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4章 一不做二不休

    那些树枝,深深的插|入了地面,我暗暗吸了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刚才我的脚,无意中踢到了一根横着绷在草里面的长藤。这些树枝就射了出来。

    很明显,这是人为设置的陷阱,而且这种方式,我们在特种训练的时候。教官也有所提及,在一些比较擅长丛林作战的民族或者国家里面,主要是东南亚那一带,经常会有战士和猎人布置这种陷阱。我记得好像这个陷阱的名字,叫做排箭。

    这种陷阱在密林中防不胜防,幸好我现在的反应和身体素质,已经远远超过了当初,否则真有可能就栽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我上前几步,拔出一根树枝,果然不出我的预料,这树枝插}入地面的那端,是削尖的。

    刷刷刷的声音,从远处密林中传来,我看到一些用树枝圈子套在头上做伪装的男人,在密林的树后移动,指着我指指点点的似乎在商议着什么。

    他们并没有想到,我的视力远远超过了正常人,居然可以离着这么远就看到他们,还在讨论着,我已经弓着身体,快速的冲向了他们。

    这些人看到迅速冲近的我,叽里呱啦的叫了几声,迅速的散开,摆出一个半月形的阵型,向我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距离拉近,我看清楚了这些人的长相,黝黑的皮肤,都是瘦骨嶙峋的,他们的相貌,是典型的东南亚人的相貌,颜值简直是让人崩溃,这实在让我有一种如雪的寂寞啊!

    他们身上,并没有热武器的存在,这让我冲的有点肆无忌惮。眨眼间我已经冲进了人群,一个家伙扬起手里的木棍砸向我,我侧身闪过,下一秒,我手刀斩在了他的脖颈上,这人立刻软软的倒下了。

    我毫不停留的扑向另外一个人,手刀穿过他刚刚举起的树枝,把他打晕过去。

    我的身形在他们之中如鬼魅般的游走,那些人纷纷被打倒在地,剩下的几个见势不妙,怪叫着向密林深处逃窜。

    我之前的打算就是,把他们所有人都打倒,然后捆起来拷问。

    刚才的轻松战斗,也让我的自信心极度膨胀,我毫不犹豫的朝着逃跑的几个人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几个人似乎被我吓坏了,逃跑的时候,居然还聚拢在了一起,并没有四散逃窜,这让我追起来很轻松,我很快就追到了他们的身后,正要暴起抓住最后面一个人的时候,我的脚下忽然一软。

    不好!

    我脑子里立刻冒出不妙的念头,可是已经来不及了,脚下忽然出现了一个陷阱,我前冲的力量被硬生生的别了一下,巨大的力量反作用在自己的身上,我向前一扑,重重的砸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泥土飞扬中,我的嘴里塞满了土和草屑,同时,脚下传来极度尖锐的刺痛。

    是陷阱!

    他们提前埋好的陷阱,把我引到这里,让我自投罗网,陷阱的底部,还布置了东西。

    看到我趴在地上一动不动,这些逃窜的人立刻转头向我跑来,提着木棍蜂拥而上。

    他们很快到了我的面前,木棍劈头盖脸的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本来像是昏过去的我,双手一撑地面,整个身体凌空飞起,顺势抽出了腰间的砍刀。

    刀光映射着日光,划出一道璀璨的银环,鲜血与断肢一起飞扬,这几个人有的断腿有的断手,随着我跌落地面,他们一个个噗通噗通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我单腿金鸡独立的站在地上,手中的砍刀向下不停的滴着血,那些倒在地上翻滚惨嚎的人,有的活生生的疼晕了过去,还有的伏在地上,怨毒的瞪着我。

    我的右脚上面,插着几根树枝,削尖的树枝已经刺透了我的脚面,鲜血不停的流淌着,在我的脚下聚成了一个小小的湖泊。

    我揉了一团衣服在口中,紧紧咬着,把脚上的树枝,一根一根硬生生的拔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种钻心的疼痛让我恶心的想呕吐,我用衣服把脚包了起来,单腿跳到一棵树的旁边,砍下了一根树枝做拐杖,撑着拐杖,来到那些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刚才我急怒攻心之下,下手比较狠,这些人都属于重度残废了,在这树林里面缺医少药的,他们能够存活下去的几率,几乎为零。

    但是我不会动手杀了他们的,就让他们自生自灭吧!

    我拄着树枝,飞快的跑了回去,那些被我打昏的人还没醒,我急忙招呼女人们过来。

    女人们看到我忽然变成了铁拐李,含着眼泪问我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我告诉她们没时间解释了,先把这些人捆起来再说。

    这些人被我用水浇醒,发现被我五花大绑着,开始对我叫嚷起来。

    我探询的望着几个女人,她们都对我摇摇头,表示听不懂他们的语言。

    这又是哪里的鸟人啊!我苦恼的挠挠头,对陈丹青说道:“你用英语跟他们交流一些,看看他们听不听得懂!”

    谁知道陈丹青还没张嘴,一个中年人忽然开口:“中国人?”

    握草,居然听得懂我的话,这就不用费事了,我开口询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人,是我们的邻国越南人,刚才说的是越南语,这是小语系,我们当然听不懂,不过越南人对我们中国的依赖很深,连电都是用的我们中国的,很多的越南人跑到我们这里来打工,他们会说中国话,并不让人奇怪。

    他们是越南的渔民,在海上捕鱼的时候,船被漩涡拖进海中,他们在距离的碰撞中昏迷,醒来就来到了荒岛。

    不过荒岛之中的密林,对于他们这种亚热带国家的人来说,还真不算陌生,他们本身就在类似的环境中生活,所以打猎生存什么的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他们经历了一系列的历险,来到这个密林之中,他们告诉我,这个森林之中,有各种各样的人组成的一个个小团体,类似于部落那样的生存着。

    为了资源和生存,或者只是单纯的人性的丑陋,冲突无时不刻不在爆发。不断有人死去,不断有人加入,能够活得时间长的,都可以算得上是身经百战,并且有一定的绝活了。

    我想到那些被我团灭的西班牙人,他们应该是因为有火器,才能在密林中立足的。至于这些越南人,依靠的应该是他们制造机关陷阱的能力。

    还有我见到的那些黑人,他们的吹箭,也是蛮厉害的……想到黑人,我又想起了乔,想到她临别那晚火热的身体蛇一样的缠住我,无休止的需索,我的心就塞塞的难受。

    这个中年人叫做阮明雄,我解开他的绳子,和他促膝而谈,得知在这些部落之中,流传着一个传说。

    据说在这个密林的边缘,矗立着一座神庙,那座神庙里面,有一种可以离开荒岛的方法。

    但是无数诡异的危险围绕在神庙内外,据说从来没有人能够活着找到那种办法。

    他所说的,和我之前听到过的基本吻合,我初步断定,他并没有骗我。

    我又问他,有没有见过类似的一男一女,我把苏姗和古蔺的形貌描述给了他,他的脸色一下子变了。

    他告诉我,这一男一女的事迹,已经在附近传遍了。

    据说那个男人,厉害的让人无法想象,曾经有一个俄罗斯人组成的部落,里面不泛来自西伯利亚的凶恶犯罪分子,打劫了这一男一女。

    他们把这一男一女带回了营地,几天之后,有人发现这个部落所有的人,都被用一种凶残的手段杀死了,各式各样的死尸,脸上却凝固着相同的表情——恐惧!

    苏姗的智慧,加上古蔺的狠辣,做出这种事情,我并不奇怪,那些俄罗斯人,绝对是踢到铁板了!

    我正打算问阮明雄,苏姗她们朝哪个方向走的他知不知道,忽然前面的树林中,传来了一阵阵的惨嚎。

    我心知肚明,那是被我断肢的那些越南人,已经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阮明雄疑惑的看着我,我叹了口气:“大家连朋友都没得做了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我手中的砍刀,轻快的划过阮明雄的喉咙,鲜血从他的脖子上喷出,他瞪着圆睁的双眼仰天倒下,我跳了起来,拄着树枝,蹦蹦跳跳的在越南人之间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这些越南人全部被我杀死了。

    这不是我心狠手辣,而是我对这些越南人很了解,当年我们国家,曾经帮过他们很大忙,可是没过多久,他们转过头来,就狠狠的咬了我们一口,自卫反击战中,我们死了多少的先烈!

    这是一个丝毫不懂得感恩的民族,假如他们知道,那些同伴全部给我搞残了,只怕分分钟就会翻脸,和我决一死战。

    我倒是不怕的,就是担心我的女人们受伤。所以,我毫不犹豫的解决了他们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一不做了,那就二不休好了,我提着带血的看到,反身进入了树林,打算把里面那些残废一起送上路。

    然而我转入林中,看到里面的情况,我立刻就愣住了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