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7章 我就是引导者

    告别德国人的时候,我忽然想起一件事,让萧宁儿转告安格斯,最近可能要有暴风雨。海上会出现龙卷风,让他搬到更安全一点的背风地方扎营。

    安格斯叽里咕噜的说了几句,不外乎是问我怎么知道的。

    我翻着白眼,伸出手。拇指曲起来,在另外四个指头上不停的掐着,摆出一副瞎子算命的架势,也不知道他看懂了没有。反正他脸上的震惊和崇拜还是蛮明显的。

    安格斯从后腰拔出一根木棍,珍重的递给了我。

    这根木棍头部已经削尖,尖头那里镶嵌着一个看上去很坚硬的海螺,最巧妙的地方,是三棱形的棍身上,开着三道血槽。

    这算是木制的军刺吧!看得出这是安格斯最宝贵最得意的作品。

    我收下了他的友谊,扬起弓箭,对着大海射了一箭,他明白了我的意思,给了我一个用力的拥抱。

    当我和萧宁儿再次进入密林的时候,我问她:“那个小魂淡呢?”

    萧宁儿知道我指的是神农,就是它叫嚷着找到了找到了,把我们带到了海边,结果不但没有见到安琪她们,反而遇到了大蛇,差一点就进了大蛇的肚子。

    萧宁儿摇摇头,说自从大蛇出来,就再没见过神农。

    我现在越来越感觉这个贼厮鸟可疑了,大蛇很突兀的就出现在我们的身后,他那么大的身体,我们被树木遮挡看不到,可是神农飞在空中,难道它看不到吗?

    会不会,正如苏姗所猜测的那样,神农被一个神秘人教导着,一步步的把我们引入歧途呢。

    可是,那个神秘人未免也太神通广大了点,我们的每一步反应他都可以料到!难道他一直在跟踪我们?但是我现在的视力和听觉,已经好的变|态,怎么就察觉不到呢!

    “可能……它肚子饿了,去找东西吃吧!”萧宁儿哀求的看着我,摆明了是给神农开脱。

    我哼了一声,心里默默琢磨着,什么时候趁着萧宁儿不注意的时候,悄悄弄死神农。

    我不再说话,低头寻找痕迹,但是刚才大蛇从附近经过,还有那群小老虎,把地上弄得一塌糊涂的,再也找不到他们的踪迹。

    我铁青着脸,继续的寻找,从夜晚一直找到了清晨,却始终没有她们的踪迹。

    一夜未睡,我还好,萧宁儿已经露出了疲态,我决定把她送回去,虽然萧宁儿坚决反对,我依然带着她回到了木屋那里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陈丹青迎上了,关切的看着我问道。

    我黯然摇了摇头,眼角的余光,偷偷打量着苏姗。

    她一脸哀怨的看着我,似乎在责怪我没有听她的话,我想到萧宁儿之前所说的话,心里别扭的无以复加,都不知道要用什么态度去面对苏姗了。

    我让萧宁儿去休息,然后自己转身就走,陈丹青一把拉住了我,说她和我一起去。我并没有同意,她拉着我,我们两个纠缠着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苏姗忽然在后面开口,我回过头,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可能我的眼神泄露了什么,苏姗的身体震动了一下,她惊讶的看着我,颤声说道:“陈博,你……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闷声道:“没事!”

    苏姗走过来,认真的看着我:“你是不是……生我的气!我不让你去找安琪,是因为我知道她肯定会没事的!”

    其实之前我也考虑过,那个乔对安琪非常的友善,她带安琪走,不一定会伤害她。但是,万一呢?

    我不敢把安琪的安危押在乔可能出现的善良之上,这个女人那么野性,天知道她会不会恩将仇报。所以以往对苏姗言听计从的我,这次并没有听她的话。

    也可能是萧宁儿的话,在我心里埋下了一根刺,让我对苏姗的每句话,都起了逆反的心理。

    苏姗盯着我,盯了好久,幽幽的说道:“好,那你去吧!注意……安全!”

    “嗯!”我点点头,两个字脱口而出:“谢谢!”

    苏姗浑身一震,似乎不敢相信,我会对她说出如此客套的两个字,她深深吸了一口气,眼中变得湿润,默默的垂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感觉你们今天很奇怪?”

    陈丹青被我拉拽着出了木屋,好奇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一言不发,伸手揽住了她的腰,在她低低的惊呼声中,我带着她跳下了岩壁。

    一落地,我凑上去,用一个贴身壁咚的姿势,把她固定在岩壁上,盯着她近在咫尺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嘛?”陈丹青瞪大眼睛看着我,却出奇的没有像以往一样对我张牙舞爪。

    我缓缓凑近她,把嘴巴贴在她的耳边,轻声说道:“你是我最信任的人!现在,我有一件事情,想对你说!”

    我嘴里热热的气息钻入陈丹青的耳朵,她的俏脸一下子变得绯红,不过她太了解我了,知道这次我是认真的,所以她并没有推开我,而是用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把萧宁儿对苏姗的怀疑,一个字不差的告诉了陈丹青,讲完之后,她深深吸了一口气,轻声说道:“你想让我帮你监视苏姗?”

    “我想让你帮我分析一下……”我苦恼的说道:“你知道的,我和苏姗之间……那种关系,我现在心里很乱,无法理智的去思考……”

    “傻兄弟!我们只剩这几个人了,每一个都是我们最亲密的家人,所以,把事情往好的一方面去想!”陈丹青揉揉我的头发:“你放心去吧!剩下的事情,我来做!记住,不管别人怎么样,我永远是支持你的表姐!”

    我拨开一丛荆棘,回头望去,陈丹青站在石壁下,冲我做了一个保重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我宁愿……你不是我的表姐!”我叹息着,没入密林之中。

    但是在这茫茫丛林中,想要找两个人,实在是非常渺茫的事情,再说乔在丛林中的生活的经验,应该比我还要厉害,我漫无头绪的找了一天,却再也找不到半点踪迹。

    太阳西坠,我靠着一棵树,简单的吃了几块鹿肉,决定连夜寻找。

    密林之中的危险,到了夜里会乘以十倍的增加,但是我顾不得了,凭借自己的夜视能力和超常的听觉,怎么也能把危险程度降低到最低吧!

    可是在漆黑的夜色中,没有搜寻太久,就忽然起了风。

    那风来的如此猛烈,几只宿鸟连着鸟巢,直接就从我前面的一棵树上被扯下来,掉在我的不远处,被风摧折的树枝树叶噼里啪啦的掉落如雨,打在身上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密林已经最大程度的降低了风速,我依然能够感受到风的威力,海上和空旷地带的风,不知道会强烈到什么程度!

    我叹息一声,知道必须要赶回去了!

    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,应该是死的人太多,龙吸水又来了!

    我们建造的那个小木屋,还没有经受过龙吸水的考验,我担心承受不了暴风雨,她们会遇到危险。

    而且狂风之后,很快就会有暴雨,这样的天气会把所有的痕迹都抹去,我留在这里寻找,根本就于事无补了。

    我刚刚跑出十几米,闷雷和闪电就出现了,不时有高耸的树木被劈中,巨大的树冠分|裂甚至掉落,伴随着倾泻而下的暴雨,一下子增加了我前进的难度。

    我费了好大力气,才在电闪雷鸣中回到了岩壁附近,远远望去,木屋的窗口透露着隐隐的火光,我心里安定了好多。

    我推开了房门,风雨声一下子涌进了屋子,我看到屋子里面的情形,一下子愣住了。

    苏姗站在屋子的角落,背靠着墙壁,双臂抱在胸前,瞪着前方。

    在她的身前,萧宁儿和陈丹青脸色不善的瞪着她,琳娜和李美红她们站在一侧,脸上写满了无奈。

    听到我的动静,女人们一起转过了头,一个个脸上的表情非常的复杂。

    我大步走上去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苏姗深深的看了我一眼,眼中包含的感情异常复杂,有哀怨有失望有痛苦,我的心情不自禁的震颤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她们说我是奸细!”苏姗凝视着我,嘴角绽放开一个凄然的微笑:“你相信吗?”

    我还没说话,陈丹青已经冷哼一声:“事实摆在眼前!”

    她说完之后,从背在身后的手中,拿出一样东西晃了晃,我看了一眼,只觉得脑袋一阵眩晕,不敢置信的瞪着她们。

    陈丹青的手中,抓着一个古旧的羊皮卷轴,她冷声道:“这是从苏姗的床下找出来的,苏姗,你还有什么话说?”

    苏姗没理会陈丹青,目不转睛的盯着我,好久,她缓缓摇了摇头:“陈博,你太让我失望了!这一切,你其实早就已经知道了!甚至,还有可能是你示意的!否则,你会问她们,这卷轴是怎么一回事!而不是像现在这样,什么都不问!”

    我用力攥紧双拳,指甲刺入掌心,可是手中的疼痛,远远敌不过我心里的痛,我嘶声问道:“你……能给我一个解释吗?”

    苏姗目不转睛的看着我,忽然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笑的很疯狂,一边笑一边断断续续的说道:“没有解释,我就是引导者,你来杀了我啊!来啊……像个真正的男人一样……杀我啊!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