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6章 引导者竟然是

    萧宁儿站立在烛火旁边,目光幽幽的看着我,在她的身边,有一个全身被黑衣罩住的人。脸孔隐在罩头帽子的阴影之中,看不清他的面目,想来这就应该是那个说话的老人。

    “宁儿,你没事吧!”我仔细打量着萧宁儿。她并无异常,古蔺就站在我的前面,这个萧宁儿应该不是假的了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!你们好吗?”萧宁儿目光复杂的看着我,美眸中似乎有万语千言。

    “都挺好的!”我冲她笑了笑:“我这次来。是接你回去的,大家都挺想你的。上次是陈大哥不好,把你丢在了这里,这次,不管是谁,都不能阻挡我带你回去了!”

    萧宁儿深深叹了口气:“陈大哥,对不起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宁儿!”老人低低的叫了她一声,萧宁儿立即咬住嘴唇,不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,你想阻止我带她走?”我盯着老人,目光凌厉,缓缓举起了手枪。

    “不!当然不会!”老人怪笑一声:“宁儿,去找你的陈大哥!”

    宁儿似乎早就在等着这句话,闻言立刻冲着我飞奔过来,急促的脚步在空间里敲出雨点一样的回音,乔立刻警惕的挡在我和她之间。

    我轻轻推开了乔,张开双臂,让萧宁儿扑入我的怀中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……我好想你们……”萧宁儿双臂穿过我的腰,紧紧搂着我,在我怀里抽抽搭搭的哭泣,纤细的手指在我背上轻轻的画着。

    她是在写字,写的似乎是……

    你是……

    “引导者,不止萧宁儿,你要去把你所有的奴仆都带来,然后随同破咒者一起,去破解万年的迷咒!”

    老人苍凉的声音让我浑身一震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他说的啥?我费力的理解他所说的话……

    引导者……我的奴仆……

    难道……

    特么的我猜测过很多种可能,引导者可能是古蔺,可能是大蛇,可是我从来没想过,老人话中的意思,引导者……是我?

    这特么是何等的握草!

    既然引导者是我……那么破咒者不就是……

    古蔺那厮傲然看着我,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信息量实在太大,我双手捧住头,痛苦的呻|吟了一声,无力的说道:“胡说……劳资怎么可能是引导者……我饮用过圣泉,我没有奴仆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告诉你,饮用过圣泉就是破咒者?”老人哑然失笑:“只有饮用过圣泉的人,才能通过那扇门,所以才被称为引导者!假如你不是引导者的话,破咒者为什么明明有很多次机会可以杀死你,却没有动手?”

    “可我没有奴仆!没有!”我用尽全身力气大喊:”那些女人,都是我的爱人和朋友!不是奴仆!”

    老人低沉的说道:“命运加诸在你身上的重担,并不是你可以推脱的!破咒者曾经潜伏在你的身边,得知那些女人称呼你为王,那她们不是奴仆是什么!”

    我感觉自己握了一根大草,我冲动的想用脑袋撞墙,这特么都可以,那是苏姗的玩笑之语啊!

    苏姗啊苏姗……想到她,我的心又变得无比的难受!

    “去吧!”老人指了指那扇折返之门:“我给你十天的时间,你去把你的女人带来,记住,务必要在十天之内赶到这里,否则,破坏者就会让你们尸骨无存!”

    “破坏者?”我狐疑的看着他,据我所知,这上面有引导者,裁决者,破咒者和守序者,怎么突然又多了一个破坏者?

    我忽然想起来了,以前古蔺有一次说过,这岛上除了这四个者之外,还有……他说道那里,露出惊恐的神色,就不敢再说下去了,难道那个让他也恐惧的,就是破坏者?

    难道是那条大蛇?

    我的脑子飞快的转着,我想用苏姗的思维方式去思考问题,可是我发现这真的很难。以前在她身边的时候,只懂得依赖她,现在我才发现,我的才智和她相差的真是很远很远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做那个什么引导者,但是有一些问题,我想请教你一下!”我对老人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有询问的权利,我有回答或者不回答的自由!”

    老人这近乎无赖的回答,让我差点没吐出一口老血,我深深吸了一口气,理了理思绪,开口问道:“这岛是什么鬼地方?为什么要源源不断的补充人进来,到底是谁在幕后操纵着,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你!”老人点了点头:“你这几个问题,我可以用一句话来回答你,那就是……我也不知道!”

    我是真的要吐血了,这特么算是回答吗?

    “我和你们一样,也是来自于岛外的那个世界!”老人幽幽的叹了口气:“我来的时候,伦敦的上空,整日被雾霾掩盖着!那是最辉煌又最颓败的时代!”

    握草!我吃惊的看着老人,我记得我看过相关的资料,那是一次环保方面的会议,在我当保安的那个高级会所召开。

    会上的资料说,一九五几年的时候,伦敦的工业和交通飞速发展,再加上家家燃煤取暖,于是那个冬天,爆发了严重的雾霾,最严重的一次持续了四天多,白天犹如黑夜,家家户户白天也要点灯照明,居民感到胸闷气短,就连大理石建筑都遭到了不可逆的腐蚀。

    那种情况,比起我们华夏帝都现在的雾霾还严重,后来英国政府开始环保治理,一直到了八十年代,伦敦的天空才逐渐恢复出来,雾都伦敦的名字就是因此而来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这老人是一九五几年来到这里的?他来的时候多大?他现在多大?八十,九十?一百多?

    “我特殊的体质让我永远不会死去,这反而成为了长久的折磨!我宁愿回到家乡,死在宗教裁判所的手中!”老人幽幽叹息:“可是,一直过了这么多年,还从来没有破咒者和引导者能够给我希望!我只能徒劳的等待,成为你们想要离开这里的看客!”

    我有点明白老人的意思了,他可能就特么是个吸血鬼!寿命非常的长,然后不知怎么流落到了岛上,他也想离开这里,却既不是引导者也不是破咒者,就这样在这里等候,看看有没有人能够解开岛上的魔咒,带着他一起出去。

    就是一个捡便宜的货!

    但是我告诉自己,要用苏姗的思维去思考,苏姗从来不会轻易相信一个陌生人的话,她会反复推敲对方话中的未尽之意和破绽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来了。

    “如你所说的话,这座古堡是怎么一回事?”我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漫长的等候太过无聊,我用石头和木材,自己建造的!”

    老人的回答我并不是很相信,我继续道:“那总不能你自己还制造了盔甲和油画吧!你还真是多才多艺啊!”

    “我们家族的财富,远远不是你能够想象的,当时,我乘坐的那艘海神号,是世界上最坚固最有名的船只,它专门为我们家族搬运财富,可惜随同我一起来到了这个岛上,让家族蒙受了巨大的损失!”

    这样么?难道那些金币,藏宝什么的,都是他船上的?这么解释的话,倒也有一点合理,据我所知,中世纪的时候,欧洲各国开辟海上航道,拼命的搜刮其他大洲的财富,尤其是英国人这事干的最欢,他们当初号称日不落帝国,就是这个原因。

    好吧,这一篇揭过去,我继续问道:“那你这个折返之门是怎么回事?你会魔法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这个岛到底怎么回事,但是我知道,这座岛的神秘之处,你的想象力永远都不够的!我告诉你,这是个空间之门,它就在这里,我修建古堡的时候,顺便给它做了个门!”

    “可是上次……”我想说,上次我推开这个门,里面只有一张床,床上躺着古蔺假扮的萧宁儿。

    “空间之门是能量体,不可能永远都在的!”老人似乎很明白我的意思,飞快的回答了我。

    “那你告诉我,我怎么引导那头骟驴,去破咒呢?”

    古蔺的脸色已经变得极度难看,像是要渗出血来,他浑身不停的颤抖着,看意思想和我拼命,却因为估计老人,并没有动手。

    老人的手忽然抬起来,在空中轻轻一挥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,我的脸上传来清脆的响声,巨大的耻辱让我眼睛都红了,我死死盯着老人,他沉声说道:“我警告你,如你再次出口不逊,我虽然不会杀你,但是我可以折磨你!还有你的奴仆,杀死一个两个的,总没有什么妨碍的!”

    我伸手摸了摸脸上被他抽过耳光的地方,用力点了点头:“好,我没什么要问的了,我马上回去,带她们过来!”

    我一手一个,牵着萧宁儿和乔,向着折返之门走去,走到门口,我忽然转过身,看着老人。

    “还有最后一个问题!”

    “请问!”老人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和古蔺一样,也是头骟驴?”

    我说完之后,牵着两人飞快的跨进了门,身后似乎隐隐传来老人的怒吼,但是,很快就被海潮声盖住了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