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0章 不妨试试

    我借着月色,前往海滩,远远的,我就看到海滩上搁浅着一架直升机。

    那直升机受到的损伤不小。螺旋桨已经变形的厉害了,机身上印着一个标志,让我情不自禁的吐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我相信每一个华夏人,看到那个月|经一样的标志。反应都应该和我差不多。

    岛国人的直升机!

    这样的话,我去顺手牵羊的时候,不但心里没有半点内疚感,甚至我还打算做一些力所能及的破坏。

    不要说我狭隘。当年我们也没请他们,他们跑到我们的国家烧杀抢掳,干尽了坏事,现在我所做的任何事情,都应该不为过的。

    不过我还是蛮失望的,一架直升机里面,最多也就是装载七八个人,要是岛国的人全来这里就好了。

    看这个直升机也不是武直,应该武器设备也不会太多,顶多就是飞行员身上有把手枪什么的防身,我打算直接闯进去,以闪电战的方式抢了东西就走。

    不过为了谨慎起见,我还是看了看德国人那里。

    几个德国人搭建的木屋,遭遇了龙吸水之后,连屋顶都没有了,里面黑洞洞的,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放弃了这里。

    我走到他们的门前,轻轻敲了敲门,里面并没有人,看起来德国人是到别的地方居住去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我更无顾忌,迅疾的冲向了直升机。

    到了直升机前面十几米的地方,我卧倒在地上,匍匐着接近,当我到达起落架的时候,里面隐隐约约传来了说话的声音。

    虽然听不懂他们说什么,但是我可以听出来,这是一个年轻女人和一个老年男人在说话,年轻女人的声音居然蛮好听的,脆脆的甜甜的,像鸭梨。

    我仔细听了一会,并没有发现有别的人加入谈话,我决定速战速决,直接进去搜刮,顺利的话,回去还能睡个好觉。

    我站起了身,正要攀援着起落架上去,忽然里面的声音停止了,那个老年男人大喝了一声,上面的机舱门开了。

    一个穿着空军夹克的年轻男子,手里握着一把手枪,低头一看,正好看到了抓住起落架的我。

    他立即用枪对准了我,嘴里急促的说了一段什么。

    这应该就是驾驶员。我眨眨眼睛,一脸无辜的耸肩摊手,打算迷惑他一下,然后暴起制服他。

    驾驶员飞快的说了几句,身后传来了老人苍老的声音,驾驶员居然把枪收起来了,对我鞠了一躬,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。

    蛮懂礼貌的嘛!我满意的点点头,攀了上去,大模大样的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里面的人居然不少,两个女人四个男人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中,有一个穿着和服的女人侧对着我,从侧面也看不出美丑,不过看她胸前鼓鼓囊囊的,侧面的剪影相当完美,反正身材是超级棒的。另外一个穿着黑色职业装,身材也蛮不错的,不过和另外一个比,就要稍微差上一些了。

    但是这个正对着我的女人长得极美,嫩滑的小脸上眉目如画,还架着一副大而古板的黑框眼睛,看上去和二次元中走出来的眼镜娘一样。

    四个男人中除了飞行驾驶员,另外三个中两个年轻的穿着笔挺的黑色西装,看上去满精干的,还有一个穿着和服的老人,他是所有人中给我印象最深的。

    因为他端坐在那里,上身挺得笔直,给人一种很奇特的感觉,就好像是一把藏在鞘的剑,虽然锋芒内敛,却自有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势。

    如剑一样的老人,对我说了几句日语,我摇摇头:“听不懂!”

    “支那人?”老人这三个字是用中文说的,差点没把我的肺气炸了,我怒视着他:“支那你妹!劳资中国人!”

    “八嘎!”两个穿着黑西装的年轻男人要冲过来,老人摆手制止了他们,呵呵一笑:“好!怕火花的不是好铁匠!年轻人对国有忠,这是值得尊敬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但是,你却忘记了,面对年长者,不能出恶言!这是做人最起码的教养!”

    我懒得理他,看了一眼那个飞行驾驶员,他已经把枪收起来了,我心里琢磨着,要是扑过去抢夺枪支的话,胜算能有多大……

    “年轻人,你的目光中有杀机!”老人淡淡的说道:“你可以试试自己想做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啥意思?”我故作懵懂的看着他,身体却在悄悄的蓄力,打算扑过去夺枪。

    老人但笑不语,伸手从座位前边拿起一根中性笔,在手里把玩,饶有兴味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你到底啥意思啊!”我向他走了两步:“最恨人家说话不清不楚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话尚未说完,双脚用力一蹬地,迅疾的扑向了飞行员。

    然而我的眼前一花,本来坐在一侧的老人,忽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,那根中性笔瞬间顶在了我的咽喉上。

    我勉强刹住身体,震惊的望着老人,我经过圣泉改造身体之后,现在无论是体力还是爆发力,都远远超过常人,刚才我这么一扑,就是用闪电来形容都不为过,可是这看上去老眉咔嚓眼的老家伙,速度和反应竟然如此之快。甚至看他悠闲的样子,还未尽全力似的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一个懂得隐藏自己心思的人。”老人的中性笔笔尖往里顶了顶,我的喉咙那里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。如果他继续用力的话,中性笔笔尖将会刺破我的气管或者动脉。

    “跪下!”老人手中的笔尖继续用力,目光变得锐利无比。

    “告诉我关于这座岛上的一切事情!”

    我盯着他,身体站的笔直,虽然如苏姗所说,我骄傲自恋,我有这样那样的毛病,我脸皮够厚,可是让我给一个日本人下跪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老人盯着我,我们两个的目光像是刀剑碰撞,他手上的笔尖不断加力,刺破了我的皮肤,我能够感觉到,他的手稳定的可怕,正如他的意志。

    麻蛋!大不了就是个死么!劳资拼了!

    我猛的向后一仰,一脚用力的蹬了出去,我本来的打算是,老人会躲避我这一脚,笔尖可能就会移开。

    然而我并没有想到,老人一掌下切,切在我的小腿上,我的腿骨传来一阵骨裂般的剧痛,而那支笔尖,依然顶在我的喉咙上。

    此刻,我身体后仰,一脚抬起,一脚撑住身体,摆出一个高难度的动作,一动不能动的,那姿势委实辛苦。

    “最后三秒机会!”老人盯着我:“若是不跪!杀了!”

    我终于明白了,我大概遇到传说中的武林高手了,看来,打是不见得打得过了,我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个极度古怪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是你逼我的!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间,我的手悄悄握紧了腰上悬挂的土炸弹,用力一捏。

    “八嘎!”

    老人的厉吼声和土炸弹的爆炸声同时响起,他的身体像是被飓风吹动,飘在空中,一双大袖子不停的舞动,重重的撞在舱璧上。

    他贴着舱璧软软的滑下来,坐在地上,满头满脸都是鲜血。

    那些人尖叫着,冲向了老人,那个飞行员瞪着我,掏出手枪,对准了我。

    然后,我的视线就模糊的不行了,那颗土炸弹爆炸,首当其中的就是我。现在我浑身沾满了胶水和石头,每一根骨头都断裂一样的疼痛,身上到处都是伤口,鲜血不要钱似的哗哗流着,现在我不要说动一下,就连喘气都是一小口一小口的了。

    那些人兵荒马乱之中,我听到了飞行员搂动扳机的声音,我默默的握紧了最大的那颗土炸弹,正要用力攥爆,宁死不受辱,忽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舱门洞开,安格斯大步冲进了被炸的一塌糊涂的飞机舱中,攥紧双拳挡在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一个穿着黑西装的男人,和安格斯用英语交谈起来,两人说的很快,像是在激烈的争吵,安格斯不断的摇头,黑西装忽然从怀里拔出手枪,对准了安格斯。

    安格斯雄伟的身躯挡在我的面前,即便面对着枪口,也未曾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他大声说了一句什么,那个老人忽然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黑西装收起了枪,老人和安格斯交谈起来。

    我这才发现,这个老人太特么变|态了,虽然他看上去满头满脸都是鲜血,但是事实上,都特么是皮肉伤。

    刚才土炸弹爆炸的那一刻,他仿佛有一种提前预知危险的直觉,整个人向后飞起,避过了土炸弹最强的爆炸范围。当然他肯定也受了一些伤,可是这枚土炸弹可能是果实不太成熟,威力并不太大,我首当其中都没有挂掉,他更应该是没有太伤筋动骨了。

    老人瞪着我:“你知道这座岛的所有秘密?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没错!”我咳嗽了几声:“想知道吗?很简单,下个跪,我把所有的秘密都告诉你!”

    “巴嘎耶鲁!”黑西装们又冲动了。

    老人反手几记耳光抽在黑西装的脸上,盯着我一字字的说道:“我要杀你,如探囊取物!”

    经过这一会休息,我那超强的恢复能力,让我感觉好了很多,我努力站起来,和安格斯并肩而立,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够哥们!”

    安格斯听不懂,茫然看着我,我呲牙咧嘴的转过头,面对老人:“那你不妨试试……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