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93章 鸟之疑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我盯着神农问道。

    “活人!”

    神农这句回答让我翻了翻白眼,你这特么不是废话嘛!

    “神农乖……”萧宁儿温柔的梳理神农的羽毛,说道:“陈大哥的意思是,是个什么样的人?男人女人。多大年纪,长得什么样?”

    “黑……黑……”神农眯着眼睛,惬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黑?什么意思?我盯着他:“你说仔细点!”

    神农很人性化的白了我一眼:“黑色……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黑人?我脑子里过了一下,这岛上我确实见过黑人。是海盗其中的一名,可是我亲手杀死了他,难道复活了?还是这岛上还有另外的黑人?

    我再问神农,它就有点前言不搭后语了。

    “杀……差点……吓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黑……厉害……”

    好吧。这货的脑容量就那么大,指望它完整的回答我的问题就不太现实了。我坐在一边皱眉不语,如果神农所说的是真的的话,那个黑人到底是什么人?

    神农吃饱了,趴在萧宁儿的怀中沉沉睡去,苏姗靠过来,对我说道:“你对神农所说的,有什么想法嘛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苏姗沉吟道:“会不会……在我们之前,上一批遗留下来的人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我也无法回答,总之这个岛邪门的紧,出现什么事情我也不会奇怪的。

    “先不去管它,我们好好的生活,寻找出路才是最重要的?”我捏了捏苏姗的小手,站了起来:“我去干活了!”

    那只逃跑的小老虎,让我心里莫名的紧张,我决定再加固一下我们的围墙和安全防卫。

    我挥动一把简陋的石锤,开凿岩壁,我要在这里凿出一个洞穴,紧急情况下,可以让女人们爬进去躲避。

    太阳在我挥汗如雨的劳作下从东跑到西,陈丹青拿着一件东西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给你的!”

    那是一把长矛,粗而长的椴树树枝上面,绑着一块尖尖的石头,把手处用韧麻细细的缠好增加摩擦力,虽然看上去很简陋,但是……

    我接过长矛的时候,顺便拉住了陈丹青的手,她的手上,有几个血泡,还有两道深深的伤口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铁质工具,她想要制作这样一根简陋的长矛,其实是非常艰难的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!没大没小!”陈丹青用力往回抽手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羞恼的样子,用力一拉,把她拉进我的怀里,低下头,用嘴唇温柔的亲|吻她手上的伤口。

    回应我的,就是一记不轻不重的耳光。

    “表姐的豆腐你也敢吃?大种}马!”陈丹青瞪着我缩回手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难道像我这样人见人爱的绝世男子,也不能让你放开世俗的桎梏嘛……我盯着她远去的身影,怅然若失。

    “革命尚未成功……”苏姗从一侧转出来,笑吟吟的看着我:“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!”

    “什么好消息?”我看看四下无人,邪笑着走了上去,五指屈伸,抓向她胸口的两团傲人凸起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!”萧宁儿抱着神农从苏姗身后的转角走出来,看到我的手的动作,惊讶的瞪大眼睛:“你这是想干嘛?”

    我老脸一红,干笑道:“嘿嘿,那个……手有点抽筋!”

    “我帮你揉揉!”萧宁儿急忙走上来,按住我的手开始揉搓,一脸得意的说道:“陈大哥,我已经让神农把它知道的都说了!”

    “啊!”我惊喜的睁大眼睛,萧宁儿甜甜一笑,对我讲述起来。

    神农在鸟里面算是聪明的了,但是和人类比起来,还是差距太大,我直接用和人类沟通的方式询问它,确实是在难为它。

    我在这边开凿洞穴的时候,萧宁儿抱着神农,就好像幼儿园的老师哄孩子那样,反复的诱导它,一点点的让它说出了它的所见所闻。

    神农说,那天萧宁儿和安琪被海盗捉住,我冲过去救人,它忽然看到,一个黑色的人,拿着一样奇怪的东西对准了我,然后我就从洞口跳下去了,黑色的人转头,看向了空中的神农。

    对这人手里的东西,神农莫名的感到害怕,扑棱起翅膀,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人看着神农飞了起来,飞快的攀上岩壁,那件奇怪的东西,依然对准了神农。

    神农振翅高飞,那人紧紧追赶,虽然神农表达的不太清楚,但是可以想象,一个人类,把一只鸟儿追的狼狈不堪,这是多么恐怖的速度。

    最后这个人进了一个树洞,再也没出来,神农这才感到了安全,不过,它也迷路了。

    神农在森林里转悠了几天,终于找到了我们,途中自然经历了一些危险,所以它的样子,才显得那么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树洞……

    我忽然升起强烈的念头,想去看看,那个黑色的人到底是谁?他在背后窥视我们,到底想做什么!

    否则总会有一种芒刺在背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神农可以带我去那个树洞嘛?”我问萧宁儿。

    萧宁儿点点头,一副快来夸奖我吧的样子:“我已经问过它了,它说可以!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天色,已经快黑了,决定明天去看看。

    “你以前养过鸟吗?”苏姗和我坐在漫天星光下,忽然开口问我。

    我嘿嘿一笑:“有一只,养了二十多年呢!你也认识的!”

    “讨厌!”苏姗白了我一眼,那娇媚的样子,看得我养的那只鸟又开始不安分了。

    “说点正事!”苏姗飞快的站起来,跑到一边,躲开了我伸过去搂她的手臂,正色道:“你有没有觉得,神农聪明的有点过分?”

    “啊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她蹙眉道:“我虽然没有养过鸟,但是我也知道,鹦鹉确实可以学人说话,但是你注意这个‘学’字,也就是说,鹦鹉自己本身没有思考的能力,只有记忆力,这两者并不能混为一谈。一个婴儿,大概在十五个月左右,才可以叫爸爸妈妈,并且他这个叫声,也不是证明他就认识自己的父母,只是在环境的熏陶之下,下意识的发音而已。真正有了记忆和思考能力,大部分都在三岁之后。你想想看,你能够记起自己三岁之前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肯定不能!”我有点明白苏姗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婴儿的脑容量,比起鹦鹉要大上不知多少倍,你想想看,神农跟随我们,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,怎么可能就说话说得这么清楚,还拥有自己的记忆力和表达能力?”

    确实,被苏姗这么一说,我有点想把神农给炖了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个可怕的想法!”苏姗深深吸了一口气:“会不会,神农其实是……引导者?”

    我差点没蹦起来,那个没皮没脸的好色鸟儿,特么的是我宿命的敌人?这是有多看不起我?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很难相信,但是没有人告诉你,引导者一定是个人类吧!这是一个思维的误区!”苏姗叹息道:“对于这个游戏,我们所知道的太少了,我只能多想一些可能性,希望不会误导了你!”

    我刚才满腔的欲}念,现在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,如果苏姗的推测是真实的,那就太特么细思恐极了,引导者就在我的旁边,睡我女人的胸吃我的粮食,我还特么懵然无知。

    “那我明天,还要不要去?”我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苏姗风情万种的白了我一眼:“你是我们的王,自然要你自己拿主意啦!其实,如果你不去的话,你也就不是陈博了!”

    嘿嘿,她简直太了解我了,确实,一切都只是苏姗的猜测,神农也许真的就只是一只鹦鹉,一只天赋异禀的鹦鹉而已。

    要是被一个猜测吓得我裹足不前,那真不是我的性格。

    苏姗的手,缓缓抚上了胸口,轻轻一挑,她的衣服开了,山峰夹杂着沟壑,在月光下闪耀着让人目眩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我们来试试,能不能让你再开发出新的能力!”

    这个,有学问的人,连这种理由都说的这么冠冕堂皇,我太喜欢了!

    我yin笑着扑向苏姗,苏姗咯咯笑着拍了拍手,琳娜含羞带涩的从一侧转了出来。

    好吧,就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!

    我冲上去,一手抱了一个,带着她们钻进了我白天开凿的洞穴。

    厚厚的木板堵住了洞穴的门,两具温软的躯体蛇一样的缠住了我,风雨声在洞穴外面狂暴的响起,苏姗的喘}息声夹杂着疑问。

    “不会是……又有龙吸水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管它!”我把坐起来的她又按倒下去:“就是天塌了也不管了……”

    洞穴外面风狂雨骤,里面风月无边,一直到两个女人连声求饶,我才终止了王的讨伐。

    虽然昨晚没有理会,但是早上我还是不放心的远远的看了看海边,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出现,只是,我看到了几具吸|毒者的尸体,在地上倒伏着。

    据我估计,这些人虽然在荒岛上呆的时间不短了,可是他们一直在邮轮的庇护下,吃穿不愁,现在没有了邮轮,他们要直面岛上的风雨,再加上他们的身体已经被毒|品掏空了,面对恶劣的自然环境,再加上缺少食物营养,不死都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尸体留在空地上,肯定会腐烂变臭,影响环境,不过我估计德国人会处理的,所以暂时先不去理会。

    我拿起陈丹青为我制作的长矛,对神农说道:“出发吧!”

    因为有了昨天苏姗的话,所以我说话的时候,还特意留意了一下神农的表情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我就明白自己想多了,一个鸟的脸,还能有啥表情,不就是那鸟样了……

    “走,走……”

    神农拍着翅膀,振翅而起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