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97章 沟通是硬伤

    “吹吧!”我把木笛凑到她的嘴边,想听听她能吹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她古怪的看了我一眼,张开嘴巴,看意思想含住木笛。然而就在木笛快要触碰到她的嘴唇的时候。她嘴里忽然吐出一样东西。

    这东西飞的极快,我和她的距离又太近,眨眼间已经飞到了我的眼前,我慌忙偏头。眼眶传来一阵剧痛,有黏糊糊的液体从我的眼眶留下来,糊住了我的眼睛。

    我勃然大怒,一脚踢在黑女人的肩头上。她在地上打了两个滚,脑袋撞在石壁上,发出咚的一声响。一声不吭的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低头一看,地上有一块尖利的小石头。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含在嘴里的,刚才趁我不备偷袭了我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简直是太野性了,就好像一只时刻张牙舞爪的小野猫,稍一不慎,就会被她抓伤。

    特么的,真以为洒家不敢杀你是吧!

    我瞪了她一眼,终究还是没有下手。毕竟她身上还隐藏着很多的秘密啊!比如她是什么人,从何而来?难道她是引导者?

    我把她身体抱起来,用脚把所有的小石块都扫到一起,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从洞穴出来,看到我眼眶受伤,几个女人啊了一声,问我到底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我总不能告诉她们,我被一个捆成粽子的女人打伤了吧,那不是太丢人了嘛!

    我干笑两声,说自己不小心撞得,苏姗和陈丹青冷笑不语,萧宁儿急忙跑上来给我擦拭伤口。

    我在她们狐疑的目光中,溜进木屋,洗了个澡,费力的把身上的果实胶水弄了下来,然后兴致勃勃的开始做实验了。

    我剥开一枚果实,在上面黏上散碎的小石子,然后放在石板上等它自然风干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之后,我拿起这个果实,用力的投向了前面十几米外的一棵大树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。大树剧烈摇晃,枝叶纷落如雨,树皮被掀起一大片,树干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损伤。

    效果还是蛮不错的,唯一的遗憾就是分量比较重,我扔出去倒是毫无压力,可是这几个女人,估计扔不出多远的。必须要把它的体积弄得小一点。

    我制作了几个拳头大小的,试验了一下,但是相应的威力也减小了不少。所以大的小的都要做一些,大的我用,小的女人们用。

    我把制作这种土炸弹的工作,交给了几个女人,我自己拿着沿途采来的木材,蹲在一边苦思冥想,打算制造弓了。

    制作弓最简单的方法,就是用一根弓弦,把弓体弯曲拴住就ok了。我相信每一个男孩子小时候都做过。

    但是这种弓,用不了七八次就会磨损坏掉,就是不坏,弓体的弹性也会渐渐失去,让箭射出软弱无力。

    其实做一把好弓,真的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,现代比赛用的竞技弓,对于精度的要求特别高,而狩猎弓,对于速度的要求特别高,这需要高手的调教,才能做出自己想要的结果,我在那家顶级会所做保安的时候,曾经亲眼见过,一个手工做弓的山东师父,用十年时间做了一把仿古复合弓,拍出了两百万的天价。

    不过那张弓确实是厉害,十几年的老毛竹,用桐油浸泡一年,弓背的两只水牛角,也是上好的牛角,那弓弦用牛筋和牛皮交织编缠,曾经在二十米外,一箭射穿了油桶。

    我自然不能奢望造出那种弓,但是怎么也要像模像样了吧!

    我反复思考了好久,扛着长矛出发了。

    第一天,我打回了一只丛林豹,抽出它的筋,并不太理想。

    第四天,我终于遇到一群野牛,在陷阱加上土炸弹的帮忙下,我弄死了三头。

    我用牛筋加上牛皮编织,抹上牛油,放在阳光下暴晒,得到的弓弦很坚韧,就是粗了一点。

    不过我并不是外貌控,能用就可以。

    接下来,就是弓体的制作了。除了那天找到的木材之外,这两天打猎,我又找到几种木材,反复比较之后,我选中了橡木。

    我稍微把橡木碳化乱一下,增加了一些强度,然后开始制作了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之后,我的第一张弓新鲜出炉了。

    一米长的弓体,被碳化的橡木泛着黑褐色,有点像是被人盘玩过的小叶紫檀,把手处用豹皮缠绕,色彩斑斓而霸气。粗粗的弓弦一看就充满了力道,确实让我挺满意的。

    我用做弓剩下的材料,削出食指粗细的枝条,前端削尖,拿着一颗火棘走向神农。

    它吧嗒着嘴吃火棘的时候,我用力一拽,从它尾巴上拽下两根羽毛,疼的它惨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小奸细!以后我一根毛一根毛的给你拔下来!”我冲着它呲了呲牙。

    这几天,无论萧宁儿怎么问,神农都无法像那天一样,流利的表达自己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它也可以开口说话,但是学人说话的意思更多一些,自己自主发出的意思并不多,这样就让我很容易相信苏姗的话。也许神农根本就没那么聪明!

    萧宁儿抱着神农,不满的瞪了我一眼,我哈哈大笑着,把神农的羽毛修剪了一下,粘在箭支的尾部。

    左右看了看,蛮好看的。

    “都出来啦!”我把女人们都叫了出来,得意洋洋的举起我的弓。

    “帅不帅!”

    “自恋!”女人们一起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让苏姗在木屋对面的石壁上,画了一个圈,相距我大概二三十米的样子,然后煞有其事的举起弓,搭上箭,拉弓如满月,手一松。

    嗖的一声,箭支撞在圈外,前段立刻粉碎。

    “这可以看出两点!”我嘿嘿笑道:“第一,这弓制作的很成功,力道很大!第二,我的射术还有待加强!”

    “难得听你说自己的不足啊!”陈丹青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:“所以,就要加强练习了!三天,三天之后,我会发给你们每人一张弓,我们大家一起练习!”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啊!”我点点头:“必要的防身技能也是要有的,我不会让你们和野兽去贴身搏斗,那样和送死差不多,但是未来不知道有多少危险在等着我们,你们越是多一点保护自己的能力,我就会越放心!”

    所有女人一起|点头,没有人提出异议。我提着弓箭一头扎进了密林。

    很快,我就带着一些树枝回来了。

    有了第一张弓制作成功的经验,再做就快的多了。而且女人们所用的弓的强度,我适当的做了一些降低。这样也让她们更容易接受一些。

    我制作弓的时候,女人们忙碌的制作箭支,我自然不会真的把神农身上的毛拔光了的,射杀了几只鸟,肉烤熟进肚子,羽毛就成了箭羽。

    忙碌了三天,我一共做了十二把弓,我们人手一把还有富余。就当做备用了。

    做完之后,我忽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那个黑女人……

    这两天全神贯注的投入到制作弓上面,都忘了她的存在了。我急忙冲进洞穴,她靠着墙角坐着,静静的看着我,虽然憔悴不堪,却并没有我想象中那样奄奄一息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我每天会给她一些清水的!还有几颗火棘!”安琪出现在我的身后,怯怯的看着我:“她也蛮可怜的!”

    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好吧……这句话我并没有对安琪说,揉了揉她的头发:“安琪做得对,我都把她给忘了,如果不是你这样的话,真的可能她就死了,我们有好多问题也问不出来了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安琪小脸泛着红光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当然!”我笑眯眯的凑近她:“安琪立了大功,需要什么奖励吗?”

    “我要……”安琪还没说完,就被我的嘴巴堵上了,她瞪大了眼睛,惊愕的看着我,很快就迷失在我的法式热}吻之中。

    当我放开她的时候,她已经软成一滩泥了。

    我忽然有一种很别扭的感觉,转头看了一眼那个女人,她冷冷的盯着我,要是目光能杀人的话,现在我已经死了再死了……

    “再瞪我,再瞪我我就把你吃了!”我随口开了一句玩笑,忽然想起来女人的伤口,仔细一看,愈合倒是愈合了,就是那牙印已经化成了清晰的瘢痕,时刻在提醒着我,和这个危险女人那一刻的生死对决。

    女人高高仰着头,不屑的把目光转向一边,嘴里发出了一串含义莫名的古怪声音。

    她说话了?我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,急忙问安琪,能不能听懂。

    安琪涩然摇了摇头。我让安琪试着用英语和这个女人沟通一下,但是很遗憾,她并没有现出听懂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后来又说了一些话,我召集所有的女人都听了一下,可是没人知道她说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据陈丹青说,非洲是世界上语言种类最多的大陆,根据各种权威的估计,独立的语言约为800至1000多种。如果这个女人是从那里来的话,根本就不可能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了……

    我颓然叹了口气,沟通是硬伤啊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