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94章 毒箭

    我吩咐女人们,一定要注意安全,安排哨卡,然后提着长矛追逐神农而去。

    神农在树枝间穿行。色彩斑斓的羽毛让我很轻松的追逐着它。不过它是飞飞停停的,这让我很好奇,如果那个黑人真的存在的话,那得有多快的速度。才能追的神农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我有意加快了速度,神农依然是未尽全力的样子,这让我越追越是心惊。

    出乎我的预料,那个树洞。距离我们所住的地方,居然相当远,从清晨跑到了中午,神农依然在前面飞。

    我自己是拥有充沛体力的,再跑上半天也毫无压力,可是神农有点撑不住了,反身飞了回来,停在我的肩膀上。我从口袋里摸出几颗火棘喂它,问道:“还有多远?”

    神农盯着我,没说话,可能是听不懂。

    “不说不给你吃了!”我收起了火棘。

    神农扑棱着翅膀,脑袋亲昵的往我脖子上蹭,看意思想讨好我,我斜眼看着它,怎么也无法把这吃货和引导者联系起来。

    它吃掉我最后一颗火棘,再次飞了起来,大概在半小时之后,它停在了一棵大树的树杈上,清晰的吐出两个字:“前面!”

    我往前一看,立刻看到了它所说的树洞。

    不用费心去找,主要是那个树洞所在的大树,实在太大了。

    因为树冠挡住了我的视线,我看不清这树有多高,但是实在太粗了,据我目测,光是主干的直径,就在十几米,更不要说旁边还有一些丛生的藤蔓,像是屏障一样庇护着主干了。

    这树的品种,之前我从来未曾在林中看见过,它具有热带雨林树木所有的特征,叶子宽大肥厚,树干高大挺直,树皮光滑,下面是巨大的板根。

    但我敢肯定,我从来未曾看过相似的树木,因为我攀上旁边的一棵树看了看,这棵大树的树冠上,结满了洁白的花朵,还有累累的硕果。

    它的花朵有些像玉兰花,洁白无瑕,但是要大上很多。果实就比较奇怪了,直径大概人的脑袋这么大,却是两头尖细的,有点像是纺锤。那个树洞,就开在树干离地五六米的地方,从那树洞边缘不规则的形状来看,不像是自然形成的。

    我握紧长矛,借着树木的掩护,谨慎的逼向那棵大树,就在我距离它还有十七八米的时候,我的心里忽然冒出极度不祥的预兆,像是有什么巨大的危险降临一样。

    我下意识的往旁边一闪,几乎就在同时,从树洞中飞出一道黑影。

    这黑影迅疾如闪电,快到了我来不及完全躲开,肩膀传来了尖锐的疼痛,我闪身躲到一棵大树的后面,低头一看,一支笔直的树枝,深深插|进了我的肩膀。

    我咬住自己的长矛,把树枝拔了出来,忍着钻心的疼痛,我细细观察这根树枝。

    这树枝大概一尺多长,头部被削的尖尖的,尾部还留着几片柳叶形状的嫩叶,这个设计太巧妙了,这几片嫩叶,起到了箭支结构中定风箭羽的作用,保障了箭支在飞行过程中的维持稳定的轨迹。

    是的,毫无疑问,这树枝肯定就是一支箭。

    麻蛋,我有点理解了,为什么神农被追的狼狈不堪,原来那人有弓箭!

    想必神农所说的,当初在洞天,那人用奇怪的东西对准了我,应该就是指的弓箭吧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就一阵后怕,当时差一点就没命了!然后就是深深的自责。我特么怎么没想到弓箭这种武器?

    在荒岛这种环境中,弓箭无疑是一种相当不错的武器!最主要的是制作应该简单的,可能是我以前太过于依赖文明社会遗留下来的刀具和枪支,根本就没想过这方面的问题。

    我脑子里飞快的转过这些念头,忽然感觉有点不对劲,我的肩膀那里,传来了很奇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麻麻的,似乎,那里不属于我的身体了。

    我想抬起那只胳膊,可是那里根本就不接受大脑传递过去的命令了。

    麻蛋……有毒!

    我看了伤口一眼,只觉得脑袋一阵眩晕,向后一仰,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死了死了……”神农在远处嘎嘎的叫着,我静静的爬在地上,双目紧闭。一只手悄悄的挤压着肩膀那里,让鲜血尽快的流出来。

    我在赌!

    如果我转身就跑的话,会加快血液循环,毒素可能发作的更厉害。所以我直接爬在了地上,麻痹对方,同时挤出鲜血,控制中毒的程度。

    剩下的,就是比对方的耐心,和我自己身体对毒素的抗性了。那个什么圣泉,应该可以抵挡一下毒素吧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之后,一团黑影从树洞中窜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眯着的眼睛看过去,心里立刻掀起了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这真是一个黑人,但是黑的匀称,黑的漂亮!

    这特么……居然是一个女人!

    她的身材,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了,什么黄金比例,什么九头身,总之就是完美。长长的双腿,盈盈一握的腰肢,向上延伸成了夸张的一对山峰,精致的锁骨,修长的脖颈,脸虽然黑,却浓眉大眼的,别有一种英气勃勃的感觉,反正比春哥要好看多了。

    不要问我为什么看的这么仔细,因为她身上一共只有四五片树叶,挡住了最重要的部位,其他的地方毫无遮掩,让我可以一览无遗。尤其那一对山峰,随着她的走动,还在轻轻颤动着,看得我都有点沸腾了。

    她的手里,果然拿着弓箭,那弓是用细藤缠着树枝做的,弓弦不知道是什么东西,反正看上去蛮有一种野性之美的。

    我静静的积蓄力量,等她再靠近一点,就一跃而起制服她。

    谁知道这个黑女人居然特么的特别谨慎,向前走了几步,举起了弓箭。

    我方才趴下的时候,已经算好了角度,前面有树遮挡,让她无法再射箭对我补刀。谁知道她转过角度,并不靠近我,看意思要再射死我才过来。

    最毒妇人心啊喂!

    我心里暗叹一声,装死的计策已经失败,我忽然张开眼睛,冲她呲牙一笑。

    “哈罗!”

    我本来打算,黑女人看到我的动作,有可能会愣一下,然后我会趁机冲上去,可是她的果决,远远超乎我的想象。几乎就在我睁眼的同时,弓弦振动的声音响起,她再次射我了!

    我急忙撑地扭腰翻滚,总算这次提前有了防备,几支树枝箭擦着我的身体,插在我刚才趴着的地面上。

    我趴在地上,女人站在原地,身体微微的弓起来,我们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碰撞,她看我的眼神有点奇怪,就好像我在河边看到水鹿一样。

    她盯着我,从身后拔出三支树枝箭,搭在了弓弦上。

    这次她的动作很缓慢,脸上的表情非常的凝重,我意识到,她要放大招了。

    我急忙从地上爬起来,半蹲在地上,这个动作,可以让我的身体受攻击面积缩小,而且屈着腿,更加有利于我突然爆发闪避。

    时间仿佛凝滞了,我和她像是两只野兽,彼此对视。

    有微风吹过,一片树叶飘落在我们两个之间,树叶尚未落地,女人动了。

    三支箭呈品字形冲我如电而来,封死了我左右闪避的角度,与此同时,女人弓着身体,跟在箭支后面,向我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无法闪避这三支箭,只能选择把伤害减到最轻,我用力蹬腿,身体向着左边方向倒去。

    一支树枝箭,插在了我的左肩膀上,距离我刚才受伤的地方相距不过两三厘米,反正那里已经受伤了,也就只能是虱子多了不咬了。

    因为毒素已经麻痹肩膀的关系,那里并没有感受到什么疼痛。可是我的眼前一花,那女人竟然和箭支差不多同时冲到了。

    她扬起弓,弓弦向着我的脖子割来。我急忙伸出还完好的右手臂,挡在了脖子前面。

    坚韧的弓弦把我的脖子和手臂紧紧勒住,女人身材很高,几乎和我面贴着面,她的膝盖抬起来,向着我两|腿之间撞去。

    我肯定不能让那里受伤了,双腿一夹,夹住了她的腿,却被她身体一扭,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她为了勒死我,也随之倒下,光洁的身体死死压住我,咬牙切齿的用力拉扯弓弦。

    我感觉自己的手臂和脖子要一起断掉了,腰腹用力,想要把她甩开。

    没想到她的身体刚一摇晃,就伸出两条大长腿,死死缠住了我的腰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以一种暧昧的姿势纠缠在一起,她结实紧致的身体上,绷起一块块肌肉,渗出细密的汗珠,像是一头雌豹,性感而危险。

    僵持了一会,我感觉脑子开始昏沉了,我知道那是毒素在发挥作用了。

    再这么下去,我会死的!

    那么,对不起啦!

    我盯着女人,用尽全身的力气,努力把头扬起了一点,张开嘴巴,把她胸前凸起的山峰含了进去,用力用力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女人的身体震颤起来,脸上开始抽搐,腥咸的液体涌进我的嘴巴,她彻底爆发了。

    弓弦猛然收紧,我的手臂已经变成了葫芦的形状,她咬牙切齿的瞪着我,我只能是发愤图强的继续用牙齿攻击了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