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9章 海是不是在笑

    她的样子让我又爱又怜又心疼,我落后几步,和她并肩而行。

    “做不了恋人,还能做朋友吧!”我盯着她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!”苏姗斩钉截铁的说道:“一刀两断!拖拖拉拉不是我的风格!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啊!”

    “除了你所知道的破咒者引导者等等。其实还有一种身份,你并不清楚!”苏姗轻轻说道:“那就是我,观察者!”

    “观察者?”我愕然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幼稚!”苏姗淡笑:“我随口编出来的,我就是想静静的看着你装比。然后看着你的努力,被命运一点点的粉碎!你小时候有没有玩过那种游戏,把一只蚂蚁用樟脑丸画个圈圈圈起来,它无论怎么挣扎。都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!”

    “你还会不会好好唠嗑啦!”我哼了一声:“就算是那样,至少我奋斗过,挣扎过,而不是心灰意冷混吃等死!这样就算某一天我一败涂地,也不会后悔!”

    苏姗幽幽叹息一声:“选择比努力重要,你正在一条错误的道路上一路狂奔!也许一败涂地的时候,你回首往事,只能剩下羞愧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我正想问她到底知道了些什么,话到嘴边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。我伸手扳住了她的肩膀,目光凌厉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看不起我!若是我能斩断所有的荆棘,让你如同王后,你是否能够回头?”

    苏姗嘲讽的笑笑:“你在尽心尽力的多情,你会有很多的女人,你和我之间的过往,终将会被你遗忘!”

    “不会忘,永远不会!”我一字字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听,海是不是在笑……”苏姗指着前方。

    远远的,一轮红日在海平面探出了头,将海水染成了淡红色,海潮汹涌的一波|波冲向海滩,留下了大量的鱼蟹贝类,周而复始的循环不休。

    在那里,早已经有人在沙滩上捡东西了。

    日本人,德国人,都在!但是没有明日香和眼镜娘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深入密林,可能都在岸边固执的等待救援,所以他们的主要食物来源,完全都是来自于海边。

    “嗨!”

    我远远的冲着安格斯他们喊了一声,冲着乔做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乔的背上,背着半扇熏好的斑驴肉,那是我送给德国人的礼物。反正我们那座小岛上的斑驴多得很,这驴肉也吃不完的。

    德国人尝过斑驴肉的美味之后,那种兴奋的表情,简直是无法形容了。

    他们完全把我当成最铁的哥们了,我顺带说了下,想让他们帮我们多收集一些那种贝壳。

    安格斯他们拍着胸脯说没问题,然后我们两伙人凑在一起,开始寻找那种贝壳。至于鱼虾螃蟹什么的,我们那里食物丰足,根本就不屑于去捡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这时候,大师范和一个穿着黑西装的日本人快步走向我们,对我友好的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陈博君,又见面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!是啊!”我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做个交易!”黑西装直入主题,指着那扇驴肉说道:“我们收购你们的这种肉!你可以开价!”

    我像是看傻}B一样的看着他,挖了挖耳朵:“你说啥?大声点,我听不见!”

    黑西装的脸上浮现了一丝怒色,大声道:“这种肉,你们还有多少?我们统统买下来!”

    “买?你说买?”我哈哈大笑:“日元?什么汇率?我要来做什么?点火?”

    “枪支!弹药!”大师范目光凌厉的看着我:“你所需要的!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!我并不需要!”我努力挺起胸膛,才能对抗他身上渐渐弥漫出来的威压,我指了指德国人,沉声说道:“我需要的,是友谊!”

    “友谊!”大师范盯着我:“什么程度?”

    “友谊还分程度么?安格斯,啥叫友谊?”我冲萧宁儿挑挑眉,萧宁儿甜甜一笑,把我和大师范的对话,原原本本的翻译给了安格斯。

    安格斯这才明白,感情日本人想挖墙脚,他急忙让人把肉往木屋里面送,伸手搂住我的肩膀,从怀里摸出那把刮胡子的刀,塞到我的手上。

    “看看,这就是友谊!”我干笑两声,感觉安格斯这个配合不是很默契,送我一把刀就算友谊了?

    没想到安格斯随即拿着我握刀的手,在他手臂上一划,划出一道血口子,他坦然望着大师范,叽里咕噜的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德国有句名言,友谊需要忠诚去播种,热情去灌溉,我和陈博先生之间的友谊,就是这样,我永远对我们的友谊忠诚!”

    萧宁儿翻译出了安格斯的话,大师范轻轻点了点头:“好,我明白了,陈博君,你要的友谊,我给不了!那么,再见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带着黑西装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对于他的干脆,我也是蛮惊讶的,这时候,日本人那边,忽然传来了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我们一起看过去,其他那几个日本人,走的比较远了,在最靠近大海的地方,正好一波海潮退去,留下了好多的鱼,日本人正围着那些鱼,神色激动的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他们发现了新物种?

    我心里蛮好奇的,然后一看安格斯的表情也是这样,我们俩对视一眼,默契的朝着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我真的看到了一条无比奇怪的大鱼,大概七八岁孩子那么大,身体扁扁的像个蛤蟆,一张嘴巴非常大,一张一合的喘着气,露出两排尖利的牙齿。它最奇怪的地方是在背上,那里伸出一根钓竿似的长长的东西,就跟变异版的天线宝宝似的。

    我知道,日本人常年生活在海边,应该对海洋生物比较熟悉,估计是他们看到这种从来未曾见过的怪鱼,才会这么惊叫的吧。

    “这啥玩意啊!外星来的?”我拉过琳娜问道。

    琳娜抿嘴一笑,通过萧宁儿的翻译告诉我:这种鱼叫做鮟鱇鱼,就是地球上的鱼类啊!

    这种鱼背上那根跟钓竿似的东西,是它变异的背鳍,这个非常有意思,在深海中能够发光,引诱其他的鱼过来,然后会被它一口吞掉,鮟鱇鱼的嘴巴特别大,完全张开后,能够吞下比它大得多的鱼类。

    既然是地球物种,那为什么日本人会这样大惊小怪呢?

    我正在纳闷,大师范的脸色忽然一边,对日本人说了几句,李美红居然听得懂他们的日文。

    “他说,鮟鱇鱼是深海鱼类,还有旁边的老虎斑鱼等等,都是近深海的鱼类,不可能被海潮冲上来的,可是现在,这些鱼出现在沙滩上,说明……”

    “海底可能出现了什么变故!”

    大师范忽然用中文对我们说了一句,然后他带着几个日本人,飞快的朝着岸边跑去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这么谨慎啊!”我刚吐槽了一句,忽然听到一些隐约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声音很轻,却非常的沉闷,与此同时,我的脚下,感受到一丝轻微的颤抖。一眼望去,海天交接的地方,有一道隐隐约约的白线,除了我的视力,其他人肯定看不见。

    麻蛋!我的脸色立刻变了,一推满脸懵逼的安格斯,让萧宁儿告诉他,马上往回跑……

    然后,我带着所有的人,开始朝着岸边跑,德国人虽然不知道我什么意思,却选择信任我,跟着我撒丫子狂奔起来。

    我们跑了几分钟,身后就传来了海水轰鸣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大了,我几乎可以肯定了!

    特么的是海啸!

    难道苏姗刚才问我海是不是在笑,就是这个意思?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苏姗,她跟着我们跌跌撞撞的奔跑着,跑着跑着,忽然脚下一软,跌倒在了沙滩上,她努力爬起来,然后身上一轻,就被我扛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一语成谶啊!”我拍了拍她的丰}臀,她闷哼一声,怒道:“请自重!”

    “不重!一点都不重!”我嬉皮笑脸的,感受着久违的肌}肤之亲。过往的温馨回忆像是风舞残阳,瞬间填塞了我的脑海。

    我又重重拍了苏姗的丰臀一下,说道:“你说过,喜欢做这个动作,说明我的征服欲很强,所以,我决定了,我要重新征服你!”

    “等你先逃得过破坏者再说吧!”苏姗无奈的叹了口气,知道挣脱不了我,聪明如她,立刻放弃了挣扎,闭上了眼睛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破坏者?我扭头,看到远在天边的海浪高高竖起来,像是直接耸立到了天上,并且还在漫无边际的增高着,迅如疾风的朝着我们奔来。

    我以前在美国灾难片中看到过这种画面,可是现在身临其境,我才知道,那种凛然的天地之威,真的是让人有一种天崩地裂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们一路狂奔,跑过了沙滩,这时候,那些日本人已经从直升机里面,把明日香和眼镜娘带了出来,他们在最前面奔跑,后面就是我们,我们一大群人,与身后齐天一样的海浪,在做着生死时速的赛跑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