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7章 明日香

    我回过头,身后是浑然一体的岩壁,并没有任何的痕迹,乔也是一脸蒙圈。用力推了推岩壁,眨巴着眼睛不敢置信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,她是谁啊?”萧宁儿指着乔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个吃货!”我嘻嘻一笑:“宁儿,想陈大哥没有?”

    “想!”萧宁儿搂着我的腰。俏脸贴在我的胸口上,喃喃的说道:“那天我看着你带着古蔺和安琪离开,我却不能动不能喊,那种焦急。你永远都无法体会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泪水夺眶而出,润湿了我的胸膛,我抚|摸着她的头发,连连自责,柔声安慰她,本来想问她一些关于古堡的事情的,不过她这么伤心,我也不好意思马上就问了。

    宁儿好久才止住哭声,擦了擦红肿的眼睛,不好意思的看着我:“不是啦,陈大哥当时是被骗了嘛!不然,陈大哥不会丢下我不管的!对不对!”

    “嗯!不会丢下你!永远不会!”我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“拉钩!”宁儿娇憨的牵过我的手,和我尾指相连,勾了几下,还盖了一个章。

    “万一……我们能够回到原来的世界,你还会做宁儿的陈大哥吗?”

    “不!”我摇了摇头,宁儿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极度难看,我贴着她的脸,在她耳边轻轻说道:“我不做大哥好多年,我不爱冰冷的床沿!”

    萧宁儿愣愣的看着我,好一会才明白我的意思,她嘤咛一声,伸手掐了我腰上的软肉一下:“陈大哥好讨厌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我爽朗大笑,忽然被乔拉了一把。

    我这才发现,一个女人站在不远处,静静的注视着我们。

    这是那个岛国直升机中两个女人其中的一个,没戴眼镜的那个。

    她今天依然穿着那件缀满樱花的和服,站在不远处,眉目细致如画,海风吹动她的裙摆,让她有一种凌风而去的飘逸之美。

    “你们,好!”她对我们微笑,中国话的口音虽然有点生硬,却还是能够交流的。

    我轻佻的吹了声口哨:“美女好!”

    她抿嘴一笑:“你们,在这里,干嘛?”

    “我们滴,散步滴,干活!”我促狭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她似乎能听出我的调侃,微嗔的看了我一眼,随后展颜一笑:“你是个很厉害的男人!大师范对你评价很高!”

    大师范可能指的就是那个老头,我对他兴趣挺大的,他算是我这一辈子见过的最厉害的家伙,我估计真放起对来,成龙不一定能打得过他。

    “大师范是啥玩意啊?”我故作不解的问她。

    女人的脸板了起来,一股与生俱来的高贵气息,立刻从她身上显现出来,她瞪着我,严肃的说道:“大师范是我们……最尊敬的人,请你注意自己的言辞!”

    我耸肩摊手:“我只是在询问啊!我并不知道大师范是个人啊!”

    可能我骂的太隐晦了,女人的中文没过四六级,没听出我的意思,她这才嫣然一笑,宛如冰霜解冻,春风十里。

    “大师范是尊称啊,你难道不知道,这个称呼,本来就是从你们中国的《周礼》这本书中流传下来的啊!”女人略带吃惊的语气,让我老脸一红。

    我确实不知道什么叫周礼,周公解梦我倒是听过。早就听说中国传统文化缺失,却有好多被日本人保留下来了,看起来真的有点啊!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啊!时代在进步,我们早就不这么称呼了,我们现在叫教授!”萧宁儿在一边替我打抱不平。

    女人淡淡一笑: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麻蛋,最讨厌这两个字了,我拉着萧宁儿和乔:“我们走吧,她们一定不会想到,我们这么快就回来的,我们去了,一定吓她们一大跳!”

    因为从我们居住的地方到古堡,最少十天的路程,一来一回就是二十天,可我们从折返之门回来,节约了十天的时间,所以我才这么说的。

    “最喜欢陈大哥这种坏坏的样子!”萧宁儿亲热的揽住我的手臂:“我们快点走吧!我特别想丹青了!”

    “请问……你叫……名字?”那个女人在我们走了几步之后问道。

    “陈博,就是每天早晨会bo!”我转身对她笑了笑。

    女人冲着我点了点头:“陈博君,明日香,请多,指教!”

    我费了一些脑细胞,才明白过来,这个女人的名字,叫做明日香。

    明日……香,今天怎么办?

    我冲她挥了挥手,带着两个女人大步而去。

    在回去的途中,我拜访了一下德国人,他们现在居住在石壁上一个靠近水帘洞的地方。

    不得不佩服德国人天性中的那种严谨,他们建造的木屋,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,比例都非常的均匀,像是用尺子量出来的一样,和这个木屋相比,我们所制作的,就有点粗糙了。

    我们到来的时候,几个德国人正蹲在木屋前面,一人捧着一个大碗,唏哩呼噜的喝着汤,看到我过来,他们站起来冲我友好的挥挥手,其中有一个是曾经被我救过的那个士兵,他更是冲上来,给我了一个热情的熊抱,然后叽里呱啦的说了一段。

    “他说,他叫保罗,非常感谢你赐予了他第二次生命,他愿意把你当做最好的朋友,同时,也希望得到你的友谊!”

    萧宁儿在一边给我翻译,我本来想调侃这个士兵两句,不过看到他满脸的诚挚,还是挺认真的说道:“现在,我们已经是好朋友了!”

    听完萧宁儿的翻译,保罗爽朗的大笑起来,这时候,安格斯也从屋子里出来了,我看到,他脸上的络腮胡不见了,不禁有点好奇。

    难道他们找到了铁器?

    我把这个问题询问了安格斯,他摇了摇头,转身进了木屋,不一会拿着一把木刀出来。

    我仔细一看,发现这把木刀的锋刃处,镶嵌了一截白色的东西,只露出短短的一小截。

    我用手摸了一下,感觉真是挺快的,安格斯用那东西放在脸上,刮了几下,短须开始飘落。

    我让萧宁儿问他怎么弄得,他告诉我,这是海边捡到的一种独特的贝类,贝壳特别的坚硬锋利,就是不太大,拿来做刀锋的话还是够用的。

    他要送我一把,被我拒绝了,我向他问明了那个贝类的形状,打算明天涨潮的时候,自己来捡一些。

    我和他们闲聊了一会,问了问他们这几天在忙什么。

    这些德国人真是固执的令人发指,他们每天的工作,除了为了基本的生活条件而努力,就是继续想尽一切办法来发布SOS信号,虽然这么多天过去了,他们的工作并无卵用,可是安格斯是这样说的、

    他说坚持了九十九天,也许有一天没有坚持,就会错过救援。那样的话,就会后悔莫及。

    他们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,认准一件事,不要去管结果,也不要听别人的劝告,就是坚韧的朝着自己的目标迈进。

    也许这就是中国人和德国人的不同吧。我感觉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这样也好,万一他们瞎猫碰上死耗子呢?那不是顺带着我们也一起得救了!

    不过这种可能性,实在微乎其微了!

    我和安格斯他们聊了一会,然后和他们告别,朝着我们的小岛而去。

    在路上,我告诉萧宁儿,我在古堡上发生的事情,由我来说,不许她说。

    萧宁儿好奇的问我为什么,我并没有告诉她实话,难道让我告诉她,我不想再依赖苏姗的智慧,我要凭借自己的脑子来思考这些东西。思考通透了再说。

    我们到达小岛的时候,陈丹青和苏姗正在海边熬煮海盐,听到我的轻咳,她们抬眼看到踏着礁石而来的我们,陈丹青的眼睛一下子瞪圆了。

    “宁儿!”她飞快的冲过来,一把抱住萧宁儿,上看下看左看右看的,低声对宁儿说了一句,宁儿掐了她一把,红着脸回答了一句。

    哈哈,我听到了,陈丹青问萧宁儿,她几号大姨妈来,应该是想验证这个萧宁儿的真假。

    我的目光从两人身上闪过,看向了苏姗。

    几天不见,她的俏脸似乎清瘦了一些,不过身上该大的地方,还是那么的诱惑人。

    只是可惜,她曾经热情如火的眼眸,现在却变得冷冷淡淡,瞥了我一眼,冲我点点头,就算打招呼了。

    我的心一阵难受,大步走到了她的面前,定定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嗯!真好!”

    “不表示一下吗?”

    苏姗勉强笑了笑,侧过脸在我的脸颊上飞快的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我能够感受到她的敷衍,心里一痛,默默的退开。

    “鱼,吃鱼!”乔忽然指着不远处树上悬挂的鱼干,开心的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苏姗和陈丹青同时惊讶的看着乔。

    “乔,你居然会说中国话了?谁教你的?”陈丹青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乔也不可能听懂她的话,可能是觉得自己让人挺惊奇的,又得意的说道:“吃鱼,睡觉……”

    听了最后两个字,陈丹青和苏姗看我的眼神,全变了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