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2章 七宗罪

    “你还能逃到哪里?”

    突然响起的声音,发自于前方的一棵大树上,古蔺一身黑衣,站在树梢。脸色不善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若是让大蛇吸纳了七宗罪,这座岛将会成为一片废墟!所有的人都难逃死亡!”

    古蔺声色俱厉的说道:“此刻,我们理应同心协力,一同抑制住它!”

    “七宗罪……”苏姗目中泛着奇异的光彩。似是恍然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七宗罪……啥玩意?”我愕然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但丁在《神曲》里根据恶行的严重性顺序排列七宗罪,傲慢、嫉妒、暴怒、懒惰、贪婪、色|欲、暴食。”苏姗幽幽的说道:“传说中的八岐大蛇,有八个头颅,他的本源是人性之恶。这就占据了一个头颅,剩下的七宗罪,完全可以组成它剩下的七个头颅!古蔺的意思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苏姗仰头望着树梢的古蔺:“若是它将这些黑气完全吸纳进去,所有的负面情绪,将会让它的力量大幅度的增强,进而毁灭这座岛屿?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!”古蔺看着苏姗,一脸的欣赏:“若是当初……也许一切都会不同!”

    我明白古蔺的意思,最早苏姗选择了站在古蔺的那一边,不过当时苏姗养光韬晦,并没有显露自己的锋芒,所以古蔺根本就没注意到她,直到后来苏姗跟了我,她的才智才如彗星般绽放,如果当时苏姗死心塌地的帮助古蔺,我早就死在古蔺的手中……所以古蔺才会这样说的。

    “啊!”明日香她们那边,忽然传来了惊呼,我们转头一看,立刻惊呆了。

    大蛇的头顶,又鼓起一个大包,上面隐隐约约露出一个人形,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,看起来隐隐约约有点眼熟,但是我怎么也想不起来这个这个人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苏姗和李美红同时惊呼失声,抓紧了我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认识……”说到这里,我马上紧紧闭上了嘴巴,暗恨自己后知后觉,她们两个的表现,已经非常说明问题了。

    就是用膝盖也能猜到,这个男人肯定就是……被古蔺带头吃掉的男人!

    也只有他,才能让苏姗和李美红如此的失态!

    或者,就是因为他的怨念最深,所以才最早在大蛇的身体中显现出来吧!

    “马丁.尼莫拉说过,在德国,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|义者,我没有说话,因为我不是共产主|义者;接著他们追杀犹太人,我没有说话……最后他们奔我而来,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。”古蔺低沉的说完,身形在空中划出一道黑色的光芒,宛如一只怪鸟,凌空直扑向了大蛇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两个黑西装已经冲到了大蛇的身前,正好大师范从空中飘落下来。

    大师范伸出一只\穿着木屐的脚,在一个黑西装的肩头一踏,再次飞了起来,踩着大蛇的身体,再次冲向了蛇头。

    两个黑西装从腰里面拔出两把精芒闪闪的匕首,向着大蛇的身上乱刺,大师范的断剑,也到了保罗的眼前。

    保罗向前挥舞手臂,虽然毫无章法,可是速度却快的吓人,可是大师范的剑提前就洞悉了他所有封堵的轨迹,从他双臂的缝隙间穿了过去,刺在了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木剑直接插|入了保罗的脸颊,直至末柄,保罗发出愤怒的嘶吼声,嘴巴张开,一条红色的信子忽然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大师范伸脚一点大蛇的头顶,向后倒仰,双脚群牢牢的站在蛇头上,整个身体形成了一个拱桥的姿势,避过了保罗的蛇信,动作干脆漂亮的,比起成龙的影片还厉害。

    但是他避过了保罗的红信子,却没想到,那个被吃掉的男人嘴里,也吐出一根红信子,瞬间缠绕住了他的右脚脚踝,向着自己的方向拼命拉扯。

    大师范身体失去平衡,一下子被拉的倒在了蛇头上,见到这样的情景,狂奔中的明日香发出一声尖叫,两个黑西装大吼着巴嘎什么的,抱着大蛇的身体往上爬。

    保罗转头看着倒在蛇头上的大师范,嘴一张,老长的红信子向着他的身体席卷而去。

    大师范的身体,在蛇头上翻转腾滚,避过了红信子,手中出现了一把小小的太刀,准确的划中了缠着他脚踝的红信子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,红信子缩了回去,大师范获得自由,挺刀直刺保罗。

    可是没想到,被吃掉的那个男人忽然把红信子伸出了老长,卷住了一个刚刚爬上来的黑西装,用力一拉。

    那个黑西装手里的枪响了,枪口发出十字形的火光,子弹落在他的身上,然而并无卵用,他被男人拉的跌跌撞撞向前,直接和那个男人来了个面对面。

    大师范厉吼一声,舍弃了保罗,闪身来到黑西装的面前,扬起太刀去切割红信子。

    可是一切都晚了,那个男人的嘴巴,已经啃在了黑西装的脸上。

    黑西装的脸立刻就剩下了半张面皮,剩下的一半血肉模糊,他的身体不停的抽搐着,向前一扑,抱住了黑西装,张开嘴也啃上了对方的脸。

    两人脸上都是血肉横飞,那残酷的场面,让我旁边的女人们呕吐起来。

    “带她们走!”我推了陈丹青一把,向前冲去。

    路过苏姗身边的时候,我伸手重重拍了她的丰|臀一下,心里酸苦无比。

    她说过,我这个动作,代表我的征服欲太强,可是她却不知道,我最想征服的人,就是她!

    但是……只怕永远都不可能了!

    我向前如急电一样冲向大蛇,在我的前方,明日香奔跑在前,眼镜娘和飞行员跌跌撞撞的奔跑,安格斯和他的手下,已经到了大蛇的身前,在蛇头上,一个黑西装和那个男人抱在一起相互撕咬,大师范闪转腾挪,正在和保罗搏斗。

    古蔺呢?

    我忽然想起这货,四下张望,却发现已经不见了他的踪影!

    麻蛋!不是又上了他的当了吧!刚才这货说的慷慨激昂的,似乎世界末日都要到来一样,肿么眨眼之间,就不见了?

    我已经来不及去思考古蔺的下落了,因为此刻,一道黑色的身影比我还快,越过了我,在奔跑中扬起弓箭,一箭一箭的射向了大蛇的眼睛。

    是乔!

    她脸色肃穆,咬牙切齿的瞪着大蛇,可是她嘴里还叼着一块驴肉,这就让画面从悲壮变成了滑稽。

    “陈博君!”

    我已经越过了明日香,她似乎没想到舍命奔逃的我,居然会回头和她们共同御敌,所以声音中带着极度的惊喜。

    我脸色淡然极度装逼的嗯了一声,继续加快了步伐。

    乔的箭术实在厉害,一连串的箭支在空中首尾相连,变成了一条直线,丝毫无误的奔向了大蛇的眼睛。

    大蛇刚才始终处于不动弹的状态,乔的箭支射中了它的右眼,它的身体开始猛地震颤起来。

    随着它身体的颤动,大片大片的鳞甲纷纷落下如雨,大蛇的身体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起来。

    黑气加快了速度,朝着保罗和被吃掉的男人身上凝集,大师范大叫一声,从蛇头上坠落了下来,落地后,开始不停的打着寒颤。

    那个留在蛇头上的黑西装,已经不再动弹了,他的身体表面,迅速的覆盖了一层雪白的寒霜,让他化成了冰雕。

    一股深入骨髓的寒气,迅速的渗入了我的身体,让我的关节开始出现针刺一样的疼痛。我双脚用力一蹬地,追上了奔跑的乔,一把搂住了她的腰。

    “吃鱼!”

    我冲着乔大吼一声,她停止了射箭,茫然四顾,似乎在寻找鱼在哪里。

    大师范双脚用力一点地面,猫着腰,上身几乎贴着地面,向前迅速的奔跑,路过明日香的时候,他一把拽住了她,带着她狂奔起来。

    日本人摆明了已经放弃了同大蛇对抗,可是德国人还是一根筋的冲向了大蛇,我与他们几乎迎头撞上,我一把拉住了安格斯。

    “no!”我只能说出这个意思了。

    安格斯被我拽着,跌跌撞撞的转过了身,与此同时,一名士兵忽然凌空而起,在空中手舞足蹈着,飞向了大蛇的头部。

    大蛇张开了嘴巴,狂猛的旋风再现,又有两名德国士兵,被风吸起来,飞向了大蛇的口中。

    在大蛇的头顶,保罗和被吃掉的男人,面目狰狞,正在一人拿着一半尸体,飞禽大咬。

    那个被他们两个分食的,正是刚才冲上去的那个黑西装,而另外一个黑西装,此刻正在从蛇头上滚落。

    大蛇嘴一张,这个黑西装也未能幸免,被卷入狂风,成了大蛇的食物。

    我们所有人都放弃了和大蛇的对抗,转身玩命的奔跑,我刚刚跑到眼镜娘的身边,她忽然惊呼了一声,脚下被一个凸起的树桩绊了一下,身不由己的向前飞出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