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2章 残酷之爱

    我的心酸楚的不行,我想起和乔单独相处,教她说话的那段日子。

    乔的脸色越来越灰白黯淡了,嘴唇蠕动了几下。却再也发不出任何的声音,她的眼帘垂下,我五内如焚,凄厉的大吼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“

    我被急火烧昏了脑子。因为终于能够发声而清醒了几分,一个强烈的念头,在我的脑海中疯狂的涌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明日香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我的召唤,明日香飞快的跑过来。我大声让她捡一把匕首过来。

    明日香跪在我的身边,把匕首递给了我,我用匕首向下面一划,划断了腰间充作腰带的藤条,告诉明日香,把我的裤子扒下来,还有,脱掉乔的裤子。

    日本女人骨子里那种对男人的柔顺,让明日香没有半点犹豫,就立刻手忙脚乱的进行了。

    我大声呵斥着她,让她再快一点,其实她已经很努力的在加快速度了,可是我还是觉得太慢,她眼中委屈的泪水噼里啪啦掉落,我却完全没有时间理会了。

    我单手紧紧按住了乔的伤口,咬牙聚集起残余的体力,翻身压上了乔。

    时间紧迫,我也顾不得什么害羞了,就在她们的旁观下,和乔融合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乔已经失去光泽的脸上,忽然抽搐了一下,似乎因为疼痛,因为我刚刚冲破了她的最后一层阻挡。

    随着我的行动,她本来细若游丝的呼吸,渐渐粗重了一些,我把匕首咬在嘴里,那只手按住了她的脉搏。

    开始的时候,乔的脉搏细不可察,随着时间的流逝,终于渐渐清晰了一些,我低沉的叫明日香的名字。

    明日香的回应,距离我有一段距离,我让她马上过来,在我的身边生一堆火,撕一些布条。

    她们忙活着生火的时候,我摸到方才乔压在身下的那把枪,从里面推出一颗子弹,放在了身旁。

    女人们在密林中生活了这么久,对于生火已经熟能生巧,熊熊火焰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升起,我拿过匕首,在火焰上炙烤了几下,在乔的伤口上划了一个小小的十字。

    鲜血一下子喷了出来,淋了我满脸,我单手撑着地,腰部的动作始终没有停止,不停的为乔灌输生命之源。

    乔的脸上,痛苦与欢乐交织着,嘴唇蠕动着,却始终没有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我的手指,也在此刻,触到了乔体内那个冰冷的子弹。

    我用力一扣,子弹被我捏了出来,与此同时,鲜血恍如打开的水龙头,猛地呲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扔掉子弹,用手按住了乔的伤口,另只手取过一旁的那颗子弹,用嘴咬开,同时腰部加快了频率。

    在我疯狂的进攻下,乔的身体开始剧烈颤抖起来,双手微微抬起了一些,似乎想拥抱我,可是最终还是无力的垂下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她猛地睁开眼睛,身体一下子绷直了,张大嘴巴,似乎在无声的呐喊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我把子弹里面的火药倒在她的伤口上,从旁边拿过一支燃烧的木柴,凑了上去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,绚丽的火焰一闪而逝,皮肉被烧焦的味道充斥空气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乔发出一声微弱的呼叫,白眼一翻,晕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那形状完美的碗型高峰上,被烧出一块焦黑坏死的皮肤,但是血总算是止住了。

    我取过匕首,在自己的手腕上横割一刀,鲜血涌出,我张口含住,然后一口一口的喂给了乔。

    她惨白的脸色,渐渐多了一丝血色。

    我冷静的做着这一切,脑子里的眩晕感却越来越重,我不知道自己是何时晕过去的,只觉得迷迷糊糊中,有温暖的衣物,盖在了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当我醒来的时候,天已经完全黑了,几堆篝火在我的身边熊熊燃烧,我睁开眼睛,就看到近在咫尺乔的脸。

    她闭着眼睛,眉头蹙着,似乎很痛苦,轻轻的呼吸吹拂在我的脸上,痒痒的,却让我的心里欢欣起来。

    总算,把她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了!

    这时候我才发现,我和乔的身体,还连接在了一起。转头看去,几个女人围着不远处的篝火,似乎都有意无意的背对着我们。

    我们的身上,盖着厚厚的衣服,所有女人身上的衣服,都盖在了我们的身上,从背后看过去,就看到她们一个个玲珑美好的背影,我感觉自己又有点冲动了。

    一切都是为了疗伤啊!我也没有办法啊!

    随着我的动作,乔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,伸出双臂紧紧拥住了我,她不知道怎么回应我,只能用嘴唇笨拙的在我脸上擦来擦去,那样子像一只可爱的小狗,让我不自禁微笑起来。

    乔是个率真的女人,喜欢就是喜欢,她从不掩饰对和我做那种事的食髓知味,她那畅快的吟唱,在黑暗的夜色中久久的回荡。

    清晨,我发现女人们看我的眼神,都是怪怪的,明日香垂着头走过来,用一块湿布,温柔的擦拭我的脸和身体,趁着别人不注意,小声说道:“好老公真强大!”

    我这才知道她们为什么用那种眼神看我,为了让乔多恢复一些,我的确坚持的时间长了些,这个,不会是让她们觉得我变}态吧……

    女人们已经把所有的尸体,都堆积在了一旁,在恶劣环境不断的磨砺中,这些原本见了血都害怕的女人,现在也成长了不少。

    我走过去,在这些的人尸体上彻底的搜查了一遍,得到一些打火机之类的小零碎,不过里面的气体都不太多了。我看着他身上的草裙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阿方索他们之前一定是在撒谎,他们应该是在这里生活了一段时间了,原本的衣服已经被磨损,所以现在才穿着草裙。

    而且,他们一些人腿上有伤痕,那应该是林间树枝留下的,有的伤口已经非常的陈旧,这说明他们很可能在这里生活了至少几个月了。

    这些只是我的推测,因为没有任何活口,我已经无从得知,他们从何而来,为何停留在这里。但是总算,他们还是留下了一些比较实用的工具。

    匕首,砍刀,战备锹,还有两把枪。

    本来是有三把的,但是有一把已经打完了子弹,也就没啥作用了。

    我要一把枪,给了琳娜一把枪,然后把匕首什么的分给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我一把火烧掉了这些人的尸体,带着女人们来到了河边。

    我找了一块石头投入水中,沉闷的声音证明河比较深,而且我看到水中有鱼,并不能确定,有没有食人鱼之类危险的品种,所以游过河并不太显示,我打算在这块湿地休息一天,顺便做个浮桥。

    就在我用砍刀艰难伐木的时候,我听到了女人们的惊叫来自于河边。

    我急忙飞奔过去,发现河水之中,从上游飘来了一艘船。

    说是船,有点抬举它了,这应该叫独木舟,还是最简陋的那种独木舟,就是一棵粗大的树干,两头削尖,中间掏空,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。

    躺在不远处的乔,发出一连串呼喊,脸上非常的激动,我的心中一动,过去和她比划,她指着船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通,我也听不懂,据我估计,她是不是认识这种造船的方式?

    这个很有可能啊,我决定了,以后每天要多教她一些中文单词。

    这艘船也给了我灵感,我不再做浮桥,而是依样画葫芦的做了一艘独木舟,往返几次,把我们运过了河。

    我们渡河之后,夜幕也就降临了,我砍了一些树枝,搭了两个简易的窝棚,一个是她们所有人居住的,还有一个,是我和乔的。

    乔的伤势还没完全愈合,所以我仍需努力耕耘。她非常喜欢和我之间的游戏,畅快的叫声划破夜的宁静,我享受着她的热情回应,忽然有一种强烈的警兆,似乎危险在渐渐靠近,这让我的身体一下子紧绷起来。

    我离开了乔的身体,她不满的发出叫声,却被我捂住了嘴巴,我掀开窝棚的枝叶,向外看去,在几十米开外,一个庞大的黑影,摇摇摆摆的向我们走来。

    这是一头黑熊,站直了足足有接近三米高,不知道是乔热情的叫声,还是我们晚餐烧烤的鱼肉香气,引来了它,反正它前行的方向,正是我们这里。

    我抓起旁边的枪,想了想又放下了,抓起了一把战备锹。我想尝试一下自己的能力。而且这把枪里面的子弹,已经不多了,能省则省。

    “妈妈,为什么黑人阿姨一直在叫,她是伤口疼吗?”全南秀天真的问题,让女人们中发出几声古怪的声音,陈丹青没好气的说道:“无耻!”

    “都不要出来!”

    我飞快的探头进去,在女人们的惊呼声中,我提着战备锨,向着黑熊跑去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