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98章 学箭

    对于如何处置这个黑女人,我实在有点挠头。萧宁儿安琪和陈丹青李美红她们,还是希望我可以把她放掉的,苏珊则坚决要处死她。我个人呢,还是希望从她这里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,但是我比她们任何人都清楚,这个女人太危险了。所以我反而是最摇摆不定的那个。

    最后我还是决定先留下这个女人,把重任放在安琪的肩上,因为我注意到,这个女人看其他人的时候。都是带着那种看猎物的眼神,只有看安琪的时候,她的目光中才稍微流露出一丝柔和。

    我反复叮嘱安琪,让她一定要注意提防这个女人,她实在是太危险了。安琪乖巧的点点头,我还是有点不放心,把苏姗拉到一边,悄声嘱咐她,让她盯着点安琪这边。

    苏姗一把拉住我的手:“你这么说,肯定就是想离开啦!”

    我知道瞒不过她,告诉她我打算去那个洞穴找找线索。

    苏姗斜睨着我笑道:“现在你有了土炸弹和弓箭,就有点蠢蠢欲动啦!”

    我捏着她柔若无骨的小手揉搓两下,嘿嘿笑道:“只要看见你,我就有点蠢蠢欲动!”

    “讨厌!”苏姗白了我一眼,板起了俏脸:“但是,我不许你去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愕然看着她。

    苏姗撇嘴说道:“男人是不是都这样毛躁啊!你觉得,自己射箭的技术很好吗?还有,我们也都不会射箭啊!磨刀不误砍柴工,你先练好了箭术,然后等我们也都射的稍微好一点,然后再去吧!”

    我感觉苏姗说的蛮有道理的,我的确着急了点,不过,怎么听她的第一句话,感觉很别扭啊!

    “什么叫男人都这么毛躁啊!说,你以前还看过谁这么毛躁?”

    “前男友啊!”苏姗嫣然一笑:“吃醋啦?”

    “前男友……”我还真是心里酸酸的,但是想起苏姗的第一次给了我,还是释怀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早就分手啦!”苏姗幽幽说道:“那时候,我真后悔自己学的是心理学!”

    “学了心理学又怎么样,还不是……”陈丹青从一边冒出来,看着我们拉着手,脸色挺不好看的。

    “大表姐!心理学虽然没用,但是也能看出什么叫羡慕嫉妒的!”苏姗笑盈盈的冲她说道。

    陈丹青冷笑连连:“哈哈,羡慕,嫉妒?哈哈,你确定自己眼睛没瞎?”

    “那就要问有的人说话亏不亏心了!”苏姗绵里藏针的看着陈丹青,陈丹青怒视着她,两人目光对撞,我似乎看到了火花。

    “好啦!”我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两人:“我们练箭去!从现在开始,我要对你们进行严厉的训练了!”

    陈丹青哼了一声,扭身就走,我悄声对苏姗说道:“你让着她一些嘛!看我的面子!”

    “就是看你的面子啊!”苏姗悄声说道:“你以为我是那么心胸狭窄的人嘛!我这么刺激她,就是施展激将法啊!让她一气之下对你投怀送抱啦!”

    我忽然想起我和陈丹青单独在穴狮洞穴探险的事情,心里莫名的惆怅起来,我知道,在陈丹青的心中,我们两个的亲戚关系,确实是一道永远无法逾越的鸿沟。

    “算了,以后……你们还是好好相处吧!”我叹息道:“有些事情,是天注定的,一出生就安排好了的!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,但是,我不想勉强她,只要她心之将安,我就非常满足了!”

    苏姗古怪的笑笑,不再说话了。我看着陈丹青倔强独行的背影,心里酸酸苦苦的,暗暗叹息。

    女人们已经用鸟的羽毛,粘出了几百支箭,因为有那种果实胶水,这种工作并不难做。甚至安琪还和李美红一起,用细藤和豹皮做了十几个箭袋和弓袋,看上去蛮美观的。

    我们挎上箭袋和弓袋,还都是有点英气勃勃的意思,在十几米外的石壁上,我蒙上了厚厚的豹皮和鹿皮,上面画了一个人形。

    “做个游戏!”我拍了拍手:“每人十支箭,射在人形之外算无效,无效箭支最多的,必须接受大家的惩罚!排名不分人数,可以并列!”

    “什么惩罚?”李美红苦着脸问我。

    在这些人之中,她的运动能力是最差的,毕竟我们大家都二十多岁,她已经三十一二了。

    “连夜做出一百支箭支!”

    在她的愁眉苦脸中,我们的射箭练习正式开始了,一支支箭矢划过空气,发出嗖嗖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发现我还是过于乐观了,测试的结果,没有最坏,只有更坏,单是一支都没射中的,就有三个,剩下的也都是一支两支射中的,成绩最好的是陈丹青,射中了四支,我三支,萧宁儿三支。

    所谓的游戏以及惩罚,被我直接取消了,这成绩实在有点打击人,我召集所有人,先开一个会,探讨一下如何才能增加准确率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先说说吧!我觉得果断是最重要的!”陈丹青第一个说道:“我射出前两支箭的时候,心里顾虑很多,担心自己射不中,结果越是这样想,手越是发抖,反而会脱靶。后来我把心态调整好,命中率就稍微高一点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我也是……老是担心自己射不好……”萧宁儿附和道。

    苏姗举起手:“我是有点拉不开弓,把所有的力气都用在拉弓弦上,瞄准的注意力就差了一点!”

    “我会调整!”我点点头:“你们每个人的弓弦松紧,我都会根据你们个人的力气进行调整。!”

    其他人也说了一些自己的得失,我总结了一下,并且相应的做了一些改进。

    可是真到了实战演习的时候,包括我在内,成绩依然是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“这样不行啊!”苏姗蹙眉说道:“这肯定是讲究要领的,我记得奥运会的射箭比赛上,韩国射箭队号称梦之队,这说明射箭其实也是有独特窍门的,他们掌握了,全队的成绩都提高的快!所以我们现在要想想,射箭有什么技巧!”

    可是技巧怎么找呢?最好的办法,就是找一个懂行的人问问,关键这是荒岛啊!

    嗯?我忽然想到一个人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苏姗也眨了眨眼睛,我们两个的目光,一起望向了关押那个女人的山洞。

    我皱眉道:“可是语言不通啊……而且,那女人太危险了,我担心她会再弄出什么幺蛾子!”

    “试试吧!”苏姗轻声道:“你也说过,不要做温室的花朵!我们必须要加强抗风险的能力!而且我们这么多人,还怕她自己吗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几分钟之后,那个女人被我提出了洞穴,因为好久没见到阳光的缘故,她一出来,就闭紧了眼睛,两颗阳光刺激到的泪水,从她的眼角流淌出来。

    “乔!没事的!”安琪用袖子温柔的拭去了她的泪水。

    乔是安琪给这个女人取得名字,据安琪说,有一次这个女人喝完水之后,冲着她笑了笑,说了一个字。

    就是这个乔的发音。

    好一会,乔才适应了外面的阳光,她眯起眼睛,目光从我们所有人的脸上扫过,冰冷而警惕。

    她的脚上和脖子上,用粗藤捆绑着,另一端在我身上。我用一根削尖的树枝,抵着她的后心,如果她稍有异动的话,我就会毫不犹豫的杀死她。

    我对安琪点了点头,安琪拿着一把弓过来,递给了她,又送上一根箭,对她指了指远处的人形。

    “乔……”安琪做了一个拉弓射箭的姿势,乔看着她,不言不动。

    “乔……帮帮忙嘛!你最好啦……”安琪居然撒起了娇,我也是醉了,语言不通啊好吧……你以为她能听懂吗?

    但是我没想到的是,乔看着安琪可怜巴巴的目光,眼神忽然软化了。

    她抽出一支箭,飞快的搭在弓弦上,拉弓如满月,砰的一声响起。

    箭没有射出,因为弓断了。

    她把弓扔在了地上,一脸的不屑。

    麻蛋,我心疼了一下,这弓可是我用的那把,也是所有弓里面我最用心的一把。

    我急忙让苏姗把乔原来的那张弓拿来。她接过来之后,轻轻抚|摸着弓,脸上露出很奇怪的表情。

    铮的一声,她开弓放箭,远处那个人形的咽喉上,钉着树枝箭,箭支因为强大的冲力而折断,可是那位置真是准的让人细思恐极。

    乔轻轻呀了一声,拿起一支箭仔细的看着,用手摸了摸箭支后面的羽毛,据我估计,应该是箭支的稳定性,让她有点惊讶吧。

    确实,用羽毛来做箭羽定风,是我们中国人老祖宗的卓越智慧,歪果仁都是因为成吉思汗西征学到的,而成吉思汗则是跟我们汉人学的。

    在安琪的软语卖萌之下,乔一支又一支的箭支射出去,她的箭术实在太惊人,只要她愿意,每一支箭都能射中人形的咽喉,上下左右误差不超过两三厘米。

    我不禁一阵阵的后怕,当初幸亏我是和她贴身搏斗的,要是和她拉开了距离,肯定是死的不能再死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她她只喝清水吃水果,体力差了很多,射了几箭就累的气喘如牛了。

    “晚上给她加餐,弄点肉吃!”我把她重新绑好带回了洞穴,然后出来,再次开会。

    乔射箭的时候,几个女人从各个角度瞪大双眼,死死的观察着她。观察她的每一个动作,我出来之后,她们纷纷汇报自己的心得体会了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