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9章 圣甲虫

    这些动物,身材比我在动物园见过的象还要高大的多,但是按比例来说,鼻子比象的要短。鼻子周围的两颗獠牙是半环形的。远远要比大象的獠牙看上去有冲击力的多。

    最不同的一点,是它们身上覆盖着厚厚的毛发,比起光秃秃的象皮要蓬松的多。

    这些生物,已经被科普片拍烂了。就算我这样对生物不太感兴趣的人,都知道它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猛犸!”萧宁儿惊呼一声,比她更激动的则是琳娜,满眼痴迷的向前走了两步。被我一把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在拍科幻电影啊喂!这玩意虽然珍稀罕见,但是并不会因为你的喜欢而不踩你一脚。

    这群猛犸象骤然间看到我们,也有点蒙圈的样子,停顿下了脚步,为首的那头冲我们挥舞着鼻子,发出一声吼叫。

    “跑!”我当机立断,拉着众人,冲入了树林。

    身后传来轰隆隆的连串巨响,脚下不停的震颤,就好像地震了一样。但是这声音很快就停顿了。

    应该庆幸,这毕竟是食草动物,对我们的兴趣不大,大概树林遮挡了它们庞大的身形,它们很快就放弃了对我们的追赶。

    巨响声停顿,我们止住脚步,相顾骇然,刚才要是被它们追上的话,只怕分分钟就会变肉饼,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。

    我们进入这座荒岛以来,除了大蛇,这应该是我们所见过的,最庞大的动物了。

    琳娜脚下悄悄挪动着,向着外面蹭去,我清楚她的心思,她应该是想再看一眼猛犸,毕竟以前只在影像资料中看到过,现在终于看到活得了,自然会难以抑制的兴奋,这和追星的意思可能差不多。

    我攥住了琳娜的手腕,在她的丰|臀上拍了一下,她眨眨蓝色的眼睛,哀求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不由又想起昨天晚上,这双眼睛中盛满的欢乐和痴迷,我一把抱起了她,让其他人等着我们,带着她悄悄的溜向林边。

    我们趴在一棵树的后面,透过枝叶的缝隙,正好看到那些猛犸远去的背影,一股恶臭的气息扑面而来,让人想要呕吐。

    在象道的两边,有几坨巨大的糊状物,那难以形容的恶臭就从其中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猛犸的便便?啧啧……怎么形容呢?那规模……叹为观止啊!

    我还在感叹,琳娜已经折了一根树枝,兴奋的拉着我跑向了猛犸的便便,我捏着鼻子,惑然不解,她站在一堆到了她腰部的便便前,捂着鼻子,用树枝开始划拉。

    随着她的动作,那股味道透过我的掩护,差点没让我晕过去,我的胃抽抽了几下,强行把琳娜拉了回去。

    琳娜不满的冲我说了几句,反正我也听不懂,她撅着嘴巴,被我带着回到了大家中间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安琪抽抽鼻子,小脸皱的像个包子:“你们身上怎么这么臭啊!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低头一闻,还真是有那种臭味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琳娜叽里咕噜的说了起来,陈丹青和她说了几句,然后对我说道:“琳娜说,这些猛犸,不应该出现在这里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疑惑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因为,这里虽然也是森林,但是植被并不密集,这些猛犸的食量,应该是远远超乎你的想象……”

    怎么就超乎想象了,我看见那么大坨的便便,什么都明白了,估计这些家伙一天吃的,够我吃半年的了。

    “琳娜估计,这些猛犸应该来自一个植物密集茂盛的森林,可惜她还要进一步探查那些粪便,就被你拉回来了!”

    我老脸一红,原来琳娜是这个意思啊……

    “啊,你们身上这么臭,原来是猛犸便便的味道啊……”安琪幸灾乐祸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嘿嘿一笑,过去拉起了安琪,挥手道:“走,咱们都去参观一下,猛犸的便便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”安琪的抗拒并无效果,被我在丰|臀上拍了几把,她娇嗔着陈大哥坏蛋,和我们一起来到了便便的现场……

    女人们捂着鼻子,一脸的生无可恋,只有爱伦和琳娜兴致勃勃的走上去,用树枝拨开便便,仔细的翻看着。

    随着两人的动作,恶臭的味道弥漫的更厉害了,我感觉我这辈子除了扶墙,就是服她们两个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我忽然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,从不远处的树林中传来,我一下子警觉起来。

    几个小黑点从草丛中爬出来,我一看之下,说不出心里是啥感觉,想笑,却又酸酸的。

    这几个小黑点,我太熟悉了,童年村里的乡间地头上,经常可以见到它们勤劳的身影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甲虫,蓝黑色的外壳油亮油亮的,两只触角一探一探,几条节肢划动的飞快。

    我记得这玩意的学名,好像叫做蜣螂,但是在我们家乡那里,它有一个土的掉渣又很亲切的名字,叫做屎壳郎。

    没错,这玩意的食物,就是粪便,只要有粪便的地方,就有它们的身影。我记得小时候,村里街道上有羊粪,就会有屎壳郎跑过来,推着黑亮的粪球乱跑。

    后来我好像看过什么科普杂志,说不管什么粪便,屎壳郎都能把它们变成球形,因为它们会把自己的幼虫,放到粪球里面,等到幼虫大了,吃着粪便就出来了……

    这几只屎壳郎,严重的勾起了我的思乡之情,我转头看着陈丹青,想到那时候她扎着羊角小辫的稚嫩样子,正在感慨时光不回来,忽然看到她的脸色变了。

    我回头一看,也吓了一大跳,越来越多的屎壳郎涌出了草丛和树林,向着我们这个方向而来。蓝黑色的身躯密密麻麻铺满了地面,怕不有几千几万只。

    而且,后面还是源源不断的说……

    “快走!”

    我虽然没有密集恐惧症,可是看到这些家伙的数量,还是有点心虚的。

    女人们不等我招呼,早就开始跑了,我拉着最后面的琳娜和爱伦,疯跑起来。

    好在,这些屎壳郎表面上是冲着我们而来,事实上它们的目标,是那些猛犸的便便。

    我们让开道路之后,它们潮水般的冲向了便便。

    眨眼功夫,那几大坨便便就被它们覆盖。

    仿佛变魔术一样,高高的几堆便便眨眼间就消失了,那股恶臭的味道,也消失的差不多了。甚至被便便压过的草,都挺起了腰,还原除了本来的颜色。

    最后,屎壳郎排着整齐的队伍,向着猛犸消失的地方而去,在队伍的中央,有一些油黑发亮的黑色小球球,每个后面都有一只屎壳郎推着,看着非常的有序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幕,就好像一部大片,看得我们膛目结舌的,好一会,琳娜才叽里咕噜的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陈丹青和她讨论了一会,把她的话整理了一下,告诉我,那些猛犸的便便中,含有一些未曾消化的苔藓,说明它们原本所处的环境,树叶的密集度要强于这里,因为只有阴暗潮湿的环境,才能让苔藓生长。

    而这些圣甲虫,应该属于和猛犸共生的甲虫,要知道生物链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。猛犸这种巨型生物,吃得多也就拉得多,这环境里面,肯定没有清洁工,它们的便便体积庞大,堆积在一起,积少成多的话,就会板结糊住地面,久而久之,会严重的破坏环境。

    然后就有圣甲虫这种生物共生了,它们以便便为食,正好清理了环境,还解决了自己的食物问题,所以应该是猛犸走到哪里,哪里就会有大量的圣甲虫跟随,这环境才能持续的良好下去。

    我注意到,她说了好几次圣甲虫,等她说完我才问她,难道琳娜她们那个地方,管屎壳郎叫圣甲虫?

    得到陈丹青肯定的回答之后,我哈哈大笑起来,歪果仁真有意思,称呼这种玩便便的虫子叫圣甲虫……很神圣吗?哈哈哈,不会是有粪便崇拜情节吧他们……

    陈丹青一脸鄙视的看着我,在她不屑的目光中,我的笑声渐渐小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没文化真可怕!”

    陈丹青打击了我一句,才告诉我,圣甲虫这是世界性的名字,这个称呼,是来自于和中国同为四大文明古国的古埃及。

    古代埃及,人们将这种甲虫作为图腾之物,当法老死去时,他的心脏就会被切出来,换上一块缀满圣甲虫的石头。

    据历史学家考证,古代埃及人给国王制造木乃伊并把他们埋葬在金字塔里的传统,就是仿效把圣甲虫的幼虫埋在粪球中的习惯而来的。正如甲虫从粪便之中长出新的生命来,埃及人也相信,他们的法老也会从埋在地下的茧中获得新生。

    握草,我吃惊的瞪大了眼睛,木乃伊什么的,我看电影看的多了,万万没想到,那些裹满了白布的尸体,灵感居然是来自于小时候家乡中常见的屎壳郎啊……

    这些古埃及人……口味真特么的重啊……

    我正在感慨,忽然有一种森冷的感觉从后背升起,我霍然转头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