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7章 月食与狼

    那声尖叫,是萧宁儿发出来的,我忽然发现,在我们的前方不远处。有了点点绿油油的亮点。

    黑暗之中,无数像狗一样的生物,踏着长草,静默的接近我们。轻盈的脚步无声无息。

    是……狼!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早就应该想到了,要说草原里面,什么动物的威胁最大。那一定非狼莫属了。

    我始终对狼这种动物,保持着极度的戒心。虽然比狼凶猛的动物比比皆是,可能是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,不要再哭了,再哭老狼就把你叼走了……还有小红帽三只小猪等等,几乎所有的童话故事中,狼都是最后的终极boss。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,狼代表着神秘,野性,秩序,还有奸诈凶猛等等等等的,从古到今,关于人和狼的故事,无论中外,几乎是最多的了。

    我大喊,让所有的女人,都聚拢到火堆旁边,每个人拿起一根燃烧的木柴。我自己拔出床腿,迎着狼群大步而上。

    狼群应该是本来想偷袭的,可是没想到我们提前一步发现了它们,狼群之中,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嚎叫,它们蜂拥而上,向着我的方向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脚下加速,飞快的迎上,眨眼间已经欺近了距离我最近的一头狼,近到了我可以看清楚它鼻子上的白斑以及口角流出的口水。

    它张开嘴巴,白森森的牙齿向我的大腿咬去,我手里的床腿,先一步敲上了它的脑袋。

    瞬间爆发出的巨大力道,让它的脑袋一下子变了形,红的白的液体飞溅到了我的身上,散发着难闻的腥气。

    我与它颓然倒下的身体擦身而过,床腿再次敲中了后面一头狼的脑袋,这头狼惨嚎一声,整个向后飞了起来,撞倒了后面的一头狼,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。

    我如影随形而至,眼中无喜无悲,皎洁的月光下,仿佛有大师范淡淡的身影在飞快挥动着木剑,当时他传授给我的剑道奥义,一一从脑海中掠过。

    我在狼群中纵|横睥睨,一头又一头的狼在惨嚎中倒下,对于居合术的理解,就在这样的实战之中,渐渐渗入了骨髓之中。

    当周围一切都安静下来之后,我擦拭了一下床腿上面的鲜血,低头默默的沉思。

    居合术果然无比犀利,而且越是使用,就越觉得自己的不足,我在思考着刚才发力的缺点,哪里需要改进……

    我想的入神,女人们却以为我受了伤,蜂拥了上来,对我问长问短的。

    我告诉她们我没事,然后招呼乔一起,帮我收拾狼群。

    开膛破肚,分解肉块,剥下狼皮等等,这些女人之中,也就只有乔可以做这种残忍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陈博!”

    古怪的声音,发自于乔的口中,我愕然看了她一眼,她很满意自己给我的惊吓,裂开嘴巴笑了。

    乔这种孩子一样的无邪感染了我,我伸出手,拍了她的丰|臀一下,她浑身一震,嘴里吐出四个字:“苏姗,爱你!”

    我正在剥皮的手哆嗦了一下,那头狼从我的手中掉落,我愕然看着她,干涩的问道:“你说……什么?”

    我很快就醒悟过来,乔不可能听得懂我的话的,我自嘲一笑,乔再次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苏姗,爱你,你要,等我!”

    我一把抓住乔的手,问她这话谁教给她的,乔茫然的看着我,我心里一酸,大致已经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我离开她们,返回去救李美红,她们几个女人在古堡之中等我的时间段,苏姗明显是被孤立的,可能那个时候,她就打定了主意,要代替我前往破咒。

    她没有人可以托付,只有乔还算中立,所以她不知道费了多少的心血,教会了乔这些话,对我吐露她的心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很多的地方……领主,会指引下一个地方!”乔看我情绪激动,费力的思索着,结结巴巴的说道:“你,找领主……小心!”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些话也是苏姗告诉她的,她的意思……应该是,我们要经过很多的地方,才能前往破咒,要想到达下一个地方,必须要经过领主。

    我们结束了热带雨林的历险,是古堡中的领主,把我们带到这个地方,那么,这个地方的领主……在哪里?苏姗他们,已经见到了吗?

    “她还说了什么?”我着急的问道。

    乔剥完了手里的那头狼,干脆的吐出两个字:“睡觉!”

    好吧……我知道再问她什么,也是对牛弹琴,看着她把刚剥下来的狼皮,反着铺在了草上面,躺下就睡,我也是蛮佩服她的。

    那狼皮不但带着血腥味,还很脏,也不知道她怎么就这么心大的。

    乔很快打起了微微的鼾声,我回头一看,全南秀靠在秋雅的怀里,在火堆旁已经睡着了,剩下的女人们,也都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休息了。

    她们也实在是太累了。

    只是,睡不着的我,寂寞真是如雪啊!

    我四仰八叉的倒在草丛上,仰头望着明月,眼前不由自主的浮现出苏姗的音容笑貌,这并不是说别的女人对我就不重要,可是人都是这么贱的,越是不在身边的,就越是想念。

    看着看着,我忽然感觉,月亮似乎小了一点。

    我以为自己眼花了,揉了揉眼睛,凝目看过去,特么的,果然啊,月亮正在一点一点的变小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

    在我们家乡里面,这个叫做天狗吃月亮,用科学语言来解释,这个叫做月食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啊这是?好端端的……

    我记得家乡传说里面,月食算是不祥之兆了,发生这个的时候,总会伴随一些不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看着月亮渐渐消失,天与地渐渐陷入黑暗之中,我急忙往篝火里面添加了一些柴草,让橘黄色的火光,驱走夜之寒冷。

    火焰变大,熊熊火光中,月亮一点一点的恢复原状,当它重新成为一个球体的时候,我忽然听到了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长嚎。

    这嚎叫声,仿佛就在耳边响起一样,震得我耳膜都在嗡嗡作响,所有熟睡的人,都被这震耳欲聋的声音吵醒了,一激灵爬了起来,问我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我还没来得及说话,长嚎声此起彼落的响了起来,仿佛在应和着先前那声音最大的嚎叫。

    我的脸色立刻变了,飞快的站起来,让她们收拾东西,跟我走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声巨大的嚎叫,我听不出来,可是随后响起的,我却完全能够分辨出来,那就是狼嚎,很多的狼一起嚎叫!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但是我很清楚,狼这种生物,报复性不是一般的强。刚才我杀死了那么多的狼,剩下的狼落荒而逃,要是它们就这么当我是空气,那它们就不叫狼了,应该叫鹌鹑了。

    刚才月亮的异变,不知道和狼有什么关系没有,但是总给我一种不祥的预感,我告诉众人,每个拿着一个火把跟我走,我们马上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这里毕竟是刚才我杀狼的现场,留在这里遇到什么意外也说不定,所以我只有带着她们马上转移。

    我们在黑夜之中,飞快的行走在草间,乔忽然浑身一震,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臂。

    我转头一看,立刻愣住了,一头白色的巨狼,很快就充斥了我的视野。

    这只狼足足四五米长,往狼群里面一站,竟然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些狼众星捧月一样的围在白狼的旁边,齐声嘶鸣,那整齐的声音,让我想起古时候县太爷升堂。

    我强忍着笑意,告诉大家,千万千万不要离开火光照耀的范围!

    然后,我拎着床腿,再次长冲上去。

    这只白狼,与我距离大概一公里左右,我眨眼间就冲到了它的面前,居合术发挥到了极限,扬起床腿,想着他的咽喉斩去。

    那些狼自然不肯看到这头巨狼被我的攻击打败了,纷纷叫着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它们还没到我的身边,白色巨狼忽然张开嘴巴,对准了我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