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9章 值得

    全俊浩没料到我的速度会忽然变得这么快,他刚刚挥出拳头,我的拳头就已经砸在了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他闷哼一声,被我砸的离地而起。倒飞出去,我双脚一蹬地,凌空追上了他,拳脚雨点一样的落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王志军他们那些人惨死的情形。在我的眼前不断的闪过,激起了我心中一股惨烈之气,重重的打击更是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全俊浩无力的反击了几下,很快就被剩下了单方面的挨打。他身体的周围,很快就出现了一个坑,随着我的打击,这坑越来越大,越来越深,直到他的整个身体,像是被人玩坏了的充qi娃娃,瘪一块鼓一块的,再也看不出明显的人形。

    我长出了一口气,伸了个懒腰,浑身的骨头发出嘎巴嘎巴的骨爆音,一股疲倦的感觉,如同潮水向我涌来。我双脚一蹬地面,跃出了深坑,双脚不停的扫动,泥土簌簌而下,很快就把全俊浩掩埋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要秋雅找不到他的尸体,不把他放到那个树洞里面,应该就会没事吧!

    秋雅……想到秋雅,我就想到了全南秀,不管怎么说,孩子是无辜的,她和妈妈留在这里,等待她的只有死亡,我决定带她走。

    可是我带着明日香,找遍了附近所有的角落,都没有找到秋雅和全南秀的影子,我想了想,重新回到了那棵猴面包树那里。

    那棵树已经倒在了地上,原来树洞的地方,只剩下了半截的树岔,我站在其中,努力的和守序者沟通,可是却完全没有得到任何的反应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是打开的方式不对?

    我搂过明日香,怜爱的抚|摸她如云的秀发,轻声问道:“还疼吗?”

    明日香满脸娇羞却柔情万种的看着我,咬着嘴唇,缓缓摇了摇头:“服侍不周,旦那不要生气!”

    日本人就是这方面最客气了,我嘿嘿笑了起来:“旦那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”明日香咬着嘴唇,羞涩的说道:“主人的意思,但是这个主人的意思和中国语言中的主人也有不同,只用于妻子对丈夫的尊称……”

    我轻轻拍了拍她的丰|臀,她惊呼一声,我咬着她玉珠一样的耳垂,低声说道:“以后,不许再叫我旦那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明日香的脸孔一下子变得雪白,惨然看着我:“是不是明日香……做的不够好?”

    我知道,她误会我了,以为我要抛弃她,我把她的耳垂含入口中,含糊的说道:“不是,你做的非常好!只是,我不喜欢蛋哪这个称呼,让我觉得自己是一个蛋,而且,我不要做你的主人,我要做你的爱人……你现在是我们中国媳妇,就叫我好老公好了!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老公!”明日香的柔顺,让我心里又爱又怜,我的手微微一震,明日香身上的树叶,立刻全部脱离了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啊!”明日香下意识的双手掩住了重要部位,我贴着她的耳朵,轻轻的说道:“我需要你!”

    明日香明亮的眼睛望着,里面盛满了满溢的柔情,她红着脸,轻轻的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和她再次交融在了一起,奇异的香味很快弥漫在我们的周围,我的感知随着香味,肆意发散,很快,我就接触到了那个强大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就知道你会来的!”我的意识在冷笑。

    守序者闷哼一声:“我只是感受到了你想要找我的讯息!不要以为你们这个有什么好看的,你见过植物的交|合吗?满空的花粉唯美的飞舞,空气中散发着诱人的香味,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自然……”

    “打住!”我制止了守序者的辩解,直入主题问道:“你见没见过那个女人和孩子?”

    “当然见了!”守序者骄傲的说道:“这里没有任何的东西,能够逃脱我的监察!”

    我急切的问道:“她们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守序者哼了一声:“‘他们’带走了她们!”

    “‘他们’?是什么?”我不是第一次听到守序者提到这个词了,上次没时间问,这次我肯定不会放过了。

    “我很难给你解释‘他们’是怎样的存在,但是我可以告诉你,你曾经遇到过的那条大蛇,还有那个家伙的突然变异,都是‘他们’做的手脚!”

    守序者说完,我的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幅画面,那是不久之前,我带着王志军他们,和猴子作战的画面。

    我们正在对付猴子的时候,一个男人走到最后面的全俊浩身前,和他说了几句话,全俊浩惊讶的看着他,和他一起走到一棵树后,王志军忽然从树后冒出来,举起一块石头,重重砸在全俊浩的头上,全俊浩哼都没哼一声,就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王志军和那个男人,又用石头砸了他几下,探了探他的鼻息,把他丢进了一棵面包树的里面,然后才跑去和我们一起对付猴子……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,那么‘他们’,是不是就是如我们之前分析的那样,是这岛上的‘恶’所组成的呢?

    这个问题,我知道再问守序者他也不会说,我只能换一个角度:“既然你是守序者,为什么允许‘他们’的存在呢?”

    “存在的就是合理的,这个世界上,阳光的背后就是阴影,这就是自然规律!”守序者肃然说道:“我们只谨守秩序,并不干涉!”

    我干笑两声:“嘿嘿,我尊敬有原则的人,你就是这样的人!”

    “我并不是人,但是你的恭维我收下了!”守序者的话让我翻了翻白眼,这人会不会聊天啊。

    “你是个很有意思的人,我期待你走出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!”守序者沉声说道:“你很快就要离开我的地盘了,过了那条瀑布,那片石林,或者可以让你得到一些讯息。但是,我见过一个又一个的引导者,离开这里,可是,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回来!”

    “他们去了哪里?”我急迫的问了一句,然后醒悟过来,他肯定不会告诉我的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清楚,但是领主应该会告诉你的!”守序者淡淡的说道:“我曾经说过,我只负责这一带的守序!”

    “领主又是什么?”我疑惑的望着他:“这个问题也是你不能回答的吗?”

    “领主,就是每一块区域最强大的那个存在,当你得到领主的认可之后,才可以继续前行,寻找离开的办法!”守序者笑了笑:“看起来,这个领主,并没有把实情告诉你!”

    这个领主?我的脑子飞快的转动起来,一个身影在我的脑海中定格,我大致可以断定,这一带的领主……应该就是那个古堡中的老人了!难怪当时总觉得他说的话,总是含着水分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“快走吧!”守序者这次是真的离开了,只有留下的最后一束思想,还在对我诉说着:“期待你可以天空加身,对了,再晚的话,你就不能赶上龙吸水,救你的同伴了!”

    我浑身一震,耳畔再次传来明日香的娇口今喘xi,我不敢再耽搁了,在她幽怨的目光中,离开了她,带着她急匆匆的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我|日夜兼程,沿着石壁狂奔,一天之后,龙吸水来了。

    狂暴的风席卷而来,岩壁上的乱石四处乱飞,打在身上像是被人用棍子砸,我背着明日香,顶着狂风和乱石,向前继续奔跑。

    我怕来不及,听守序者的意思,似乎只要龙吸水的时候,我能够赶到李美红出事的地点,就可以挽回的!

    这正是我此次回来的目的,所以我就算已经疲累不堪,依然咬着牙,不间断的前行。

    黑云很快密布了天空,低沉的似乎一伸手就能触摸到,闪电在云层中乱窜,让人觉得就在身边穿行一样,串串闷雷声,吓得明日香双手捂着耳朵,紧紧闭上双眼,俏脸如同雪一样的白。

    我紧紧搂着她,不停的柔声安慰她,同时加快了速度。

    暴雨很快就倾盆而下,打在身上生疼,我弯着腰,尽量用自己的身体遮掩住明日香,在暴雨中一路狂奔。

    当初李美红掉落山岩的时候,我曾经在那里做了一个简单的墓碑来纪念,现在,我只希望那个还在。

    天与地之间一片黑暗,好在我的视力并没有受到影响,暴雨倾泻如一堵堵墙壁,即便是我现在身体得到了大幅度的增强,依然感到了吃力。

    我咬牙奔跑着,好几次脚下一滑,险些掉落下去,总算现在这个身体拥有强大平衡能力,每每都能化险为夷。

    风雨越发的大了,轰隆隆的巨响,从海滩那边的方向传来,我知道,龙吸水彻底的到来了!

    可是我始终都没有找到,我曾经为李美红立下的墓碑,我怀疑是这狂风席卷,把它吹落,而我急迫的奔跑,也是不经意的错过了。

    人就是这个样子,越是在乎什么,就越怕失去什么,我患得患失的在雨中狂奔着,心中一片茫然。

    终于,精疲力竭的我,一脚踏在一块松动的石头上,向前踉跄,我疲惫的身体再也不能维持平衡,为了不让怀中的明日香受伤,我拼命扭腰,仰面朝上跌倒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道闪电亮起,我赫然发现,就在不远处,一个黑影,从悬崖跌落,向着潮水汹涌的大海坠去。

    看她的身形,正是我拼命寻找的李美红。

    我的嘴巴不由自主的裂开,这一刻,所有的疲于奔命,都变成了欣喜若狂,我觉得,所有的付出,都值得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