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4章 终生不笑的人

    我把两个女人从树上抱下来,让她们去海边等我,因为接下来我要做的事情,有点太残忍了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离开之后。我在沙滩上生了一堆火,十几分钟之后,把火堆移开,下面的沙子已经滚烫滚烫了。

    滚烫的沙子。从大海龟的壳灌了进去,那只海龟一下子就伸出了头。

    我挥起木棍,重重敲在它的头上,大海龟吃痛之下。又把头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然后,我继续倒热沙子。

    如此反复几次之后,空气中弥漫着焦糊的味道,那只大海龟,再也没有伸出头来。

    为了保险起见,我把燃烧的木柴也丢了一些进去,焦臭的味道弥漫,大海龟始终不动弹了。

    搞定了这只最大的,其他的海龟已经不足为虑。我随便挑了一只海龟,宰杀后洗干净了,把肉蘸盐塞进了椰子里面,椰子用细藤缠上,照样埋在火堆下面。

    火焰熊熊燃烧,我带着两个女人,来到了那个茅草屋。

    “有人吗?”我很有礼貌的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没人应答,吱呀的声音中,我把门推开了。

    对着门的地方,是一张木板床,床上躺着一具骷髅,骨骼的排列很整齐,证明他死的时候很安详。

    这房间里面,除了床之外,还有桌子和柜子,应该都是这个骷髅伐树做成的。我在它的床下,找到了一把锈迹斑斑的斧子。

    这斧子的木柄已经烂掉了,但是重新安一个木柄,磨一磨,应该还不错!

    我心里蛮高兴的,毕竟还是铁器用起来顺手。这时候,我发现桌子上有一个海螺,上面冒出一点草绳。

    我走过去一看,这居然是一个油灯。里面盛满了油脂,中间是一根草绳做灯芯。

    我觉得这个构思蛮精巧的,试了试,这个油灯居然还能用。

    油灯摇曳明灭的光芒中,我们发现骷髅的手中,有隐隐的金色光芒闪耀。

    我拿出来一看,那是一枚金币,苏姗摊开手掌,她的手上,也托着一枚金币,那是从哈克的身上找到的。

    两枚金币,一模一样!

    “看这里!”苏姗忽然发现,骷髅的一侧,有一行小字,刚才被他的臂骨压着,因为我取金币,移动了臂骨的位置,才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总算这个骷髅不是什么生僻语种的人,写的是英文,我能认出单词the和one,苏姗看完之后,皱眉沉思。

    我急忙问她们,写的是什么,苏姗还在思索,萧宁儿告诉我,说写的也没啥意思,翻译过来就是一句话。

    一千零一夜——终生不笑的人!

    这是……啥意思……

    “是个故事啊!”萧宁儿好奇的看着我:“你没听说过吗?”

    看我一脸蒙圈,萧宁儿给我讲了起来。终生不笑的人,是一千零一夜中的一个故事。

    话说有一个富二代,爹妈死了之后,挥霍无度,把所有的钱都败光了。穷困潦倒的时候,有一个老人找到他,给了他一份工作。让他去照顾十个老人。

    十个老人住在富丽堂皇的屋子里,吃穿都非常讲究,却从来没有人笑过,始终都哭丧着脸。

    富二代把十个老人伺候的很好,但是老人们拒绝和他交流,所以他始终不知道为什么老人整天伤心哭泣,从来都不笑。

    时光流逝,老人们接连死去,最后一个老人死亡的时候,告诉富二代,说把所有的房产和钱财都留给你,你一辈子都吃穿不愁,但是你记住一件事情,走廊尽头的一间房子,你千万不要打开,否则你会和我们一样,终生不笑。

    富二代独自生活了一段时间,富足的生活让他渐渐乏味,强烈的好奇心,让他打开了那扇门。

    门后的通道很长,走到尽头是大海,他在海边徘徊的时候,一只大雕从天而降,抓起他,把他扔到一个海岛上。

    岛上有一个王国,这里美女如云,最美丽的女王选中了他,让他做自己的男人。

    富二代一下子成了王国最有权势的男人,还有美若天仙的妻子,这样的生活让他幸福无比。

    他拥有宫殿里面所有人和物支配的权利,可是只有一间屋子,女王从来不让他进去。

    好奇心再次怂恿着富二代,他在一个夜晚,悄悄的打开了那间房子的门。

    门一开,那只把他带到这里的大雕飞了出来,抓起了他,带着他越过大海,重新扔到了来时的通道前。

    大海很快消失,只剩一面墙壁。富二代只有沿着通道,回到原来的房子里面。

    他留在那所房子里面,再也见不到女王妻子,享受不到万人之上的膜拜,他终于明白,为什么那些老人都终生不笑。

    “这个,好像是告诉人们,好奇心不要太强烈吧!”我思索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这个人为什么要留下这样一行字呢?他想表达什么意思?”苏姗幽幽的声音,把我的注意力转过去,我忽然发现,她的眼中写满了惆怅和……恐惧?

    “你到底在想什么?”我搂住了她,她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,我爱怜的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。

    “他手里的金币……那扇门……古堡?”苏姗喃喃的说道:“这是不是预示着,如果我们进入古堡的话,会遭遇和故事里的人一样的结果?”

    “不能轻易打开的门?打开会后悔一辈子?”我挠挠头,感觉苏姗的联想能力还真是丰富。

    但是不可否认,那个古堡给我的感觉实在是太诡异了,如果有可能的话,我真的不想再进去第二次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!”萧宁儿从后面抱住了我,紧紧贴在我的身上,轻声说道:“你不要有太大的思想负担,只要你在,我们都在,就算在荒岛上面过一辈子,都挺好的!”

    我们三个静静的拥在一起,好一会,我展颜一笑:“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了,先想办法回去吧!她们一定等急了!”

    我们从海面上的礁石跳过去,攀援上了石壁,沿着石壁走了很久,披着漫天的星光,我们回到了小木屋。

    彻夜不眠的烛火,是陈丹青她们焦急的等候。

    我们聚在灯下,女人们听到那惊险的经过,一个个咋舌不已,琳娜她们肯定的告诉我们,那个被巨蛇吃掉的巨大生物,确实符合乳齿象的特征。

    还有我们在岛上看到的那种怪马,名字叫做斑驴,是斑马的亚种,也是早已经灭绝的生物。

    这些学生物的,听说了渡渡鸟和斑驴居然还真的有活的,都兴奋的不行,非得要我带她们过去看看。

    陈丹青板着脸,说这鬼地方,就算看见恐龙也没啥大不了的,为了一些鸟和驴,不值得跑这么远。还是想想怎么应付那条大蛇吧!

    我嘿嘿笑了几声:“那地方肯定要去的,我想好了,要在那里建造一栋别墅,以后我们就在那里度假了!”

    陈丹青白了我一眼,不说话了,萧宁儿过去搂住她,告诉她我的意思是,这附近太不安全了,那个小岛还好,上面只生活着一些食草动物,安全方面应该比这里好得多。

    我也有点疲累了,跑到床上睡了一大觉,神清气爽的爬起来,正好看到萧宁儿急匆匆的冲进来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!那个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?别着急慢慢说!”我拍了拍她的小手。

    萧宁儿喘了两口气:“那个女人……那个女人不见了!她……还带走了安琪!”

    我一听就急眼了,没有人比我更清楚那个女人的危险,上次是趁她不备才捉住她的,现在她既然已经脱困,以她的箭术和丛林作战的能力,我估计真要和她打起游击战,我不一定是对手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就算是死,我也要把安琪救出来!

    可是……她们去了哪里呢?我站在木屋的外面,看着下面的莽莽丛林,有点四顾茫然的无助。

    “你来一下!”苏姗从后面拉住了我,把我带到了那个关押乔的山洞。

    捆绑乔的长藤都散落在地上,苏姗让我仔细看。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,就明白了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些长藤,并没有断掉的痕迹,很明显,是被解开的。

    想想也能想到,安琪毕竟太纯真善良,可能那个乔装可怜什么的,骗她解开了绳索,然后就顺手把她带走了。

    可是,即便是这样,我也不能置安琪于不顾啊!我默然背上弓箭,提起斧子,又往怀里揣了几个土炸弹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你的焦急,但是你要明白,我们所有人的希望,都在你的身上!”苏姗盯着我,凝重的说道:“我希望你能够分清事情的轻重!”

    她一字字的说道:“你要三思!”

    我像是不认识她一样,看着苏姗,我怎么都没有想到,她会说出这种话。

    难道,我不应该去救人吗?所有人的希望,都寄托在我的身上……难道安琪不是所有人之一?

    我垂下眼帘,不再看她,大步的走了出去,身后苏姗的幽幽叹息,被风吹散了一地……

    “你在按照引导者的指引,一步一步的走向死亡……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