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8章 我的决定

    “你们想到哪里去了!”我故作生气的瞪着她们:“我就是想和她沟通沟通,所以教了她一些中文!吃鱼就是吃鱼,吃的是真正的鱼,睡觉就是睡觉。不是另外意思的那种睡觉!”

    “我们说过你是别的意思吗?”陈丹青撇撇嘴:“此地无银三百两!”

    我快哭了,怎么感觉越描越黑的样子?

    乔喜滋滋的跑去摘下几条鱼,过来递给了我,用手比划了一下。意思是让我做给她吃。

    当然回来之后,做饭这种事情也轮不到我的,李美红和琳娜她们开始做饭,熊熊的篝火点燃。因我们的归来,女人们都笑逐颜开,空气中洋溢着欢乐的味道。

    她们自然会问起,我们为什么回来的这么快,萧宁儿看了我一眼,闭上嘴不说话,我抓起一块熏驴肉,吃的满嘴流油,故意卖关子,不时偷偷瞟上苏姗一眼,想看看她着急不着急。

    可是她低垂眼帘,看着火堆若有所思的样子,看上去完全对这件事情没有半点兴趣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有点兴趣索然。

    “快说!”陈丹青用一个火棘砸在我的额头上,不满的瞪着我:“能成熟点不!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想好!”我思考了一下,缓缓说道:“现在事情变得和我们想象不同了,我已经知道了引导者和破咒者是谁,可是,我现在还没理清思路,等我想的差不多了,我再告诉大家好了!”

    “你在胡说什么!”陈丹青瞪起眼睛:“破咒只是你一个人的事情吗?我们大家都想离开这里啊!你把自己当成什么?我们的领袖?伟大的救星?你没有想好,就不给我们知情的权利?你真把自己当成无所不能的救世主啦!只是一个破咒者,你得瑟什么啊!别人不知道,我难道不知道你小时候脑子被驴踢过!”

    陈丹青应该是猜出了我的心思,知道我因为苏姗的缘故,才不想把事情说出来,以免落个再依靠她的下场。她这串话说的如同机关枪一样噼里啪啦的,一脸愠怒,显然是真的生了气。

    “说说吧!”苏姗轻轻的说道:“我就听听,我不说话!”

    这话让我听着那么别扭,怎么好像我怕你似的!我闷哼一声站了起来:“累了,睡觉!”

    “你够了!”陈丹青大喝一声,拦住了我,双眼中跳跃着两盏幽幽的火焰,怒视着我:“你是不是就活在自己的世界里?我们对于你来说,到底算什么?是你想证明自己男性自尊的资本?还是可有可无的陪衬?”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是我的奴仆!我是你们的王!”我哈哈大笑,笑的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我,直到,我的笑声变得嘶哑而苦涩。

    “我才是引导者,古蔺是破咒者!”我颓然坐在地上,捡起一根燃烧的木柴,弄灭后,用上面的炭粉在地上划了几个圈子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,引导者,这是古蔺,破咒者,还有守序者,裁决者,破坏者……”我在圈子中间划线:“引导者要带着破咒者去破咒,守序者维持岛上的秩序,让现代文明不至于大规模的进入这座岛,裁决者……特么的不知道是什么鸟东西,破坏者……老骟驴说他很快就会出现。如果,十天之内,我们赶不到古堡的话!”

    我把自己的经历对她们讲出来,扔掉树枝,拍了拍手:“大家如果喜欢民|主的话,我们投票表决一下,明天是一起出发去古堡,还是留在这里,把事情想的更周全稳妥一点,多准备一些物资再去?”

    几个女人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苏姗,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不说,如果我说明天走,你一定会选择留下来,如果我说留下来,你一定会明天走!”苏姗低头,似乎在和别人说话一样,但是我知道,她这是在刺激我。

    “我们怎么就成了奴仆了?我是你表姐!”陈丹青坐到我的身边,气呼呼的拍了我脑袋一下:“你小子瞎嘚瑟,现在傻眼了吧!”

    “好了!”李美红忽然站了起来:“陈博,不管你拿我们当奴仆也好,拿我们当朋友亲人也好,总之,这里只有你一个男人,而且,之前如果没有你的话,我们都早已经死了。你的决定,我反正是无条件的拥护的!”

    她走过来,坐到我的另一侧,拉起来我的一只手,轻轻说道:“你离开之后,我一直在做噩梦,我活了三十年,爱过,伤过,幸福过,但是从来没有像你这样一个男人,让我这样牵肠挂肚过!我告诉自己,这是一个荒岛,让我的矜持见鬼去吧!陈博,我想告诉你,我爱你!我愿意把我的希望,寄托在你的身上!”

    她看着众人,掷地有声的说道:“以后,如果再有类似投票的活动,我的那一票,永远在陈博这边!”

    我以为李美红说完了,没想到她又用英文说了一遍,琳娜和爱伦,以及另外一个女生,也坚定的走过来,依次对我表示忠诚,甚至琳娜又用生硬的口音对我说。

    窝艾泥……

    “臭小子!大表姐也支持你!”陈丹青站起身让开位置,安琪和萧宁儿立刻冲过来,为了争夺我的那只手开始吵架……

    我感动的看着她们,忽然觉得自己有点狭隘了,一直纠结着和苏姗之间的感情,事实上,这些女人,都把希望寄托在了我的身上啊!我若是意气用事,为了和苏姗赌气,把大家带到错误的方向上,那还算不算男人!

    除了苏姗和吃的眉开眼笑的乔,所有的人都对我表示了支持,相比之下,苏姗显得有点孤单,她淡定的笑了笑,什么都没说,站起来走向了海边的一张藤吊床,躺在上面,轻轻的摇晃着,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,胸中一股气在不停的翻涌着,大声对女人们说道:“从一上岛开始,我就一直不喜欢把自己的命运交在别人的手上!否则那个时候,我就加入了古蔺的团队!所以……这次也一样!我凭什么要听那个老家伙的话,乖乖的赶回去!我们就在这里,打鱼,杀驴,还有……生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!”陈丹青轻轻踹了我一脚,脸上却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
    她知道,我这样说,就是故意宽慰大家,把气氛搞轻松,让大家的信心都恢复!这表明,我不必再依赖苏姗,重新变得坚强起来,有了自己的主见!

    我坦然伸出自己的手,低低说道:“我不是意气用事,我想带着大家,凭借我们自己的智慧和勇气,闯出这个鬼地方!我们不怕失败,一次不行,就两次,三次……百二秦关终归楚,三千越甲可吞吴,我还就真不信了,我们出不去,我们生一大堆孩子,他们还出不去嘛!”

    女人们开始听我说的慷慨激昂的,全都面容肃穆,可是后来我话锋一转,她们全都吃吃笑了。

    “狗嘴吐不出象牙!”陈丹青白了我一眼,却伸出了手,覆盖在了我的手上,萧宁儿,安琪,所有的女人都紧随其后,乔看了看我们,一脸蒙圈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噗嗤……”冷笑声从苏姗那边传来,她轻轻的说道:“理想很丰满,可惜现实往往骨感!”

    我们一起看向她,她在吊床上翻了一个身,背对着我们,不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苏姗最近真的是怪怪的!似乎,在有意和我们拉开距离,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!”陈丹青和我沿着沙滩漫步,低声对我说道。

    dudu……几只渡渡鸟叫着,大摇大摆从我们身边走过,一点也不怕生。

    “对了……”陈丹青看到渡渡鸟,想起了什么:“渡渡鸟的肉并不好吃,不过羽毛做箭羽很好。我们已经做了很多的箭支,现在大家的箭术都进步都非常大!”

    “嗯,不错!”我对陈丹青说了一下我的打算,明天我带她们去海边,多找一些安格斯所说的那种贝壳,敲碎后,镶嵌在箭支的尖头,威力肯定会大大增加,乔那里还有一些蜘蛛毒液,接下来我也可以在雨林中找一些箭毒蛙,做一批毒箭。

    “那你打算怎么办呢?”陈丹青掩着嘴笑了起来:“不会真的打算生一大堆孩子吧!”

    然后她的脸色严肃起来:“我可告诉你,这岛上没有妇产医生,万一……的话,只怕真的很危险!”

    我老脸一红,我都不好意思告诉陈丹青,我虽然和苏姗和琳娜发生了那种关系,可是两个女人真的满足不了我……连子弹都没发射,怎么中靶啊……

    “我不是随便的人!”我正色对陈丹青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会相信嘛!”陈丹青白了我一眼,叹气道:“宁儿喜欢你,早晚要被你吃了,我警告你,就算你再有别的女人,也不准对宁儿不起……唉……造孽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有黑眼圈了!”我指着她说了一句,成功的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陈丹青慌乱的别过头: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我拉住了她的手,感受着她掌心的柔软,轻轻抚|摸她手掌边缘磨出来的茧子,轻声说道:“辛苦你了!”

    确实,陈丹青的眼圈真的黑了,我知道,我不在的时候,她一定非常的担心我,晚上能睡得好才怪……

    “滚!”陈丹青用力甩我的手,可是我攥的紧紧的,她怎么也甩不脱。

    “表姐的豆腐也你敢吃!”陈丹青怒气冲冲的瞪着我:“是不是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睡觉!”乔神出鬼没的从一旁钻了出来,指着自己,对我说道:“睡觉!”

    “禽|兽!”陈丹青狠狠一脚踩在我的脚面上,甩开我的手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我欲哭无泪,人家乔只是想问问我,她在哪里睡觉啊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