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4章 不祥之兆

    那是……我发誓我从来没见过……这么大只的蝎子,就好像一辆小汽车那么大,两只眼睛在漆黑的海水中反射着幽暗深邃的红色光芒,看上去就很恐怖的样子。

    仔细一看。这家伙和蝎子也有一些不同,似乎身体比例要扁短一些,面部也不太一样,但是那一对巨大的钳子和尾巴上标志性的倒钩。却是毫无差别的。

    这只大蝎子似乎认准了我们,在漆黑如夜的海水中,准确的游向了我们。

    我见势不妙,抱着还在纠缠不休的明日香。飞快的把头探出水面。

    总算,那些毒蜂已经散去大半了,我紧紧搂着明日香奔跑上岸,恨不得把她整个揉进我的身体里,这样才能用我的身体给她做最大的肉盾。

    明日香被我抱得太紧,可能是不太舒服,开始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“陈桑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我重重一巴掌拍在明日香的丰`臀上,她浑身剧烈的颤抖起来,却不再挣扎了。

    我抱着明日香朝着岛上奔跑,却意外的发现,十几只渡渡鸟狂叫着,从我身旁如飞掠过,向着岛屿深处跑去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啊这是……我加快脚步,追了上去,还没来得及追上渡渡鸟,就听到一阵暴雨梨花般急促的蹄声。

    不知道有多少匹斑驴,从对面奔跑过来,与这些渡渡鸟撞在一起,倒地的鸟和驴,立刻就被同类踏成了肉泥,

    这惨烈的一幕看得我连连咋舌,然而更让我惊骇的事情很快就发生了。

    在我的身后,忽然传来连串的闷响,我转头一看,海水掀起了千尺巨浪,刚才那只大蝎子,随着巨浪,从空中翻滚落下,重重的砸在沙滩上。

    不止这只大蝎子,什么海星海胆还有各种奇奇怪怪的鱼类,下雨一样的落在了沙滩上面。

    我的心里轰的一声,我明白是什么情况了!

    这只情形,我们曾经见过一次,那是龙吸水到来之前的先兆,而是还是非常庞大的那种龙吸水!

    估计这只大蝎子就是什么深海生物,感受到异变到来之前的不祥之兆,拼命的逃窜,才会到达这种浅水区的。

    麻蛋……还有完没完了!

    “陈桑!”明日香被我扛在肩膀上,努力抬头,看着这令人震撼的一幕,声音微颤的说道:“这是……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暴风雨要来了!”我幽幽叹息:“就好像,那场把你们带来的龙吸水!”

    “啊!”明日香惊呼一声:“那不是……又来人了?”

    “也许是一条狗……”我随口说了一句,心里忽然涌起一个非常强烈的念头。

    这个念头不知从何而来,却像是火焰一样灼烤着我的心。

    我竟然……无比盼望龙吸水的到来!

    我希望,这次的龙吸水,可以让我看到因为龙吸水意外跌下悬崖的李美红,那样的话,就算死,我也一定要救她回来!

    “陈桑……”明日香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,她轻声说道:“可以把我放下来了吗?”

    我弯腰把她放到地上,她盯着我的脸,声音微颤:“陈桑……你的脸,好可怕!”

    可能是我刚才想到李美红的事情,脸因为迫切而扭曲,听到她的话,我龇牙咧嘴,色眯眯的冲她说道:“因为,我忽然想到,这岛上只有我们两个,似乎,我对你做点什么,也不会有人打断的!”

    “陈桑不会的!”明日香摇了摇头:“陈桑真正在意的,是她们!明日香只恨,与你相见太晚!”

    我浑身一震,不敢置信的看着她,怎么她话里的意思,居然是……她对我有好感?

    套路!一定又是套路!

    我轻咳一声,试探性的伸出手搭在她肩上:“亡羊补牢行不行?”

    明日香的脸色忽然变得非常难看,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看看,我就知道她刚才的话是套路!一个岛国的公主,怎么可能……

    “糟了!”明日香一把抓住我的手:“你以前说过,只有岛上的人死过一部分,才会出现龙吸水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脑袋轰了一声,仿佛有一个炸雷在耳边炸响。

    我特么怎么把这茬忘记了?

    每次都是岛上死了一部分人,龙吸水才会出现,补充新的人进来!

    现在,龙吸水的先兆又出现了,难道又有很多人死了?

    岛上的人,现在只剩那个韩国独资公司的人,还有我的女人们,千万不要是……

    我一把扛起明日香,如箭支一样穿过了还在持续下着的海鱼雨,穿过汹涌的巨浪,来到石壁的边上,开始向上攀爬。

    我把自己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了,攀着岩壁,飞快的赶回了我让他们临时居住的洞穴。

    还未曾接近,我就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,我的心立刻深深的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冲进了洞穴,眼前所看到的那一幕,让明日香尖叫一声,哇哇的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由于我还在扛着她,所以她的呕吐物,全都涂在了我的背上,但是我和她谁都没有空去管这个了。

    洞穴里面,横七竖八的躺满了尸体,地上到处都是尚未凝固的血迹,浓重的血腥味让人闻了只想呕吐。

    自从上了这座荒岛,我已经见过太多的人在眼前死去,多到了近乎麻木的程度。但是这些人的尸体,依然让我无比的震撼。

    这不是屠杀,而是……虐杀!

    一个男人的身体,完全被切碎成了很多的肉块,一块块的叠起来,垒成宝塔的形状,他的头颅,就放在最上面,可是头颅上面,眼睛只剩了两个黑洞,鼻子也只剩了鼻孔,耳朵塞在他被割掉嘴唇的嘴巴里,白森森的牙齿看得人心生寒意。

    那个名叫金慧娜的女人,赤身果体的躺在地上,她的身体倒还算完整,可是躺的的姿势太诡异了,仔细一看,她浑身的骨头,大部分都一点点的被折断了,让她变得像一滩烂泥……

    还有被开膛破肚,脑袋塞进胸腔的,还有整个被压扁,放大成一张纸的……所有能够想到的残酷死法,淋漓尽致的被这些人体现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我单手蒙住了明日香的双眼,不让她看到这恐怖的一幕,她死死的搂着我的腰,身体颤抖的像是在跳舞,压抑的哭声,比起放声大哭还要让人难受。

    我一具具的尸体看过去,忽然发现,少了三具!

    秋雅,全南秀,还有……二哈!

    她们呢?

    我心里剧震,再次忍住恶心,在尸体之中搜寻了一遍,果然没有她们的尸体!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……”明日香说了几个字,就又开始哇哇的呕吐。

    我让她先出去,可是她却吓坏了,死死搂着我,说什么也不自己单独出去,我只好抱着她,让她把头埋在我的怀里,一点一点仔细的观察现场。

    现场实在太凌乱了,到处都是带血的手印和脚印,可想而知,当时他们如何无助的逃亡,却全部都逃不过屠戮。

    凶手是……

    我仔细的检验之后,心里越发的冰冷,虽然没有找到什么准确的线索,可是我总感觉,这不应该是野兽做的,野兽也许拥有杀死这些人的实力,却没有这样的残忍吧。

    野兽杀人,只是为了觅食,吃饱了自然就好,不可能再做出这么变|态的事情。

    反倒是纵观人类的刑侦史,碎尸案之类的变|态案件层出不穷,对人类最残忍的,永远是人类自己!

    我终于明白,为什么这次龙吸水的规模,又是很大的样子,可能就是这些人死的太惨了……

    我默默走出洞穴,感觉身上到处都是那股血腥的味道,一直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“陈桑……”明日香紧紧搂着我,颤声说道:“怎么会……这样?”

    我深深吸了一口气,心中有一个猜测,让我无法忍耐下去,我抱起明日香,带着她反身向回奔跑。

    “陈桑……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明日香哆嗦着问我。

    “找凶手!”我闷哼了一声,加快速度奔跑起来。

    “陈桑找到凶手了?”明日香纳闷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希望……不是!”

    我简单的说了四个字,全力跑动,整个人化成一道急速的流光,跑过了漫漫的长夜,跑过了瑰丽的日出,在中午时分,我到达了猴子村庄。

    猴子们还在嬉戏打闹着,我板着脸直冲过去,扔了几枚土炸弹,把猴子们轰开,直接到了我曾经看到过的那棵树前面。

    我曾经见过,猴子对着这棵树跪拜,而这棵树的里面,就是失踪的全俊浩!

    朴刀映着日光,划出一道弧形的半环,斩在了树上,树皮做成的门轰然破碎,里面……果然是空的!

    “昨晚……我看到爹地了……”全南秀的小脸从我的眼前闪过。当时她对我说这句话的时候,我以为她在做梦,可是昨夜看到那些惨死的人,一个近乎荒诞的想法,从我的脑海里面蹦了出来。

    会不会是……全俊浩没死?就是他杀死了这些人?

    这个想法虽然离奇,却可以解释,为什么全南秀和秋雅会消失不见!而且,全俊浩有足够的理由,杀死这些曾经孤立他的人……

    吱吱吱……

    在我皱眉苦思的时候,猴子们开始朝着我聚拢过来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