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5章 太阳部落

    十几只扁宽的鳄鱼,从树后爬了出来,飞快的接近了那些被我砍断手脚的越南人,它们的头上。还有鲜嫩的绿色水草,爬过的路上,留下了明显的泥迹。

    看起来,这附近应该是有一条大河。这些鳄鱼就栖息在那里,被这些人鲜血的味道引来的。

    鳄鱼很快就冲到了那些越南人的面前,张开大口露出森然利齿,肆意享受我留给它们的饕餮盛宴。

    惨嚎声此起彼伏。像是来自地狱,我立刻转身,招呼女人们换个方向,跟我一起逃走。

    现在我还是单腿残疾人,对付这些鳄鱼,虽然可以依赖火器,可是我也完全没有必要去救这些越南人。

    我知道鳄鱼的嗅觉,对于血腥的味道非常的敏感,它们吃完了前面那些断手断脚的,搞不好就会来找这些刚刚被我杀死的。

    所以我立刻毫不犹豫的带着女人们撤离。

    鳄鱼背后的方向,肯定就是河流,而且必定规模不小,才会容得下这么多的鳄鱼。以我目前的身体状况,并不适合前往河边,我迅速的做了决定,带着女人们,朝着左面走。

    那是河的上流的方向,一般来说,河流源头的地方,河水会比较湍急,那样的话,并不适合野生动物取水,所以水中的食肉动物,大部分都会在河水的中段或者下游,上游反而是最安全的地方。

    我蹦蹦跳跳的跑了几步,陈丹青和明日香一左一右的架住了我,不顾我的阻拦,死活要我休息,由她们来负担我走路。

    “你这一路太辛苦了!你带我们走了很久,我们也要带你走一段路!”

    陈丹青不容拒绝的架着我的胳膊,她们两个柔软弹性的身躯紧紧唉着我,香味往我鼻子里一个劲的钻,那温柔旖旎的享受,也让我放弃了抗拒,舒服的任凭她们摆布。

    我们迅速撤离了鲜血遍布的现场,朝着左面奔走了一段时间,我真的听到了河水哗哗的声响。

    在河边不远处的几株树上,架着一栋别致的木屋。那样子和我们之前所建造的,还真有几分相似。

    我们停下脚步,伏在树后,仔细的盯着木屋,过了很久,一个大概十三四岁,黑黑瘦瘦的小女孩,从木屋中走了出来,站在门口,踮着脚尖冲远处眺望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小女孩的肤色,我猜想,她会不会是那些越南人的孩子?这栋木屋,就是越南人搭建出来的?

    因为只有他们这种有丰富密林生活经验的人,才能搭建出木屋,毕竟在树上建房子,听起来简单,事实上需要考虑的方面很多,平衡啦,材质啦之类的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我们静静的伏在树后观察着,这个女孩向外望了好一会,幽幽叹了口气,转身又回到了木屋里面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,木屋屋顶的烟囱里,冒出了袅袅的炊烟,鱼汤的鲜美味道,缓缓弥散,充斥了我们的周围。

    “饿……”全南秀刚说了一个字,就被秋雅捂住了嘴巴,就在这个时候,天色黯淡下来。

    抬眼望去,厚厚的乌云遮住了天空,空气变得潮热而厚重,光线越来越暗,我叹了口气,告诉大家去木屋里面避雨吧。

    这时候,陈丹青忽然抓住了我的手,用力攥了一下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,她盯着我的眼睛,一字字的说道:“那只是一个小女孩!”

    我太了解她了,秒懂了她话里的意思,刚才我毫不犹豫的杀死了那些越南人,她并没有说什么,但是现在,她在警告我,这个小女孩,对我们并无威胁,要我千万不要抱着斩草除根的心思。

    我其实本来也没有这个意思,嗯了一声,从她的手中挣脱出来,几步蹦到了树下,抓住树干攀援而上。

    我推门而入,那个女孩正背对着我,用木勺搅拌着一口铁锅里面的水,她听到动静,回过头,眼中的惊喜一下子变成了惊恐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她尖叫了一声,转身站了起来,紧紧握着手里的木勺,对我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串话。

    我摊开双手,露出一个无害的笑容,问她能不能听懂我说话。

    女孩点了点头,用生硬蹩脚的中国话问我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我告诉她,我是中国人,刚刚来到这个丛林,和我的同伴正在树林中寻找食物,看到天色不好,要下雨了,所以就冒昧的闯进来,问她愿不愿意让我们在这里避雨。

    女孩把头摇成了拨浪鼓,说她做不了主,建议我们先在树下避雨,等她的长辈回来之后,征得他们的同意,才可以的。

    我越发的肯定之前的推测,旁敲侧击的问了几句,果然不出我所料,这个女孩名叫阮梦琳,就是越南人,她的父亲和其他人出去打猎了,她熬着鱼汤等他们回来一起吃。

    你永远等不来他们了……我暗暗叹息一声,转身挪到门口,招呼女人们上来。

    她们在密林中生活了这么久,爬上这棵树已经毫无压力。

    阮梦琳看到忽然多了这么多人,脸色变得发白,虽然身体有点发抖,依然握紧木勺,对我们说,请我们出去。

    我没有告诉阮梦琳,她族人已经全部死去了,只是和蔼的和她解释,外面马上就要下雨了,我们实在没有地方避雨,就让我们先暂时在这里避一避,等到她的族人回来的时候,如果不欢迎我们,我们马上离开,绝不让她为难。

    阮梦琳可能已经意识到,她并没有驱逐我们的能力,我的提议,也是唯一的解决办法。

    她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,我招呼大家在地上坐了下来,我们围着篝火,外面响起了雨点噼里啪啦打在墙壁上的声音。

    雨声很快变得密集急促,轰隆隆的雷声,让阮梦琳和全南秀不停的发着抖,秋雅抱起了全南秀,阮曼琳蜷缩在屋子的角落,双手紧紧捂住了耳朵。

    为了让她不那么恐惧,我开始和她聊天,问她来了多久,对这个森林的印象是什么。

    阮梦琳毕竟是个孩子,很快就放开了戒心,和我有说有笑起来。

    她说族人说过,这里面有好多人,组成了各式各样的部落,她挺好奇的,我们的部落叫什么名字。

    我随口说道:“太阳部落!”

    阮梦琳眨眨眼睛,又问我易祥千玺的事情,这个我就拿了闷了,怎么那个小鲜肉的粉丝,都到了国外么?

    我对于那个当红小鲜肉也不太清楚,倒是安琪和她志趣相投了,坐过去和她讨论起那人的星座和爱好,两人简直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意思,越说越是投机,我趁着她们说的热络,招呼众人来到锅边,开始喝起了鱼汤。

    外面风雨如注,里面的木柴劈啪作响,鲜美的鱼汤带着一种难以形容的特殊味道,让我们喝得无比畅快,这时候,阮梦琳才发现,鱼汤快要被我们喝光了,不由站起来,叽哩哇啦的叫嚷起来。

    我让人把最后两碗鱼汤,给了安琪和阮梦琳,一脸诚挚的向阮梦琳致歉,说我们会对他们做出补偿,等到她的族人回来,我们可以谈谈赔偿的事情,一定不会让他们失望的。

    阮梦琳也知道自己并不能改变什么,怒视了我一眼,再也不理我们了。

    风雨消散的时候,天色已经全黑了,我告诉大家,就在这里休息一晚吧。所有的人都心知肚明,那些越南人已经进了鳄鱼的肚子,永远不会回来了,只有阮梦琳不知道这一点,焦急的在屋子里走来走去,搓着双手嘀咕。

    然而她终究还是个孩子,困倦最后打败了她等待的坚持,她躺在地上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陈丹青走到我的身边坐下来,指着阮梦琳,问我打算怎么办。

    我毫不犹豫的告诉陈丹青,我们离开的时候,会带她走,否则一个小女孩,单独生活在这里,等待她的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陈丹青问我,她并不清楚族人已经全部死亡的事情,怎么可能跟着我们走呢!

    我摸着下巴,仔细的想了想,无奈的说道:“实在不行,就霸王硬上弓吧……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