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3章 跋涉

    我的目光扫过所有的女人,我知道,她们都在等我的意见,我是这里唯一的男人!

    我仔细打量着周围。按照一般思维来讲,正常人都会顺着风走,因为沙子太软,在沙漠中本来就行走不易。再逆风而行的话,只怕会艰辛百倍。

    所以在没有明确目标的情况下,顺风而行而最理智的做法。

    那么,就赌这个吧!

    我向着顺风的方向。带着她们前进,走了一会,我来到了秋雅和全南秀的面前。

    看到我对她们伸出手,秋雅警惕的看着我,全南秀眨眨眼睛:“欧巴,干嘛?”

    “把猴面包果给我!”我脸色严峻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在仔细观察着全南秀,在这沙漠之中,一个猴面包果,比起等量的黄金都要贵重,因为这直接决定了人的生死。

    全南秀并无异样,乖乖的把猴面包果给了我。

    我收起惊讶,拿过猴面包果,目光扫过人群。

    陈丹青,明日香,萧宁儿,安琪,琳娜,李美红,爱伦,风见,乔,再加上我和秋雅全南秀母女,一共十二个人,现在我们唯一的粮食和水,就是这一枚一公斤左右的猴面包果!

    假如一直找不到食物和水源的话,这枚猴面包果,就会成为最后一根救命稻草。

    如何处置这枚猴面包果,我略一沉思,决定把它均分为十二份,每个人自由支配自己的那一份。

    分果之前,我首先说明了一下,这枚猴面包果来自于全南秀,为了表示对她的感谢,以后找到食物和水源,她会有优先享用的权利。

    “早早分开之后,会让它缩水的啊!”陈丹青皱起眉头看着我:“我不觉得你这是好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办法!”我苦笑一声:“你从来没有在沙漠中生存过,你可知道,一个人快要被活活渴死的时候,他任何事情都做的出来。那个时候,当你们几个我最在乎的人遇到生死劫的时候,我不敢保证,自己还有那份公平公正的心性!所以,我只能现在就均分了它!”

    “谁用你在乎了!你在乎的是那个日本女人吧!”陈丹青白了我一眼,转身背对着我。

    要在平时,我可能会和她逗逗贫,可是现在,我知道水分的重要性,人没有食物,可以活一个星期,可是没有水,三天都撑不过去。而在这沙漠之中的白天,只怕一天都很难撑下去……

    “大家可以在自己认为最合适的时候,吃掉这块猴面包果,但是请你们记住,每个人只有一块,在未曾找到新的水源和食物之前,也可能是唯一的救命之物,还有,果皮也不要扔掉,里面也有水分!好了,我就说这么多,从现在开始,除非必要,大家尽量不要说话,节约口腔水分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我大步往前走,队伍沉默的行进,脚踩进沙子,会造成一定的阻力,而且沙子进入鞋里面,摩擦来摩擦去的,很快就把人的脚磨破了,我想这些女人那娇嫩的小脚,受到的痛苦肯定比我要大,但是,这也是实在没有办法的事情。

    总算还有顺风,让我们走的并不是很慢,我始终仰望星辰,平伸着手臂,屈伸出两指,用手指来对准方向。

    因为沙漠之中迷路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,这里没有任何的标志物,人很容易就失去方向感,曾经有很多的人,死在沙漠之中,救援队到达之后,发现他们的脚印,始终在以一种稍微倾斜的角度,绕着一个很大的圈子。那样的话,一辈子也走不出沙漠的。

    寂静的夜,沉默的走,渐渐的,队伍中传来牙齿打颤的声音,她们在热带雨林中,穿的都挺单薄的,刚来到这里的时候,沙子饱含着热量,空气中暖暖的,并没有什么,但是到了深夜,沙子把热量散完之后,就非常的冷了。

    沙漠之中的温差,最高可以达到三四十度,白天气温可以达到四十多度,晚上到了十度以下,所以才有早穿皮袄午穿纱这么一说。

    傍晚时候煦煦的暖风,现在吹在身上彻骨生寒,陈丹青凑近了我,低声说道:“大家又冷又累,还是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绝对不可以!”我斩钉截铁的说道:“必须晚上赶路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话尚未说完,陈丹青已经讥诮的打断了我:“这么着急!为了苏姗?为了她一个人,你就要把我们全部牺牲吗?”

    我愕然看着她,几乎不敢相信这话是从她的口中说出来的,我皱起眉头:“你到底明白不明白,到了白天,沙漠中的温度,能够达到四十度,那个时候赶路的话,我们走不了一个小时就会虚脱!所以我们只能夜里赶路,白天休息!在未曾找到水源和食物之前,我们只能这样!”

    我说到最后,已经是声色俱厉,陈丹青可能从来没想过,我会这样严肃的和她说话,她咬着嘴唇,眼中闪亮着晶莹,转身默默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和她的话,所有人都听到了,所以没有人再说什么,跟随着我继续沉默的行进。

    漫无目的的跋涉,最是消磨人的精力和体力,因为你不知道要走向何方,等待在前面的是什么。走着走着,身后传来噗通的声音,全南秀跌倒在地上,她咬着嘴唇,吃力的想爬起来,可是她的力气早已经耗尽,双腿软软的,急的她泪水不由自主的流淌下来。

    我急忙走过去,把她抱起来,扛在背上,感受到她小小的身体,因为脱力而不停的颤抖,我心疼的说道:“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欧巴,你走不动了!”

    “妈妈说,欧巴会杀了我们的,秀秀害怕……”

    全南秀的话让我心里一酸,我默默的不再说话,扛着她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不一会,全南秀就在我的肩膀上沉沉睡去,在梦中,她不停的抽泣,泪水打湿了我的肩膀,我心里酸楚,忽然听到身后又传来有人倒地的声音,转头一看,李美红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我走过去,单臂把她抱了起来,她满脸惭愧的想要自责,我用眼神制止了她,抱着她继续行走。

    走了一段,我把她放下,回头抱起了跌跌撞撞的风见,就这样,我一个一个的轮换着抱着她们前进,让她们在我怀中短暂的休息,最后,轮到陈丹青的时候,她看到我向着她伸出手,倔强的甩开我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!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我低低的喝止了她,强行抱起了她,她挣扎了几下,我反手拍在她的丰}臀上,她浑身一震,不敢置信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心叫不妙,打顺手了,这毕竟是表姐啊!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,小时候有一次我们去看电影,你崴了脚……”我急忙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陈丹青幽幽叹了口气,那时候,村子里放电影,都是在打谷场上,用放映机放映,有一次我和陈丹青去邻村看电影,她崴了脚,就是我这样把她背回去的。

    看到她因为回忆而惆怅,我长长出了一口气,继续向前。

    始终看不到任何的标志物,眼前只有一望无际的黄沙,所有的人脸上,都露出疲惫和茫然,我看看天色快要亮了,叹了口气,把陈丹青和沉睡中的全南秀放下,拔出腰间的床腿,开始挖掘起来。

    来这里来的实在太突然,太慌乱,我们没有携带任何的物资,等到太阳升起来,到了中午的时候,温度能够达到四十度,我倒是无所谓,主要是她们,人在在阳光直接照射下,即使不进行体力活动,身体所消耗的水也要比阴影下多3倍。在没有任何水源补充之前,我不敢冒险让她们在白天赶路,所以我打算挖掘一个洞穴,让她们休息。

    我选择而来一个较高沙丘的下面开始挖洞,沙丘可以挡住一部分的风,阻止流沙,但肯定沙子灌入洞穴也是不可避免的,这就需要。

    “你们进去休息,轮换着留两个人值班,往外扬沙,还有就是随时注意塌陷!”

    虽然我挖的比较深,而且小心的夯实加固了周围的沙壁,可是一切皆有可能,我还是小心一点为妙。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明日香定定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我去前面探探路!”我摸了摸她的长发,柔声说道:“很快就回来!”

    “嗯!”明日香羞红着脸点点头,看到其他人都在看着我们,她垂下头,悄悄的攥住了我的手。

    一个湿乎乎的东西,被她塞入我的手中,她转身回到了洞穴的深处,我皱眉举起手,看到手上握着一块猴面包果。

    “拿着!”我重新把猴面包果递给她,严厉的瞪着她:“在这样我生气了!”

    我以为明日香柔顺的性子,肯定会乖乖接过去的,没想到她倔强的摇了摇头:“在我们那里,夫君要远行的时候,妻子必须送他一样东西,不然是非常失礼的!请你收下,不然,明日香会很惭愧,拜托了!”

    我不想在耽搁时间了,把猴面包果强行塞进她的怀中,顺手捏了一把高耸弹性的山峰,在她的闷哼声中,我飞快的离开了洞穴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