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92章 神农归来(打赏过一百加更)

    “我们刚来的时候,也是什么都没有啊!”我拉起她的小手,看了看上面磨出来的茧子,说道:“但是我们有自己的双手。总不会饿死的!其实人不要太依赖那些文明的东西,想想我们的祖先,刀耕火种的,不也活得很好嘛!”

    “嗯!”萧宁儿红着脸点点头。反手握紧了我。

    我转向安琪,因为她的伤还没完全好,所以我把清算物资的后勤工作交给了她。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的食物,大概还能维持多久?”

    安琪掰着手指:“鹿肉还能维持二十多天。火棘的数量还好,一个星期没问题。西谷米不多了,这个是摆在我们面前最主要的问题,没有了刀具,我们取木髓的工作就变得比较艰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会想办法!”我点点头,回头看了苏姗一眼:“你还有什么想要补充的吗?”

    苏姗轻声说道:“我们全都靠你了!”

    我的目光从她身上移开,扫过李美红,琳娜,还有其他的几个女人,她们脸上并没有半点沮丧,这让我更加清楚自己肩上的担子,我是这里唯一的男人,也是让她们依靠,给她们扛起一片天的人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我们现在暂时不需要补充食物!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决定先重点解决两件事情,一个是西谷米的采集,还有一个是安全防卫问题。

    西谷米的淀粉含量相当的高,总是吃肉食的话,对人的身体并不太好,还是要和淀粉食物搭配来吃的,再加上火棘猴面包果这些水果,才能保障我们基础的生活质量。

    安全问题更是迫在眉睫,建造这所房子的时候,我手里有枪,对于警戒问题考虑的比较少,现在所有的枪都失踪了,我必须重新设计一个方位方案出来。

    最后我决定,干脆就搞大一点,直接在木屋外面砌围墙,这需要用到大量的石头,工程不小,但是付出是值得的,石头砌成的围墙,不但可以有效的防御一些大型动物的冲击,而且遇到危险的时候,还可以拆掉围墙上面的石头,作为投掷性的武器。

    两件事情,我是合在一起来做的,我从附近的石壁上,搬来了大大小小的石头,从其中找到几块比较接近我想要造型的石头,一块做了把石刀。还有一块下面比较平整的,我做了一个简易的磨盘。

    剩下的石块,我全部用来砌墙,当然所有的女人也没闲着,帮着我搬动一些比较小的石块。

    后来在李美红的建议下,我把石头围墙的外面,又插上了一些木头,前端都削尖了,如果真有动物来撞击石墙的话,肯定会吃大亏的。

    我用石刀放倒了一棵西谷树,费力的取出里面的树髓,那把石刀差不多也就费了。

    这玩意确实没有铁器好用,古代人从石器时代过渡到青铜时代,不知道费了多少心血。我都有点想开矿找矿石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想法确实不太现实,一来我没有相应的辨认矿石专业知识,再说提炼矿石也是需要一些技术的,至少火焰的温度要求很高,我们目前的条件是肯定达不到的。

    这时候我忽然想起了一样东西……石油。

    要是能找到这玩意就好了,虽然无法提炼,但是用来照明和取暖,那是绝对好用的。

    我忽然想起来了,在穴狮盘踞的洞穴中,我发现了一些火把,那些火把的顶端,有一些黑乎乎的油脂,点燃之后经久不息。

    我在文明社会没见过真正的石油,只见过石油加工后变成的汽油,所以我也不能分辨,那些黑乎乎的油脂是不是石油。

    我和女人们闲聊的时候,说起了石油的事情,没想到,一个外国女生,居然懂这方面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个女生叫爱伦,她的父亲经营着一家炼油厂,就是用石油提炼汽油的,据她所说,石油是统称,我所指的叫做原油,原油并不是所有都是黑乎乎的,其实有很多种颜色,红,金黄,墨绿,褐红……甚至还有透明的。

    那种透明的原油很少见,但是纯度却是最高的,甚至可以直接加入汽车,当做汽油使用。

    而且她说,书上记载,最早采集和使用石油的,就是中国人。

    那时候中国海边的人,很多以熬制海盐为生,他们制作盐井的时候无意中发现,海岸边的地下,有一种黏糊糊的液体可以燃烧,而且热量很高,不爱熄灭。

    这种东西拿来做燃料,熬制海盐,不但比木柴熬制的温度要高,而且燃烧的时间也非常长。

    于是聪明的中国人就想了一个办法来采集地底下的石油。

    他们把长长的竹竿,中间的节孔贯通,深深插|入地下,用活塞运动的方式来采集石油,所以说中国古代的人非常的厉害。

    我听了蛮自豪的,然后问爱伦,怎么样才能找到石油,结果她涩然摇摇头,说自己也不清楚。但是她能够肯定,岛上有石油的几率在百分之九十以上,

    因为石油就是由史前的海洋生物和藻类尸体,经过漫长时间进化成的,所以世界上石油储量最高的地方,就是海湾地区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你们看……”

    安琪忽然叫了一句,指着窗外。

    她的位置是最靠着窗子的,我们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,十几只小老虎贴着岩壁的边,正在往上爬,它们的目光所向,正是我们悬挂的风干鹿肉。

    我的心一下子抽抽了,这些小老虎并不可怕,关键在于,它们可是和那个大蛇有着肮脏的PY交易,万一被它们把大蛇引来,我们这些人还不够它塞牙缝的。

    我腾地一下站了起来,抓起一根木棍,沉声道:“一个也不能放过!”

    一只小老虎在攀爬石墙的时候,被石墙上面的尖刺划了一道伤口,凄惨的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一声也拉开了它们悲惨命运的序幕。

    我提着木棍,如风一样扑了出去,左右两棍,砸在两只小老虎的头上,它们立刻脑浆迸裂,摔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有些吃惊,似乎我的力量有了一些增长,但是已经没时间想太多了,剩下的小老虎,已经嗷嗷叫着接近了我。

    我趴在石墙上,挥动棍子,又砸死了四只,剩下的小老虎终于意识到彼此实力的悬殊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我是绝对不想让它们跑了的,万一引来大蛇,大家就一起玩完了。

    我随手抓起一块石头,用力投掷了出去,砸在一只小老虎的后腿上,它惨嚎着在地上不停的翻滚。

    剩下的几只小老虎,更加没命的逃窜,眨眼间已经快要跑出我的视线了。

    我提着棍子,从上面连滚带爬的下来,飞快的追赶过去。

    小老虎一共还剩五只,在林中飞快的逃窜,粗密的枝叶遮蔽了我的视线,我拼尽全力的奔跑追踪,赶上两只,挥棍打死,剩下的三只,却已经跑的连影子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这里,在这里……”古怪的腔调忽然响起来,我浑身一震,不敢置信的抬头,神农在头顶拍打着翅膀,向着我的右前方飞去。

    “神农……”

    上次海盗偷袭我们的洞天,神农示警之后,就再也没有看到过它,为此萧宁儿还偷偷哭过,我怎么也不会想到,这货居然又活着出现了。

    神农在林叶间穿插低飞,带着我很快又找到了两只小老虎。

    打死这两只之后,只剩下了最后一只,可是神农也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麻蛋,千万不要被这最后一只坏事啊!我心里不停的祈祷着,神农在我头顶盘旋不休。

    “饿,饿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擦,我说你小子怎么刚才这么忠勇勤奋呢……看到神农的身上,那一身色彩斑斓的羽毛,已经变得凌乱不堪,再没有先前那养尊处优油光水滑的模样,我也知道这货在外面应该受了不少苦。

    几分钟之后,神农躺在萧宁儿的怀抱中,吃着火棘,嘎嘎说道:“香……再来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萧宁儿爱怜的为它梳理羽毛,塞了一个火棘在它嘴里:“坏神农,你跑到哪里去了?让我这么想你!”

    “追……追人……”神农嘎嘎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追人?”我一下子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仔细回响一下当时的情景,萧宁儿和安琪被路德和海盗控制住,神农从岩壁上飞下来,告诉我小心路德和海盗,然后我就从那个洞口扑下去,和路德海盗展开了战斗,救下了两人。

    事后就发现神农不见了,难道当时它去追人了?

    追的什么人?难道当时除了我和萧宁儿安琪,海盗和路德,旁边还有人?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