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1章 居合术

    “大师范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开他!”

    明日香和李美红的声音,像是从遥远的天外传来,我努力和那股要把我压垮的巨大力量抗衡,至于跪下……

    跪你妹!

    劳资就算死。也不会跪一个日本人!

    我感觉自己的身体,都快要变成压缩饼干了,意识越来越模糊,只有胸中的那股不屈之气。还支撑着我不肯倒下。

    就在我摇摇欲坠的时候,那股压力忽然消失了,我浑身疼痛的仰起头,愕然看着大师范。

    随着身体的恢复。他的影像在眼中渐渐清晰,一抹欣慰的笑容,在他布满皱纹的老脸上绽开。

    “很好,遇强不屈,男人的骨气还是有那么一点的,明日香托付给你,我勉强可以放心了!”

    明日香敏锐的察觉到大师范话中的意思,抱着他的胳膊,惶急的说道:“大师范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要留下来了!”大师范沉声说道:“我五岁学剑,至今已经浸淫剑道七十多年。早在二十年前,我就已经到了瓶颈,我对剑道的领悟,已经到达了人类所能达到的极限,我知道,这一生只怕也难以再有寸进了!”

    “江户时期,是剑道最辉煌的时代,北辰,武藏,柳生等大师层出不穷,追赶上他们在剑道上的造诣,本来就是我毕生的梦想!可是我清楚,只怕我此生再也难以完成这个愿望了!可是没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指石林:“这个地方,真的是古怪的紧,我在另外一个你们无法想象的空间之中,达到了天人合一的境地,终于突破了我的瓶颈,我相信,现在我已经不输于任何一位剑道宗师!”

    “但是很可惜,任何事情,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!我的肉}体,已经不能再远离那片空间!这条大蛇也是,虽然在你们的眼中,它被我杀死了,其实它被我击碎的,只是凝聚吸附的恶念,真正的大蛇,还在我所在的那个地方!”

    “所以!”大师范深深凝视着我:“拜托了!明日香的安危,就交给陈博君了!”

    我这才知道,大师范刚刚是在试探我,看看我够不够资格保护明日香,我就特么的奇了怪了,难道你丫还有别的选择吗?这不是脱了裤子放屁么……

    然后我一个激灵,猛然想到了,刚才若是我真的屈膝的话,以老家伙的尿性,只怕会毫不犹豫的杀死我!

    “这是我应该做的!”我不卑不亢的说道。

    大师范轻哼一声:“但是恕我直言,你实在太弱了!”

    麻蛋,这人会不会唠嗑啊!我翻了翻眼皮,大师范忽然一把揪住我的衣襟,把我拉向了他,飞快的对我说了很多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记住多少了?”他盯着我问道。

    我闭上眼睛仔细想了想,伸出一个指头:“一半吧!”

    大师范眼中闪过一丝惊讶,继续说了起来,说完之后,他问我,这次记住了多少。

    我闭上眼睛思索了一会,摊开了双手:“全忘了!”

    “啊!”明日香和李美红齐齐惊呼一声,明日香着急的说道:“你千万不要着急,认真一点……”

    大师范举手摆了摆,制止了明日香,扬手把手里的木剑丢给了我。

    我抬手接住木剑,大师范单掌成刀,缓缓向着我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手握断剑,目视着他,纹丝不动,直到他的手掌快要到了我的面前,我才闪电般的扬起木剑,刺向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大师范手腕一翻,我手中的木剑到了他的手上,他目露精光的望着我,良久,感慨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奇才!”

    这算夸奖么?我嘴角的笑容尚未完全绽放,大师范已经扬起木剑,凌空一劈。

    空气无形的动荡,大师范迈步踏进了一个看不见的门。

    他转身冲着我一抱拳:“拜托了!”

    “用不着!”我摆摆手。

    大师范头也不回的消失了,甚至没有再看明日香一眼。

    “大师范!”

    明日香这才反应过来,哭喊着扑向了大师范消失的地方。

    可是那里空空如也,她扑了一个空,踉踉跄跄的跌向地面,我身形一闪,将她揽在自己的怀中,她紧紧抱着我,哇的一声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师范他……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一个他想去的地方!”我叹息一声,忽然想到大师范消失的那天,那道光芒亮起的时候,他的表情极为的奇怪,是不是那个时候,他就预感到了什么?

    也许他终其一生,也无法再出现在我们面前,也无法回到故土,可是他却达成了毕生的目标,如何选择,就是他自己见仁见智了。

    我轻轻拍打明日香的后背,柔声安慰了她许久,她才勉强接受了现实,大师范,永远都不会再出现了!

    我们沿着石林,继续前行,在路上,李美红好奇的问我,我最后和大师范所说的话,到底是什么意思。明日香也是转头看着我,已经哭得红肿的眼睛里,写满了好奇。

    我告诉她们,大师范为了让我保护明日香,传授给我他的剑道。

    日本的剑道流派众多,什么一刀流二刀流明智流之类的,而大师范所精通的,名叫居合术。

    这个被很多人认为是拔刀术,无刀取,其实还是有点区别的。

    所谓的居合术,用我们中国的武术理念来解释,就是四个字,唯快不破。

    这种剑道,强调的就是又快又狠,在拔刀的瞬间就已经击倒了对方,所以很多人称呼为拔刀术。

    两人战斗的时候,居合术的人刀未出鞘,就已经击倒了对方,因为动作实在太快,所以又叫无刀取。

    快和狠,就是居合术的要诀,刚才大师范向我讲述如何快,如何狠的动作要领,最后告诉我,就好像世界上没有相同的两片树叶,每个人和每个人的骨骼肌肉也都不同,如何找到最适应自己的,出刀最快的方法,才算是居合术的入门。

    比如他臂长两尺一,拔刀需要什么样的力气,如何瞬间与腰力结合爆发等等,换了我的身上,就是另外一种发力方式。所以我告诉他,他讲的,我忘记一半了。

    他又讲了一下实战的要诀,我告诉他全忘了,也就是说,我已经在探索适合自己的出刀方式。

    在随后的试刀之中,我的速度,让他满意,所以他才夸我是奇才。事实上,我只是身体得到了大幅度的强化,速度自然要比正常人快上很多的。

    听了我的解释,两个女人的眼中,,满溢着化不开的柔情和崇拜,看得我心摇神晃。

    不过古堡已经遥遥在望了,我想到即将见到陈丹青和苏姗他们,压抑不住心里的思念,也就放弃了再和两人胡天黑地一番的心思。

    为了加快速度,我索性背着一个抱着一个,放开脚步如风疾行。

    当我终于踏上古堡的石阶的时候,我看到了萧宁儿,她坐在古堡的门口,单手托腮,正在发呆。

    我急促的脚步声惊醒了她,她腾地一下站了起来,目瞪口呆的看着我,伸出食指放在嘴里咬了一下,这才发出一声刺破耳膜的尖叫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!”

    “乖宁儿!”我哈哈大笑着,如风一样卷过石阶,任凭萧宁儿一头撞在我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!你终于回来了……宁儿……好想你!”

    萧宁儿死死搂着我的腰,脸上又是笑容又是泪花的,在她身后的古堡门中,安琪和陈丹青她们纷纷冲了出来,跑到我的身边,搂着我又是叫又是笑又是哭的,热闹的喧嚣打破了古堡的宁静。

    我的心也被慢慢的喜悦所充满,和她们搂搂抱抱的折腾了好一会,我才意识到,少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苏姗呢?”

    这三个字,仿佛一句咒语,让原本激动无比的众女,忽然变得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她走了!”陈丹青幽幽说道:“进了第四道门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惊讶的瞪大眼睛,只觉得胸口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拳,疼的难受。

    她们告诉我,我离开的第三天,苏姗就不见了,但是她给大家留下了一行字。

    “若我不回,不必挂念!”

    这行字,就留在了第四个门的门口,所以她们断定,苏姗一定是自己进去了。

    本来女人们现在就都和苏姗不太对付,人往往都是这样,看一个人顺眼的时候,他做什么都是对的,看他不顺眼的时候,他做什么都是错的,所以苏姗的离开,只是招致了她们的不满。认为苏姗太自私,肯定是着急一个人回家,先去找出路了。

    我听到众女对苏姗的指责,重重一跺脚。

    “闭嘴!你们知道什么!她其实是想……牺牲自己啊!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