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8章 又一个引导者

    大师范说的是日语,我并不能听懂他说的是什么意思,但是我能够感觉到,他那种深入骨髓的恐惧和痛苦。

    那些光芒不停的流转着。速度越来越快,我忽然浑身一震,我恍惚看到,李美红的身影。在光芒流转中,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我一下子明白大师范为何如此激动了,他已经半截入土的人,这辈子一定有很多错失的人。也许,刚才他就是看到那些令他惋惜或者令他痛苦的逝者!

    “亚麻得!”大师范狂吼一声,竟然大步朝着石林跑了回去。

    我急忙追上去,一把扳住他的肩头,正要对他大吼来唤醒他,大师范忽然肩膀一抖,把我的双手弹开,与此同时,他拔出腰间的木剑。

    他借助拔剑的力量,剑柄重重砸在我的小腹上,我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在这一刻一起翻转起来,身体腾空而起,扑通一声重重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眼前尘土飞扬间,大师范已经离我而去,他朝着石林奔跑几步,用力一蹬地,身形腾空而起,斜斜蹬在一根石柱的上面,借力再次飞腾,身形没入了流转的光芒之中。

    然后,他的身体就凭空消失了……

    “大师范……”

    我大声叫了他几声,空旷的原野中我的声音在不停的回荡,可是再没有人应答我。

    “于是……大师范的身体进入了光芒……不见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追上了女人们,她们就在古堡下面的岩壁下等着我,看到我只有自己回来,明日香自然要问起大师范的下落。我如实相告,可惜她连标点符号都不信……

    “陈博君!”明日香目光凄婉的看着我,连连鞠躬:“请你实言相告!”

    我不禁为之气苦,我特么说的就是实话啊!虽然荒诞了点,但是事实就是这个样纸啊!

    “陈博君!拜托了!”明日香继续鞠躬,凄楚的表情让铁石心肠的人都会为之难过,但是我真的是很无辜啊!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:“这样吧,你想听什么,告诉我,我给你编……”

    明日香浑身一震,停止了鞠躬,秋水双瞳定定的看着我,好久,她双手掩面,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眼镜娘搂住了明日香,低声安慰她,然而短短一瞬之后,明日香就推开了她,迈动步子,朝着石林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殿下!”眼镜娘和飞行员叫着追上上去,这个世界很快安静了。

    “古蔺,真的进入了大蛇的口中?”苏姗盯着我问道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苏姗的脸上,忽然浮现出一抹让我陌生的笑容。

    我自问是这个世界上,最了解的苏姗的男人,她的浅笑她的微嗔,她承受雨露后的满足……可是我从来未曾见过,苏姗露出过这种表情。

    就好像……猎人看着落入陷阱的猎物。

    仿佛有冷冷的冰雨,在我心里胡乱的拍打,我深吸了一口气,一字字的问道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苏姗浅笑:“我是苏姗啊!”

    “她就是苏姗……也是……引导者!”

    嘎嘎的声音,来自于久违的神农,它不知何时,来到我们的头顶,不停的盘旋着,说道:“想知道真相的话,来古堡吧!”

    说完,它一拍翅膀,飞走不见。

    引导者……苏姗?

    我的脑子一下子变得混乱一团……

    我不是引导者么?怎么忽然又成了苏姗?她……

    “谁告诉你,引导者只有一个的?傻瓜!”苏姗巧笑嫣然,对我抛了几个媚眼,我的心中一痛,想起初次见她的时候,我要把他们所有人,带入密林去裁决生死,她提前看出了我的念头,也是这样用电眼来勾|引我的……

    那些过往,已经铭刻在了我的心上,我怎么也不敢相信,眼前的人容貌未变,却换了心肠。

    “其实,我疏远你,就是想让你的伤心少一点……傻瓜……傻瓜……”

    苏姗幽幽倾诉,我双手捧住头,不敢置信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中国人的历史之中,自古以来就有一个争论不休的话题,人之初,性本善还是性本恶,一个婴儿呱呱落地,就会受到来自外界的,或者善或者恶的引导,这也决定了这个孩子的未来走向!”苏姗缓缓的说道:“引导者的意义,也在于此,你知道,这座荒岛存在的真实意义吗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她继续说道:“据我猜测,这座岛存在的真实目的,就是考验人性!你们的善良,海盗的贪婪,德国人的固执,吸}毒者的痴迷……种种种种……究其根本,我觉得这座岛屿,其实是在延续一个恒久不变的争辩,到底人性善好,还是恶好……”

    我感觉喉咙干的发疼,咽了口唾沫,艰涩的问道:“这和你,与我们为敌,有什么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要与你们为敌了?”苏姗轻声说道:“詹姆斯·托宾说过,不要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。同理,我也不想把脱困的希望,寄托在你一个人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背叛我们的理由吗?”陈丹青挺身而出,挽住了我的手臂,用她的身躯为我支撑摇摇欲坠的身体,她怒视着苏姗:“你太自私了!”

    “彼此彼此!”苏姗嫣然一笑:“你为了并不存在的血缘关系,封锁自己的感情,只是为了自己那虚伪可笑的底线,无视陈博对你的爱意,又何尝不是自私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够了!”萧宁儿大叫一声,对着苏姗喊道:“如果没有那种坚持和操守,人和野兽有什么分别?”

    “对啊!”苏姗浅笑:“动物为了繁衍后代,可以和不爱的一方交|配,人类为了道德,把自己的感情束缚起来,如果不是你怕陈丹青伤心的话,早就献身给陈博了吧!这就是你不如动物的地方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萧宁儿气的浑身发抖,说不出话来,安琪瞪着苏姗:“苏姗姐,我一直非常非常尊敬你,可是你让安琪很伤心,从今天起,我再也不叫你苏姗姐了!”

    “从今天起,你和我,只怕再也见不到了!”苏姗叹息一声:“安琪……传说中天使的名字,希望你可以一直保持自己的初心……”

    我浑身一震,不敢置信的看着苏姗,早已经把她的背叛忘却,急迫的问道:“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其实,并不是你们飞机上面的乘客!”

    苏姗这句话,宛如石破天惊,我震惊的看着她,在她的脸上,我看不出撒谎的痕迹,我急忙转头向了陈丹青和萧宁儿。

    “告诉我,她在骗我!”

    陈丹青和萧宁儿黯然摇了摇头:“我们……没有具体的乘客名单……假如当时她在头等舱的话,我们真的不可能知道她究竟是不是飞机上的乘客……”

    我咬着牙,拼命回忆飞机上的情形,却悲哀的发现,我真的没有记忆。

    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坐飞机,上了飞机之后,难免好奇的东张西望,像苏姗这样出色的女人,似乎应该可以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,可是在我脑海里,真的没有印象,曾经在飞机上看到过她……

    “那你……来自哪里?”我艰涩的问道。

    苏姗叹息一声:“CA9*1!”

    我们所有人,几乎异口同声的大喊:“你撒谎!”

    苏姗所说的航班名字,其实就是我们所乘坐的那架飞机,可是她刚才却口口声声说,自己和我们做的不是一班飞机。这不是骗人是什么!

    苏姗无奈的摇摇头:“这件事情,对你们解释起来,相当的麻烦,简单说,我来自另外一架CA9*1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陈丹青和萧宁儿一起摇头。

    她们两个告诉我,一架飞机失事,这是何等震撼的一件事情,我们乘坐的飞机失事之后,航空公司永远不可能再使用相同的编号,一来是为了纪念,再来就是难免会忌讳一些。就和别人不买车祸撞死的人的二手车一样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!”苏姗认真的说道:“你们可听说过,我们所处的世界,其实是由无数平行的世界组成的?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