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7章 进化锁

    他指的,应该是我遍体的伤痕,毫不夸张的说,我现在浑身上下。除了这张帅脸,已经没有一块好地方了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目光落在他的右手上,那里握着一个我很熟悉的东西。

    分开的树杈。上面有一根黑乎乎的条索状物,简单说,这个在我们老家,叫做弹弓。

    估计他刚才就是用弹弓。来对付狼群的,至于他最后射向我的那一下,是失手还是故意,我无从判断,心里充满了警惕。

    “你的忍耐力真强!”芬里尔呲牙冲我笑了笑:“我有一个治疗伤势的好办法,你要不要试试?”

    “什么办法?说来听听!”我故作惊喜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我现在身体的情况并不太好,这个人又敌友未明,既然他愿意说话,那我就陪着他拖延一下时间好了。

    芬里尔指了指地上的狼尸,说道:“用你最快的速度,切割下一张狼皮,趁着热乎贴在你的身上,你的伤口会被糊住,避免失血过多而死!”

    “然后狼皮就粘在我身上,我以后参加马戏团的演出都不用化妆了!”我哂笑一声:“真是个了不起的主意!”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不相信,那就由得你了!”芬里尔看着我,忽然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的伤口,会自动愈合?”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我身上一些细微的小伤口,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,被目光敏锐的芬里尔察觉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每个人都有的功能啊!”我低调的说了一句,冲他点点头:“谢谢你刚才的援手,再见!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芬里尔大步朝着我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总给我一种莫测高深善恶莫辨的感觉,所以我并不想和他搅在一起,刚才这已经是相当明显的表达了。

    看到他走向我,我警惕的握紧了长刀,默默积蓄体力,只要他稍有异动,我会毫不犹豫的用居合术把他斩杀。

    芬里尔仿佛感受到了我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意,在我身前四五米的地方停住了脚步,目不转睛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打开了自己的进化锁?”

    “进化锁?”我皱眉问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”芬里尔仔细观察着我,应该是想看出我是不是在说谎,良久,他从怀里掏出了一样东西,扬手向我丢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用刀面引了一下,这东西沿着刀身,咕噜噜的落入我的手中,我惊讶的发现,这居然是一卷绷带。

    “包扎一下吧!我顺便给你讲讲进化锁的事情!”

    我劈手把绷带扔还给了他,虽然这个绷带,在文明的世界,最多卖不过十块钱,但是在这里,这就是无价之宝啊!但是我信不过这人,万一他在绷带里面做点手脚就坏了。而且,我不想欠他的情。

    芬里尔咧嘴笑了:“你很小心啊!但是你可知道,假如我把你打开进化锁的事情,随便对人说说,你就会成为这个密林中,所有部落拼死抢夺的对象!”

    麻蛋,这是威胁我?虽然我并不知道什么叫做进化锁,但是我最不喜欢这种红果果的胁迫了!

    “自说自话,你不觉得自己很可笑吗?”我撇撇嘴巴,不屑的说道:“劳资根本就不明白你在说什么!”

    “你不懂,我可以告诉你啊!”芬里尔兴致很高,从怀里摸出一个木头做成的水壶,仰头灌了两口,碎碎的水珠从他的嘴角滑落,他的声音幽幽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先告诉我,人类的起源你清楚吗?”

    麻蛋,这特么不是废话嘛!

    我闷哼一声:“猴子变的!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!”芬里尔连连摆手:“不要相信书上的东西,那些都是骗人的!”

    “女娲捏出来的?”我已经不想再和他废话了,干脆利落的转身,摆摆手,吐出两个字:“再见!”

    芬里尔的声音在我的背后响起:“很多的教科书告诉我们,人类是由猴子或者说是类人猿进化成的,这其实是一个最大的谎言!为什么那个时候猴子可以进化成|人类,而今天却不可以?”

    因为……我特么哪里知道因为什么,这是进化学家应该思考的问题!我懒得再理他,一瘸一拐的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人类的祖先,曾经出现过一个断层,没有任何有力的证据可以表明,猴子为什么会突然变成了人,人类仿佛突然就出现在了这个星球上,所以事实的真相其实是,人类,其实是外星人流放的囚犯!人类天性中的卑鄙贪婪自私恶毒等等,都证明了人类基因中,属于囚犯的劣根性!”

    我实在忍不住了,头也不回的说道:“说的你自己好像不是人似的!”

    芬里尔并没有理会我的嘲讽,继续振振有词说道:“四大文明古国的古埃及、古巴比伦、古印度、古中国,以及古希腊、古罗马、古波斯、北欧神话、日本神话,全是创世信仰,世界各地都流传非常多关于创世的神话与诗篇,虽然十几种天神不同,创世的大体方法却是不谋而合!这说明,所有的人类本源,都是来自同一种文明!”

    这人这脑洞,不去写小说可惜了,我懒得再理他,由得他在后面胡诌。

    “假如相信进化论的话,为什么人类可以从猴子进化成\人,可是后来的数万年时间里面,却没有丝毫的改变,或许你要说科技进步啊,人类比数万年前要先进了许多,但这只是知识的累积而已,和人类本身的进化毫无关系,人类本身的进化已经逐渐停顿。这是因为,人类被流放的时候,被加上了进化锁!阻止人类再次进化!”

    进化锁?是这个意思吗?那样的话,我喝掉那个所谓的圣泉的水,身体变得与众不同,是否……真的如他所说,算是解开了进化锁?

    麻蛋,这实在有点扯!我的心里惊涛骇浪,脚下却没有停留,一拐一拐的向前走,芬里尔的声音继续如影随形而来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是从原始雨林那边过来的吧!那里有很多的佐证!其实这个地方,很久以前,就是解开了进化锁的人类生存的国度,在远古时期,那些解开了进化锁的人类,无论是腓尼基人,巴比伦人,还是玛雅人,都集体迁移到了这里,他们进化的很快,甚至进化程度,已经超过了我们现代人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脑子轰了一声,我想到了穴狮所在的洞穴,我所看到的那些没有脖子的人类骷髅,记得谁说他们是来自未来的人类,或者,真的是……进化的太快了?

    我停下脚步,望着芬里尔,一字字的说道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他说的话,让我从一点都不相信,到半信半疑,愈发的让我怀疑他的身份,他怎么可能,知道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呢?

    “石板啊!”芬里尔耸耸肩:“我和你一样,都是从文明世界来到这里的,不过我的同伴里面,有一个玛雅文字研究专家,他破译了一块玛雅人留下的石板文字,得知了这一切!”

    “不止我知道,这里面很多部落的人都知道,石板并不止一块,当年这里绝望的人在面临毁灭的时候,留下了各种各样的遗言,已经有不少被人破译了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呃,石板……其实我看到不止一块,只是一块也没破译出来而已……

    “想要离开这个鬼地方,必须要通过神庙,曾经有一个传说,只有打开了进化锁的人,才能打开神庙,你说,是不是会有很多人觊觎你!”

    这是……我忽然变成了唐僧的意思?我迷惑了一小下下,心里立刻恢复了清明。

    我想太多了!不管芬里尔说的是真的也好,假的也好,和我完全没有什么关系好吧!

    首先,那个什么进化锁是真是假都说不好,其次,也不见得我就是打开了进化锁的人,最后,就算是也不能表现出来!

    “好了,你继续编你的故事,我们要说再见了!”

    我回头盯着始终跟在身后的芬里尔,攥紧了砍刀,把我的拒绝表现的淋漓霸气。

    芬里尔耸了耸肩:“好吧,既然你不肯相信,那我就告辞了!”

    说完,芬里尔转身,大步消失在丛林的那一头。

    他如此的干脆,反而轮到我纳闷了,这货明明就是死皮赖脸的跟在我身后,怎么被我十动然拒之后,居然立刻就头也不回的洒脱走了。

    我回到女人的中间,看我脸色异常的难看,她们聚拢过来,叽叽喳喳的问我要不要紧。

    我把陈丹青单独叫出来,对她简单的描述了一下。

    陈丹青当时的表情,实在太可爱了!我定定的看着她,陈丹青告诉我,她之前也听说过类似的话,但是对这个并不太留意了,但是不管怎么说,我们应该尽快向前。

    不管是下落不明的苏姗,还是传说中的神庙,都在前方!

    我们讨论着,渐渐来到了河边。我告诉她们,今晚就在这里露宿了。

    湍急的河水欢快的流淌,我坐在岸边,心急如焚的想念着乔,也不知道她现在到底怎么样了,还能不能再找到她!

    女人们叫我过去吃完饭,我们围着熊熊的篝火,沉默的喝着鱼汤,我完全没有说话的心思,主要是今天芬里尔所说的一切,都似乎太离奇太科幻了!

    我端着饭碗,正在思索,忽然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钻入耳朵。

    借着火把的光芒,我们看到了前面有一大块湿地,足够我们栖息,我决定,今晚的营地就选择在这里,我虽然精力还跟得上,但是我必须好好琢磨一下芬里尔所说的一切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