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2章 他们

    枪声如影随形而至,我抱着乔在黑人的背后翻滚,那些黑人的身体,就成了我的肉身屏障。一个个被打的先后倒下,我也趁着这个机会,窜进了一个窝棚。

    枪声很快朝着窝棚而来,不过我进入之后。就破开树枝做成的墙壁,从后面溜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一个窝棚一个窝棚的穿越,枪声渐渐稀疏下来,这荒岛上子弹宝贵。他们也不可能太过浪费。

    当枪声终于停下的时候,我和乔已经没入了树林,兜了一个大圈子,我们和其他人会和了。

    要想问乔为什么离开我们,实在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情,她抱着我不停的哭泣,泪水打湿了我红果的胸口,我满腔的怒火被她的泪水浇的渐渐熄灭,拍打着她弹性惊人的后背,也实在无法安慰她。

    但是那些家伙距离我们并不太远,我们不能在这里过多的停留,我带着她们,开始向一侧转移。

    据我估计,在夜里,这些人并不敢主动出击来寻找我们,果然事实也正如我想象的那样,我们连夜离开了他们营地很远,也没有听到身后有追踪的声音。

    清晨,我们在一块比较平坦的林中空地停留了下来,疲累加上伤心,让乔已经在我的怀中沉沉睡去,其他的女人也都困倦不堪了。

    我让她们在这里暂时休息,自己走出去,打算在周围探查一下。

    我沿着树木走了一段,就听到了哗哗的水声,攀到一棵树上一看,我立刻惊呆了。

    就在前面几百米之外,有一条大河,虽然树木的遮挡,让我看不清河水的源头,但是从河水的宽度和湍急来看,我感觉应该是距离源头不太远了。

    更让我感觉不可思议的是,河的上面,居然架着一座桥。

    这座桥很简陋,只是一些粗大的原木,用长藤捆绑在了一起,横架在河流两岸。但是这毕竟是一座桥啊!

    一丝警惕让我拼命克制住前往桥边探查的心思。这座桥,毫无疑问是出自于人类之手,建桥的人,肯定不会距离太远。

    从军事素养上来说,这个桥,就算是战略要道了,如果我是建桥的人的话,我只需要派很少的人守住桥,就会变成易守难攻的所在。

    这个岛上没有活雷锋,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生存而挣扎,不可能有人好心的修桥铺路的,他们这么做,一定是有自己的理由的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加入我们?”

    忽然响起的声音,让我浑身剧震,我毫不犹豫的纵身从树上跳下,瞅准一根横生的枝桠,伸手拉住,一荡之后,我翻越到了另外一棵树的树后。

    抬头望去,我又看到了阴魂不散的芬里尔。

    他站在我刚才所站过的位置,我的心里一阵后怕,他居然可以无声无息的欺近我的身旁,若是当时想对付我的话,只怕我真是难以躲得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我对芬里尔产生了强烈的好奇,这个人实在太神秘诡异了。

    芬里尔轻笑一声:“至于我的身份,我很难用你能够理解的话,对你解释清楚,如果你加入我们,你就会明白我的身份了!”

    “鬼鬼祟祟的,我没兴趣!”我故意使上了激将法。

    芬里尔目光扫过我的脸,刹那之间,我有一种错觉,仿佛浑身上下,没穿衣服一样,被他看了个通通透透。

    “昨晚,你躲避子弹的时候,为什么要故意往黑人的身后跑?”

    芬里尔淡淡的一句话,却好像炸雷一样,在我心里轰鸣不休。

    “你是故意的!当时,你明明有很多的路线可以逃窜!可是你,却选择了牺牲他们!”芬里尔的声音不缓不徐,却字字如刀,刺入了我的心里。

    是的!我当时也不知道脑子里怎么想的,毫不犹豫的就那样选择了!事后想起来当时的心路,我都是一身冷汗,因为……

    “你把那个黑女人,当成了自己的禁|脔!当她为了别人而离开你,为了别人而拼命的时候,嫉妒的种子在你心中生根开花,变成了魔鬼的诱惑!你的心,已经在不知不觉之中,堕落了!”

    芬里尔的声音平淡而真诚,我的额头上渗出细密的冷汗,真的……是这样吗?

    “你已经变成了我们的同类!所以,我才邀请你加入我们的!”芬里尔盯着我,循循诱导:“只要你答应加入我们,我可以保证,你所在乎的一切,都不会再失去!”

    不会……再失去……

    陈丹青她们的脸孔,一一在我眼前飘过,我痛苦的发现,不知不觉之中,她们已经变成了我的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无论是谁的离去,都是我难以承受之痛。

    “加入……你们……怎样加入?”我喃喃的问道。

    芬里尔走近了我,语气轻柔:“很简单,只要一个小小的简单仪式!你就会成为我们的伙伴!”

    “什么仪式?”

    芬里尔举起右手,食指翘了起来,在他的食指尖上,跳跃着一团淡淡的黑色的光球,他轻轻说道:“只要你闭上眼睛,让我把这个灵魂印记给了你,你就会成为我们的伙伴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仿佛能够催眠一样,我只觉得上眼皮沉重的再也无法负担,一个劲的往下垂,我很想就这样闭上眼睛,偏偏心中还有一丝不知从何而来的执念,在我心里大声呐喊着:“不可以……退后一步即是永夜……”

    “来吧!你一个人,已经撑的太久了!敞开你的心灵接纳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芬里尔的声音磁性悦耳,我的眼皮渐渐的合拢,他的食指,眼看就要点到我的眉心,我忽然浑身一震,抬手攥住了他的手腕。

    那团黑色的光团,像是青烟一样消失了,我双眼睁大,盯着他,一字字的说道:“你们,就是他们!”

    当初刚入荒岛的时候,热带雨林的领主,那个老吸血鬼,数次对我提过‘他们’,据说很多的事情,包括大蛇在内,都是‘他们’在操纵的!

    刚才,芬里尔反复说着‘我们’,我在难以抗拒的时候,忽然心中一动,这个意识立刻浮现在脑海中。

    会不会,‘我们’……就是指的‘他们’!

    这个念头仿佛冰水淋头,让我一下子警醒,抬手握住了芬里尔的手腕,这时我才忽然感受到凉意。

    原来我的身上,已经遍体冷汗了!

    芬里尔的脸上,闪过一丝诧异,似乎并未想到,我居然清醒过来,他脸上罩上一层严霜,用力向回一拉手腕。

    他的力量,大的出奇。可是我也不是善茬,虽然可能在力量强度上我不如他,可是居合术的奥义,让我有一种下意识般的本能反应。

    我随着他一拽的力道,身形前扑,顺势屈肘,撞向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芬里尔没想到我的动作迅疾如风,再想闪避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我的肘部重重砸在他的胸口上,他闷哼一声,转身想走,可是他的手腕,还被我紧紧攥着,他拼命的挣脱,反而成了我顺势迫近的力量之源。

    这一刻,我把居合术的奥义发挥到了极限,借着他牵扯的力道,拳脚不停的打在他的身上,这相当于我和他的力量加起来群殴他,芬里尔很快就连声惨嚎,口鼻冒血,脸肿的像个猪头了。

    可是他的身体素质也当真了得,就是一头野猪,被我这么狂殴,也早就不行了,可是他还是在拼命挣扎着,努力的护住了自己的要害。

    我的内心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,这个家伙,极度极度的危险!所以我对他起了浓厚的杀心,眼看他已经被我打蒙圈了,我毫不犹豫的探手拔出了捆在腿上的匕首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感受到了危险的芬里尔,忽然张开了嘴巴,冲着我狂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的嘴巴,那一刻张开的比脸都大,刹那之间,我的脑袋,仿佛被一个大铁锤重重的砸中,脑子轰了一声,感觉脑浆都沸腾了,要冲出天灵盖溢出来。

    我很难形容那一刻的感觉,因为整个世界,在我眼前迅速的旋转,变得无声黑白。

    当我恢复意识的时候,我发现自己独自站在了树下,脸上感觉有点别扭。

    伸手一摸,鼻孔耳朵眼角嘴角,都糊着快要干了的鲜血。

    脑袋疼的像是要裂开了,稍微一动就疼得我犯恶心。我虚弱的坐倒在了地上,努力回忆起之前的事情。

    芬里尔呢?他刚才……为什么没趁机杀了我?他究竟是什么人?‘他们’到底指的什么?他的同伙在哪里?

    这些问题,让我本来就疼痛无比的头,变得要爆炸了,我呻|吟着,努力站了起来,跌跌撞撞的向回走去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