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0章 又见面了

    雨后的道路,显得格外的泥泞,一脚踩下去,下面的草根旁边。会咯吱咯吱冒着水泡,无孔不入的泥水灌入我们自制的鞋子,脚底板滑溜溜的,让人感觉非常的别扭。

    我们已经离开了越南人的木屋。而阮梦琳则被我打昏了,扛在肩膀上,带着她一起离开了那里。

    越过了一丛树木,我们见到了宽阔的河流。可能是因为昨夜那场大雨的缘故,河水非常的湍急,昨天我们见到了那些鳄鱼,虽然已经刻意朝着上游走了一段,但是我觉得还是提高一些警惕比较好。

    我把阮梦琳交给了陈丹青,让她们原地等我,转身用砍刀砍了两块树皮,绑在脚上,拄着树枝向着大河走去。

    河边不但湿滑,而且泥沙很多,我的脚上若不是套上了树皮,只怕一脚下去就会陷进膝盖。

    刺啦啦一声水响,一条青红色的鱼从河水中一跃而出,随即跌入水面,接着,不停有类似的鱼,从水中跃出,河水中忽然渲染出了一抹红色,这红色很快的散播扩大,河水变成了深红。

    我仔细盯着被搅得浑浊的河水,忽然发现,一只手在红色的河水中若隐若现,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这只手屈伸如鸡爪,似乎想拼命抓住什么,最主要的关键是,颜色是黑色的!

    就好像,乔的肤色!

    我想都没想,纵身跳入了河水,透过红色的河水,我终于看清楚了正被鱼群撕扯的那具尸体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男人,脸上的肌肉已经被这种鱼撕扯下来一大块,不过我依稀能够看出,这个人,很像是那天,追逐黑熊的其中一个黑人。

    他已经死去了,身体在水中浮沉,那些青红色的鱼在他尸体旁边畅快的游来游去,肆意撕扯着他的皮肉。

    随即,那些鱼就注意到了刚刚跳入水中的我,分出几条,朝着我游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立刻转身往回游,毕竟现在我的脚还不太好,再说就算脚是完好的,我也不可能在水里和一群鱼耍牛逼。

    我是活生生的窜出水面的,屁股后面还挂着几条鱼,我在地上打着滚,顺手把鱼摘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些鱼的牙齿居然还特么是倒刺的,撕扯下我几块血淋淋的皮肉,疼得我龇牙咧嘴的。

    陈丹青她们看到,急忙向我跑了过来,我摆手制止了她们,自己一瘸一拐的走到她们中间,说起了那具黑人尸体的事情。

    我毫不掩饰自己对乔的担忧,因为我感觉,乔就是去找那些黑人了,所以才不告而别的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继续朝着上游走吧!”陈丹青也同意一起去找乔。

    这时候,阮梦琳睁开了眼睛,看到眼前这陌生的一切,立刻哭泣着,爬起来就想跑。

    萧宁儿和安琪一左一右的拉住了她,阮梦琳拼命折腾着,直到琳娜举枪对准了她,她紧紧闭上嘴巴,眼泪止不住的流淌,却强忍住了声音。

    我让安琪去给她做思想工作,然后简单的处理了一下身上的伤口,带着女人们继续朝上游走。

    安琪告诉阮梦琳,她的族人已经被‘坏人’杀死了,我们看见了他们的尸体,阮梦琳哭的呼天抢地,我忽然感觉到一丝不安。

    我猛地转头,身后的树林中,枝叶动了一下,随即归于平静。

    假如我的脚没有受伤的话,我会毫不犹豫的去探查一下,可是现在,我走路基本靠拐,已经没那么快的速度及时冲上了。

    “琳娜!”我冲着琳娜招招手,她立刻走近了我。

    “最近你好久没对我说,窝艾泥了!”我揽着她的肩膀,笑眯眯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琳娜的脸一红,望着我的目光带着几分幽怨,似乎在埋怨我这段时间对她的冷落。

    我忽然想到了乔,她和琳娜差不多,都是和我语言不通的,也许,我太过忽略了和她们之间的交流,想到这里,我心生歉意,张开双臂紧紧抱住了琳娜。

    琳娜一愣之后,立刻回应着抱住了我,紧紧的搂住了我的腰,她的个子比东方女人要高一些,额头贴在我的脸蛋上,轻轻的摩挲着。

    “注意后面,随时开枪!”我低沉的两句话,让琳娜浑身一震,不过她很快读懂了我的眼神,并没有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我搂着琳娜温存了一会,放开她继续赶路,同时竖起耳朵,听着后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砰的一枪,划破了树林的静谧,我转过头,琳娜背对着我跪在地上,还维持着跪姿射击的姿势。

    她的枪口对准了一棵树的后面,我做了个手势,示意她掩护我,我单腿迅速的跳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里已经安静无比,并没有发现什么,但是我的目光转向地面,身体微微一震。

    我看到两个浅浅的脚印,就在那棵树的后面。

    这完全可以证明,我的感觉是正确的,有人跟在我们的身后,窥探着我们。

    这个发现让我的心情沉重起来,继续向前行走的时候,我分外留意身后的动静。

    然而再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出现了。

    黄昏的时候,我们找了一块比较平整的地面坐下来。打算做晚餐,我刚刚燃起篝火,忽然听到了草木沙沙的摩擦音。我拎起放在一旁的枪,打手势示意琳娜要注意。

    很快,点点绿色的星芒,在树木枝叶之间游动,我的心立刻深深的沉了下气。

    这些绿色光点,我并不陌生!

    “快,你们围着篝火!”

    我冲着女人们大声喊着,同时举起枪,对准树林中的绿点开了一枪。

    清脆的枪声中,一头又一头的狼,从树丛中窜了出来,如疾风一样冲着我们奔跑过来。

    砰砰的枪声,从我的身旁响起,琳娜趴在地上,枪柄顶住肩膀,冷静的一枪一枪射着。

    琳娜的枪法很厉害,只要枪声一响,必然会有一头狼倒下,但是狼群的数量实在太多了,黑压压的一片如乌云飘过来,我急忙蹲下,加入了射击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的枪口,在昏暗的黄昏中,闪耀着十字形的火光,那些冲着我们跑过来的狼,一头又一头的倒下,抽搐的身体会被后面的同伴巧妙避开,然后那些家伙依然前仆后继的朝着我们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卡吧一声,身侧传来激发空膛的声音,琳娜紧紧咬着嘴唇,冲我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我立刻把手里的枪丢给了她,告诉她马上和其他人会和在一起,朝着河边跑!这把枪的子弹也不多了,所以她不能再开枪打狼,而是要把仅剩的子弹,用在保护其他女人的用途上。

    琳娜端着枪,一步步的退去,我自己拔出刀,歪着膀子站了起来,攥紧刀,死死盯着蜂拥而来的狼群。

    狼群灰黑色的毛发在月色下如缎子一样闪着光,腥臭的体味中人欲呕,我吸了一口气,握刀突入狼群之中。

    刹那之间,不知道多少的爪牙对准我伸出,我旋身出刀,暗色的狼血无声无息的溅满我的衣服,刀锋切入皮肉的快|感,凄惨哀嚎的嘶鸣,让我心里有一种极度兴奋的感觉,这种感觉,就叫做屠杀么?

    我脑子转着,手脚不停,放翻了一头又一头的野狼,可是狼群的数量实在太多,我身上的衣服,很快就被撕的条条缕缕,伤口更是一条接一条的,已经麻木到了不知疼痛的地步。

    我一步步的退却,步步为战,沿途所过之处,狼尸已经留下了厚厚的一层,剩下的狼群,仍然悍不畏死的扑上,就在这个时候,空气中传来尖锐的破空声。

    一头跃起扑向我的野狼,忽然跌落到地上,一只眼睛已经被不知名的东西打爆了,鲜血流淌满了它的脸,看上去无比的可怖。

    破空声持续响起,那些野狼面部经常就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血洞,哀嚎着倒下。

    我精神一振,不再后撤,提刀反|攻,与暗处神秘的援军遥相呼应,狼群终于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它们丢下了大批的狼尸,慌乱逃窜,我单手拄刀,身形摇摇欲坠,目不转睛的望着密林。

    尖锐的破空声响起,我猛地扬起手中的砍刀。

    铛的一声,手中的砍刀上传来剧震,险些脱手而出,我深深吸了一口气,死死盯着密林中的一棵树。

    一个高大的身影,从那棵树后走了出来,哈哈大笑着走向了我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

    我的眉心一凝,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家伙。

    他就是芬里尔,当时和我们不欢而散之后,陈丹青还怀疑他和北欧神话中的那头吞食天地的巨狼有关系,现在看他对这些狼立下杀手,就应该不是了。

    “又见面了!”芬里尔耸耸肩,做了一个美国人标准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我的朋友,你似乎惹到大麻烦了!”芬里尔盯着我满身的伤势,疑惑的问道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