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6章 逆时针

    我终于攀了上去,弯下腰,忍住心里的渴望,小口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甘甜的泉水顺着我干裂的嘴唇。很快蔓延到我的全身,我感觉精力一下子就弥漫了。由于水流量并不大,我也不敢多喝,抱过全南秀在一旁。小心的鞠了一点水在她的口中。

    全南秀咂咂嘴,小脸绽开笑容,等她喝饱了,我掏出安全套。小心的把水都装了进去,抱着她往回跑。

    回到了女人们居住的洞穴,清水让她们重新站了起来,虽然脚步仍然是摇摇摆摆,但是比起之前已经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又用了一夜加一个清晨的时间,我们总算到达了山脚下,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,攀上山顶,回首望去,漠漠黄沙如海,现在回忆起在其中短暂的经历,我依然后怕不已。

    但总算还不错,我们并无伤亡的来到了这荒山之中,虽然环境依然恶劣无比,可是比起荒漠,已经好的太多了。

    我攀上相邻较高的山峰,翘首眺望,希望可以见到苏姗的踪迹,我宁愿相信,那堆篝火的痕迹,就是他们留下来的。

    但是一眼望去,莽莽的山脉连接在了一起,视线并不能望出太远,也寻不到任何的人踪。

    我们在山顶休息了一下,灌了两个TT的泉水,再次出发了。

    草根和山间的甲虫是我唯一能找到的食物,这些女人一开始是拒绝的,但是和生存比起来,显然没有她们选择的份,当我们攀上最后一座山峰的峰顶的时候,一幕无比壮丽辽阔的草原,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。

    风吹过,长草随风轻摆,隐约可以看到,有小动物在草间穿行的身影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这总算要比沙漠,和荒山,要强的太多了,至少,能够吃到肉了!

    我饥肠辘辘的咽了口唾沫,琳娜忽然来到我的身边,对我叽里咕噜的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陈丹青翻译了一下,说琳娜有一种感觉,似乎,从荒漠到荒山,再到草原,假如草原的尽头,是茂密森林的话,那么她的猜想,就有可能是正确的了。

    琳娜是学生物的,她说生物界一直有一个共识,几十万年前,人类的始祖走出原始密林,在河流两岸生活,渐渐的孕育出了草原,随着文明的进步,人类对资源无休止的耗费,草原会变成荒山和荒漠,这就是我们一路行来的所见。

    这有点像是……她们课堂上为了做实验,模拟出来的生态圈,我们沿途经过的,也就是逆时针的生态圈。

    我感觉她说的虽然脑洞有点大,但不是没有道理,这个荒岛之上,肯定有一种或者几种神秘而强大的力量在主导,所以才有龙吸水不断的补充人进来,它们想做什么我不清楚,但是综合前面发生的事情,似乎真的让我有一种感觉。

    我们是游戏中的人物,它们是设计者,让我们在它们制造的游戏构架中,上单打野的乱窜,可是无论我们怎样挣扎,也终究是在游戏的构架里面折腾,游戏中的人物,始终要按照它们制定的规则去挣扎,去求生。

    它们是GM或者NPC,我们只是苦逼的玩家!

    所以,才会有破咒者和引导者吧!给我们一些渺茫的希望,让我们永不放弃……这样的话,这些网吧蛋才会玩的更特么爽吧!

    我越想越是郁闷,陈丹青问我在想什么,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她,她摸了摸我的头:“傻孩子,你以为在那个文明的社会,难道就不是如此吗?最底层的人,大都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的,除了……你够强大够出色!”

    我浑身一震,看着她意有所指的眼神,心里一阵恍惚。

    是的,我当初甚至沦落到想要去乞讨的地步,就是因为不肯向那些高高在上的人妥协啊!

    这里是弱肉强食,难道那个世界不是吗?高高在上者掌控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财富,剩下的,才是升斗小民拼了命争取的。

    哪里都有食物链,哪里都是适者生存!

    这种感觉,一直到我捉到了两只野兔,放在火上烧烤的时候,还是蛮强烈的。

    没有水清洗,没有盐调味,简单的放了放血,野兔就架在火上烧烤,那味道自然好不到哪里去。可是她们却吃得津津有味,毕竟,比起生吃蝎子,这些已经算得上珍馐美味了。

    吃完之后,我们踏着及腰的长草,继续向前,全南秀趴在我的背上,紧紧搂着我的脖子,她的烧已经退了,精神好了很多,在我耳边轻轻的告诉我,她已经喜欢上欧巴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孩子,还真是早熟啊!不过眼光还是蛮厉害的!

    我正在感慨,忽然看到一样东西,我的心立刻剧烈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草垫子,用长草编织而成的,我百分百断定,这是出自于人类之手,或者是……

    苏姗她们曾经在这里栖息过?

    我一下子兴奋起来,催促大家赶紧收拾一下,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然而沿途的踪迹,若隐若现,我跟了一段,很快就断掉了。

    此刻,正是夕阳西下,一轮昏黄的落日,缓缓向着地平线沉下,脉脉余晖将整个草原映照的如同着了火一样,天与地显得无比辽阔,我凝望着远方,心里焦虑无比,然后背后有一双温暖的手臂,轻轻的拥住了我。

    我转头一看,就看到李美红那温暖的眼眸。

    “想她了?”李美红轻声问我。

    包括陈丹青她们,现在对苏姗都有很大的意见,只有李美红,因为并没有和她们在古堡中相处,所以对于苏姗,始终没有恶感。

    我没有隐瞒,用力点了点头,脑海中泛起和苏姗相处的点点滴滴。

    从一开始时候的不信任,到后来的不能割舍,从苏姗对我的曲意奉承,到最后我对她的依赖,我恍然发现,她的音容笑貌,已经渗透了我来到荒岛后的所有记忆。

    李美红的手,探入了我的衣襟,轻轻摩挲着我的胸肌,她从后面,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,轻轻的说道:“如果你烦闷的话,我愿意用我的一切,让你快乐起来!”

    我侧头轻轻的吻了她的脸颊,嘴唇始终留在她的脸上,感激的说道:“谢谢你!”

    我明白她的意思,但是我现在真的没心情。

    “苏姗很聪明!非常的聪明!”李美红柔柔的对我说道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的确,苏姗比我们任何人都聪明,她能够提前看出很多的事情,而我们则是过后才知的。

    李美红定定的看着我,我呆了一会,才明白她意有所指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,那天晚上,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吗?”李美红咬着嘴唇,脸上现出几分痛苦。

    开始的时候,我完全不懂她在说什么,但是很快,我就醒过味来了。

    我们刚上荒岛的时候,只有陈丹青和萧宁儿,安琪她们三个人,站在了我这一边,其他人则选择跟随古蔺。

    李美红和苏姗,当时都是古蔺身后的人!

    那天晚上,得知自己有可能永远回不去的古蔺,不但吃掉了一个重伤垂死的同伴,而且还纵容所有的男人,肆意凌辱队伍中的女性,李美红所指的,就是那个晚上吧!

    李美红深深吸了一口气,俏脸扭曲了几下,咬着嘴唇说道:“那天晚上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她的诉说,我的眼前恍惚出现了一副画面,血淋淋的大腿和手臂,在火上烘烤,油脂从上面滴落,落入了篝火之中……

    “宁为瓦全,不要玉碎,只要活着,就有希望……”

    苏姗对着周围的几个女人轻轻说了一句,那几个女人茫然望着她,并不明白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随后,古蔺带着几个男人,拿着滴血的烤肉,强迫她们来吃,她们才明白,苏姗以前已经预见到了这一步。

    当一个人因为环境所迫做坏事的时候,他希望周围所有的人和自己一样的坏,那样的话,就没人嗤笑他曾经的善良和守序。

    她们大部分都被强迫,嘴里塞进了人肉,不从的就会遭到毒打,只有苏姗,她不知道对面前的男人说了什么,那个男人像是吃了药一样,一把把她横抱起来,冲进了草丛。

    李美红被人在嘴里强迫塞进了肉,也没逃脱被蹂躏的命运,当时她记得非常清楚,自己承受身上那个男人野蛮冲撞的时候,苏姗从草丛中站了起来,她整理了一下身上还算完好的衣服,脸上露出一丝转瞬即逝的冷笑……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这些,就是想让你知道,苏姗很聪明,比任何人都聪明,她会很好的保护自己的!”

    李美红说道这里,俏脸开始抽搐,似乎是当时噩梦一样的回忆,就好像永远也长不好的伤疤,只要一提起来,就揭开了那层永远不能愈合的伤口。

    我用力拥紧了她,我知道,她这是为了让我放心,才会说出这段永远也不会提及的过往……

    “一切……都过去了!”我轻轻吻着李美红的脸颊,想让她逃离那段噩梦一样的记忆,她在我的怀里低低抽泣,直到,一声尖叫,惊醒了我们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