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5章 清泉

    我记得以前在动物世界里面看过,沙漠里面,是有大型动物的,比如野骆驼和鸵鸟。要是能找到随便一头,吃喝的问题就能解决了。

    可惜我的运气实在太差,在外面转了一圈,别说野骆驼。就连蝎子都没见一只。

    我只能带着女人们,向前继续走了一小段路。鉴于她们现在的身体实在太衰弱,我不敢走太远,很快就让她们原地休息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琳娜把我叫了过去。通过陈丹青的翻译,她告诉我,她知道一种在沙漠中取水的办法。

    原来,沙漠中并不是没有水分的,只不过沙漠中的日头太毒,把水分都蒸腾了,但是夜里太阳下山温度下降,会有一部分的水分,留在大气里面。

    她看过一段沙漠求生视频,视频中的人,用一个塑料袋,包裹住一块石头,放在高处,空气中的水分遇到石头会凝结,早上起来,塑料袋里面就会有一些水。

    我一听,立刻激动起来,陈丹青看我的样子,好奇的问我上哪里去找塑料袋,我嘿嘿一笑,从怀里摸出了尚未用完的TT。

    “呸!”陈丹青啐了我一口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我开始挖沙子,这样是一举三得,挖出一个洞穴,让她们栖息,而且挖出来的沙子,还能铸成高台,挖掘的过程中,可以找到石子。

    一切都搞定之后,我和她们一起钻进了洞穴,虽然我的精力一向充沛,但是这两天也实在把我累坏了。躺下之后,我很快就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之中,有人在温柔的按摩着我的肌肉,所有的辛劳和疲惫在温柔的慰藉中渐渐消散,然后就被尖叫声弄醒了。

    秋雅抱着全南秀,惶急的告诉我,全南秀在发烧!

    我伸手一摸,果然,她的额头烫的厉害。

    她只有九岁,跟着我们这一路跋涉,吃不好睡不好,生病是很正常的事情,关键是,现在连最基本的生活保障都没有,更不要说救治她了。

    看着全南秀通红的小脸,干枯开裂的嘴唇,我叹了口气,要是其他几个女人生病的话,我的办法还多一些。比如……用那种方法输给她能量,可是她只是个小萝|莉啊!我不成了禽兽了嘛!

    那就只有,用我的鲜血了。

    我咬破自己的手腕,把鲜血滴进了全南秀的口中,秋雅默默的在一边看着,脸色很淡漠。

    我也没打算感动她,我只是单纯的想救全南秀。

    可是我的鲜血,并没有让她有什么起色,她依然烧的很厉害,我本来以为血量不够,还要再多给她一些,陈丹青皱眉阻止了我。

    她说,我的血液也不是万应灵丹,以前奏效,是因为患者是外伤或者毒伤,可是现在全南秀这不叫伤,叫病。

    陈丹青学过医,说的似乎有那么点道理,我只能跑出去,看了看TT,里面果然积蓄了点水。

    只是点点而已,就是TT里面,星星点点的凝聚了一些小水珠,好像冬天对着窗户哈一口热气那个样子。

    我把水小心的挤在了全南秀干涸的嘴唇上,她咂咂嘴,小脸上露出一丝难过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我抱着全南秀站了起来,现在,不是怜惜大家的时候了,全南秀生病,肯定不是个例,她最小,体力最差,所以第一个发作了,接下来,她们谁也逃脱不了这个命运。

    所以,不能再等下去了,就算爬,也要爬到有水源的地方再说!

    我一手抱着全南秀,另只手牵着串成一串的女人们,她们的体力都已经衰竭了,走路都是跌跌撞撞的,我担心谁栽倒之后,就再也爬不起来,所以才让她们手牵着手,连成一排往前走。

    这次,我们多走了一段时间,清晨日出的时候我们还在走,只是速度实在慢的可怜。

    全南秀的身体越来越烫,像是抱着一个小火炉,我感觉不能再等下去了!

    我告诉她们,让她们先在这里挖个洞,躲避一下白天的太阳,我抱着全南秀,先去前面找水。

    临走的时候,我把TT和石头留给了她们,今晚我估计难以赶回来了,让她们用这个取水。

    然后我告诉她们,我走之后,一切都听从陈丹青的话,又叮嘱了陈丹青几句,很隐蔽的提醒她注意提防秋雅,就抱着全南秀快步离开了。

    昨夜休息了一会,我的体力得到了回升,再加上沿途不时能吃个蝎子蜥蜴什么的,除了喉咙因为极度缺水而疼痛之外,我没有丝毫敢停留,加快脚步向前急奔。

    我跑过了日落跑过了长夜,在第二天上午,我终于到达了荒山的山脚下。

    这座山并不太高,目测也就在千多米左右,可能是由于环境恶劣的原因,荒山上面的植被,都是非常低矮,而且看上去都蔫蔫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过,上面都密布着尖刺,有点让我想起神雕侠侣里面的情花,扎一下就无药可救了。

    我沿着荒山下面的石块,向上攀登,在一个石缝里面,我看到了一块干涸的泥土,这泥土上面已经干裂出了龟纹一样的形状,我的精神一下子振作了。

    这泥土的形状,说明它上面曾经有过水,只有那样,才会有出现此刻的这种形状。那么,向上走,一定可以找到水源的!

    我加快了向上的速度,沿途不时见到类似的小坑,坑底龟裂的泥土,这说明,水源确实就在这附近的,

    沿着这些小坑,我溯流而上,越往前走,植物就稍微密集一下,种类也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的目光,忽然定格在一棵树上,那是一棵柳树!

    我一下子兴奋起来,柳树啊!全南秀非常有可能,就得救啦!

    因为我曾经接受过野外生存的教育,记得当时教官说过,荒野求生的时候,如果生病发烧,又确实没有携带药品的情况下,可以去找柳树。

    柳树的树皮之中,含有大量的乙酰水杨酸。

    这个乙酰水杨酸,就是我们平时常说的阿司匹林,药厂生产的阿司匹林,都是从柳树或者松树的树皮上提炼出来的。

    我急忙撕了一大块树皮,用力一拧,树皮上泛出基地如同牛羊一样乳白色的液体。可是我却无法把它们送到全南秀的嘴唇上。

    因为全南秀始终昏迷不醒,嘴唇也紧紧抿着,不可能吃得下去的。

    “……人命关天,我不特么再犹豫了!”

    我把柳树皮细细的嚼烂。嘴唇隐在了她的嘴唇上。

    她的唇香软而芬芳,随着我的喂药,她脸上的红霞退去了不少。

    她幽幽睁开了眼睛,看到我的动作,她惊讶的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!我在想办法给你治疗!”我柔声安慰着她。好一会才让她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我把她发烧,自己先带她来这里的情况,简单了说了一下,然后告诉她。马上动身寻找水源。毕竟她现在虽然恢复了一点意识,可是还是在发烧,不可能一下子就完全好转了。假如可以找到水源的话,让她多喝一点水,应该可以恢复的快一些。

    我抱起全南秀,继续沿着干涸的水坑,向上攀爬。

    我身下的这座山峰,并不是很高,就在我即将循着痕迹,快要走到山顶端的时候,我忽然浑身一震,不敢置信的看着地面。

    我看到了,一个浅坑,坑里面还有未曾充分燃烧过的木炭。

    很明显,这里曾经有人停留过,并且采了一些树枝作燃料。

    除了人类,没有任何一种动物,可以像人一样引火。

    知道我快要达到山顶的时候,我终于找到了水的源头。

    那是一眼清泉,虽然比尾指还要细一半,但是对于我来说,现在已经是看到曙光了啊!

    没有人可以理解,这么一眼泉水,对于沙漠旅人的意义。

    要到达泉水那里,并没有任何的道路,我沿着石壁,向着清泉爬去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