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4章 不劳动,不得食

    我带着他们,开始朝着荒岛的深处进发。我时刻警惕着背后可能出现的偷袭,以我超强的听力,这些人想从背后暗算我。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出乎意料,这些人并没有动手的意思,我很快就想明白了,一方面。我说带他们离开荒岛,给予了他们希望,另一方面,现在这些人已经分成了两个派系。一路就可以看出来,他们很明显的分成了两个阵营。

    全俊浩一组,王志军崔成国他们一组。从人数上来说,全俊浩这边占优势,可是他们这边有四个女人,还有两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,就不如那边人员精干了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我的强势介入,他们单独在岛上生存的话,早晚会爆发冲突,只怕到时候吃亏的反而是全俊浩他们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,我恍惚看到了当初的我们,上岛之后,我和古蔺各自带着一伙人,分成了两个派系,和目前的情况何其相似。

    是否这就是人类的通病,即便是流落荒岛,生存环境无比恶劣,也依然会内斗不休。

    密林近海的这一带,我已经走过了无数次,简直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。

    走过那些熟悉的地方,我恍惚看到了那些早已经逝去的亡者,汉特,山东捞乡,安格斯……

    虽然到达这个荒岛,也就是一个多月的时间,可是发生那些事情,比一个普通人一辈子都要丰富,我想着想着,忽然有一种世事沧桑的感慨。

    我们到达了第一块湿地,也就是我曾经杀死野猪的地方。在这里,我用弓箭射死河边饮水的一只鹿,开膛剥皮后,告诉这些人如何熬煮海盐,如何烟熏来保存鹿肉,就让他们去忙活了。

    我扛着那把船桨,在河边找了一块石头,开始打磨起来。我注意到,全南秀其实挺想过来问我在做什么的,可是她的妈妈秋雅却拉住了她,低声斥责了她几句。

    全南秀委屈的撅起嘴巴,抱着二哈的脖子,跟它嘟嘟囔囔的不知道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我默然的笑笑,把注意力投入到磨刀之中。这把船桨所用的铝合金,硬度还算不错,看来他们所坐的那个救生艇,应该也是高档货,

    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打磨,这把刀已经初具雏形,有点像是古代的那种朴刀,就是水浒传中出镜率最高的那种长柄大刀。

    我虚劈了两下,因为铝合金本身的重量不是太重,这把刀用起来轻飘飘的,不是那么顺手,不过这总比木头做的刀枪好用多了,我又割了一块鹿皮,给刀做了个刀鞘,他们那边也把鹿肉熏好了。

    这纯天然的鹿肉,吃的他们满嘴流油,他们也是饿的狠了,一整只鹿,被他们吃的几乎就剩骨头了。

    吃饱喝足了,我带着他们再次上路,沿途那些我已经司空见惯的风景和动物,却让他们少见多怪的惊呼不已,我叹了口气,告诉他们不要喧哗,不然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们明显对我的话并不以为然,虽然摄于我的威严,他们不敢再大声喧哗了,可是依然三五成群的窃窃私语着,似乎把这里当成了度假村。

    我也再懒得去警告他们,也许只有鲜血的代价,才能让人警醒吧!

    我大步走在前面,带着他们前往岩壁。我的计划是这样的,天黑之前先赶到洞天,在那里休息一晚,然后明天沿着岩壁继续赶路,食物的问题,会在必需的时候,我带着人去狩猎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最大的问题就是岩壁陡峭难行,可是比起密林之中的凶险处处,岩壁上还是安全一些的。

    可惜我们还没有走到岩壁那里,就出事了。

    全南秀的妈妈秋雅,走着走着忽然尿急,她可能是不好意思,也没招呼别人,就是让丈夫全俊浩帮忙看着点,自己急匆匆的钻到一棵大树的后面。

    她解决完了之后,正在提裤子,忽然脑子里面一阵眩晕,她低头一看,一条红黄黑环形相间,色彩鲜艳的小蛇,正挂在她的小腿上,她那条小腿,已经肿胀的和大腿一样粗了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她并没感觉到疼痛,她张嘴想叫,却发现舌头不听自己使唤了,然后,她就扑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全俊浩被妻子倒地的声音惊动,转头一看,不由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我冲过去的时候,发现那条蛇还咬在秋雅的小腿上,全俊浩歇斯底里的狂叫,却没有做出任何救人的措施。

    我来不及骂他了,挑起那条蛇,用力一拉。

    蛇的身上发出嘎巴嘎巴的骨爆音,软软的垂下,可是它的嘴巴还咬在秋雅的小腿上。

    这条蛇的牙齿是倒钩形状的,我捏住蛇头,小心的把蛇头摘了下来,就见到秋雅的小腿上,有两个小洞,小洞的周围隆起来了,看上去有点像是月球上的环形山,中央的孔洞里面,正在往外冒着黑血。

    我飞快的扯下衣袖,死死勒住了秋雅的大腿,对全俊浩喊道:“不想她死的话,给她把毒血吸出来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珊瑚蛇啊!”全俊浩惊慌的摇头:“仅次于响尾蛇的毒蛇啊!”

    我怒目而视:“握草,你特么知识还挺广博,可这是你的老婆啊!”

    全俊浩用力摇头,在我愤怒的目光中向后退去:“我不能……我不能……我还要照顾秀秀,我不能让她成为孤儿……”

    他双手用力揪着头发,一脸的痛苦,这时候全南秀也跑过来了,看到倒在地上满脸黑气的妈妈,她哭喊着往上扑。

    我深深的看了全俊浩一眼,一把搂住全南秀,把她交给了明日香,然后飞快的从怀里摸出一个TT。

    我拆开TT,把它含入口中,趴在秋雅的身前,把她的伤口划了一个十字,开始大力吸了起来。

    吸出来的黑血,被TT所阻隔,并不能接触我的口腔,我拼命的吸啊吸啊,吸得我大脑都快缺氧了,总算秋雅的伤口,冒出来的都是红色的血了。

    可是秋雅依然紧紧闭着眼睛,人事不知。明日香叹了口气,告诉我说,珊瑚蛇的毒素太猛烈,只怕是……

    她的话音未落,我用手捏住了秋雅的脸颊,一用力,把她的嘴巴捏开了。

    然后我拿着朴刀,在自己的手腕上割了一刀,鲜血立刻涌了出来,成串的鲜血滴入了秋雅的口中。

    很快,鲜血灌满了秋雅的口腔,可是她却完全丧失了吞咽功能,我无奈的伸手按在她高耸的胸口上,用力一压。

    鲜血从她的嘴角溢出一些,不过随着我的按压,她的喉头总算是动了,鲜血咕咚咕咚的被她咽了下去,呛得她剧烈的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我刚才是想起了,我原来中过乔的毒箭,后来没有经过任何急救就痊愈了,可能圣泉已经改善了我的体质。也不知道对秋雅的伤管用不管用,但是为了全南秀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母亲在面前死去,我决定拼一下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全俊浩和另外一个男人,用树枝藤条做成的简易担架,架着秋雅在路上行走,整个队伍的行进速度一下子拖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意外的变故,我们不能再直接上岩壁上,只能是贴着岩壁往前走。

    全南秀牵着父亲的衣角,在后面跌跌撞撞的跟着,明日香想牵着她,却被她嫌恶的甩开手。

    明日香讪讪的退到一旁,正好看到我幸灾乐祸的目光,她瞪了我一眼,却向我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陈桑今天做的事情,让我有点意外,我感觉这不是你的风格!”她若有所思的看着我:“能告诉我原因吗?”

    我一脸深沉的说道:“尼采说过,当一个女人试图了解你的时候,她一定对你有非分之想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明日香怒视着我,但是很快,她的眼神就软化下来。

    “陈桑外表的冷酷和自私,只是柔软内心的保护色吧!原来,陈桑也是一个羞涩的男子呢!”

    “我羞涩?”我瞪大眼睛,长这么大,有人说我聪明,有人说我帅,有人说我自恋,有人说我流|氓,但是还从来没有一个人,说我羞涩呢……

    “陈桑是个好人!”明日香冲着我深深鞠了一躬:“我为之前对你错误的印象,向你道歉!”

    这个……我盯着她高耸的胸口,怪笑起来:“道歉我接受,但是口头上的很没诚意,能不能来点实质的!比如……”

    “比如什么?”明日香诧异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告诉我你是D还是E?”

    “陈桑!”明日香满脸通红,一跺脚,转头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古怪的笑了笑,我不想和她走的太近,我担心真到了必须牺牲她的时候,我会忍不下心!

    不过明日香的问题,还是让我的心起了波澜。我默默的向前走,心里不停的剖析着,刚才为什么一时冲动,去救秋雅,她的丈夫都已经放弃了她啊!

    可能,就是因为全南秀那一双大眼睛,还未曾染上太多的人间丑恶吧……

    夜幕降临的时候,我把他们带到了洞天,熟悉的一切一切,让我又开始惆怅,无比思念那些在古堡中等候我的女人们。

    我点了三个男人,王志军以及另外两个男人,让他们和我一起去取水和打猎,准备今晚的晚餐。

    王志军正在低头拔脚上的木刺,不满的说道:“为啥是我?还有这么多人呢!我的脚受伤了,换个人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!”我瞪着他,森然说道:“孔子说过,不劳动,不得食!”

    王志军和崔成国交换了一个眼色,不情不愿的站了起来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