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5章 可怕猜测

    她的话让我心里掀起了波澜,难道苏姗真的揣摩出了什么?

    但是我没有回头,我和苏姗的关系越是亲近,越是不能原谅她刚才所表现出来的自私!我大步向外跑。急促的脚步踏破林中的宁静,身后忽然传来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!”萧宁儿背着弓箭,向我追逐而来。

    “我陪你一起去!”她的小脸因为奔跑而变得红彤彤的,喘着气来到我的身边:“宁儿和你一起去找安琪!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!”我并不想让她和我一起去。因为乔实在太厉害了,多一个人,有时候并不是助力,或者还是牵绊。

    “用的!”萧宁儿拉住我的手臂摇晃了两下:“宁儿箭术很好。而且,宁儿有办法帮助陈大哥的!”

    “什么帮助?”我疑惑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萧宁儿笑眯眯的指指头顶,我这才发现,神农这货就站在我们头顶的一棵大树上,斜着眼睛向下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明白萧宁儿的意思,她想让神农飞起来,帮我们寻找乔和安琪的踪迹,可是神农这厮,真的可靠吗?

    “快走啦!”萧宁儿拉着我的手,推着我往前走:“我还有点事情,要和陈大哥说呢!”

    看我犹豫,她又加了一句:“很重要的事情,是关于苏珊姐的!”

    好吧,我无奈的叹了口气,低头开始寻找地上的痕迹。

    我在附近寻觅,寻找乔可能留下的痕迹,终于找到几棵折断的草,但是并不是连续的。

    据我推测,乔这种丛林中生活的女人,应该会考虑到抹去自己的痕迹,但是安琪可不会。也许这些草是被她踩断的。我仔细寻找着,萧宁儿让神农飞起来,在空中寻找,然后咬着嘴唇,看了我一会,才期期艾艾的说道:“陈大哥,你是不是很爱苏珊姐!”

    “是的!”我点了点头,想到刚才苏姗的话,心里又难受起来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萧宁儿叹了口气:“那我更不知道自己要不要说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吧!”我随口说了一句,忽然发现长草下面,有一个果核。

    那是火棘的果核,这附近并没有火棘,如果不是哪只鸟儿掉下来的,就很有可能是……她们留下来的!

    我捻起果核,眼睛一下子瞪圆了,人啃过的火棘,和鸟吃过的肯定不一样,人吃过的比较干净。

    这应该就是她们留下的!

    “陈大哥……苏珊姐有事情瞒着你!”萧宁儿幽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我随口应了一声,这我并不奇怪,苏姗的智慧让我叹服,但是她有一个特点或者说是缺点,不确定的事情,她不会开口说,只会闷在心里自己分析,直到估摸着把握不小了,才会告诉我。

    可能是聪明的人都比较骄傲,怕随口的猜测会成为自己的污点吧!

    “在那个猴子村庄,飞行员的遗体旁边,苏姗姐捡起来的,并不是金币!”萧宁儿飞快的说出这句话,我正在寻觅痕迹,开始没往心里去,等到我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,整个人如遭雷击,一下子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我瞪着萧宁儿,脸板起来,口气很冲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!”萧宁儿可能被我的样子吓到了,可怜巴巴的看着我:“你要是生气的话,宁儿就不说了!”

    我的嘴角抽抽了几下,闷声道:“说!”

    萧宁儿深深吸了一口气:“陈大哥,宁儿爱你!所以,宁儿虽然很尊敬苏珊姐,还是要告诉你的!”

    “在猴子村庄的时候,宁儿站在你的身边,无意中转头的时候,发现苏姗姐捡起的那个东西,是一卷羊皮卷轴!和你从洞穴中拿回来的那个……很像!”

    我的脑袋嗡了一声,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!

    苏姗是最早献身给我的女人!一直以来,她用她的智慧提前洞悉了很多危险,可以说是对我帮助最大的女人!那抵死的缠绵,那醉人的情话,难道都是假的吗?她怎么可能……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瞒着我?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!”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情。我们逃避大蛇,进入了洞穴,因为饥饿喝了猴儿酒,酒后,我和苏姗发生了那种关系,当时我们袒露相见的,她如果把东西藏在身上的话,那么大一卷羊皮,我没有理由摸不到啊!

    “真的!”萧宁儿急的满脸通红,紧紧拉着我说道:“我不骗你!我真的看到了!她动作很快的把东西揣进怀里!当时我并没有多想,然后我们就躲避那条大蛇进了石缝,太忙乱了,我差点都忘记这件事了。后来,她说自己捡到了一枚金币,我一下子就想起来了,她捡到的明明是羊皮卷轴嘛!可她偏偏要说是金币……”

    “后来,我们到了那个岛上,进茅草屋之后,你点亮油灯的时候,苏珊姐就站在骷髅的旁边,会不会,那另外一枚金币,也是苏珊姐放在骷髅身上的?”

    萧宁儿脸色紧张的看着我:“我只是猜测!陈大哥,我只是不想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了解!”我摆手制止了苏姗,一颗心里面塞满了乱麻,我怎么也不敢相信,苏姗会欺骗我!

    可是,萧宁儿说的有板有眼,她也没理由诋毁苏姗啊!我相信,宁儿并不是那样的人!

    忽然,一个可怕的想法浮现在我的脑海,我痛苦的呻|吟一声,用力晃了晃脑袋,仿佛这样,就能把这个想法从脑子里晃出去。

    可是,这个想法却如同毒蛇一样撕咬着我的心,让我的额头渗出细密的冷汗,脸色也苍白起来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苏姗是……引导者?

    往事一幕幕的从眼前闪过,我这才恍然惊觉,原来很多时候,做事的是我,主导思想,却全都出自于苏姗!

    她的智慧远超于我,而且她的献身让我相信她的忠诚,对于她的任何决定,我都是毫不犹豫的执行的……

    是否……我始终在她引导的道路上狂奔,并不知是对是错?我越想越是心惊,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萧宁儿可能是看我的脸色不对劲,用袖子擦拭我额头的冷汗,然后紧紧抱住了我,着急的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在她温柔的怀抱下渐渐安定下来,看着她如花的俏脸上写满了关切和焦急,我明白自己必须要振作起来了!

    苏姗的问题先放在一边,现在要找到安琪再说,不论未来,至少现在,还有安琪,萧宁儿,陈丹青她们,等待着我的保护!

    我绝对绝对,不可以辜负她们的期望!

    “我没事!”我在萧宁儿的额头上轻轻亲了一口,挣脱开她:“我们走吧!你记住,跟在我的身后,我踩到哪里,你就跟着踩哪里!”

    我并不能排除,乔会沿途布置下陷阱,反正如果是我的话,我会这样做的。

    “嗯!”萧宁儿柔顺的点点头,摘下弓箭,警惕的回头,为我巡视来自背后的风险。

    我对于她的懂事挺欣慰的,继续向前寻觅,那些痕迹若有若无,直到我的眼前豁然开朗,原来又来到了一块湿地。

    我认识这块湿地,这是我当初打野猪的地方,也就是说,我们现在朝着海边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可是,乔为什么要去那里呢?她不应该往密林里面钻吗?我心里虽然疑惑,但是在这里,她们留下的痕迹越发的明显,我在河边找到了几滴鲜血,心立刻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不会是……

    “看那里!”萧宁儿指着不远处,我看到一些鸟儿的羽毛,被河边的草挡住,拿起来一看,根部还有鲜血,似乎是被人硬拔出来的。

    我自动脑补出画面,乔一箭射下一只鸟,在河边拔毛开膛……

    希望如此吧!但愿这是鸟血!

    我心里祈祷着,头顶忽然传来神农的叫声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!看到了!”

    我惊喜的抬头,神农在河对岸空中盘旋,冲着我嘎嘎大叫。

    我带着萧宁儿匆忙游过河,跟着神农,一路追赶。

    神农带着我们在密林中跑了一阵,海潮声传入耳朵,没过一会,一大片空旷的地带出现在我的眼前。

    这是那片被吸}毒者砍伐过的地带,此刻已经有不少的草木从地面上冒出了头,只是未曾长高。

    我看到了德国人,他们正在清理尸体。

    那些吸}毒者死了很多,至少三四十具尸体,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,身上都染满了鲜血。

    我的脚步声并未遮掩,他们听到后,先后转过了头。

    荒岛的生活,让这些原来蛮硬朗帅气的小伙子们,;脸上刻画了几许生活艰辛的印痕,那个为首的安格斯,满脸的胡渣已经变成了长长的络腮胡,眼窝深陷下去,锐利如鹰的目光与我在空中碰撞。

    “你们杀的?”

    我指了指那些尸体。

    “yes!”安格斯点点头,毫不否认这一点,沉声说了几句,萧宁儿翻译过来,大意就是,这些吸{毒者的毒{品已经耗尽,失去依赖让他们的行为无法控制,狂躁的袭击他们。

    德国人被迫还击,杀死了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幸存者,剩下的十几名幸存者,并未参与对他们的攻击,不过,那些都是老弱病残,有的已经奄奄一息了。

    我欣赏他的坦诚,再说那些人的死亡,也不关我鸟事,我把这件事情迅速的放在一边,问他,有没有看到两个女人。

    我把乔和安琪的形貌说了一下,安格斯摇了摇头,表示自己并未看到。

    没道理啊!这里的视野这么开阔,两个大活人,怎么就看不到呢?我狐疑的看着他,正要说话,忽然发现安格斯的脸色变了,变得极度难看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