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4章 艰难求生

    我心里默默计算着步数,大步前行,太阳很快升起来了,大漠平沙朝阳。本来是极度瑰丽的景色,可是我却知道,真正的考验,正是因日出而起了。

    晨风带着朝阳的煦暖。吹在身上不冷不热,我趁着这美好时间,加快了脚步,向着前方奔跑。

    时间飞逝。我渐渐感受到了太阳的威力,阳光的温度被沙子吸收,沙子近距离的散发出热量,我感觉我像是走在一个烤炉里面,浑身上下很快被汗水打湿了。

    日上正午的时候,是太阳最毒的时候,黄沙反射着日光,眼前一片白茫茫的,我的嗓子像是着了火,难受无比。我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,小心的取出已经有些干瘪的猴面包果,吃了下去。

    只有婴儿拳头大小的果肉,我吃的仔细无比,拼命榨出里面的每一丝水分,润湿快要裂开的口腔。

    可惜这只是杯水车薪,完全吃完之后,反而有一种更加饥渴的感觉,我把果皮一块块掰碎,仔细吮|吸着里面的水分,吸得腮帮子都麻了,这才恋恋不舍的停止了。

    我舍不得浪费果皮,虽然这玩意又苦又涩,我还是咬着牙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按照我预想的打算,只能再往前走两千步,然后就要返回了,不然我离开的太久,不知道她们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。

    前途依然茫茫,我咬着牙向前行进,就在距离两千步还有一百多步的时候,我看到了希望!

    就在我的视线之内,我看到了一只隼,如同急电一样划破天空,向着前方飞去。

    我的眼睛亮了!没有食物和水源,这只鸟不可能在这里生存的,它赶向前方,就说明前面有水源和食物!虽然目前还看不到,但是肯定就会有的!

    为此,我打破了两千步的预定,向前多走了几百步,我终于看到了曙光。

    在遥远的前方,没有我预想中的绿洲,却有了连绵起伏的山脉。

    这些山都光秃秃的,就好像人到中年无力颓废的头发,上面稀疏的生长着一些枯瘦的植物,在风中有气无力的摆动,但不管如何,有草的地方,就一定会有水源!

    虽然可能那水少的可怜,但是在这沙漠里面,再少的水,都比金子贵重!

    我精神一振,腰也不酸了腿也不软了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但是精神上的振奋,毕竟弥补不了体力的缺失,我走着走着,感觉天开始旋转了,脚下像是踩着棉花,看东西都是重影的了。

    我知道自己现在已经严重脱水了,欲速则不达,我必须补充一下水分了。

    我拔出床腿,开始挖掘起来,挖了三四米深的一个坑,沙子依然是干的。

    麻蛋,我还就真不信了!我跳下坑咬着牙继续往下挖,不知挖了多久,反正仰头看上去,距离坑边已经很遥远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我终于看到了一点濡湿的沙子,我大喜过望,如获至宝的抓起那把沙子,放进嘴里拼命的吮|吸,这些沙子含有的水量,都大不过一口唾沫,而且味道又咸又涩,可是对于我来说,这就是救命的琼浆玉液。

    我补充了一会水分,带着满口咸腥的沙子离开了,在文明社会中的人,永远都无法想象我现在做的一切,当人到了无法生存的时候,现在就是地沟里面的臭水,我都会去喝的。

    这些水分,虽然极大的补充了我的体力,可是也耗费了我太多的时间,我向前走了一段时间,太阳就下山了,而我估算步数,距离她们还有很远。

    不过渐渐降下来的温度,很适合我加快步伐,我走着走着,忽然看到前面的地上,有个小东西在动。

    我一下子兴奋了,那是一个金黄色的蝎子,大概五六厘米长,身体的颜色和沙子差不多,要不是我眼睛好,还真不好注意到。

    我弯腰捏住了蝎子的尾巴,另只手抓住了它的背部,轻轻一扯,就把它的尾巴扯了下来。

    蝎子吃痛之下,回身用大钳来夹我,我就势弹断了它的大钳,把它丢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我在王府井吃过油炸蝎子和烤蝎子,脆脆的,混合着孜然和辣椒面,味道相当不错,可是生吃的话……

    我是强忍着恶心把这只蝎子吞下去的,不管怎么说这也是高蛋白啊!

    在路上,我又看到了一只蜥蜴,咬牙吃了,还有一条沙蛇,这个就厉害了,我舍不得吃,打算留给她们吃。

    不得不感慨大自然生物的神奇,即便是在这死亡之地,也有这些生物顽强的生存着。也就是我这样变}态的体质,换一个正常人过来,根本就无法像它们一样在沙漠中生存。

    步数在心中倒数的时候,我看到了陈丹青,她坐在沙丘的顶上,眺望着我这边的方向,不过她的视力远远不如我,并不知道我已经接近了她。

    我心情大好,悄悄的接近她。

    “魂淡……魂淡……居然打我那里……”陈丹青嘴里嘟囔着,吓了我一大跳,以为她发现了我。

    她反手摸了摸被我打过的地方,嘴角忽然抿出一丝微笑。

    皓月当空,柔柔的月光洒在她的脸上,映照的她那个笑容竟然惊心动魄的美丽,我不由看的痴了。

    “陈博……你一定要回来!一定……我以后不再凶你了!”

    陈丹青嘴里轻轻呢喃着,我恍然惊醒,轻咳了一声。

    她吓得浑身一激灵,差点没蹦起来。

    “谁!”

    看到我从她的侧面走出来,陈丹青的脸一下子变得很难看。

    “你是人是鬼啊!走路不带声音啊你!”

    女人啊……我无语的叹了口气,刚刚还说不再凶我了,现在又摆出了这幅样子……

    “这都是沙子,我走路能走出立体声的效果吗?”

    我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就喜欢惹她生气,看她气鼓鼓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哼!”陈丹青瞪了我一眼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刚刚站起来,身体就摇晃了一下,用手扶着额头,身形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我一个箭步冲上去,搀住了她,焦急的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!”陈丹青推了我一把:“离我远点!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!”我一把把她扛在肩头,跳下了洞穴。

    看到我的归来,被唤醒的女人们一个个都挺惊喜的,只是,我发现问题远远比我想象的要严重。

    她们全都摇摇欲坠的,站都站不稳,更不要说跟着我一起跋涉很远,去到荒山那里了。

    我很快明白了过来,一天只靠着一小块面包果,再挤在这么狭窄的洞穴里面,饥渴疲累,加上高温,她们都已经有了中暑的症状。

    这就棘手了。现在她们这种情况,往前走真的是很勉强,但是不走的话,留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只有,走一步算一步了!

    我把那条沙蛇剥了皮,给她们每人分了一小段,要让一个女人,活吃蛇肉,真的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,就连对我最柔顺的明日香萧宁儿安琪,都表现出了极度的抗拒,更不要说其他人了。

    让我吃惊的是,一口吞下蛇肉的有两个人,一个是乔,还有一个,居然是秋雅。

    她咬牙切齿的咀嚼着,鲜血从她的口角流出来,被她用舌头灵巧的一舔,就干干净净了。她吃完之后,平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“还有谁不吃,可以给我!”

    “休想!”我压抑的低吼一声,平伸出了胳膊:“如果你们不吃的话,就来喝我的血吧!”

    安琪和明日香她们都被我用血救过,也知道我真的会这么做的,两人抽抽搭搭的,把蛇肉放进嘴里,一边吃一边干呕,看上去无比的可怜。

    我用眼角的余光,忽然看到,秋雅拿过了全南秀那一份蛇肉,丢进了自己的口中,用力咀嚼起来。

    我不由目呲欲裂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话还没说完,秋雅揽过全南秀,嘴对着嘴,把嚼烂的蛇肉,度入了全南秀的口中。

    全南秀挣扎抗拒着,却被秋雅用韩语恶狠狠的说了几句,吓得脸色苍白,一脸痛苦的把肉吃了下去。

    等到所有的女人吃完,我让她们坚持着,跟着我上路了。

    这次,我们走的非常慢,女人们也实在快不起来了,第二天太阳即将升起的时候,我计算了一下步数和速度,悲哀的发现,要想到达荒山那里,我们至少还需要两夜。

    而且,这还是最保守的算法,如果没有食物和水的话,她们能不能站起来走路,还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必须要改变一下了!要不她们真的撑不到那里了!我趁着夜色出去,打算给她们找点合适的东西吃了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