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95章 俘虏

    女人和我无声的角力,弓弦在我的脖子和手臂上发出轻微的咯吱声,我咬着她丰腴柔软的部位,满口咸腥。

    这本来应该是一场忍痛能力的对决。看看是谁先撑不住。但是却绝不公平,我的脑子,已经很晕了,我中毒在先啊!

    不行。再这样下去的话,我肯定是输了的那个,看这个女人凶狠的样子,输了。其实也就是死!

    如果我死了,我的女人怎么办?

    嗯……我的女人,我忽然想起了昨夜,洞穴中我和苏姗琳娜抵死缠绵的场面,两个人在我的攻击下苦苦哀求……我的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。

    既然你这么凶悍,那洒家就给你来个以柔克刚吧!

    我忽然松开了口,不再咬她。女人眼中闪过一丝疑惑,我随即把咬变成了吮|吸,一边吸,我的舌头灵活的寻觅到山峰顶端,绕着小豆豆不停的打着转,忽轻忽重的。

    女人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,夹着我腰的双腿,更加的紧了,可是来自弓弦的力道,却减弱了不少。

    时间在流逝,她的眼神渐渐变得迷离,我更是卖力的施展,别说,这女人那里的结实程度和弹性,是我所遇到的最好的。

    一串古怪的呻|吟,从她喉咙间逸出来,她的身体颤抖的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我的手臂迅疾的从松掉的弓弦里面抽出来,一记手刀斩在她的咽喉上,女人浑身一挺,昏迷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也快不行了,现在看她都是重影的了,我努力维持着最后一分清明,举起长矛对准了她,然而她眼中的一汪春水,让我的长矛终于没有落下去。

    我解开腰带,把她双手双脚反到后面,捆成四马倒攒蹄的样子,用长矛尖端划开我的肩膀,把先后的两个伤口连在一起,紫褐色的鲜血哗哗的流淌出来。

    我已经无力再去处理伤口了,平躺在地下,意识越来越昏沉,终于眼前一黑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的,我回到了学校,趴在课桌上,偷偷看着前面陈丹青在写作业,大长辫子编的很好看。

    不知道什么时候,有人悄悄摸到我的身后,屈指用力弹了我一个脑蹦。

    额头上疼的不行,我恼羞成怒的抬眼一看,差点吓尿了,是班主任老四眼。

    这一激灵,我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额头那里还真是疼,原来是神农正在用鸟喙一下一下的啄我。

    我迅速回忆起先前发生的事情,急忙转头,那个女人已经醒了,睁着眼睛仇视的瞪着我,身体不停的摇晃着,似乎想挣脱开束缚。

    但这是没可能的,我打的结,越挣扎越紧,她那种姿势被捆着,就显得胸口那里更加的凸出,随着她挣扎的动作,两处高地不停的晃荡,看得我目眩神迷。

    我撑地爬起来,才发现肩膀那里的伤口已经不流血了,掐一把能够感觉到疼痛,说明毒素也失去效果了。看起来,不是这个女人用的毒不厉害,就是我经过圣泉改造过的身体太强悍。

    我蹲在这个女人的面前,伸出食指,挑起她的下巴,仔细打量着她。

    她其实是蛮漂亮的,只是现在咬牙切齿的样子,显得脸有点变形。天已经黑了,她的肤色溶在夜色中,更加显得眼睛黑白分明,牙齿白的吓人。

    “叫啥名字?”我拍了拍她的脸蛋。

    女人忽然张口,呸了我一脸。

    我擦了一把脸,扬起手,作势欲打,她凛然的瞪着我,毫不畏惧。

    我冲她呲呲牙,洒家专治各种不服,我就不信你不张嘴!

    我的目光,落在她胸前高耸的山峰上,那里又一圈环状的牙印,正是我的杰作。她肯定没有我这么强悍的自愈能力,现在那里还在往外微微的渗着血。

    人的牙齿,其实和动物牙齿一样,都是带着轻微毒素的,因为牙齿要吃东西,接触的东西比较杂,所以用牙咬了的伤口,并不爱愈合。

    暴殄天物啊!我摇了摇头,还是给你消消毒吧!

    我从怀里,取出随身带着的海盐,洒在她的伤口上。

    白色的粉末迅速溶解在血口上,女人的眼睛一下子瞪圆了,咬紧牙关,腮帮子突突着,却仍然固执的闭口不语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还需要点氧气啊!”我自言自语的说着,张开嘴,对着她的伤口开始吹气。

    温热的气息迅速加快的疼痛的循环,可能还会有一些麻痒的感觉。反正女人的表情越来越痛苦了,一张脸紧紧绷着,身体不停扭动,鼻息加粗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还不说?”我又撒了一些盐上去,她的身体开始剧烈颤抖,喉咙里面发出了压抑的呜咽。

    “好吧!最后一次!”我把整包盐都扣在了上面,一脸慈悲的说道:“你要能忍过去,我就不在你的伤口撒盐了!”

    女人死死的瞪着我,本来黑白分明的大眼,也布满了红丝,忽然,她的身体扭动,两腿用力摩擦起来,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,脸上的汗水和眼中忽然变得诡异的表情,让我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难道她要……

    她的动作越来越快,粗重的喘}息声练成一片,几分钟之后,她浑身猛地哆嗦了起来。

    随后,她软软的放松下来,像是一条上了岸的鱼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一股熟悉的味道,充斥了我的鼻腔。

    “考!I服了You!”我冲她跳起大拇指,心里也是暗暗警惕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太特么不简单了,她居然会想到这种办法,用自己的摩擦来进行那啥,进而增强快|感,直到到了高chao。

    人在那个时候,肾上腺素会急剧分泌增加,对于镇痛的效果相当的好,而且还消炎强心……

    这个女人,实在了不起啊!居然用这样的办法来抵抗我的刑罚,但是……

    你当着我这么一个英俊强壮的男人面前,自己那啥,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,真当我是公公啊!

    讲真,一个超模身材的女人,在我面前表演这种事情,我要不冲动我都不正常了。现在那里感觉快爆炸了,难受的不行,我的呼吸,不知不觉也粗重起来,弯腰缓缓凑近了她。

    女人察觉了我眼中那浓的化不开的情yu,眼中闪过一丝恐惧,随我热热的气息喷到她的脸上,她忽然张嘴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bia……”

    我浑身一震,确认我没有听过这种古怪的发音,心里熊熊燃烧的火焰在退却,我嘶声问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女人嘴里发出一串古怪的字符,眼里也涌出了泪水,我默默的站直了身体。

    我提起旁边的长矛,从她的手脚连接处的绳子穿了进去,把她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扛着长矛,长矛后面吊着这个女人,我本来打算马上回去的,可是想了想,又摘了一个纺锤似的果实和一朵花,打算回去让琳娜她们学生物的女人看看,认不认识这是什么。

    我带着这个女人回到木屋的时候,已经快要天亮了,木屋的门敞开着,所有的女人先后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很明显,她们都是一夜未睡在等着我,暖流在我胸中涌动,这就是家的感觉吧!

    不管回去多晚,都会有人在等候,留一盏彻夜不眠的灯火。

    看到我的战利品,女人们全都惊愕的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……那个黑人?”陈丹青问道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指了指自己肩膀上的伤口,还有背上的一张弓:“射箭蛮厉害的,不过对我没鸟用!”

    “啊!”萧宁儿惊呼一声:“你受伤了?要不要紧?”

    安琪和苏姗琳娜也凑了上来,仔细打量我肩膀的伤口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们难道忘了,我现在就是打不死的小强了!”我嘿嘿一笑,却发现苏姗忽然抽了抽鼻子。

    “这味道……”

    苏姗盯着那个女人,她的树叶下面,还有未曾干涸的液体,在火光下闪着淡淡的微光。

    苏姗的表情变得诡异起来,似笑非笑的扫了我一眼,小鼻子皱起来轻轻哼了一声,转过了身。

    麻蛋,我比窦娥还冤啊!我想跟苏姗解释,这真不是我做的!但是想了想,特么这种事越描越黑,索性不再说了。

    也只有苏姗和琳娜对这种气味比较敏感,其他的女生倒是没啥,七嘴八舌的问我,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我把今夜的经历,虎头蛇尾的说了说,把我如何制服这个女人的事情说的天花乱坠,后来逼供的事情就一笔带过了。

    听说这个黑女人如此的狠毒,女人们看她的眼神全变了。

    我让她再说话,想听听其他人听不听得懂,没想到她这是好了伤疤忘了疼,紧紧闭着嘴巴,根本就不鸟我。

    当着女人们,我也不好再施展那种刑罚了,我随手把她丢在一边,告诉所有人不许再搭理她,饿她几天看看她还倔不。

    我又掏出花和果实,问琳娜认不认识这个东西是什么。

    琳娜和爱伦仔细看了看,都摇了摇头,说从来没有在任何资料上看到过这种果实。

    不过从外形上推断,这应该是一种坚果,有点类似于山毛榉科属的。

    我捏了琳娜的小脸一把,让她说通俗点,琳娜红着脸笑了笑,说就是我们平常所见的栗子,就属于这种科属。

    我眼睛一亮,这玩意要是也能吃就好了,那么大一棵树,树上数不清的果实,吃不清的啊!

    这种事情,照例是要请来神农的,这货尾随我一路飞回来,也早累的不行了,趴在萧宁儿怀里正在打瞌睡,被我直接提溜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用一块石头砸了一下果实,外面的壳确实挺坚硬的,砸开之后,里面的果实居然非常的漂亮。

    透明的如同水晶一样的果肉,包裹着中间一颗拳头大小的果核,果核是青色的,上面细细的纹路在水晶果肉的映照下,像是最完美的琥珀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……”我冲神农招招手:“来,让你尝尝!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