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8章 战狼

    嗷!

    一声凄厉的嚎叫,从白色巨狼的口中发了出来,那巨大的声音,就好像有人在耳边用超高分贝的喇叭在大叫。我的耳膜轰然剧震,脑子里面像是钻进了一把刀子,在里面狠狠的切割。

    我无法形容那一刻的难受,胸口里面烦闷的翻江倒海。鼻子耳朵一起渗出了鲜血,我哪里还有力气攻击巨狼,立刻丢掉了床腿,抱住脑袋。在地上翻滚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,那些狼也冲到了,一头头的凌空扑下,瞬间淹没了我。

    它们的爪牙刺入了我的身体,尖锐的疼痛,让我混乱的意识一下子清醒过来,我闷哼一声,拼命翻滚,在狼与狼的爪牙间隙中挣扎,慌乱中,我拽住了一头狼的前爪,猛地一抡,周围的几头狼惨嚎着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借力而起,看到地面上已经遍布了斑驳的血迹,若不是我的身体强度最近大幅度的增强,刚才那一会,就已经被它们拉进了地狱!

    我挥舞手里的狼,左冲右突,所过之处,狼群被我打得东倒西歪,然而我的大部分注意力,始终在白色巨狼的身上。

    它看到我如此的猖狂,张开嘴巴,看那意思又要嚎叫。

    我吃过苦头,立刻毫不犹豫的将手中的狼砸向了它,同时双手掩住耳朵,转头就跑。

    凄厉的嚎叫,从我的背后响起,即便是有手掌的遮挡,我依然感觉一股无形的力量,瞬间击中了我,我的脚步一个踉跄,鼻子里面的鲜血一下子飚了出来。

    几头狼过来拦截,被我先后踢开,我不敢停留,大步向回跑去。

    后面追赶的狼群,跟不上我的速度,被我很快甩开,当我回到女人们中间的时候,我遍身的抓痕齿痕,宛如一个血人,惨不忍睹的样子让几个女人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陈丹青毫不犹豫的脱下了自己的衣服,要为我包扎,被我一把抢过了衣服,顾不得欣赏她胸前无限美好的风光,我从衣服上撕了两条布,塞进了耳朵,然后用衣服把自己的双耳包扎起来。

    我感觉自己现在的造型,应该挺阿三的,不过没时间考虑我帅不帅的问题了,那些狼,已经渐渐逼近了。

    我大喊一声,让她们往回跑,自己攥紧双拳,赤手空拳的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两头狼最先冲到,凌空扑击向我,我的身形微微一蹲,让它们从我的头顶掠过,急电般的伸出双手,斩在它们的咽喉上。

    两只狼惨嚎一声,落地后不停的翻滚,这时候其他的狼也次第冲到了我。

    它们此起彼伏的向我扑击,我死死盯着队伍最后面的那头白色巨狼,双掌翻飞,先后砍在了扑过来的狼的身体上。

    虽然手中无剑,可是居合术并不止是一种单纯的剑术,而是一种技击的方式或者说是理念。

    如何快而狠的击倒对方!

    一头又一头的狼在我的手刀下跌落,白色巨狼停住了身形,身上长长的白毛迎风舞动,身体瘪了一下,然后迅速的又涨了回来。

    它长大了嘴巴,长嚎声尚未吐出口中,我已经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我抓起一头被我打倒的狼,用力压在了我的头上,它身上粗硬的长毛刺的我又痒又疼,与此同时,白色巨狼的嚎叫,凄厉的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头上的那头狼,身体剧烈的抽搐起来,狼血和屎尿一起涌出,淋在我的身上,那股难以形容的恶臭,让我差点没背过气去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,那种被利刃入脑一样的感觉,并没有出现,我翻身而起,举起手中软软的狼尸,用力掷向白色巨狼。

    我同时双脚狠狠一蹬地,俯身向着它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白色巨狼忽然凌空跃起,巨大的身体遮蔽住了月光,那头狼尸从它的身下掠过,它巨大的爪子,向着我的脑袋狠狠抓去。

    我前冲的身体,猛地顿住,单手一撑地,翻了一个跟头,双脚齐出,狠狠的踹在了它的小腹上。

    白色巨狼惨嚎一声,庞大的身躯向后跌翻,我的跟头正好在此刻翻完,双脚踏在地面上,一借力,再次跃起,追上了向后飞退的巨狼。

    它长大了嘴巴,又要嚎叫,我肯定不能让它再放大招了,我的拳头,自下而上重重的顶在它的下巴上,它的嚎叫立刻被堵回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,它那毛茸茸的大尾巴,却出其不意的扫了过来,正抽在我的脸上。

    我的脸上传来密集尖锐的刺痛,眼睛立刻看不见了,我慌乱的伸手,正好揪住了它的尾巴,用力一抡。

    白色巨狼重重的砸在地上,断草与土屑砸在我的脸上,和它尾巴制造出来的伤口一混合,疼的钻心。

    但是我已经无暇顾及这些了,现在我已经瞎了,要是再整不死它,我和我的女人们,就会死在它们手里。

    我疯了一样的抡起它的身躯,左右乱砸,地面上泥土翻飞,周围不知道有多少的狼扑了上来。

    身上瞬间多了不少的抓伤和咬伤,我像是铅球运动员一样,拽着白色巨狼的尾巴,疯狂的转着圈子,那些扑上来的狼,被白色巨狼的身体砸的到处乱飞,虽然看不见,可是那扑通扑通的声音,却从未断绝。

    手上忽然一轻,狼尾还攥在手里,可是巨狼的身体却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我心里顿时慌了,攥紧狼尾,茫然无措的摆出攻击的架势,身上却再没感受到被攻击。

    我眼睛还是看不见,我顾不得顾忌白狼的嚎叫了,慌乱的扯开头上缠着的衣服,就听到急促的脚步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陈博!”

    陈丹青死死抱着我,哭的泣不成声,随后,安琪她们的声音也加入了,还有明日香的好老公的呼唤,让我的心忽然松懈了下来。

    刚才那股决死的意志从我的身体消退,我的身体一软,缓缓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狼呢……”

    我这话一出口,才发现自己的声音难听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跑了……都被你打跑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麻蛋……有种决战……到天亮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声音越来越微弱,只觉得天空中的星星,全都塞进了我的脑子里,乱转不休。

    我无比的疲惫,呻+吟了两声,脑子里的意识渐渐模糊了。

    好热啊!

    我迷迷糊糊的,感觉无比的燥热,这些女人把火生的太旺了吧……

    “火……火小一点……”

    “陈博,你在发烧,不要说话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声音如此的缥缈,仿佛距离我十万八千里,我甚至分辨不出是谁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水……喝水……”

    清凉的液体沿着我干涸的喉咙涌入,我的胸口忽然一阵气血翻腾,我哇的一声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吐,就吐得昏天黑地,我感觉我连肠子都吐出来了,始终有温柔的手在拍打我的后背,还有人在帮我不停的擦拭。

    可是这对于我目前的状况,并无卵用,我感觉身体里面的那把火,烧的越来越旺盛了,我努力的睁开眼睛,可是眼前却一片漆黑,身上的每一个部位都在火烧火燎的疼痛,我仿佛看到,永夜一样的黑暗之中,远远的敞开了一扇燃烧着烈焰的门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要小心……”我断断续续的说着,嘴角溢出很多黏糊糊的东西,血腥味很冲,我已经快要去地狱了,也不知道她们还能活多久……

    希望,我可以在雅望天堂的时候,见到她们吧……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此起彼伏的哭声,似乎距离我越来越遥远了,意识渐渐模糊。我忽然感觉,有人伏在了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我在黑暗中,孤独的走,我回头想看看她们,可是我那变}态的视力,此刻却完全没有了。

    一片漆黑中,温暖的水流包绕了我,仿佛来自天堂的圣水,洗涤着我的灵魂,以及,遍体的鳞伤。

    身上那些刺骨的疼痛,在水流的环绕下,渐渐的离我而去,我感觉一股活泼泼的力量,在我的体内新生,迅速的弥漫了我的身体。

    随后,一股难以言喻的愉悦,让我情不自禁的哼了一声,我感觉自己身体最敏感的那个地方,被水流重点照顾着,一种令人血脉喷张的快乐感觉,与新生的力量遥相呼应,彼此壮大,给我一种脱胎换骨般的喜悦。

    忽然……下起了雨,雨水竟然还是热的,滴落在我的脸上,我舔了舔,怎么还是咸的?

    我疑惑的睁开双眼,就见到了璀璨的星空,星空之下,我的脸上,有一张我怎么都不会想到的脸,正蹙着眉头,闭着眼睛,似是享受似是痛苦的轻轻哼着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