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96章 奇异果实

    神农扑棱着翅膀,对着果实上看下看的,就是不动口。

    当然这也不是它第一次这样了,我也很习惯的按着它的脑袋。把它的鸟喙掰开,拿过果实,打算撕下一块丢进它的嘴巴。

    但是我没想到,这果实居然……比特么502还厉害。

    我的手触碰到果实。就感觉黏黏的,再想放开已经是不可能了,那果实牢牢的粘在我的手上,怎么都弄不下来了。

    这是果实还是强力胶啊。

    我无语的用力甩手。怎么也甩不下去,最后还是她们帮着我,用石片刮了好一会,总算把果实弄下去了,可是我手指上还糊着一层,非常的不舒服。

    安琪烧了一锅热水,让我把手放进去洗一洗。

    我抓了两块粗粝的石头,把手伸进热水,一边洗一边用石头搓,费了好大劲,才把这胶水处理的差不多了,只有一些残留在指纹里面,估计要磨损一段时间才能弄下来。

    我让李美红给我找了两块木板,把果实抹在上面,把木板合在一起,用石头压了起来。

    过了大概半小时,我拿出木板一看,两块木板牢牢的粘在一起,怎么都弄不下来了。

    我的眼睛发光了,这特么好东西啊!纯天然的强力胶,这比可以直接吃还要有用。

    我们并不缺食物,缺的就是这种日常生活用品,要是早的有这种东西,我相信我们的木屋会更加的坚固。还有陷阱的布置啦,还有制作一些生活用具啦,都非常管用。而且最关键的一点,这果实胶水,可以帮我做出现在最想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弓箭!

    我已经把那个女人的长弓拆开,详细的研究过了。

    这弓非常的简陋,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。就是一根树枝用弓弦绑好,利用弓体的弹性来发射箭支。

    她的弓弦,应该是一种动物的兽筋,经过晒干鞣制而成的。这个我相信自己也能做到。

    至于她所采用的箭支,那就更不值一提了,我觉得我能比她做的更好,尤其是现在有了强力胶水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萧宁儿忽然惊呼了一声,我转头一看,她正在用一根小树枝触碰那个果实,可是现在,小树枝并没有粘住树枝,随着树枝的触动,朝着一边滚动。

    我急忙走过去,用手试着触碰了一下果实,这次再没有粘在手上。

    应该是……经过一段时间的氧化之后,果实就失去粘性了吧,大部分的胶水也都是这样。

    我试着拿起了果实,入手微弹,有点小皮球的感觉,我来了兴致,往地上用力一扔,想看看它到底能弹起多高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巨响,吓了我一大跳,萧宁儿尖叫一声扑进我们的怀中,女人们纷纷从木屋里跑出来。

    就见到我搂着萧宁儿,我们两个的身上,沾满了晶莹的果肉,地面,有一个浅浅的凹坑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好粘啊……怎么办啊……”萧宁儿伸手去摘除身上的果肉,可是那些果肉却牢牢的粘在她的身上,怎么也弄不下去,她急的满脸通红,连连跺脚。

    没办法,只能是烧热水用石头搓了。

    陈丹青带着萧宁儿去处理她身上的果肉,萧宁儿哭喊的声音不停从屋里传出来,我坐在地上,盯着那个凹痕,和苏姗研究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果实很有意思啊!”苏姗从地上找到一块果肉,外面已经氧化成了光滑的,她拿起来,用石头小心的切开,里面的果肉,依然还含有粘性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反复试验,最后总结了一下,这个果实刚刚剥开的时候会有非常厉害的粘性,可以用来做强力胶,但是氧化之后,表层就会失去粘性。而这个时候,这东西遇到剧烈碰撞之后,就会爆炸了。

    原理是什么我们也搞不清楚,但是这玩意的这种特性,完全可以让我们做土炸弹!

    假如找一些碎石,粘在果肉的外面,等果肉表面自然氧化失去粘性之后,用力投掷出去,果肉会爆炸,外面的石头会飞出去,威力肯定相当的不小。

    我来了兴致,也顾不得处理身上的果肉了,站起来告诉苏姗,我再去拿点果实。

    这次,苏姗坚持要和我一起去。

    不止她,陈丹青和琳娜,也都要一起去,说是人多力量大,可以多带一些果实回来。

    我们吃了点东西,我把那个黑女人身上又多加了几条长藤捆绑,把她丢进了我开凿出来的洞穴,带着女人们出发了。

    苏姗坚持要带上神农,我问她为什么,她凑近我的耳朵,小声告诉我,她始终还是怀疑神农。这段时间,她不打算让神农离开自己的视线了。

    好吧,其实我也是看这厮不顺眼好久了,要不是萧宁儿和安琪实在太喜欢这货,我确实想把它吃了。

    自从上岛进密林之后,我就养成了一个习惯,走过的地方都会留下标记。所以我们很轻松的就找到了那颗大树。

    几个女人对于这棵异乎寻常的大树,也是啧啧赞叹了一会,我摘了好多的花朵,她们编织成了花环,戴在了头上,恍如一个个林中女神。

    苏姗举着火把,进入了黑女人所居住的树洞,我也好奇的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里面简直让我们震惊,虽然挺狭窄的,可是里面有床有小桌子,都是利用树体掏空的时候巧妙做成的。小桌子摆着用果壳做成的碗,里面还有半碗清水,清水上面居然还漂浮着花瓣。

    床头摆着几个野兽头骨,看上去像是豹子之类的大型猫科动物,这个女人却是蛮厉害的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细细的搜寻,想要找出关于这个女人身份的蛛丝马迹,但是很遗憾,除了一根小小的木笛,我们没有发现任何特殊的东西。

    我把那根木笛凑到唇边,吹了一下,声音非常的怪异难听,有点像是文明社会中,一种叫做尖叫鸡的玩具发出来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看着苏姗,她摇了摇头,示意自己也不知道这种乐器是哪里的特产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一无所获的拿着木笛出来,陈丹青已经爬上了大树,开始摘那些果实。

    看到她骑在树枝上,我心里莫名的温馨起来,记得小时候,她家有一颗柿子树,透过我的小窗子,就能够看到她爬上树摘柿子。

    已经……好多年了啊……那个,就叫做回不去的从前吧……

    细藤编织的大网兜,装了七八十颗果实,我们抬着往回走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,我和苏姗始终留意着神农,它并没有表现出半点的异常,不过,这反而更让苏姗怀疑。

    苏姗说,一个聒噪的家伙忽然安静下来,不是心虚,就是在酝酿着什么。

    被她说的,我也变得越看神农越可疑了。

    “神农,你有没有女朋友?”我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神农看了我一眼,昂起头,一副不屑鸟我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告诉萧宁儿,让她来问,看看神农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萧宁儿狐疑的看着我,我没对她解释,只是告诉她按我说的去做。

    因为我和苏姗都在怀疑一件事情,神农其实并不像它所表现出来的那么神奇,居然拥有思考的能力。

    有可能它所说的话,都是事先有人教它的!

    但是这个想法也确实让人细思恐极。如果这个推测是真的的话,那个教神农的人,该有多么高的智商,才能预判到我们的对话,并且提前教给神农。

    这似乎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个让人越想脑子越乱,我索性不再去想,两只眼睛在树木间梭巡,想找适合做弓的材料,我记得以前在武侠小说中无意中看到过,古时候的人用的弓,叫做拓桑弓,也就说用拓桑做的,不过这里面也找不到桑树,我一边走一边拽下一些树枝试验,最后找到一种木材的弹性还不错。

    我相信,有了那种果实胶水帮忙,我的弓肯定要比黑女人的弓穿透力强大的多,只不过,这还需要一根好的弓弦。

    这密林里面的藤类随处可见,但是我觉得长藤的弹性比较差,暂时不予考虑。

    动物的筋还是首选,在柔韧性方面,这个远远超过了长藤。

    我脑子不停的转着,想着关于弓箭和土炸弹的事情,不知不觉就回到了木屋。

    回去以后的第一件事,我就是跑到洞穴那里,看了看黑女人。

    她蜷缩在地上,因为长久处于黑暗之中,对于我们带进来的光线,有点不适应,微微眯起眼睛,怨毒的瞪着我。

    我掏出木笛,在她面前晃晃,她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,张开嘴巴想要说话,却很快就闭上了。

    看起来,这笛子对她蛮有意义的,我蹲在了她的身边,把笛子伸过去,托起了她的下巴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打算没有?”

    女人茫然看着我,我感觉她应该是听不懂我的话,索性把木笛送到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黑女人愣住了,似乎怎么不会想到,我居然这么轻松的就把木笛给她了……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