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9章 芬里尔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我沙哑的声音,让我身上的风见一下子睁开眼睛,羞怯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……”我疑惑的看着她,霍然发现。明日香就伏在我的旁边,身体红果果的,一双莲藕般的玉臂,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好老公……”明日香趴在我的耳边说道:“上次……你那样之后……就变得很厉害……我想。是不是这样……你就可以……恢复……我试了试,可是我满足不了你……于是我就让风见,帮我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明日香说的含糊而隐晦,但是我也可以自动脑补出来了。明日香想到用这种办法来救我,然后她发现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够的,就叫来了风见。

    她的思路无疑是正确的,就是她把我从地狱的门口拉了回来,但是为什么……是风见?

    李美红和琳娜呢?

    “在我们的传说里,chu女可以给人带来好运气!”明日香羞涩的冲我笑了笑,我和她目光相对,都想起了我们两个的第一次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风见开始剧烈的颤抖,浑身哆嗦着伏在我的胸口上,疲惫的一动也不能动了。

    我怜惜的吻了吻她布满汗水的脸,她浑身震颤,若宠受惊的看着我,撑着我的胸口,拼命挣扎着想要爬起来。

    “服侍不周……请……多多关照!”

    风见的轻吟像是蚊子哼哼,却给了我十足的喜感,我努力的伸出手,攥住了她按在我肩膀上的手,轻轻说道:“谢谢你!”

    风见的脸一下子变得雪白,颤抖着说道:“您……是在嫌弃风见吗?”

    我这才想起来,日本人把长幼尊卑看的非常重的,或者我的客气,让风见难以承受?

    风见的谦卑,不禁表现在语气上,更是拖着疲惫的身躯,想要用身体语言来表达。

    看着她蹙着眉头,强忍的表情,我心里怜惜无比,伸出双臂拥住她,翻身把她压在了下面,轻轻吻着她的脸颊。

    风见和明日香齐齐发出惊呼,我这才察觉到,自己的身体完全接受自己的掌控了。

    虽然身上还遍布着伤痕,但至少我的眼睛能够看到了,我的身体也完全可以动弹了。

    虽然我的某个部位,依然还维持着强硬的姿态,但是我看到风见和明日香的疲惫,不愿再继续了。

    当我收拾好以后,女人们陆陆续续的从不远处的草丛钻出来,脸上都是红红的,像安琪萧宁儿她们,都是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我可以理解,本身我们离得就不是太远,我和她们的战斗,另外的人一定听得清清楚楚的,难怪眼神都这个样子呢。

    这尼玛……迷迷糊糊的给人演了一场三|级啊!我老脸微红,干咳两声,招呼大家赶路。

    地上散落着不少的狼尸,但是我也没心思收拾了,现在我们的食物并不匮乏,都是上次弄来的狼肉,这种肉不但怎么都弄不软,而且啃起来,有一种腥膻的气味挥之不去,并不让人有胃口。

    我们握着火把,在夜幕下行走着,从黑夜走到了白天,累了,就打些草铺在地上休息,饿了,就啃上两块狼肉,可是这个草原,却仿佛永远都走不出去一样。

    不管走到哪里,周围永远都是萋萋的长草,我们背后留下的印痕,很快就会湮灭在风吹草低之中,这样的日子,枯燥单调的让人绝望。

    我们的食物,从狼肉变成了兔肉和鼠肉,草原里面,老鼠的数量非常多,经常一个洞挖下去,就能找出十几只活蹦乱跳的老鼠,女人们从抗拒到接受,最后已经麻木了。

    狼群再也没有出现过,我也再没找到过疑似苏姗留下的踪迹,整个草原,仿佛恒古以来未曾有人闯入过,任凭我们在里面不停的,不停的走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月圆之夜,算起来我们已经在草原里面走了半个月左右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还能走出去吗?”萧宁儿搂着我的腰,把头靠在我的后背上,轻声说道:“陈大哥,我们经历了好多的危险,那时候,我总是很害怕,希望日子可以平安一些,可是现在,我们真的什么都遇不到了,我的心里,反而更加的恐慌,这是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……因为,看不到希望吧!”我揉了揉她的长发,说道:“但是我们别无选择,只有不停的走下去!命运就是这样,天堂不一定在前方,但是地狱一定在身后!”

    “哈哈!说得好!”一个陌生的声音,忽然响了起来,我震惊的抬起头,一个身材高大,满脸胡须的男人,就站在前面不远处,身体笔挺的如同标枪,右手还拎着几只滴血的鸟,含笑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好久没听到这么有道理的话了!”

    我轻轻拍了拍萧宁儿的手,让她松开我。

    我站起身,大步走向了这个身材高大,给人一种压迫感的男人,沉声说道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我和你一样!也是找路的人!”这个男人爽朗的笑了:“我叫芬里尔,你呢?”

    “陈博!”我盯着他:“能不能告诉我,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?你一直生活在这里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!”芬里尔笑了笑:“我曾经是一个越洋轮的船长,我来到这里的原因,不应该和你们一样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一样?”我惊讶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们,不也是为了离开才到来吗?像是我们之前一样!”

    我的眼睛一下子瞪圆了,来到荒岛之后,我们算是第一批到来的,后面才有很多人陆续加入,虽然看到过哈克他们的遗书,但是在我们之前的活人,却是一个都没见到的。

    甚至之前我们也讨论过,为什么看不到以前因为龙吸水来到这里的人,现在看到他我有点明白了,也许他们提前就到达了这里,所以才会看不到的。

    我和芬里尔聊了起来,在他的话中,我反而更加的惊讶了。

    并不是如我所想象的那样,芬里尔和我们一样,流落在了荒岛,穿过原始丛林进入古堡,才到达了这里,他的船舶失事之后,就和他手下的船员流落在了这里,大概几个月的时间,他的船员次第死去,剩下他一个人,在这草原之中游荡。他甚至从未听说过,我所说的热带雨林。

    不过,他并不孤独,他告诉我,这草原里面,有很多的人在寻找出路,但是很可惜,这些人并不懂得团结的道理,经常的自相残杀,于是他只能一个人,在这里面艰难的生存。

    他的话,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,我们在草原里面,已经跋涉了半个月,连个鬼影都没看见,哪里来的好多人啊!

    “因为你们始终在最外围啊!”芬里尔爽朗的笑了:“他们都在神庙附近!”

    “神庙?”我愕然看着他。

    芬里尔告诉我,草原的尽头,就在不远处,与草原毗邻的,是一片茂密的森林,那里物产要丰富的多,大部分的人,都住在那里面。

    穿过那片森林,就会见到一个残破的神庙,据说,离开这里的办法,就要从神庙中寻找,但是很可惜,很多人都去了,第二天,他们的尸体就会出现在神庙的外面。

    我的眼睛亮了起来,那样的话,苏姗他们应该也会去神庙的吧!

    “欧巴!”全南秀忽然跑了过来,牵起我的手:“秀秀想……撒尿……”

    我愕然看着全南秀,她虽然只是一个小女孩,但是受到的教育挺文明的,从来没有对我说过这种话啊!

    “秀秀害怕!”全南秀拉扯着我:“欧巴陪我一起去!”

    我明白过来,全南秀肯定有什么话要对我说,我点了点头,对芬里尔解释了一下,拉着全南秀走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全南秀搂着我的脖子,趴在我的耳边轻轻说道:“欧巴,这个人不是个好人!”

    “秀秀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全南秀小脸一红:“是妈妈告诉我的!”

    我转头,在人群中找到了秋雅的身影,她坐在角落,与其他的女人离得远远的,目光闪烁着,和我对视之后,她轻轻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妈妈还说什么?”

    全南秀咬着手指,萌萌的说道:“妈妈说,这个人身上带着邪气,让我们少理他!”

    我认真打量着秋雅,她依然是那种冷淡的表情,我不知道要不要相信她。

    毕竟我始终对她抱着怀疑之心的。

    秋雅迎向我审视的目光,嘴角牵扯出一个冷笑,转头不再理我了。

    “芬里尔船长,那你在这里生活多久了?”陈丹青这时候已经站在芬里尔的面前,开口询问着。

    芬里尔呵呵笑了:“三四年吧!或者两三年,我已经记不太清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能不能告诉我!”陈丹青指了指芬里尔手里的鸟:“这个,你是怎么猎杀的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提得好!我冲着陈丹青暗暗竖起大拇指,我自己都没想到过这一层,他是用什么办法捕捉到飞鸟的?是捡的?还是这货身轻如燕,跺跺脚就施展轻功的那种。

    芬里尔似乎看出了陈丹青的心思,嘿嘿笑了两声,耸肩摊手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个人的秘密,不会告诉你们的,我们似乎还没熟悉到那种程度!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!”我也终于下了决心,这个人,不能为伍!

    “既然大家都有彼此的秘密,那我们就在这里分手吧!”

    芬里尔似乎没想到我会如此干脆的下了逐客令,他的脸上阴晴不定的变化了几下,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以为我需要依赖你们,我只是想单纯的和你们交流一些东西而已!”

    “嗯,现在交流完了!”我点了点头:“那么,就再见吧!”

    芬里尔目光深邃的看着我,我和他对视了一会,他咧嘴,露出一个白生生的牙齿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么,祝你们好运了!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