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5章 再入古堡

    乔听到我的脚步声,回头看向我,脸上掠过一丝红晕,然后飞快的向着我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奔到我的近前。一把拉住我的胳膊,嘴里吐出一个字:“走!”

    说完,她用力拉扯我,朝着水边的方向用力。看那意思,是想让我跟她渡河回去。

    我用力一拉,她身不由己的跌入我的怀中,我指指远方:“走!”

    “酌!”乔嘴里发出一个音阶。拼命的摇头,在我的怀抱中挣扎,说出了一大串的话,可惜我一个字都听不懂。

    我从来未曾见过这个野性的女人脸上,露出这样惊慌的表情,我思考了一下,冲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冲着河里开了一枪,巨濑们立刻躲得远远的,让我把她平安的带过了河。

    过河之后,乔的脸上露出了欢喜的笑容,喜滋滋的抬头看着我,我拍拍她的肩膀,指了指来时的路。

    “你,走!”

    乔脸上的笑容敛去,愕然看着我,我用手比划着,让她回小岛,我自己过河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乔拼命摇头,拉着我的衣服,呜哩哇啦的说了好多,虽然听不懂,但意思应该是让我和她一起回去。

    那是绝对不可能的,我必须要把萧宁儿救回来,刚入荒岛的时候,从她选择站在我这一边那一刻起,她就变成了扛在我肩膀的沉甸甸的责任。

    我用力抱了乔一下,正要转身渡河,忽然听到了令我魂飞魄散的声音。

    转头一看,那条大蛇从密林中窜了出来,飞快的向着我游来,在它的身后,那些小老虎们铺天盖地的的跟随,声势浩大无比。

    麻蛋,是不是没了完了你!我招你惹你了!

    我快被这个阴魂不散的货气死了,拔出手枪,砰砰砰对准它开了三枪。

    这三枪打在大蛇的脸上,它连血都没流,继续向我飞快的游来。

    看它的意图如此明显,我也是醉了。

    现在特么什么也别说了。我抱起乔,转身跳下了河。

    那些巨濑看到我下来,又聚拢而来,我开枪震慑了一下它们,抱着乔直接过了河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刚刚上了岸,大蛇也下了水,噗通一声,水花激起了好几米高,那些巨濑掉头就跑,可是大蛇的嘴巴一张,巨濑们的身体随着逆行的水流,争先恐后的进入了大蛇的肚子。

    随后,那些小老虎们也下了河,在水中扑腾的挺精神的,随着大蛇一起过了河。

    还特么是水陆两栖的,我对此表示极度的愤慨,可惜抗议无效,我只能抱着乔飞快的奔跑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再次进入了石林,乔又开始激动了,在我怀里拼命挣扎着,看意思是宁死不进石林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的挣扎给我的奔跑带来一丝阻力,我拍了拍她的丰|臀,示意她安分点,可是她的挣扎却没有停止。

    我把她举高了一些,含住一座山峰,开始吸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次。乔不挣扎了,两腿紧紧缠住我的腰,抱住了我的头,轻轻的哼哼着。

    我歪着头,努力看着前面的路,身后是大蛇不停息的追赶,狂奔了很久,我终于到达了古堡下面的岩壁。

    这次大蛇不追了,盘在地上,仰头看着攀爬石壁的我,两眼瞪得很圆,也不知道它到底在看什么。

    当我站在古堡的大门口的时候,我低头俯视大蛇,它一动不动的盘踞在那里,身后的小老虎排列成整齐的队伍,像是一片黄黑相间的海洋。

    看着它们,一个模模糊糊的念头,忽然闪过我的脑海。

    我记得哈克的笔记中有一句话——引导者和他的奴仆……

    难道……大蛇才是引导者?它的奴仆,指的就是这些小老虎?

    认真想想,也不是没有可能啊!苏姗曾经说过,谁也没有规定,引导者一定就是个人类啊!

    想到苏姗,我的心口又开始绞痛,我默默叹了口气,用力攥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我一定要活着回去,让她看看,我就是她理想中的男人!

    走过了石林,乔已经不那么恐惧了,我把她放下来,她好奇的盯着那座巍峨的古堡,紧紧拉着我,脸上的茫然,像一个第一次去大城市的乡下小女孩。

    我爱怜的拍了拍她的肩膀,对她比划,让她一会一定要跟在我的身后,不要乱跑。

    乔看我神色凝重,虽然不知道她听懂没,但是她却从肩上取下了那张弓,搭上箭,做出警惕的动作。

    我赞许的冲她笑了笑,对着大蛇竖起了中指,转身走上了台阶。

    我走到最后一节台阶的时候,那扇漆黑的大门,忽然自动打开了,嘎吱嘎吱的声音中,黑漆漆的空间展露在了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我拔出手枪,谨慎的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上次来的时候,我和古蔺在这里大战了一场,我当时用的武器是一把链伽,当时把地板砸的乱七八糟的。可是现在进去一看,地板依然平整无比,地面上有一次薄薄的灰尘,似乎,和我第一次进去的时候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就连那被我砸坏的墙壁,还有被安琪拆掉的盔甲,砸烂的油画,全部都完好如初,似乎我从来未曾来过这里一样。

    对于这里发生任何超乎想象的事情,我都见怪不怪了。我拉着乔走过去,从盔甲上面摘下了链伽,挥舞了几下,手感依然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来了!”

    我把手呈喇叭状放在嘴边,大声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来了……来了!”

    这并不是我大喊的回音,而是非常熟悉的一个家伙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神农从一盏吊灯上面扑棱棱的飞下来,在我的头顶不停的盘旋着。

    “小叛徒!”我低啐了它一口,眼疾手快的伸出手,按住了乔的弓箭。

    “破咒者,来了……嘎嘎……”神农振翅而起,飞向了走廊尽头的楼梯。

    “宁儿在哪里!”我冲着神农大喊。

    虽然明知道这货要么不回答我,要么就是骗我,但是我依然这样问了。

    “来……嘎嘎!”

    神农叫着,身形没入了楼梯转角的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我对乔比划,示意她警惕,这次乔是真的听懂了我的意思,她忽然转头飞奔,跑到那个盔甲的前面,把盔甲整个抱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拿起头盔,扣在自己的头上,居然很有点英姿飒爽的意思。

    然后把类似于马甲的那部分护甲,穿在了我的身上,拎着一只腿上的护膝,呼呼挥舞了两下,似乎对手感还算满意,对我比划了一个准备好了的手势。

    我感觉,乔对于战斗这方面,真的是有天赋的,我都没想过要用这副盔甲防身的说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踩着已经微微腐朽的木质楼梯,在咯吱咯吱的恼人响声中,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依然是那条长长的过道,两侧是一扇又一扇的门。

    看着这些门,我忽然想起了那个终生不笑的人故事,故事的主角,也是面对着一扇门,一扇打开就会后悔终生的门,我呢?

    我不会后悔的!我告诉自己,我是为了救宁儿而来,故事中的人,是失去了权势财富而后悔终生,而我,就算把全世界所有的财富摆在我的面前,都不能和萧宁儿相比。

    我挥舞脸颊,砸开了第一扇门,里面依然是堆积如山的金币,我过去看了看,还真和古蔺曾经假扮萧宁儿,离间我和苏姗的金币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看起来,古蔺和这座古堡,真的是有脱不开的关系!

    也不知道这货到底扮演着什么角色,他自称不是引导者,我感觉他也不像守序者,裁决者?凭他也配?

    推开第二扇门,我只看了一眼,那里依然是油画瓷器等等的收藏品。我很快就到了第三扇门前,站在门前,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上次我就是推开了第三扇门,找到了萧宁儿,可是后来才知道,那根本不是萧宁儿,而是古蔺!

    真正的萧宁儿,会不会就在这扇门后?

    我一咬牙,把门推开了,眼前出现的一幕,让我目瞪口呆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门外,就是一片大海!

    海水哗哗的冲刷着海滩,在不远处,有一艘损毁不堪的直升机,上面大大的月}经标志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这特么……肿么一回事?怎么兜兜转转的,又回到了我们被冲上荒岛的那个海滩?

    “这是折返之门!”

    古蔺的声音从我身后响起,我急忙转头,举起手枪,几乎就在同时,几支利箭从乔的手中发出。连成一条线,飞向了古蔺,

    古蔺的嘴角噙着不屑的冷笑,举起一只手,他的面前像是有一堵无形的墙壁,几支箭撞在上面,立刻折断跌落。

    我见状之后,并没有开枪,而是静静的望著他,我知道,他肯定是有话要说的。

    “你要沿着这道门,回去找你的女人们,把她们带来这里,然后,我们一起出发,寻找破咒的方法!”

    “和你一起去?”我冷笑:“你凭什么,你配么?”

    古蔺的脸色变得很难看,眼中有怒火燃起,他冷声说道:“要不是……我已经杀死了你一万次!”

    “但是你没有!”我心知古蔺必定有什么顾忌,有心让他多说一些,继续刺激他:“因为你是个没胆的骟驴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声音未落地,古蔺已经欺身而近,我也在同时扳动了扳机,砰砰的枪声响起,古蔺的身影被打散,下一秒,乔发出一声闷哼,撞入我的怀中,古蔺手中捏着一支箭,脸色铁青的站在我的前面。

    很明显,刚才乔替我挡了古蔺一下,我急忙打量了一下乔,她除了脸色苍白一些,似乎并无大碍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那个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来:“废物!他是想激怒你,让你言多必失!我选中了你,真是瞎了眼!幸好……”

    走廊的尽头,燃起了幽幽的灯光,我一眼望去,立刻惊呆了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