里面的吹箭筒递给了我。

    我之所以把枪留给了琳娜,一来就是担心女人们的安危,还有一点就是,我并不太相信自己的枪法。所以现在,我没有合适的远程武器。

    所以我要过了乔的吹箭,让她在一旁躲避起来。

    乔起初不愿离开,但是在我森严的表情下,终究还是乖乖的走到了远处的一棵树后,躲藏起来。

    我提着吹箭筒,趴在地上,向前一寸寸的爬动。

    人的眼睛的视觉成像原理,就是通过光作用于视觉器官,反馈给大脑的。所以在夜里这种光线条件下,人类的视力都不好。

    我这样一点一点的往前蹭着挪动,正好让他们的眼睛看不太清楚我所在的位置,最后我默默估算了一下,和我最近的一个人所在洞穴,并不太远。

    我向前爬了几米,双掌贴着地面助力,整个人划出一道黑线冲出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