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2章 慈不掌兵

    “肥腻鸡?”我一脸蒙圈的看着瘦弱男子,他开始为我解释起来。

    原来腓尼基曾经是一个富庶辉煌的城市联邦,就居住在现在黎巴嫩和叙利亚那块地盘。

    他们牛逼的时候,一度称霸了整个地中海区域。而且这个地方的人,最牛的是他们的航海术,是最早航海到达非洲的国度。

    不过后来罗马帝国和希腊人渐渐崛起,先后统治了这块区域。统治者强行推进民族融合,腓尼基这个名字渐渐消失了。

    那个地方的地理位置太重要了,正好扼住亚欧的咽喉,所以几千年来一直战乱不休。直到今天那地方还没踏实下来,所以有关腓尼基的文化,大都湮灭在战乱之中,现在世界上有关腓尼基一星半点的记载,还是从腓尼基人的死敌罗马帝国的史书中保存下来的。

    不过腓尼基人的文字,却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三大语言之一。曾影响希腊字母的创造,又由希腊字母衍生拉丁字母和斯拉夫字母,为后世西方字母文字的起源。对阿拉美亚字母、阿拉伯、印度文字也有影响。

    我听到这里,问瘦弱男子,能不能看懂这些文字。

    他苦笑,说这三大古老文字,比起中国的甲骨文都要早几千年,现在甲骨文都没人整明白了,更不要说腓尼基文字了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看不懂的文字,对于我们现在也没啥帮助……不过让我好奇的是,这石缝明明是刚刚裂开的,里面怎么就会出现文字呢?

    “火……”有人惊呼了一声,我这才发现,那些干柴快要烧尽,火焰已经渐渐的微弱了,我脱下自己的衣服扔上去,然后告诉所有的男人,都把自己的衣服添上去。

    我穿的还是麻衣,其他人则大部分是来自现代文明的衣服,一放上去,就开始冒烟,我灵机一动,让大家用芭蕉叶子对着烟使劲扇风,浓烟向外弥散,蚂蚁们终于坚持不住了。

    蚂蚁如同红色潮水一样散去,过了一会,我们走出洞穴,我在洞穴口做了一个醒目的记号,打算以后如果有需要的话,再回来看看。

    我敦促他们加快速度继续赶路,由于食物得到了解决,我们不再浪费时间,马不停蹄的向前,接连走了两天。

    其中在途中,我们经过了曾经居住过的小木屋,我知道,这里距离乔所居住的那颗胶水果实的树木,已经不太远了。

    我带着他们下了岩壁,开始在岩壁与密林的边缘穿行,凭借我早些时候留下的记号,我终于找到了那棵树。

    树洞之中,依然有乔留下的居住的痕迹,我看了两眼退出来,指挥大家采摘果实。

    这种果实只要不拨开外皮,并无危险性,只有露出里面的胶水,并且等到胶水风干之后,才会有爆炸的可能。

    听到我的解释,这些人对这个东西蛮好奇的,有一个家伙偷着剥开一点皮,用手轻轻碰了碰胶水,立刻被黏住了。

    他们在忙碌,我若有所思的看着远远站在一边的秋雅,心里摇摆不定。

    这几天,我有好几次都想对她下手了,不过她这两天表现的还算不错,并没有任何出格的行为,而且她一直带着全南秀,两人寸步不离,我并不想在孩子面前对她出手,于是这件事就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刚才这个胶水果实能够爆炸的事情,是我故意讲出来的,也是我给她的最后一次机会。

    现在看她远远的站着,并不接触这些东西,我也不知道心里是喜是忧,总之我觉得还是心太软。

    “我来教你们制作炸弹!”我招呼他们过来,告诉他们如何拨开果皮,在上面沾满碎石。

    过了半个小时,我亲自试验了一个,炸弹的威力,让他们咋舌不已,连连说大自然真是神奇。

    我告诉他们,每个男人的身上,必须携带两枚以上的炸弹,多者不限。女人则随意。

    我注意观察,秋雅并没有参与制造,也没有获得任何炸弹成品,我对她的杀意,终于削弱了。

    有了这些炸弹在手,有几个男人又开始不安分起来,他们向我申请,说野猪肉快要吃完了,我们是不是需要再去打猎了。

    我摇头拒绝了他们,告诉他们食物的事情我自有办法,现在我们的要做的就是全力赶路,争取早一点离开荒岛。

    “王,前面还有多远啊?”王志军凑过来问道。

    我对他们说的是,向前一直走,就能够走出这座荒岛,这些人也正因为如此,才会跟着我昼夜兼程的赶路的。

    “很远!”我板着脸:“怎么,想放弃?”

    “没没没!”王志军连连摆手:“我忽然发现这种生活很刺激,就算路再长点也行啊!要是回到家乡,这就是一辈子的谈资啊!”

    “会让你如愿的!”我低低说了一句,王志军忽然压低了声音:“王,我帮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指了指秋雅,偷偷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。

    我心里暗暗吃了一惊,心说难道我表现的那么明显吗?不过我的脸上还是没露出分毫的,我沉着脸说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这个女人肯定对王心怀不满啊!我觉得,这种人留下来,对大家都有害无益,不如提前处理了!那句话怎么说来着,慈不掌兵啊!”

    慈不掌兵……我忽然想起来了,苏姗也对我说过这句话,是否他们每个人,都看出我性格中软弱的那一面呢?

    看到我沉吟不语,王志军继续说道:“这个女人已经不可理喻了,你在前面走,我经常注意她,发现她老是用一种怨恨的眼光看着你!”

    这个我倒是没注意过,可能是因为我始终走在前面吧。

    我略一思索,对王志军摇了摇头,说这件事我自己会处理,他这才离开了我。

    我带着他们继续向前,走着走着,我忽然毫无征兆的回过了头,果然看到,秋雅正在用一种仇恨的目光瞪着我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我会突然回头,我们两个的目光瞬间对上,她慌乱的转过头,浑身不停的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果然是这个样子啊!

    我的眼中闪过一丝杀机,可是没过一会,全南秀就跑上来拉住了我的手。

    “陈博哥哥,秀秀累了,你抱抱我!”

    我有点吃惊,这点时间以来,应该是秋雅对全南秀说过什么,全南秀根本就不敢和我说话,怎么今天她忽然跑来让我抱抱。

    “去一边去!”王志军凑上来,伸手要去推全南秀,却被我提前一步把他的手挡开。

    “来,哥哥抱!”我单臂抱起全南秀,看到她手上脚上,已经多了不少的伤痕,心里不由一酸,在这种地方,她根本就无法得到最基本的生活保障,也难为了这个小女孩,居然就撑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秀秀,每天是不是很累?”我柔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全南秀用力点头,用手抱着我的脖子,小嘴在我耳边轻轻说道:“陈博哥哥,告诉你一个秘密。我看到爹地了!”

    我浑身一激灵,失声道:“你说什么?你看见……你爸爸了?什么时候?在哪里?”

    可能是我的脸孔有点扭曲,全南秀吓了一大跳,搂着我的胳膊松开了,向后缩了缩,挣扎着要下来。

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,放缓语气:“秀秀,你仔细跟哥哥说说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秀秀吃吃的说道:“我……昨晚睡着了,梦到了爹地……他抱着我,可我感觉不到他的身体,我和他说话……他不理我……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秀秀不由哭了起来,我暗叹一声,可能是秀秀太思念爸爸了吧……我还以为……

    “陈博哥哥,你说,爹地为什么不理秀秀呢?”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:“秀秀,爸爸可能有着急的事情,来不及和你说就走了!”

    “以前爹地也经常出差,一走走好长时间,秀秀早就习惯了……”全南秀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,紧接着打了个哈欠:“陈博哥哥,你抱着秀秀,秀秀要睡一会……昨晚被爹地吵醒,都没怎么睡……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把她换成公主抱的姿势,她闭上眼睛,不一会就沉沉睡去了。

    她的双手,无意识的揪住了我的胸口,身体不时轻轻的颤抖,看着她蹙起的眉头,我知道她心里其实非常的紧张和害怕,我叹了口气,回过头,秋雅飞快的低头,不让我再看到她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你来!”我冲着秋雅点点头,示意她过来,秋雅浑身一震,异常紧张的走到了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明日香!”我叫过明日香,把秀秀交给她,然后带着秋雅走到了一边的大树下。

    其他人见到这种状况,纷纷聚拢过来,一脸吃瓜群众专属的兴奋。

    “想杀我?”我单刀直入的问道。

    我冷冷的凝视着她:“开始的时候,我不明白,你为什么要把仇恨算在我的头上。全俊浩的死亡,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!后来我想明白了!可能你认为我比较善良,就算是伤害我,我也不可能对你怎么样,所以一腔无处发泄的仇恨,就对准了我,是不是这样?”

    秋雅浑身一震,慌乱的摇摇头,嘴唇动了两下,却没说出任何话。

    我猛地伸手,撕下了她的一个裤脚,露出小腿,那上面被毒蛇咬过的地方,还残留着伤疤。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我的话,你早已经死了!”

    秋雅后退了两步,紧紧贴着背后的大树,双手捂着脸,放声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我一把拍开她的双手,用手抬起她的下巴,强迫她游离的眼神和我对视。

    “我对你的容忍,变成了你变本加厉的资本,你是不是觉得,我欠你的?”

    秋雅紧紧咬着嘴唇,红唇上渗出鲜红的血,依然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我扬起手,两记耳光抽了上去,啪啪的响声中,她的两边脸蛋立刻红肿起来。

    “假如你认为善良的人应该被误会被欺负的话,那么我恶给你看好了!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