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8章 刺杀

    女人们白天辛劳了一天,很快就在篝火的温暖中进入了梦乡,我默默的躺在不远处,仰首望天。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假如……芬里尔所说的一切,都是真的的话……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,这座荒岛,我以前一直推测的。背后的神秘黑手,或者说说幕后主使者,是所谓的外星人?

    我并不喜欢这个答案,我讨厌人类把一切自己不能解释的东西。都推给外星人!在文明社会的时候,我就讨厌这种不负责任的说法!

    可是除此之外,还有别的解释吗?这座岛上,出现了那么多令人无法想象的生物,诡异离奇的让人咋舌。单凭现在人类的科技,似乎还达不到这一步吧!

    乔为什么离开?苏姗到底到达了哪里,她们可还安好?

    这些事情在我心里不停的萦绕,我想的头都痛了,正要爬起来透透气,忽然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停止了动作,努力把呼吸变得细密均匀,眼睛闭上,只留了一条线。

    视线中,阮梦琳悄悄的爬了起来,走向了一侧的树林。

    她在一棵树的树后蹲了下去,不一会,响起细微的水声。我轻轻吁了一口气,她只是起夜而已。

    阮梦琳很快就从树后闪了出来,轻轻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暗暗叹息一声,因为她并没有回刚才她所躺着的地方,而是朝着我走了过来,她一只手掩在背后,脸上那紧张的表情出卖了她的想法,我已经猜到她想要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阮梦琳很快来到了我的身边,弯腰仔细的看着我,小脸上表情变幻不定,狠狠一咬牙,背后的手伸出来,握着一根尖尖的树枝,朝着我的脖子戳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的速度并不快,树枝还在不停的颤抖,我恰在此刻,翻了一个身,树枝擦着我的脖子,刺在了草地上。

    阮梦琳张大嘴巴,心跳声我似乎都能听到,她瞪着眼睛看着我,发现我还是闭着眼均匀呼吸的时候,她又提起了树枝。

    这次,她的手颤抖的更厉害,树枝画着小圈圈向着我的脖子刺下。

    第二次机会!我心里暗叹一声,刚才我翻身,是给她第一次机会,现在,我不想再动弹了,若是她手中的树枝,接触到我的皮肤,我会毫不犹豫的挥拳杀死她!

    就算……女人们会因此觉得我心狠手辣,也顾不得了!

    树枝距离我的脖子,还有一两厘米的时候,我的拳头已经悄悄攥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阮梦琳却停止了动作,直愣愣的望着前方。

    安琪已经坐起来了,瞪大眼睛,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,好一会才回过神来,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安琪爬起来,飞快的朝着这边奔跑,女人们被惊醒,纷纷睁开了眼睛,阮梦琳吓呆了,还维持着那个要刺杀我的动作,直到安琪奔到她的面前,用力一推她。

    阮梦琳惊呼一声,倒在地上,正好和我的脸一个角度,就看到了我似笑非笑的表情。

    她吓得连连尖叫,连滚带爬的离我远了一些,还没直起身,一杆枪就顶在了她的额头上,琳娜铁青着脸,咔吧一声打开了保险。

    “算了!”我摆摆手,看了陈丹青一眼,然后对琳娜使了个眼色,自己转身走进了密林。

    陈丹青知道,这是我把处理阮梦琳的责任,交给了她,她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,我已经入了密林,身后跟着脸色微红的琳娜。

    这密林里面危机处处,我现在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势不少,可不能再这样拖延下去了。

    本来是想让明日香和李美红帮我疗伤的,不过我已经冷落了琳娜很久了,所以我决定这次和她好好‘交流’一下。

    清晨的清丽阳光中,我横抱着琳娜返回了宿营地,两三个小时的鏖战,她已经累的不能形容了,在我的怀抱中睡的非常香甜。

    这不是我荒yin无度,而是琳娜知道,和我做的越久,我的伤势恢复的就越快,所以一次次用她香软的身体,蛇一样的缠住了我……

    女人们早已经都起来了,看向我们的目光各不相同,有的生气有的哀怨,陈丹青坐在树旁,我忽然发现,她的脖子上,有一道浅浅的伤。

    我一个箭步窜到了陈丹青的面前,盯着她脖子上的伤,闷声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要你管!”陈丹青闷哼一声,转过头不看我。

    我转身,朝着蜷缩在角落的阮梦琳走去,眼睛里面像是冒了火。

    就用脚趾也能猜到,陈丹青脖子上的伤痕,和她脱不了关系!

    看到我脸孔扭曲着走近,阮梦琳像是受惊的小鹿,一下子蹦了起来,手里握着那根树枝,满脸惊恐的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我的身形一闪,瞬间冲过几米的距离,到了她的身前,胸口几乎要顶到她的脸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想杀我!”我森然说道:“来!用你手里的树枝刺我!否则,我杀了你!”

    阮梦琳的浑身不停的颤抖,忽然尖叫一声,举起手里的树枝,向我的脸刺来。

    我一抬手,攥住了她的手腕,微微一用力,阮梦琳惨叫一声,树枝从手中跌落,冷汗不停的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心中的杀意已经无可抑制,陈丹青就是我的逆鳞,她虽然只是受了皮肉伤,可是我的心仿佛也划开了一道口子,我真的决意要杀死她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陈丹青从后面死死的抱住了我的腰,用力向后拉扯着我:“她已经答应我了……不会再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她刚才,依然对我动了手!”我松开了阮梦琳,回头看了看陈丹青。

    “让她自己离开,还是被我杀死,你帮她选!”

    阮梦琳背着一块熊肉,瘦小的身体消失在树林中,我的目光环视大家一周,最后落在秋雅的身上,意有所指的说道:“这是第一次,我不希望,还有第二次!杀人对我来说,已经没有什么心理障碍了!”

    阮梦琳忽然想杀我,肯定是知道了她的族人死在我的手上,我们这些人之中,唯一有嫌疑对她说这些的,就是秋雅了。

    秋雅转过头,不看我,我闷哼一声,做到了篝火旁。

    吃过了早饭,我们继续上路了。

    在密林中走了一段,我忽然发现了一条道路。

    这条路蜿蜒曲折的,但是界限挺明显的,这绝对就是一条人为开辟出来的道路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人在这里开辟的?这条路通向哪里?

    我满心疑问的沿着道路向前走了一会,忽然闻到一股怪味,这味道特别的刺鼻,循着味道,我向前而行,最后终于发现了臭味的来源,并且,我也知道这道路是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臭味的来源是一坨翔,很大很大的一坨,至少七八斤重,能够拉出这种翔来的家伙,体型肯定会更加的牛叉。

    这条路,并不是人踩出来的,而是大象践踏出来的,在东南带的一带,称呼这个道路为象道。

    在热带雨林的时候,我就有点纳闷,为什么从来没有看到过大象,现在我终于看到了大象的踪迹,心里还是蛮高兴的。

    我简单的和大家说明了一下,让她们注意安全,一有不对,就马上往树后面跑,而且树越粗越大最好,

    我们沿着香道,继续向前,在日上中午的时候,我们被围住了。

    十几头庞然大物,睁着眼睛怒视着我们,我不由倒吸了一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这些庞然大物,竟然不是象,而是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