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2章 渡渡鸟

    大概走了七八十米,我们来到了一个转角,走过去,就看到了隐隐的光芒。

    水声已经很大了。又转了几个弯,一幕哗哗流淌的水帘出现在我们的眼前。

    水帘的流量很大,喧嚣的冲击着洞口,我们距离十七八米远。依然被空中飞舞的细小水雾所沾湿。

    我把两人放在地上,让她们等着我,自己走了过去,趴在地上。小心的探出了头。

    水帘巨大的冲力,让我浑身一震,外面的世界清晰的呈现在我的眼前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

    一眼看去,我以为自己到了夏威夷的海边……

    外面是一望无际的大海,海水中,有一些突起的礁石,断断续续的延伸到了一个有着洁白细软沙滩的岛屿上。

    岛屿的岸边,高大的椰子树比比皆是,累累的硕果挂满树梢。树下,几只鸟喙弯弯,怪模怪样的肥大鸟儿,呆呆的看着我,一副萌蠢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请你们吃椰子啦!”我兴奋的把两人抱了出去,小心的跳跃过礁石,来到了那个有着洁白细软沙滩的小岛。

    “哇!好美啊!”

    萧宁儿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这美丽的小岛,沙滩之后,草青青的延伸到远方,这里的树木并不像热带雨林那样的密集拥挤,而是错落有致的分布,向前走了不远,就能看到一汪清澈的湖水倒映着蓝天白云和岸边的绿树,美丽的像是一幅风景画。

    苏姗则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几只萌蠢的胖鸟,发出了一声呻|吟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认识这种鸟?”我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苏姗吸了几口冷气:“如果我没认错的话,这应该是传说中的DODO鸟!”

    “嘟嘟?鸟?”我感觉自己似乎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,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是渡渡鸟!”萧宁儿纠正了我,也惊讶的瞪大眼睛:“苏珊姐,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我肯定!”苏姗蹙着眉头点点头说道:“我见过!”

    两个人给我解释了一下,我才知道,这种鸟在十六世纪,被人类发现后仅仅70年的时间里,便由于人类的捕杀和人类活动的影响彻底绝灭,堪称是除恐龙之外最著名的已灭绝动物之一。

    苏姗之所以知道这种鸟,是因为几个月前,她在美国参加了一次拍卖会,那次拍卖会上,世界保存最完整渡渡鸟骨拍卖出了440万美元的价格。

    现代科学的发达,可以根据骨骼重塑出它原来的样子,拍卖现场播放了渡渡鸟的幻灯片,所以苏姗才认识这种早就已经灭绝的鸟儿。

    这种鸟只有非洲岛国毛里求斯才有,我们中国人对它并不熟悉,可是欧洲人都知道它的。

    渡渡鸟的灭绝,就是因为十六世纪,荷兰商船阿姆斯特丹号因遭遇风暴,被迫漂移到今天的毛里求斯岛。登岛的船员第一次看到了渡渡鸟。几十年后,曾经遍布毛里求斯岛的渡渡鸟完全消失了。有人因此推测:是当年的那批船员发现渡渡鸟的肉好吃,然后告诉了其他人,人们因此纷纷来一饱口福。不会飞的渡渡鸟因为无处躲藏,最后统统进入了人类的肚子。

    在英国有一句讽刺人的话,就是形容人‘像渡渡鸟一样销声匿迹’,翻译过来就是形容这个人是个宅男,还是肥胖的怕羞的没有本事的宅男。

    这说明这种鸟没有什么本事,甚至连飞都飞不起来,而且被人抓的时候都不知道跑的。

    我听了食指大动,嘿嘿笑道:“那我们先抓一只来吃!吃完留下骨架,出去卖几副,应该可以在北京买栋别墅了!”

    苏姗叹息一声:“要是能出去,我们住在棚户区也是好的!”

    这个话题有点伤感,我揉了揉她的秀发,轻声说道:“相信我,我一定可以把你们带出去的!”

    苏姗伤感的笑了笑,忽然说道:“你还记得那头被巨蛇吃掉的巨大动物吗?”

    苏姗所指的,是那个像是大象一样的动物,如果不是它拖延了巨蛇的时间,我们已经进了巨蛇的肚子了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苏姗说道:“若是我没有说错的,那个巨大动物,应该叫做乳齿象,因为它的象牙上,有很多乳|头一样的凸起,这是它标志性的特征。”

    “乳齿象?”

    我疑惑的看着苏姗,如果说渡渡鸟这个名字,我稍微有点印象的话,乳齿象我则是听都没听过了。

    苏姗幽幽叹息:“乳齿象是公元八千年前灭绝的动物,也是现代象的始祖之一!”

    我不懂她为什么忽然变得情绪低落,她用力搂住了我,双手插进我的头发,在我耳边低声说道:“你想想看,早就已经灭绝的乳齿象,渡渡鸟,为什么会在这里生活的好好的,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!”

    她叹了口气,一字字的说道:“这个地方,从来没有人走出去过!否则,以人类的天性,早就会不惜一切代价找到这里的,毕竟现在的科学这么发达,这些早就灭绝的动物,随便哪一样出去,都会轰动世界的!那些富可敌国的大财团,以及一些国家,如果知道这些,会不惜一切来寻找的。所以,我敢肯定,从来没有人走出过这座岛!”

    我拥紧了她,盯着她的眼睛,认真的说道:“那并不能代表,我不能把你们带出去!你说过,我是你们的王!相信我,我一定是带你们出去的王!”

    “嗯!”苏姗用力点了点头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很累了!要休息一会,你去捉鸟做饭吧!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我知道她确实是‘累’坏了,亲了亲她的额头,把她放在了洁白的沙滩上,转过身,萧宁儿已经跑到一只渡渡鸟的旁边,正在用一根草逗它。

    那只渡渡鸟似乎从来没有见过人类,并不怕人,用它宽宽扁扁弯弯的鸟喙,去啄萧宁儿手里的草。

    萧宁儿故意使坏,长草往后缩,渡渡鸟的脖子伸得老长,发现还是吃不到,生气的发出DUDO的叫声。

    这个叫声,也让我确定,它就是传说中的渡渡鸟。

    听到我的脚步声,萧宁儿转过了头,撅起了小嘴:“缠绵完啦!”

    我尴尬的笑笑,她哼了一声,继续用长草逗弄渡渡鸟。

    “我不许你吃它!”萧宁儿背对着我开口道:“它那么可爱!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肚子饿啊!”我说着,从腰里的箭袋中取出一支箭,杀这么萌蠢的家伙,根本就不用弓!

    “反正不许!”萧宁儿像是故意和我作对,哼哼道:“你敢杀它,我就永远永远不理你了!”

    我绕到她的旁边,看她一脸的严肃,挠了挠头,正要继续劝说她,苏姗的惊呼声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我转头一看,一只脸盆大的海龟,从海里蹒跚的爬上沙滩,就距离苏姗不远。

    我急忙奔跑过去,,守护在苏姗的前面,谁知道那只海龟并没有搭理我们的意思,它停在不远处,刨了一个坑,撅起屁股开始用力。

    一个又一个洁白的海龟蛋从它后面冒了出来,落入了沙坑。然后海龟用沙子把沙坑填平,转身又回到了海里。

    我眼前一亮,对苏姗和萧宁儿说道:“今天请你们吃甜点好了!”

    我爬到椰子树上,摘了几枚椰子下来,又刨出十几枚海龟蛋,在她们两个好奇的目光中,我找了几块尖利的石头,把椰子敲开小口,然后把海龟蛋的蛋液倒了进去。想了想,又点上了几滴猴儿酒。

    我捧着椰子用力的摇晃,摇晃了好一会,把口封好,用沙子浅浅的埋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在上面生了一堆火,然后躺在一边,和两人聊起了天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之后,我把火堆移到了一旁,取出了已经发烫的椰子,用石头小心的把外壳切割开,一团微黄如果冻一样的东西,携带着扑鼻的异香,呈现在我们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当!龟蛋椰汁布丁!你值得拥有!”我哈哈笑着,给两人一人一个。

    萧宁儿只吃了一口,眼睛就瞪圆了。夸张的叫道:“太好吃了!”

    “陈博出品,必属精品!”我臭屁的说了一句,自己也打开了一个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椰汁的清甜加上海龟蛋丰富的蛋白口感,再加上猴儿酒的淡淡酒香,吃起来确实美味无比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也是饿的狠了,把所有的布丁吃完,又敦促我再做,我从善如流的捣鼓起来。

    吃饱喝足之后,我们摸着肚子躺在洁白细软的沙滩上,晒着暖融融的日光,只觉得给个神仙都不换了。

    但是乐不思蜀可不行,我还是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先躺着,我去岛上转转,然后我们想办法找出路……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