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1章 杀戮之森

    在荒漠之中,他们死去了几个同伴,在草原中,他们遇到了狼群的袭击。队伍被冲散了,他们两个结伴跑到了这片树林,这里物产丰富,他们两个就留在这里寻找。期望可以遇到其他的伙伴。

    结果就碰到了我们。

    听起来,两人的话似乎没毛病,不过不知道为什么,我心里对这两个人。总有点莫名的警惕。

    仔细想想这份警惕的来源,可能是因为我们来到荒岛之后,见过很多人性的扭曲吧!这两个人虽然并没有露出什么异样,可是我身后那么多千娇百媚的大美女,两人却非常克制的不去看她们,总有点欲盖弥彰的感觉。

    阿方索提议,说前面不远处,有一条河流,我们现在最应该做的,就是去那里洗漱一下,畅饮甘甜的河水。

    这个提议,让女人们的眼睛一下子亮了,我点头同意,不过在临行之前,我找到了一根比较粗的树枝,简单处理了一下,做成了简陋的木剑。

    我把这根木棍插在腰里面,跟着阿方索他们,向着密林深处进发。

    我们向前走了几分钟,身后忽然发出喝呼的声音,我转头一看,乔蹲在一棵树旁边,脸上写满了激动。

    我急忙走回去,用手势问她到底怎么回事,乔指着树干,激动的哇哇叫着,比比划划。

    那棵树的树干上,插着一根手指长的木刺,这木刺很细,只是浅浅的刺入了树皮,在风中微微的摇摆着。

    我伸手,想要拿下这根木刺,仔细观察一下,我的手刚伸出去,就被乔一把攥住,她用力摇头,一翻白眼,做了一个死去的表情,我心中一动。

    难道,这木刺有毒?

    乔撕下一块衣襟,小心的把木刺从树上摘下来,冲我比划起来。

    她的意思好像是……这东西很危险,让我小心?

    我正在和乔交流,前面的阿方索和劳尔也绕了回来,看到乔手上的东西,两人的脸色变了变,劳尔低低的说了一句,虽然不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,但是从表情来看,应该是骂人或者诅咒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陈丹青问他们怎么回事,然后告诉我,两个人说,这是非洲土著所用的吹箭,这些非洲土著非常的卑鄙,经常躲在树林中偷袭别人,把别人当成他们的食物。

    对,他们就是食人族。

    我皱起眉头,怎么又整出非洲土著了?不过看到乔,我也就不再奇怪,也许乔就是来自非洲的某个部落!

    而且我注意到,两个人说了‘经常’,而刚刚他们还说,他们到达这里没有多久,这不是有点前后矛盾吗?

    我反复询问陈丹青,这是她翻译出了错误,还是两个人确实如此说的。

    陈丹青肯定的告诉我,就是这个意思!

    那么……我不露痕迹的看了阿方索他们一眼,心里的警惕性再次提高。

    两个人指着乔,问我们她是怎么回事,我让陈丹青告诉他们,乔是绝对可靠的,和那些非洲土著,并不是一回事。

    两人交换了一个隐蔽的眼神,带着我们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淅沥沥的水声传入耳朵,透过枝叶的间隙,我看到前方出现了一块湿地,湿地的上面,明显可以看到一堆堆篝火遗留物,显然有人曾经在这里野营,而且人的数量还不少。

    篝火遗留物旁边的地上,还散落着一些鱼骨和其他的骨头,我疑惑的看着阿方索他们,让陈丹青问他们,这里怎么会有这些东西,两人耸肩摊手,表示他们也不清楚,有可能是那些可恶的非洲土著留下的。

    我们步出密林,进入了湿地,他们所说的河流,就在湿地的边缘,河的对岸就是另外一块密林,河水倒映着那块密林的树木倒映,绿油油的看不出深浅。

    走在前面的阿方索,引着我们走向河水,忽然把手伸入口中,吹出了尖锐的哨音。

    我心知不妙,立刻招呼所有的女人聚拢,站在我的身后,我闪电般的拔出木剑,剑尖瞬间顶在了阿方索的咽喉之上。

    阿方索没料到我的速度会这么快,他看着我,神态却有点嚣张,与此同时,我听到侧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,十几个穿着草裙的白人,从树丛中钻了出来,我的瞳孔一下子收缩了。

    他们……有枪!

    这十几个人,我至少看到了三把枪,虽然型号不同,但都是射速比较快的冲锋枪。就算我学会了居合术,我也绝对不可能,和三个拿着枪的人对抗,何况,他们还有其他人拿着匕首砍刀战备锹之类的武器。

    而且就算我可以利用速度逃走,其他的女人怎么办?我忽然明白了,阿方索他们之所以一见我们没有动手,只是为了把我们骗到这里,让他们的人一起来对付我们,否则当时他们就动手的话,可能是怕我们会四散逃跑。

    我只有苦笑,告诉她们不要抵抗,垂下木剑,示意自己投降。

    阿方索狠狠的一脚踢在我的肚子上,我捧着肚子,向后踉跄两步,弯腰不停的呻}吟。

    其实他这一脚,并没有给我造成什么伤害,但是我必须要装出孱弱的样子,麻痹他们,伺机而动。

    可是最先被我麻痹的,反而是几个女人,陈丹青尖叫一声,挡在了我的身前,怒视着阿方索,用英语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安琪和萧宁儿一左一右的抱住我,惶急的问我怎么样。

    我断断续续的呻|吟,小声告诉她们我没事,身后传来了明日香和风见的抽泣声。

    这尼玛,要怎么办才好……

    那些人已经围了上来,阿方索凑上来,yin笑着去抱距离最近的陈丹青,劳尔也冲了明日香,那十几个人就好像饿了好几天,忽然见到了食物,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冲上来,各自去寻找女人。

    麻蛋!劳资拼了!

    我就算死,也不可能让女人们受他们的凌辱,刚才打算伺机而动的心思,很快被满腔的怒火驱走。

    我佝偻着的身体,一下子冲了出去,与阿方索擦身而过,木剑准准的穿入了他的咽喉,一蓬血雨喷洒而出,淋了陈丹青满头满脸,在陈丹青的尖叫声中,我冲向了距离我最近的那个拿枪的那人。

    那人反应不慢,立刻止住了前冲的脚步,飞快的举起了枪。

    我前冲的身形骤然矮了下去,木剑挥出,抽在了枪口上,密集的枪声响起,一连串的子弹朝着天空飞去,那人惨嚎着倒下,喉咙上绽开了一个血洞。

    我冲过他身旁的时候,一把搂住了他尚未倒下的身体,用力一扔,扔向了左侧。

    那边的一个人,已经举枪对准了我,同伴迎面而来,他略一犹豫,我已经紧随而至,木剑从这人的背后伸出来,刺入了他张大的嘴巴。

    木剑的尖端直接从他的后脑穿出,他临死之前巨大的咬合力,也让我的木剑拔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我的身形略一停顿,一侧响起了清脆的枪声,子弹擦着我的身体飞过,耳边**辣的像是流了血。

    女人们的尖叫声响起,我回头一看,那个开枪的人已经倒在了地上,身体不停的抽搐着,在他的肩膀上,插着我曾经见过的那根木刺。

    乔倒在了开枪的人身边,半个身体,已经完全被鲜血浸满,她吃力的伸出手,紧紧的抓住那把枪,努力翻滚,把枪护在了自己的身下。

    我知道,一定是乔为了救我,扑上去用木刺杀死了那个男人,却也被他开枪打伤了。

    我目呲欲裂,从那人的口中拔出木剑,疯了一样冲向其他的人。

    那些人也都红了眼睛,挥舞着匕首之类的武器冲向了我。

    我们迅速的交融在了一起,鲜血飞溅,我已经说不出身上到底同时出现了多少伤口,我并不想把时间浪费在闪避上,我的木剑,在空中高速突刺,像是死神狰狞的爪牙,在他们的咽喉之间穿梭,一蓬蓬血雾在拔剑的瞬间弥漫,空气中充满了惨嚎与血腥的味道。

    很快,一切就安静了下来,我已经冲过了他们所有人,只觉得身体一软,急忙用木剑一撑。

    咔吧一声,木剑折断,我单膝跪倒在地上,身后陆续传来噗通噗通的声音,那些人接二连三的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刚才我杀人,几乎把我所有的潜力都透支出来了,我的速度比起闪电也不逊色,骤然间松懈下来,我的身体终于感受到了超负荷的反噬,一阵阵剧烈的恶心,让我垂着头,哇哇的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陈博!”陈丹青扑过来,搂着我关心的问我怎么样了,我一把推开她,转身跌跌撞撞的走向乔。

    乔黑黑的脸上,呈现出一种惨白的颜色,嘴唇已经完全失去了光泽,带着泡沫的紫色血液,从她的嘴角不停的溢出来,我终于看到,她的右胸上面,有一个血洞。

    应该是子弹传入,破坏了肺叶,导致血性气胸,在这里,这无疑就是必死的伤势。

    走到乔的身边,我的体力已经完全耗尽了,我双膝一软,倒在了乔的身边,双手按住了她胸口上面的伤口,张嘴想说什么,却发现自己已经因为体力透支和紧张而失声了。

    乔感觉到了我的到来,眼睛微微睁开了一线,张张嘴巴,细若游丝的吐出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睡觉……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