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91章 守序(五百票加更)

    安格斯的脑袋和我撞在一起,发出砰的一声闷响,他的额头上,立刻流出了鲜血。

    砰砰砰……我连续不停的撞击。安格斯开始躲闪,可是我死死的搂着他,他闪避的空间也不太大,不一会就被我撞得七荤八素了。

    他的拳头。无力的挥舞了两下,被我直接无视,我腰部用力,翻身骑在他的身上。挥拳就打。

    那些士兵hold不住了,纷纷扑上来,想要阻止我。

    陈丹青挥舞着鹿膀胱,就好像流星锤一样,呼呼生风的阻拦他们,却被两个士兵直接推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她踉跄了一下,摔倒在地上,我的眼睛一下子全红了。

    我从安格斯的身上窜起来,怒吼着迎向了那些士兵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挥舞的拳脚,我选择了直接无视,只是舞动自己的拳头,不停的砸向他们。

    士兵们的打击雨点一样而来,即便我的身体相当强悍,也浑身疼的不要不要的,可是我的拳头上,夹杂了发卡,被我打到的士兵,疼的脸都扭曲了。

    “四刀!”

    安格斯在后面大声叫喊,我恍如未闻,那些士兵却是非常的遵从号令,立刻开始撤退。

    我不依不饶的扑过去,却被安格斯从背后一把抱住。

    我回身一肘打在他的脸上,他立刻鼻血长流,那些士兵确实是纪律严明,安格斯不让他们上来,他们尽管眼里喷火,却始终没有动弹。

    安格斯冲着陈丹青叫了几句,陈丹青从地上爬起来,对我说道:“陈博,你先停手!”

    我瞪着她:“你没事吧!”

    陈丹青点点头,我这才安静了下来,安格斯松开了我,从怀里摸出一块小布,塞进了鼻孔里面。

    陈丹青走上来,拍打我身上的尘土,用衣袖擦拭我脸上的汗和血,低声说道:“傻瓜,这么拼命干嘛!”

    我咧开嘴笑了笑,却触动了伤处,疼的呲牙咧嘴直吸冷气。

    陈丹青的目光有点复杂,看着我不再说话,

    我感受着她温柔的擦拭,恍如回到了少年时。

    直到安格斯叽里呱啦的声音响起,才把我从回忆里拉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他说,他相信这一切不是你做的了!因为一个小偷,不可能有这么理直气壮的气势!”

    我撇撇嘴:“我还觉得他是小偷呢!”

    “他说,他敬佩你,很希望和你做个朋友!”

    麻蛋,我终于相信了,歪果仁就是这么贱,你对他好言好语的,他不见得鸟你,真的打上一架,让他知道厉害,他反而会对你友善起来。这特么什么道理啊……

    安格斯说,昨夜他们露营的两个哨兵,并没有发现装甲车和两艘船是什么时候消失的,这一切很诡异,当然最让他们震惊的,就是他们随身武器的丢失。

    要知道,偷走武器的人,既然可以做到让他们毫无察觉,其实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取走他们的性命!

    所以他们才会这么的激动。

    他刚说到这里,不远处忽然传来一声惊呼,我们一起转头,发现一个男人满脸是血的倒在地上,在他的身前,另外一个男人举着一块木板,木板上的钉子染满了鲜血。

    很快,人群再次躁动起来,这次似乎每个人都想到了,用武器战斗自己才会不吃亏,他们捡起石头,或者抽出腰带,再次混战起来。

    这次的战斗,比起刚才要凶险不知道多少倍,没过多一会,已经有人倒在地上死去了。

    安格斯冲我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,虽然不知道他怀的什么心思,但是我确实不想让这些人死太早,所以点了点头,和他一起大步朝着那边冲去。

    我和他们七个士兵到达了冲突现场,没费什么力气,就阻止了这些人,毕竟他们都没受过什么格斗训练。

    安格斯开始询问这些人,通过陈丹青的翻译,我也清楚了事情的经过。

    原来我当初把食物和毒|品留给了他们,他们开始的时候,就发生过一场因为争夺分配权而引起的战斗。不过很快就被平息下来了。

    平息下来的原因很简单,他们之中,一个叫马克的,还有一个叫美因茨的,分别在身上藏了一把手枪,当时并没有被我发现。

    两把枪震慑了所有人,可是马克和美因茨之间,也并不是铁板一块,为了避免两败俱伤,两人经过谈判后,决定把所有的物资平均分成两份,各自带领一部分人生活。

    这就是我所看到的,一部分人住在了海盗船上,一部分人住在了邮轮上。

    毒|品和食品还有一些,所以两方面的人并没有发生冲突,彼此相安无事,直到昨天夜里……

    他们一觉醒来,发现自己躺在了沙滩上,船只消失的无影无踪,包括船上的那些食品和毒{品。

    没有食品,他们可以从沙滩上捡鱼虾,可是没有毒}品,他们就感觉活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两方面的人开始疑神疑鬼,怀疑是对方搞的鬼,加上两伙人本来就有摩擦,于是很快就动起手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我们也气势汹汹的来找德国人问罪了,我们在打架的时候,他们的战斗升级了……就是我们所看到的这些。

    听了这些话,我和安格斯面面相窥,就算我们再迟钝,也知道这事情没那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装甲车还好说,两艘船足足几万吨,怎么可能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了呢……

    我脑海中,刚才那个无意中出现的念头,盘旋的越来越频繁,让我情不自禁的呻}吟一声,双手掐了掐自己的太阳穴。

    难道真的是……

    安格斯盯着我,说了一句什么,陈丹青说道:“他问你,是不是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“守序者……”我沙哑的声音,吓了陈丹青一大跳,她疑惑的看着我,好一会才明白了我的意思,颤声说道:“你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守序者……”我重复道:“这是我唯一想到的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古蔺曾经说过,这岛上除了破咒者和引导者之外,还有守序者和裁决者,按照苏姗的分析,这个有点类似于文明社会中流行的一种游戏,天黑请闭眼。

    守序者对应的,应该是警察,他或者没有裁决者那样的超然,可是也比平民和杀手更有特权一些。

    我之所以这么人物,是因为所有东西的丢失,都太诡异了!

    我的海事刀,一直都是随身携带的,怎么可能无声无息的就消失了呢!还有德国士兵的枪支,都是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的,这是军人最起码的素养。

    这些还不算,关键在于,装甲车和两艘船,那是多少吨的东西,怎么就能消失的无声无息呢?

    人类,似乎做不到这么厉害的事情吧!

    但是也不应该啊!如果守序者真的要没收这些东西的话,我们一上岸就应该没收啊,为什么现在才动手呢?

    “有可能是……开始的时候,我们并没有触及到守序者的底线!”苏姗盯着壁炉中明灭的火焰,深思着说道。

    我和陈丹青已经回到了木屋,海岸边的事情,已经完全平息了。

    吸}毒者在我们的强力干预下,不再争斗,德国人果然是意志坚定的民族,很快就从失去武器的打击中恢复了过来,开始收集树木,制造房子和必要的生活用具。

    关于守序者的事情,我并没有向他们提及,没有和我们一样诡异离奇的经历,我说了,他们可能要当玄幻小说听。据我所知,这个民族的人最厉害的地方是坚韧不拔,做事一丝不苟,缺点就是比较死板,这种事情让他们相信的几率很小。

    再说我自己都是满脑子浆糊,这一切只是我不靠谱的推测,说了也没什么卵用,所以我还是隐瞒了他们这些事情,和陈丹青回来,把这些事情讲给其他人听,征求大家的意见。

    其实主要还是想听听苏姗的意见。

    苏姗考虑了一会,告诉我说,消失的都是武器和现代化产物,其他的都没有损失,这说明,这岛上看不见摸不着的规则,只是针对那些杀伤性武器。她以前就把一切都比喻成天黑请闭眼的游戏,有可能这个荒岛,就好像是游戏的客户端,我们进入的人,只能从零级开始练级,那些枪支之类的武器,就等于是让人开挂了,所以守序者要没收了那些东西。

    “可是为什么轮船和装甲车也消失了呢?”安琪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苏姗笑了笑,告诉安琪,海上航行有各式各样的危险,所以所有的船上,都有武器系统,包括邮轮也是,装甲车更不用说了。也许就是这些东西触动了规则,让所有的武器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那样的话,我们以后要怎么样生活呢?连刀都没有,怎么做饭啊……”萧宁儿忧心忡忡的问道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